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部戰區空軍紅色前哨雷達站:面向大海、紮根國防的鋼釘部隊
2019年09月04日10:17

原標題:北部戰區空軍紅色前哨雷達站:面向大海、紮根國防的鋼釘部隊

一支“鋼釘”部隊,駐紮在祖國的黃海海疆。

水何澹澹,山島竦峙。在黃海深處,名為“海洋”的海島矗立於遼東半島最前沿。這裏是長山群島外島最遠的海島,全島面積僅18.98平方公里。

北部戰區空軍雷達某旅“紅色前哨雷達站”就駐紮這裏,島上官兵們在潮漲潮落中與茫茫大海為伴,默默拱衛邊疆。

“紅色前哨雷達站”是一個榮譽厚重的英雄連隊,曾創造了聞名全國全軍的“一把土、一滴水”精神,1964年和1965年分別被空軍、國防部授予“鋼釘雷達站”和“紅色前哨雷達站”榮譽稱號。

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展現部隊練兵備戰、矢誌強軍的精神風貌,由中央網信辦、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共同舉辦的“祖國,請放心”網絡名人進軍營暨網絡媒體國防行活動來到了這座雷達站,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隨行認識了這支“面朝大海”的英雄連隊。

面向大海,當好祖國空防前哨

1955年,抗美援朝的硝煙未散,黃海局勢波譎雲詭。

一支部隊奉命進駐黃海深處面積僅有0.03平方公里的圓島,執行對空警戒任務。1961年11月,敵機悍然入侵,官兵們迅即鎖定目標,協同高炮部隊將其一舉擊落。

隨後,這支部隊於1964年和1965年分別被空軍、國防部授予“鋼釘雷達站”和“紅色前哨雷達站”榮譽稱號。

1976年6月,部隊調防海洋島,部隊官兵也把“鋼釘”精神和“紅色前哨”精神帶到了新的陣地。

俯瞰海洋島。澎湃新聞記者 馬作鵬 攝

部隊駐守圓島時期,最缺的就是淡水。

海況複雜時,補給船無法靠岸,嚴重缺水時官兵們不得不靠接雨水、刮露水、化雪水,甚至從飄有死蟲子等髒物的水坑裡,取水保障戰備和生活。那時,缺水十多天是常有的事,最長的一次為25天,官兵們只能喝雨水、化雪水。有5次給養船都到了,都由於風大而難以靠岸,最後不得不離開。

圓島第一任操縱排排長朱錫庾的日記記錄了這樣的艱苦歲月:“我們的運輸船一個多月,最快也得二十天才能來一次。缺水、斷菜、斷油、斷煤,是常事……1955年6月,海上大風,送水船將近兩個月沒有來,指導員帶著我們到處找水,最後在一口枯井裡找到了泡著垃圾和小蟲的髒水,反複蒸餾使用。無論多苦,我們都忍著,絕不動用油機戰備用水……”

圓島,就是一個面積僅有0.03平方公里的礁石砣子。北部戰區空軍供圖

1961年8月,島上生活用水中斷多時。油機員左林富感冒發燒,衛生員給了他半杯油機戰備水吃藥,他卻悄悄把水倒回“戰備桶”里,用早已冒煙的嗓子干吞了藥片。

但在這樣的條件下,圓島官兵用老舊的雷達保障擊落了敵機,並多次捕捉到敵偵察機航路。

今年69歲的河南籍退伍老兵李培干曾長期駐守圓島,擔任“紅色前哨雷達站”副指導員。

他告訴澎湃新聞,“圓島光禿禿的什麼都沒有,像極了水泥堆起來的小山包,附近漁民都叫它‘洋泥坨子’。當時條件差,總得想辦法解決補給問題,我們就帶土上島,自己造田。”

1961年,無線電員徐承光參加集訓後回島,臨行前受炊事班背土上島修灶的啟發,用挎包裝了滿滿一包土,在海島上建起了第一塊“菜田”,並迅速在官兵中掀起了從陸地帶土、劈石造田的生產熱潮。

“初期,最大的巴掌田也就1平方米,後來大家帶的土逐漸多了,田的規模也就大了,我們可以種許多植物。”圓島老兵薑富生講起巴掌田,眼裡閃著淚花,明亮透徹。

1965年,在圓島官兵精心照料下,圓島菜田里生產出五個碗口大的西瓜,這是圓島官兵戰天天服氣、鬥地地稱臣的有力見證。

革命先輩戰天鬥地、堅韌不拔,帶土上島建菜田,節約滴水保戰備,硬把一個0.03平方公里的礁石建成了“海上壁壘”,由此,“一滴水、一把土”精神也響徹全軍。

回望曆史,建隊64年來“紅色前哨雷達站”先後榮立集體一等功2次、集體二等功4次、集體三等功6次,15人次受到毛主席、周總理親切接見,先後保障擊落P—2V,精確捕捉U-2,戰功赫赫,57次被評為基層建設先進單位,原軍委副主席、國防部長遲浩田親臨視察並題詞“當好千里眼、堅守東大門”。

部隊官兵與茫茫大海為伴。北部戰區空軍供圖

紮根國防,做好新時期鋼釘部隊

時光荏苒,“紅色前哨雷達站”已舊貌換新顏。

雷達維護。北部戰區空軍供圖

73歲浙江籍老兵許樹林再一次來到曾經服役的部隊時,不禁回憶起曾經艱苦奮鬥的日子,同時也感歎國家國防力量的日新月異。

“那時駐守確實很辛苦,如今營房新了,戰士們生活條件也好了。離開軍營三十多年,一直想回到這裏看看,過去駐守海島的日子永遠忘不掉,以後這裏會越來越好。”

隨著時代的發展,島上的生活條件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進:官兵們住上了第三代營房,上級特意給站里配發了烘乾機防潮,強軍網進班入排,4G網絡覆蓋營區,從陸地運來的新鮮蔬菜成了餐桌上的常客。

可受客觀地形限製,趕上島內枯水季節,雷達站用水還是有些緊張。幾十年過去,如今的守島官兵對“一滴水”的珍貴仍感同身受。

炊事班長是雷達站里用水的“管家”。他每天定時測量三級水井從山下抽上來的水量,精打細算地安排著全站的用量。記者採訪當天,本該是一週一次放水組織大家洗漱的日子,可抽到的水深不足10公分,只能勉強保障做飯,他不忍地擰緊了水龍頭。

一名雷達站士官告訴澎湃新聞,他是2013年畢業的軍校士官學員,經分配來到了“紅色前哨雷達站”。

“紅色前哨雷達站”官兵向軍旗宣誓。澎湃新聞記者 馬作鵬 攝

走進榮譽室,看到各種榮譽及立下的戰功,心裡驚歎不已。在牆壁上的另一側掛著許多記錄連隊曆史的珍貴老照片,教導員語重心長地告訴他們,作為“紅色前哨”的新生力量,註定要肩負起重任,繼續傳承連隊的精神,續寫連隊的輝煌!

一句話如醍醐灌頂,一種強烈的榮譽感和責任心在他們心中萌發。

他說道,“我深知,能來到‘紅色前哨’,這個位於祖國最東方的前線陣地,這個保衛著祖國咽喉的鋼釘部隊,將會為我的軍旅生涯甚至整個人生經曆添上最為濃重的一筆。”

“紅色前哨雷達站”部隊主官告訴澎湃新聞,“進入新時期,‘紅色前哨雷達站’堅決貫徹落實強軍目標,堅持用黨的理論植根塑魂,用空防使命激勵鬥志,用優良傳統砥礪作風,始終保持了長期過硬的發展勢頭。”

肩負曆史使命,紮根海島,建功立業,“紅色前哨雷達站”的官兵們正從這裏啟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