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用畫筆紀錄牛津校區拆遷,何為民與友人的“穿行”水墨
2019年09月09日08:09

原標題:曾用畫筆紀錄牛津校區拆遷,何為民與友人的“穿行”水墨

現為牛津大學教師的何為民在經曆牛津新校區拆遷駐地紀錄後,將藝術探索聚焦在了自我的內心,與曾經一起

畢業於哈爾濱師範大學美術系的

同窗好友

王春傑、

劉洪誌

一起舉辦了

“穿行:當代水墨巡迴展”

以水墨的表現性為脈絡,對“人”這一話題各抒己見。

2019年9月7日,展覽“穿行:當代水墨巡迴展”在上海庫伯美術館開幕,展出王春傑、何為民、劉洪誌對於當代水墨藝術的探索,以水墨的表現性為脈絡,對“人”這一話題的回答。

牛津大學拉斯金美術學院教師何為民則是一位經曆豐富的藝術家,既擅長水墨畫,也擅長版畫。自哈爾濱師範大學美術教育系畢業後,他又到了魯迅美術學院版畫系攻讀碩士,隨後又來到英國奧斯特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攻讀博士,曾於2005年成為了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館東方部研究員。

2009年,英國牛津大學要擴建一處新校區,何為民成為了駐校藝術家,用畫筆記錄這次拆遷、文物考古挖掘、新校區建設的全過程。為此,何為民花了六年時間,創作、完成了千餘幅作品,關乎景觀與人物。

何為民,牛津大學拆遷場景速寫,2009

2019年,何為民的畫冊《風之塔》由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其中收入了這期間畫家創作的近300件紙上作品,作品表現內容包括:拉德克利夫醫院舊樓群拆遷,倫敦博物館考古隊考古挖掘,薩默維爾學院學生宿舍建設,傑里科健康中心建設,拉德克利夫醫療中心的重修,牛津大學數學樓建設,布拉瓦尼克政治學院建設,伯德利韋斯頓圖書館重建以及與建築項目相關的人物素描等。

何為民,建設中的布列瓦尼克政治學院,水墨系列 2014

何為民,建設者, 毛筆/水彩,2013

“風之塔”是拉德克利夫天文台的別名,落成於1794年,為牛津大學格林坦普頓學院主建築,也是牛津大學新校區的地標建築,何為民的作品中“風之塔”不斷以各種角度出現在畫面中。這一系列作品以紙本為媒介,展現其對東西方藝術的體驗,以及他對這兩種文化的理解。他曾在自敘中談到:“對於我個人,面對的不僅僅是一個單純拆遷與重建工程的工地,我面對的是一片有著豐厚曆史積澱的土地。”

何為民,風 . 塔木刻,2019

如今,何為民將藝術的表現聚焦在了內心,其筆下的人物扭曲、變形,畫畫氣氛緊張,乃至讓人窒息。何為民告訴記者,這些畫作是自己內心的表述,“我內心裡就對一些社會不平等比較敏感,同情弱者,心理上就會有一些壓抑和憤怒需要釋放。藝術首先是一種人性的,是更具普遍意義的。八大山人和徐渭是我在中國藝術史上最崇拜的藝術家,但他們的東西更多是一種含蓄的表現,但在這個時代,應該把這種情緒更外化更直接傳達出來。”

而在現場,何為民也談及了自己眼中的當代水墨。“藝術首先是一種人性的,是更具普遍意義的。沒有人說貝多芬的音樂像不像德國的,它更多是一種普世的。所以我認為藝術也是一樣。我在國外呆了20年,無論是歐洲人,美國人,中國人,很多內在的東西是共通。比如關於正義,關於道德等方面更多的是相通,不同的反而更多是表面。水墨這種材料對於中國人可能用得得心應手,從小耳濡目染,這裡邊其實有很大的發展潛力和空間。古人講筆法,點染,現在可能方法更多了。但更多的是用媒介表達自己的內心,當代水墨,水墨其實是第二位的,只是暫用這樣的一個名稱。”

何為民,《詠歎調》,紙本水墨,2019

同時,身為牛津大學的他結合了自己的經曆談及了當下的藝術教育的轉變。何為民表示,“在牛津大學,素描只是選修一部分,一些課更多地還是教導一種思維方式,希望你去尋找去創造。目前,整個西方的教學理念在隨著時代轉變而轉變。”在他看來,這一轉變可以給學生更多自由的空間,但學生的繪畫能力會下降。“很多人的確他用材料做東西是非常好,開始就做抽像,以抽像做基礎。具象也有它的生存空間,但就是只作為一個部分而已。實際上我們現在做的水墨在國際視野上來看,依然算不上前衛,遠遠算不上,材料還是傳統的。現在很多是用現代的聲光電做影像,裝置,行為……”

劉洪誌,《時光》 (二) ,紙本水墨,2019

而在展覽中,劉洪誌則是三位參展藝術家中最親近古代文人畫傳統的。他是一位傳統型的大寫意花鳥畫家,所萃取的題材諸如田園果蔬、鄉間小景、皆為日常。而這一次,劉洪誌則創作了一批新的人物畫,賦予一種普世情感。“大學畢業那幾年畫了一些傳統的國畫人物。那時特別喜歡蔣兆和的畫。他的《流民圖》表現社會現象,打動人的心靈。後來就想通過人物畫更直接表達自己的情感,表現一生的酸甜苦辣,無常,生老病死。“劉洪誌這樣說到。

在劉洪誌看來,當代藝術範疇有兩方面,一方面是理性派,另一方面是感性派。“現在畫畫不光是技術,而是要提出來,我為什麼要畫它?這個就是畫家的心理的一種訴求。”

現工作於上海大學的副教授、畫家王春傑原本主攻油畫,於十幾年前開始轉向了水墨、宣紙媒介,從事“都市人物”主題的創作。王春傑筆下的人物常常是數筆勾勒,看似輕鬆、但在一定程度上剖示了人物內心。王春傑告訴記者,“我創作本身有很多體塊的形式,把中國元素和西方元素中間的界限抹掉,更重要的是表達情緒,包括人的互相窺視,人的孤獨,人的茫然與物慾的焦慮。”

王春傑,《逝去》,紙本水墨,2012

王春傑,《憂傷》,紙本水墨,2012

展覽將展至9月30日,隨後將於2020年夏在倫敦河岸美術館及牛津布魯克斯大學美術館展出。

展覽現場

(吳夢倩對此文亦有幫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