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寧願虧錢”也要堅持的工作室
2019年09月04日15:33

  近日,SE旗下的Luminous工作室宣佈正在開發一款全新的3A級遊戲,SE總裁鬆田洋祐和工作室負責人荒牧嶽誌在採訪中也談到了這款開發中的新作。對於這款新作,鬆田洋祐表達了極高的期望。他希望能用最新的技術製作一款比肩《Final Fantasy》、《勇者鬥惡龍》這些世界級IP的作品,並在不斷的打磨中讓Luminous工作室形成自己的品牌力量與個性,不受原本開發部的影響,製作出引領未來10—20年潮流的大作。目前本作僅放出一張概念圖,尚不知具體玩法和設定。

  Luminous工作室新作

  說到SE旗下的遊戲,大部分玩家的印像一般都是本部開發的《Final Fantasy》、《勇者鬥惡龍》和《Kingdom Hearts》這些經典RPG遊戲,又或者是收購EIDOS後取得的《Tomb Raider》、《Deus Ex》這樣的歐美遊戲IP。

  其實SE這幾年來一直沒有停止過扶植新工作室來打造新IP,進而豐富現有的產品線。然而這些工作室都有一個致命的特點——“毫不盈利,專門虧錢”,彷彿他們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彰顯SE是多麼財大氣粗。今天我們不妨就來看看這些SE旗下的“敗家子”,他們都有著如何令人唏噓的經曆呢?

  Luminous:前途不可限量的新寵

  先來看看現在混的最好的Luminous吧,社內資源大量供給,3A級大作整裝待發,儼然一副SE本部王牌工作室的待遇。如此豪華的開發規格,不由得讓人懷疑SE是不是記性不好,忘了這傢伙之前虧掉的37億日元。

  這個成立於2018年3月的工作室可謂是大有來頭,在成立初期由《Final Fantasy15》的總監田畑端領導,意在繼續使用“夜光引擎”開發3A級別作品,為全球玩家帶來“革新性的遊戲和其他娛樂內容”。誰成想,2018年11月,田畑端突然宣佈離職SE,Luminous工作室數月來已經有些進展的中型項目無奈腰折,對SE造成了不小的損失。而後續SE為了將更多的資源放在Luminous新的3A項目中,甚至砍掉了預定今年發佈的《Final Fantasy15》相關DLC,對遊戲的口碑也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那麼為什麼Luminous虐人千百遍,SE還能待她如初戀呢?SE當然不是抖M,在筆者看來,歸根結底還是因為Luminous工作室的核心——“夜光引擎”。這個工作室的核心絕不是哪一個知名製作人,而是這個耗費了SE大量心血和金錢的自研引擎。熟悉SE曆史的朋友想必都知道,“夜光引擎”與“拖更10年”的《Final Fantasy15》有著直接的聯繫。

  投入如此巨大的自研引擎,絕不可能做一個《Final Fantasy15》就扔掉,用更多的產品將這個引擎打磨完善才不算前功盡棄。由於“夜光引擎”在功能上還需要打磨,目前SE旗下的《Final Fantasy7重製版》和《Kingdom Hearts3》等頭部作品都選擇使用更完善的“虛幻4”來趕檔期,繼續打磨“夜光引擎”的重任自然就交到了Luminous頭上。

  用“夜光引擎”製作的《Final Fantasy15》

  動作天尊CAPCOM擁有RE引擎,KONAMI也有表現力不俗的FOX引擎,作為實力強勁的日本第三方廠商,SE自然不會允許自己在技術實力和引擎研發能力上落後於人。從《Final Fantasy15》的表現看來,“夜光引擎”在表現力上仍然大有可為,Luminous工作室的未來,值得期待。

  Tokyo RPG Factory:艱難的復古之路

  今年8月22日,Tokyo RPG Factory的最新作品《鬼哭邦》正式發售,IGN給出了7.4分這樣中規中矩的評價。這款在畫面和劇情表現上頗有新意的作品,受到了部分玩家的喜愛,可惜過於“脫離時代”的玩法設計還是讓本作很快就消失在了主流視野中。Tokyo RPG Factory的這第三款作品,又是這麼不聲不響的結束了。

  風格獨特的鬼哭邦

  從成立的那天起,Tokyo RPG Factory就背負起了“複興日式RPG”的沉重使命。主打復古既是一種吸引人的噱頭,但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不少阻礙。2016年,Tokyo RPG Factory的第一部作品《我是刹那》問世,雖然是一款用Unity引擎製作的小成本氣質作品,但乾淨的畫面、致敬《超時空之輪》的戰鬥系統和優秀的鋼琴曲BGM,都讓玩家留下了不錯的印象。可惜後續根據官方公佈的決算公告顯示,Tokyo RPG Factory的虧損達到了2.44億日元。這個被SE寄予“專注打造精品JRPG遊戲”期望的工作室,想必是遭到了不小的打擊。

  叫好不叫座的尷尬處境

  不知是否與這次虧損有關,Tokyo RPG Factory後續的兩部作品都充滿了“原地踏步”的意味,從畫面到玩法,都是完完全全的小製作,充滿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哀怨,既沒有形成統一而強烈的風格,也沒將JRPG愛好者的熱情充分調動起來。對比起同樣充滿復古意味的《八方旅人》製作組,Tokyo RPG Factory不可謂不慘。

  Tokyo RPG Factory的作品在畫面、音樂、劇情等方面都有著讓人印象深刻的表現,但就是缺了一口氣,把複興JRPG的豪言壯語落實成了一聲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嗚咽。經過三款作品的洗禮,Tokyo RPG Factory太需要一款能夠證明自己的作品了,如何為工作室迎來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突破,還要看SE後續的支持力度。

  Istolia:出師未捷身先死

  如果說Tokyo RPG Factory的處境是慘,那麼Istolia工作室的下場不單只是慘,還非常詭異。這個成立於2017年的新工作室,最大的特點是當時請到了《傳說》系列的知名製作人馬場英雄擔任負責人。馬場英雄雖然因為《熱情傳說》的口碑問題受到玩家詬病,但作為一個曾經擔任過《宿命傳說》等經典作品的製作人,能夠為SE帶來一個怎樣的新作品,還是頗為令人期待的。

  胎死腹中的新作

  2018年的東京電玩展上,Istolia工作室帶來了名為《Project Prelude Rune》的新作情報,並在發佈會上播放了一段動畫演示。清新的日式風格,引起了不少JRPG愛好者的期待。萬萬沒想到,馬場英雄隨後在2018年12月辭去了Istolia總裁一職,並於2019年3月辭去了在SE公司的職務。SE也雷厲風行的叫停了《Project Prelude Rune》的開發,直接解散了Istolia工作室。受這一番變故的影響,SE又虧了將近6億日元,吐血數升。

  SE:求求你們別再虧錢了!

  這一番操作實在是太過突然,當玩家看到這個新聞時簡直不敢相信,一個去年已經有模有樣的遊戲,說沒就沒了。由於缺乏進一步的信息披露,我們難以得知究竟Istolia工作室從立項到解散到底經曆了什麼,也不知道為何知名製作人會在新項目進行到如火如荼的關鍵時刻突然離職。但無論如何,比起同樣是製作人出走的Luminous工作室,Istolia這個乾兒子直接被掃地出門了,再也沒有了重來的機會。

  結語:

  作為實力雄厚的老牌廠商,SE這十年面對了不少跟隨時代革新所帶來的陣痛。無論是“做了十年”的《Final Fantasy15》還是“推翻重做”的《Final Fantasy14》,都能看出SE在項目管理和人員儲備上都遇到了不小的問題。

  在這個世代,SE終於在主機遊戲、端遊和手遊各個領域的佈局上都步入了正軌。在旗下經典IP接連都推出續作的同時,研發更多的新IP對現有產品線做突破無疑是當下必須面對的課題了。從這些工作室的失敗,我們可以看到這個老牌RPG廠商的迷茫,但也能看到這個昔日JRPG王者的魄力。誰又能知道,這些“只會虧錢”的工作室,未來會不會成為SE下一個重大突破的契機呢?

  來源:遊戲陀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