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富商涉20年前"無名女屍案":慈善家or殺人犯?
2019年09月04日20:02

  原標題:億萬富商涉20年前“無名女屍案”:企業家、慈善家,還是殺人犯?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案件撲朔迷離

  安徽界首,一個叫磚集的鄉鎮最近上了熱搜,關鍵詞為“殺人案”。

  這是一起發生在1999年的兇案。由於被害者身份不明,曾10年間毫無進展,被外界冠以“無名女屍案”。舊案之所以再引關注,起因是河南信陽億萬富翁楊誌才捲入其中。

  今年8月29日,界首市人民法院公開審理楊誌才殺人案。庭審中,從犯王夫偉當庭認罪,但主犯楊誌才當庭翻供,不承認殺人。

  此案涉及多位關鍵人物——犯罪嫌疑人、報案人、遇害者家屬、包庇者、證人,他們相互間又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使得這個跨度長達20年的案件更加撲朔迷離。

  各執一詞

  本案中,遇害者梅麗和犯罪嫌疑人楊誌才及其各路親戚的淵源,要從更早的時候說起。

  1962年,楊誌才出生在豫皖交界處的一個小鎮,中專文憑的他起初是個鄉村遊醫。上世紀90年代,他在信陽趙集鎮開了家眼科診所,與同在鎮上開口腔診所的老鄉沈力(化名)相識。

  兩個人很快兄弟相稱,甚至沈力1997年曾在楊誌才家中客居過。恰在那時,沈力的前妻梅麗挺著肚子找上門來,稱懷的是沈力的孩子。沈力無力照顧,便將梅麗託付給了楊誌才夫婦。

  從孕期、生產,直到1999年3月中旬失蹤,梅麗一直住在楊誌才家中。而沈力卻在其產後不久離開趙集鎮。

  也正是1999年3月11日,鄰省的安徽界首(阜陽所屬縣級市)磚集鎮發生了一起無名女屍案。

  直到10年後,楊誌才的侄女劉芳(化名)與沈力同在2009年分別在兩地報案,均稱楊誌才殺害了梅麗。外界這才把梅麗的失蹤與那具無名女屍案聯繫起來。

  確切地講,由於兩位報案人地跨兩省(分別在安徽界首、河南信陽),兩地警方難以及時彙總信息,2012年警方才確認無名女屍為梅麗。

  楊誌才、王夫偉隨即在2012年9月被界首公安抓捕並刑事拘留。據此前多家媒體報導,二人被捕後不久便分別招供。

  起訴書內容顯示,1999年3月11日,被告人楊誌才以進藥為由,讓劉芳帶被害人梅麗至界首臨泉縣。當晚楊誌才及其妻外甥、時年16歲的王夫偉以去界首要賬為由,將梅麗騙至一個偏僻村莊,在麥田邊沿,王夫偉用事先準備好的鋼管從背後打擊梅麗的頭部,楊誌才接過鋼管又打擊梅麗頭部等處數下,並用繩子勒梅麗的頸部,將梅麗拖拽至麥地裡,後逃離現場。

  對作案過程,兩人說法比較一致。但對於作案動機,相關人員則給出了不同、甚至相悖的說法。

  王夫偉告訴警方,楊誌才因為跟梅麗“有一腿”,被姨媽劉金霞發現,加上梅麗長期在家裡白吃白住,便暗示自己行兇。他認為,殺害梅麗是楊誌才與劉金霞商量好的。

  在楊誌才口中,殺人動機變成了梅麗“作風不正”。他稱梅麗經常帶男性回家過夜,當時在眼科診所幫忙的侄女劉芳也多次向他抱怨。而他和王夫偉起初只是想“嚇唬嚇唬”梅麗,但不幸失手。

  兩人說法,又被劉芳否認。劉芳稱,案發當晚,“去要債”的楊、王、梅三人只回來倆,後被姑父告知梅麗已被滅口,並威脅她“殺一個也是殺,兩個也是殺”。出於恐懼,劉芳一直不敢報案。而楊誌才辯稱,劉芳是眼紅自己的資產,敲詐勒索不成便誹謗、落井下石。

  沈力表示,他是從劉金霞處聽說楊誌才殺死了前妻梅麗;劉金霞堅決否認,稱自己毫不知情,是從沈力口中才第一次聽說此事。

  此前,沈力與楊、劉夫妻倆都在信陽當地從事整形業。

  當庭翻供

  2013年8月,阜陽市檢察院對楊誌才、王夫偉取保候審。同年10月,經曆了三次公訴、退回偵查,阜陽市檢察院最終認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不予起訴”。其中,最大的問題,就在於屍體已經火化,在十幾年前沒有進行DNA檢測的情況下,檢方認為生物信息已經滅失。

  據北京時間報導,一名警方人員曾告訴梅麗的親屬,並非依賴DNA技術才能辦案。沒有DNA,現有的證據也能夠互相印證的,楊誌才、王夫偉也都準確辨認出了死者照片,形成了完整的證據鏈。

  被釋放的楊誌才,此後接受多家媒體採訪,均表示自己遭到刑訊逼供,被迫承認自己殺人。

  2018年,界首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將保存的案發地泥土中和麥秸上的血液送檢,經DNA對比,證實無名女屍就是梅麗,楊誌才和王夫偉再次被捕。

  今年8月29日,本案由安徽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在界首開庭審理。被告人楊誌才、王夫偉被檢察機關以故意殺人罪提起公訴。

  中國新聞週刊從旁聽人士處得知,楊誌才當庭翻供,稱口供乃公安機關威脅引導後自己編造。公訴方則用楊誌才第二次被捕後,多次認罪的全程錄像說明其沒有受到誘導。

  另一被告人王夫偉則當庭認罪悔罪。實際上,二次被捕後,王夫偉父母就曾輾轉聯繫過梅麗家屬,希望爭取原諒。因此,受害人梅麗家屬在庭上表示,同意與王夫偉進行庭外調解,但絕不原諒楊誌才。

  據紅星新聞報導,楊誌才辯護人稱,楊誌才沒有正當的作案動機,案外人證詞可靠性不高。對於送檢的秸稈、泥土來源不予認可,認為泥土中血跡檢出DNA與梅麗父母兒女具有極大關聯性的檢驗結果不真實。

  楊誌才在庭中表示,案發時自己在西安學習整形技術,沒有作案時間,但沈力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當年他與楊誌才同行,僅在西安待了幾天而已,但具體時間他也記不清。

  公訴人稱,2018年送檢的物證均由警方於案發次日在現場提取,包括紐扣、帶血的秸稈以及2號斜坡提取的泥土,不存在問題。庭審還邀請了安徽省公安廳司法鑒定專家對此進行瞭解釋。

  近20年前的證物能否提取出生物信息?北京華夏物證鑒定中心法醫室主任胡誌強向中國新聞週刊表示,提取DNA關鍵在於檢材和保存條件,如果當年現場的血液乾燥保存,以現在的技術可以實現提取。

  但胡誌強也質疑,1999年我國每個省的公安廳已經具備DNA檢測技術,為何不直接從屍體保留生物材料?而沈力通過辨認照片確認女屍為梅麗的2009年,同樣可以對此前保存的現場血液進行檢測,為何會拖到2018年才送檢?

  此外,由於案件資料中並未提到案發現場檢測出楊誌才的生物信息,北京澤博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昊宸認為,我國現行刑訴法有重證據、輕口供的特點,如果現場沒有犯罪嫌疑人留下的蛛絲馬跡,僅憑幾個人證的證言難以定罪。

  熱衷慈善

  時間退回到20年前。也就是在梅麗被害的那一年,楊誌才用妻子名字開設的第一家整形美容診所在信陽開業。

  此前,在金霞美容門診部的宣傳里,楊誌才“擅長面部輪廓重塑、面部抗衰老年輕化微創手術、純韓精細隆鼻、無痕動感豐胸……”不過,這些介紹如今已不複存在。

  另據紅星新聞報導,劉金霞本沒有醫學背景,而是在“楊誌才手把手的傳授下,也學會了整形美容”。並且,夫妻倆生意能做大,主要是由於劉金霞“技術好人又爽快”。

  而楊誌才也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鄉村醫生變成“楊教授”“信陽金霞美容院董事長”“整形美容特級教授”等。至今,夫妻倆創辦的“金霞”品牌下已經有3家醫療美容機構、30家美容養生會所、聯營店100多家,身價上億。

  據說,夫妻倆的口碑從趙集鎮時期便不錯。有媒體去採訪楊誌才的老鄰居時,許多人表示不相信楊會殺人。

  封面新聞曾報導,鄰居稱夫妻倆熱心腸,楊家租住的樓里還收留侄女、外甥,包括梅麗,有時還有病人。楊誌才眼科醫術好、收費也不高,甚至對於家貧或者年邁的病患,會主動減免費用。

  不過,也有媒體提到,楊誌才在男女關繫上不檢點,不止一位情人。

  從第一次被捕又釋放之後,楊誌才開始熱衷慈善。在“信陽金霞美容門診部有限公司”官方微博中,最後一條跟楊誌才相關的微博是2017年3月11日,他與當地工商聯的領導一同去探望困難家庭。詭異的是,3月11日,正是梅麗死亡的日期。

  楊誌才第二次被捕前的最後一條新聞,是2018年9月8日到10日,他帶領公司員工,連續3天前往當地兒童福利院和社區看望孤兒和老人。

  殺人嫌犯、億萬富商、外科整形專家、慈善人士……楊誌才身上有太多標籤,如今隨著他的翻供,這個案件已然是羅生門般的存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