“純粹舞展”全國巡演:用世界語言講述中國故事
2019年09月02日11:13

原標題:“純粹舞展”全國巡演:用世界語言講述中國故事

“舞蹈是一種現場演出的藝術,它要和公眾進行交流,然後有相互的感應,繼而存在接受與不接受這樣的一個既定的模式和關係,所以要保持它的客觀性,我個人覺得,從主觀性的對比性上來看,它才能夠具有一定的共性,有了共性才會有共鳴。”青年舞蹈家王亞彬說。

舞蹈家王亞彬和她的團隊製作的“亞彬和她的朋友們”第十季“精粹舞展”於2019年3月展開全國巡演,9月和11月將以十季四個系列在北京集中呈現。系列一、二:舞劇《青衣》、《世界》將於 9月25日、26日、28日在北京天橋藝術中心上演;系列三、四:舞劇《一夢·如是》《生長、她說、這塊土地是我的土地》將於11月1日、3日在國家大劇院上演。

“回首走過的10年,每季作品從不同角度探求和闡釋生命的意義,突破固有存在的思想意識,以肢體表達突破極限挑戰,呈現前所未有的創新。”王亞彬介紹說。最近,“亞彬和她的朋友們”十年成就展在北京發佈。舞蹈家王亞彬與特邀嘉賓張萍一道就十年心路曆程與觀眾分享體會。

活動現場。本文圖片由主辦方提供

王亞彬,國家一級演員、編舞。2000年參演古典舞《扇舞丹青》,獲得全國電視舞蹈大賽金獎。2009年王亞彬製作“亞彬和她的朋友們”藝術系列演出,並於2015年在國家大劇院首演其系列作品第七季,而今年迎來了該品牌的第十季。

舞劇《青衣》:世界語言講述中國故事

舞劇《青衣》根據茅盾文學獎作家畢飛宇同名小說改編,講述的是一個關於戲劇演員的台上台下生活故事。月宮中淩雲而舞的嫦娥、舞台上光彩照人的青衣和大地上平凡瑣碎生活的筱燕秋相互映照,展示了以筱燕秋為代表的現代女性進退失據、無所適從的生存困境和她們困獸猶鬥、尋求自贖之路的心靈曆程。

2015年10月4日,改編版舞劇在國家大劇院世界首演,圍繞女主人公筱燕秋對於藝術的執著追求展開。該劇由王亞彬出任導演、編舞及主演,邀請著名戲曲藝術家裴豔玲擔任戲曲顧問,作曲家郭思達,編劇莊一以及亞彬舞影工作室委約作品《Genesis生長》作者波蘭作曲家奧爾加·瓦季齊柯沃斯卡擔任聯合作曲,世界聞名的阿庫·漢姆舞團服裝設計師中野希美江、舞美設計師邁特迪力,燈光設計威立西塞共同加盟。

“舞劇《青衣》想要體現的主題就是生命該如何寄託。換句更通俗容易理解的話說,就是人的個人價值該如何實現?”王亞彬說。

在談及將小說改編成舞劇的最初想法時,王亞彬覺得這像是一部為她而寫的小說。接觸這部作品時,正好是王亞彬28歲的時候。王亞彬說:“在28歲這個時間段,我有了一定的舞蹈職業生涯的經曆。對於舞蹈和舞者的經曆,有著更深刻的理解和認識。而小說原著的女主人公,她也是一個對於藝術有著執著追求的女性,其實很大一部分程度上是和作為舞者和編舞的我重合的。因為每一個從事藝術行業或從事其他行業的人都希望可以到達自己職業的巔峰。於是當時就有了把小說改變成舞劇的想法。”

特邀嘉賓張萍認為王亞彬在演《青衣》時,就像原著中筱燕秋在演嫦娥,“他們都是在把角色內化,和角色融為一體,自己就是角色,角色就是自己”。

“我覺得亞彬在借筱燕秋活她自己。她在小說基礎上生發出了某些自己的理解,比如說對人性的理解,比如說作為女性自身的自我實現,探討我們是不是可以忠於自己的價值。或探討生命該如何寄託。她大膽地在舞台上探討這些命題,而這些命題可能與我們的主流話語有一些格格不入。”張萍說。

哲學性是王亞彬舞蹈中流露出的一種獨特氣質。張萍介紹稱,現在很多的舞蹈劇場已經不是按照文學性的表達,或者是戲劇性的表達,構建完整的開頭、發展、高潮、結尾,這樣一個起承轉合具有強烈因果或者邏輯關係的敘述線。而如今很多舞劇創作是圍繞一個哲理性的闡發,去組織它的舞蹈段落。

在《青衣》中,王亞彬構建了這個角色的內空間。“《青衣》所有的舞台設計的訴求是非常極簡的,而我希望在這個極簡的環境下,呈現出來的景像是非常匹配人物內心的情感抒發以及故事的情節推進的。所以在這個當中我們有三條線索:一條線索是戲中戲,就是筱燕秋在舞台上呈現出她作為京劇藝術家進行表演的片段,是有長水袖;第二條線是現實生活,包括她在學校里教書,以及和麵瓜的柴米油鹽的故事,其中有一段是在月夜下一個人獨自在小雪紛飛的夜晚,自娛自唱這樣的一個結尾。通過當代舞的創作,融合了中國古典舞的元素來表達;第三條線索就是潛意識和超現實。通過三條線的推進,將舞台上的現實的時空做一個縱深的延展。”王亞彬說。

舞劇《青衣》是以世界語言講述中國故事,它的整個風格都是具有當代性的,“這是在創作初期形成的風格定位”。但為了講述這個故事所匹配的身體語言,其中有中國傳統的舞蹈元素,同時大部分又是具有當代性和敘事性的。

舞作《世界》:講述舞者的世界

談及這個作品的創作初衷時,王亞彬稱在巡演的過程當中,包括在日常生活當中,總會碰到一些朋友,經常會被問的一個問題就是:“你們跳舞是什麼感受。”

《世界》就是講述關於舞者的世界。“時間對於舞者而言,其實是特別殘酷的,它都不用跟你打招呼,這一波舞者就掛靴了。所以對於舞者而言,他們的舞蹈的世界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應該有更多的人去瞭解,這是一個既絢爛又殘酷的世界。”王亞彬說。

“台上一分鍾,台下十年功”用來形容舞者這個職業並不誇張。王亞彬認為這個職業其實是一個“性價比很低的職業”。“它需要非常多的時間去做一個媒介的訓練,這個媒介是什麼呢,就是人本身,就是要改造人體,它需要很長時間反天性,反自然的去對人體進行改造,做技術上的改造。但是它在舞台上綻放的時間就特別短。”王亞彬感慨道。

除《青衣》和《世界》之外,舞劇《一夢·如是》、《生長、她說、這塊土地是我的土地》也將在今年的11月與觀眾見面。

舞劇《一夢·如是》以當代視角講述譯經大師“鳩摩羅什”的故事,採用時間和空間的回放與停頓、夢境和現實的重現與轉換、打通幻像和真實的界限、將死亡與生命、虛幻與真實同時存在,把舞台、曆史、現實和故事同時呈現。該劇上下兩篇分別由平原慎太郎和舞蹈家王亞彬擔任編舞,主創班底由中、英、法、日等多國藝術家組成。

“亞彬和她的朋友們”第五季作品——生長,以“結構的初始,創造的初始”為最初創意,試圖回答“我們從哪裡來?又往哪裡去?”的問題。第八季作品——她說,從希臘古典悲劇《美狄亞》中獲得靈感,將當代性融合進西方的古典芭蕾藝術,同時保有自身中國古典舞背景的精髓,去探尋美狄亞——這個文學曆史上重要的女性形象“堅強和柔軟的人性”。第三季作品——這塊土地是我們的土地,則以極簡的方式呈現人生百態。這三部作品都是不同時期亞彬舞影工作室與國外知名編舞聯合創作或受到國外知名舞團委約創作的作品,而在此次“精粹舞展”中,三部經典作品將集中呈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