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你買一場流星雨:新宇宙浪漫季的到來
2019年09月02日08:28

  來源:牧夫天文

  2020年,東京,第32屆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開幕式。

  你是數萬觀眾之一,高坐在這廣闊的會場中,與你的愛人一起如癡如醉地欣賞著美輪美奐的表演。也許此刻,在地球表面幾十公里的上方,一場不期而遇的星空盛宴已經準備就緒,將要為這個充滿激情的夜晚增加驚喜——這是奧運主辦方為奧運觀眾以及東京全部3000萬人購買的一場夏夜流星雨。

  是想像嗎?聽上去像是你在少年時代第一次觀星時的浪漫想像?我不確定他們少年時是不是也有同樣的願望——“拂手散去鋪天雲,揮袖召來棋鬥星”,但這些人真的做到了幾乎同樣不可思議而又浪漫的事情——隨時隨地打造一場“天降流星雨”。

  有夢想誰都了不起

岡島禮奈(Lena Okajima)
岡島禮奈(Lena Okajima)

  岡島禮奈從小就喜歡天文學,希望成為一名真正的科學家。在2008年她拿到了東京大學的觀測宇宙學博士學位。她與埋頭於科研的同事不同,岡島希望能做一些實踐性的事情,將科學與盈利結合起來。

  2001年,岡島有幸觀看了獅子座流星雨。被流星雨的美麗震撼到之後,她決定有朝一日要自己創造出一場流星雨。

  2011年她創建了ALE公司,而今距離夢想的實現對她來說也只是咫尺之遙。ALE這個名字也有著一些特殊之處,一方面是Astro Live Experiences(天文實時體驗)的縮寫,另一方面它與英文啤酒(ale)相同。岡島說,她的願望便是一邊愜意地喝著啤酒,一邊欣賞著自己的流星雨。

  在這個世界上,航天公司不少,娛樂公司也不少,但是航天娛樂相結合的公司,大概也只有ALE一家了。想必岡島小時候也是一個愛玩的女孩子,才能有著這樣獨特的創意,將科學與娛樂結合起來。

  與馬斯克、貝佐斯這些航天巨頭比起來,岡島的獨特之處還在於她是一位女性,這在科學界與商業界都是不常見的。ALE規模不大,在2017年也只有十三四人,而其中有一半都是女性!

  仰望星空,腳踏實地

  在ALE的宣傳片中,他們會通過發射衛星將他們製造的流星顆粒帶到80km高度的軌道上,待衛星穩定之後,將會在適當的時間和地點釋放這些顆粒。而這些被釋放的顆粒將會環繞軌道運行三分之一圈,然後重入大氣層燃燒,形成流星現象。

衛星釋放流星顆粒示意圖
衛星釋放流星顆粒示意圖

  說來容易,但精確地“發射”這些顆粒是很睏難的,必須十分精確細微地計算發射的方向、速度、時間,才能保證落在計劃區域形成流星。ALE已經成功開發了一個發射系統,衛星可以在工作壽命之內發射數千顆流星。

  發射後,在60-80km的高空上,流星會燃燒殆盡,方圓200km之內的人可以看到流星劃過天空。

流星發生位置及可見範圍
流星發生位置及可見範圍

  那麼流星會對其他在軌衛星產生威脅嗎?ALE表示,他們在發射前會檢查所有在軌衛星的位置,只有當發射衛星與其他衛星間有著足夠空間時,才會進行發射。

  另外,他們的衛星有著三個傳感器,兩個定位系統,並且有著3個獨立的CPU。只有當3個CPU推算的流星方向、速度結果一致時,才會發射。

ALE製造的“流星”顆粒 它們有著不同的顏色,以便在燃燒時釋放不同顏色的光芒。
ALE製造的“流星”顆粒 它們有著不同的顏色,以便在燃燒時釋放不同顏色的光芒。

  發射的“流星”本身也極其特殊。為了不對大氣造成汙染,他們完全採用太空塵埃作為原料。太空每天飄落於地球上的塵埃有幾百噸,而一次發射所用的400個顆粒也才1kg而已。但不要小看它,造價可能遠超你的想像。

  人造天空的時代

  ALE發展至今,已經受到了世界的廣泛關注。雖然他們希望在東京奧運會上空降流星雨的計劃還未落定,但另一場流星雨卻早已提案,並計劃將在2020年春天在廣島附近上空進行。

  今年1月17日,第一顆衛星已經成功發射。但發射第二顆衛星的火箭卻因為合同方原因將被推遲發射,這無疑會影響流星雨上演計劃。

  在可能推遲的公告發出之後,岡島禮奈便表示:

  “在今天的公告之後,我們便十分後悔,因為我們收到了全世界各地人們對此的正面的期待。我們很感激廣島以及瀨戶內地區人們多年的支援。在你們的支援下,ALE一直在努力將人造流星雨帶到這一區域。發射的延遲會影響原來的計劃,但是ALE會堅持完成這個挑戰。我們的衛星開發已經就緒,只待發射,真誠地希望這次延遲不會影響大家對我們的期待。”

  這隻是一個小挫折,擋不住夢想的綻放。

  在2017年華盛頓大學西雅圖分校的Saadia M.Pekkanen教授對岡島的採訪中,她問岡島:

  “十年後,ALE會在哪裡?”

  “2027年,我們會是世界頂尖的太空娛樂公司,家喻戶曉!”

  “十年後,你呢?”

  “我想在火星上發射一場流星雨,因為火星也有大氣層。”

  也許在不遠的未來,人們慶祝聖誕節或者新年時,會訂購ALE創造的流星雨,營造出更加浪漫的氛圍。而神話中的那些流星雨,也可以真正地被創造出來。

  何止於流星雨?在失去了真正星空的時代,人們大可以在某個時刻創造出一片被掩蓋在城市燈光中的星空。到了那個人力可以操縱天象的時代,“人人皆知天文”又有何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