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何以要破舊立新?新帥張勇娓娓道來
2019年09月09日20:12

  來源:商業週刊中文版

  原標題:獨家專訪| 阿里巴巴何以要破舊立新,新帥張勇娓娓道來

  張勇和一個人數不多的團隊曾在上海一個地下車庫里一呆就是好幾個月。這位阿里巴巴集團的首席執行官當時正在推進一項即便是在100英里以外杭州總部的許多同仁眼裡也頗為瘋狂的秘密計劃。張勇想要在這家電商巨頭的內部建立一項初創業務,集食品店、餐館、快遞應用於一身,使用機器人和人臉識別技術加快物流和支付速度。

  這一名為盒馬鮮生(Freshippo)的項目從此成了張勇規劃的阿里巴巴未來藍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如今在全國17個城市已經擁有150家實體店(仍在不斷增長)。最近一個普通工作日的下午,在杭州一家盒馬鮮生實體店內,記者看到一個個物料盒在天花板的軌道上往來穿梭,從商店各處收集網上訂單中指定的物品,旁邊待命的快遞員則隨時準備將收集齊的訂單物品在30分鍾內送到周邊1.9英里範圍內的顧客手中。

  從中國最知名商界巨擘手中接過阿里巴巴的帥印並不是一件令人羨慕的事,現年47歲的張勇並不太為人所知。繼2015年從馬雲手中接過首席執行官之職後,他將於9月10日接過另一個頭銜——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如此雙料要職加身,他將是阿里巴巴集團繼馬雲之後的第一人。馬雲是全球知名人物,與許多政要過從甚密以及在諸如世界經濟論壇等重要場合的火爆演講使他家喻戶曉。相比之下張勇則是名不見經傳,與投資者召開電話會議時,講起英語來也總是不那麼流暢。即便是在中國國內,他也不是很有名。在阿里巴巴總部,他曾經被一名員工的父母誤認為是公司門衛。

張勇在阿里巴巴西溪園區
張勇在阿里巴巴西溪園區

  然而儘管行事低調,張勇的想法卻像他的前任一樣激進。他說阿里巴巴的獨到定位就是要將食品雜貨及其他領域的線上線下世界整合到一起,他所發起的幾十個新項目如今正在引導阿里巴巴向金融、醫療、電影、音樂等眾多領域縱深發展。許多投資者,尤其是公司股票上市地美國的投資者,對他的這些舉措頗感困惑,認為阿里巴巴的觸手伸得太長。但是在張勇看來,這關乎公司的生存。

  “每個企業都有生命週期,”他在阿里巴巴杭州總部接受獨家專訪時說。“如果不是由我們自己來終結現有的業務,也終歸會有其他人來終結。與其那樣,還不如我們自己用新業務來終結現有的業務。”

  阿里巴巴的在線市場成就了它中國最大上市公司的地位,眼下市值約為4600億美元(約合32775億元)。但是最近幾個月,一些緊張跡像已經開始隱現。中國經濟增速的放緩正在抑製消費者支出和企業廣告開支。在投資者的拋壓下,阿里巴巴股價也有所下挫。持續數月的香港抗議活動迫使公司推遲了規模可能高達200億美元(約合1425億元)的股票發行。

  “他需要找到營收增長的新火種,”阿里巴巴投資人Lead Edge Capital的管理合夥人Mitchell Green說。“他正在廣泛播種。”

  張勇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追隨當會計父親的足跡上了上海財經大學。在他的職業生涯早期,他曾不止一次近距離目睹著名大牌轉瞬間的銷聲匿跡。正當他要去霸菱銀行面試之際,這家銀行發生了一件大事。該行一位交易員在一筆交易中暴虧逾10億美元,致使這家擁有233年歷史的老牌銀行就此退出了江湖。所以他沒有去成霸菱,而是去安達信的中國附屬公司當了一名審計師。當安達信因為牽涉安然會計欺詐醜聞而分崩離析之際,他正在這家著名會計師事務所的一個附屬辦公室里工作。

  “這件事很滑稽,”說到這裏他想起了父親和當會計的笑話。“加入安達信後,我跟父親開玩笑說:‘這麼多年你一直不想讓我當會計。結果我就當了審計。’我真的連一天會計都沒當過。”

  張勇後來成了遊戲開發商盛大互動娛樂的首席財務官,當時盛大正如日中天,是中國首屈一指的互聯網公司。這裏也正是阿里巴巴二號人物、阿里巴巴聯合創始人兼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2007年發現張勇的地方。

  “張勇真的很懂商業,”最近拍出三分之一身家以35億美元買下布魯克林籃網隊控股權的蔡崇信說。“除非你真的瞭解你想要顛覆的是什麼,否則你根本無法顛覆。”

  阿里巴巴是張勇真正脫穎而出的地方。他剛加入時,公司最熱門的網站是淘寶,當時正虧著錢,而且平台上充斥著假冒偽劣商品。

  “當我看到財報的時候,哦,天呐,”張勇說。“營收是零。利潤是很大的負數。然後我又看資產負債表,結果情況更糟。”

  張勇2008年初接手開發天貓商城。那是一個類似亞馬遜的網上市場,如今它已成為阿里巴巴利潤最為豐厚的業務。為了吸引知名大牌到天貓落戶,他向頂級商家提供的客戶信息達到了新的層次:誰在買什麼,他們住在哪裡,什麼樣的廣告效果最佳等等。銷售由此大火,而張勇則一步一步慢慢將諸如寶潔旗下的汰漬和SK-II等眾多知名品牌吸引到了天貓平台。他安裝軟件檢測冒牌貨,並設置舉報熱線,以實際行動向大家展示阿里巴巴在打假方面的堅決態度。寶潔估算阿里巴巴平台上掛有其品牌的商品假貨率平均只有大約1%。不過淘寶目前仍在美國政府的“惡名市場”黑名單之上。

  張勇和他的團隊在2009年創造了“雙十一”節,亦即與11月11日光棍節同日的網購盛宴。張勇用了幾個月的時間力促商家加入其計劃,然後親自監督在關鍵網頁上安排促銷、推廣以及產品信息。結果第二年的雙十一當日交易額達到了1.35億美元,第五年達到58億美元,2018年更是飆升到310億美元,遠遠超出了美國的黑色星期五。

  天貓及雙十一的火爆勢頭“基本造就了阿里巴巴這家零售巨頭的當今地位,”“Alibaba: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一書作者Duncan Clark如是說。雅虎聯合創始人、現為阿里巴巴董事會成員的楊致遠則表示,張勇的低調是他的長處。

  “張勇作出的成績遠勝過他的言辭,”他說。“他簡直就是執行力的化身。”

  盒馬鮮生等旗下業務正是阿里巴巴一貫樂觀主張的所謂“新零售”的一部分。商店聯合體的想法是現任盒馬鮮生首席執行官侯毅2014年與張勇談自身創業時提出來的概念。二人一起喝咖啡的時候,張勇說服侯毅不要自己創業而是加入阿里巴巴,並給他1億美元啟動資金,還告訴他不指望他最初兩年能夠賺錢。

  “那時候我就明白了他是多麼堅定,”侯毅說。“這相當於張勇的第二個初創業務。他說這麼多年過去後他終於看到了一個可以超越天貓的項目。”

  只不過現在是由侯毅來規劃這個項目的商業模式。

  說盒馬鮮生定然成功現在還遠遠談不上。食品雜貨行業的利潤率很薄,幾家有雄厚資金後盾的類似初創公司也是不容小覷的競爭對手。阿里巴巴投資的一家名為餓了麼的送餐公司正在大量燒錢與競爭對手美團一爭高下。美團的創始人王興2019年早些時候接受《彭博商業週刊》採訪時曾經表示,阿里巴巴的這種較量陣勢可能撐不到2020年。張勇說他想錯了,說阿里巴巴鐵了心要拿下送餐行業至少50%的市場份額,以此取得在諸如數字支付等相關行業的優勢。

  海外業務擴張可能是最大的挑戰。馬雲曾經放出豪言,要使阿里巴巴有一天至少一半的營收來自海外。張勇說他會努力去實現這一目標。不過眼下的海外銷售額距離這一目標還很遙遠,而且事實證明,要想實現海外營收比例的增長需要付出高昂的代價。為開拓東南亞市場,阿里巴巴已經向新加坡的Lazada Group投入了40億美元(約合285億元)的巨資,然而該集團在印尼等關鍵市場的業務一直舉步維艱。2019年3月,Lazada首席執行官已經是9個月內三易其人。

  雖說阿里巴巴在中國消費需求激增、資本市場普遍上漲之際的大手筆開支並未引起多少疑慮,但是這種勢頭要想維持,如今看上去難度卻加大了。從張勇2015年9月接掌首席執行官之職到2018年6月,阿里巴巴股價飆升了兩倍有餘,然而2018年6月以來至今,其市值已經縮水了15%。

  盒馬鮮生也讓張勇耗費了巨大的精力,即便是以996的行業標配工作時間來衡量,他的日程安排也是非常緊張的。據他的一位前同事稱,在杭州的一週,他每天的安排基本上就是工作、吃飯、睡覺。週末的時候,張勇通常要見兩到三位業務主管。除了要盡力領先對手一步外,他還需要直面人們關乎馬雲的記憶。偶像級人物的接班人不好當,每當其所執掌的企業遭遇困境時,人們的懷舊情緒便會油然而生。“跟隨創始人的腳步通常都很艱難,”耶魯管理學院領導力研究高級副院長Jeffrey Sonnenfeld說。

  “如果追隨的是一位享譽世界的創始人,那難度就更大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