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感是突破虛偽人設 執著真實自我
2019年09月05日03:22

原標題:少年感是突破虛偽人設 執著真實自我

  近日,演員黃曉明在綜藝節目里不懂經營卻擺出一副“霸道總裁”的模樣。這使快過氣的“油膩”一詞,被迫再次出來“營業”。

  在互聯網語境下,“油膩”一詞被賦予新的含義,差不多已有兩年時間。2017年,作家馮唐半自省半調侃地寫下一篇《如何避免成為一個油膩的中年猥瑣男》,主要觀點基於教導中年男性應外塑形象、內練修養。一年後,馮唐更新了油膩2.0版本——《比成為油膩中年更可怕的是成了油膩青年》,讓油膩再沒有“年齡歧視”。兩篇文章被廣泛作為“油膩男性參考指南”使用。

  不誇張地說,“油膩”成了當代男性最擔心被貼上的標籤,連賦予其“靈魂”的馮唐也未能倖免。說來也怪,“油膩”這個標籤,卻很難貼在女性身上。如果搜索“油膩男明星”,你能找到上百萬點擊量的視頻。“人間油物”“娛樂圈四大油王”這樣的表述,無一例外對應到男演員身上。然而,如果搜索“油膩女明星”這樣的關鍵詞,恐怕多數結果都是討論女明星護膚化妝不到位,導致滿面油光的事實性表述。

  身為女性,我突然開始同情被貼上“油膩”標籤的男性。拋開這個標籤對男性些許歧視的意味,它所折射出當下社會怎樣的期待和訴求?

  我們無可避免會將“不油膩”與“少年感”聯想到一起,當自媒體和營銷號對部分“油膩”男演員大肆調侃之時,也無一例外地對某些文藝中年大加讚賞,年逾不惑卻仍會被認為“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的典範。

  這些擁有“少年感”的男性,大多留著飄逸或者幹練的髮型,注重身材管理,靦腆少言卻又自然坦蕩,更重要的是,時間最多在他們的臉上打個成熟的標記,卻沒有在他們的精神上留下痕跡。從20歲到40歲,他們一直熱情飽滿地做著自己喜愛的事業,沒有刻意經營的人設,始終堅持做真實的自己。如是說來,不油膩的“少年感”或許不僅是外表的年輕,更重要的是一種內化的精神,一種對自我最真實的認同和堅持。

  反觀那些被定義為“油膩”的男性,儘管往往比“少年感”男性擁有更成功的事業、更密集的社會關注,卻往往透露出一種急功近利的迫切感和焦慮感。

  就拿黃曉明來說,他有著比同齡人更年輕精緻的外表,更嚴格的身材管理,甚至會主動迎合觀眾的胃口,不惜偶爾在綜藝節目里自黑自嘲,但他長期對“霸道總裁”“型男”“精英”這種形象的刻意追求和自我打造,讓他的公眾表現少了點真實的誠意,多了點造作的私貨。

  不真實的“油膩男”在我們身邊比比皆是。你的生活中一定有幾個高談闊論數十億元卻只會經濟學名詞解釋的商務精英;或者是實力派親友遍天下,需要幫助時卻總消失的資深同事;抑或是時時語重心長教導年輕人,卻事事善於逃避責任的上司……他們為自己刷上各種光鮮油亮的外包裝,一開始或許奪目閃耀,但“積油”時間久了,自然藏汙納垢,甚至記不起何為真實的自我,只能繼續在層層厚重的油膩中維持虛偽的人設。

  此番打擊“油膩”的大本營B站,一直存在著一個很有趣的現象,那就是呼籲真實,打擊虛假。如果某個公眾人物在大眾視野里刻意維持某種虛假人設,或者裝腔作勢地表演,則會被作為“鬼畜”素材,剪輯到各種調侃視頻中。正如曾在B站飽受調侃的著名軍事學家張召忠所提醒的,“一旦進入這個圈子,就別再裝了”。如今,沒有“老幹部偶像包袱”的“局座召忠”成功“去油”,腳踏實地做軍事科普和時政點評,還不時自我調侃,成為社交媒體上深受90後和00後年輕人喜愛的意見領袖。

  當我們撕開“油膩”標籤之後,所看見的或許應該有這樣一種現象,即在社交媒體主宰的信息時代之下,所有人對真實的探討與追求。這一點無關名利,也不分男女。其實我們更喜歡的,是《中國合夥人》中那個羞澀堅韌的農村青年成冬青,或是多年前面對鏡頭時,那個拘謹靦腆又真誠可愛的黃曉明。

魏曉彤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9月05日 02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