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不幸,但又很幸運”
2019年09月11日08:08

原標題:“我很不幸,但又很幸運”

  石香英

您是否知道,當一個人身陷絕望的泥淖時,那雙向他伸去的援手,對他而言有多麼重要!

“現在,我已不把這病當回事”

石香英,女,51歲,湖南省湘西州花垣縣民族中學教師,至今從教30餘載。初見她燦爛的笑臉,聽她爽朗的話語聲,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出她是一位肺癌患者。

2015年6月,平時身體很棒、沒有任何不適症狀的她,在參加學校組織的體檢中竟被查出肺癌!而當時,她正與同為本校教師的愛人籌劃著分別帶新一屆的初三和高三學生向2016年中考、高考進發。那張體檢單就如同一道晴天霹靂,直接炸響在二人頭頂。

對石香英而言,這個打擊本就已經足夠大,然而,更大的打擊接踵而至。也許因為無法接納眼前這個噩耗,平時就患有高血壓、冠心病的愛人竟一下子犯了病,不到3個月便丟下石香英撒手人寰。

可以想像,這一連串的打擊加給石香英的壓力有多大。可是,生活還要繼續。

帶著悲傷和病痛,同年9月底,在女兒的陪同下,她到省城長沙檢查和治療。10月16日,完成開胸手術,切除右上肺。醫生叮囑出院後要進行靶向治療,可是,靶向藥一個月至少要花費一萬多元。

2016年秋季,重返工作崗位的她,因為期中考試在走廊監考患了感冒,導致病魔的複發和轉移,且胸腔大量積水。由於疼痛難忍,2017年8月,她只好到吉首州醫院住院治療。結果,抽出了5斤多的血胸水。而有的積水已經形成包裹,抽不出來了。9月複查發現,由於吃了大量的藥劑,肝臟又受到了損害。長期的檢查、買藥和治療,已使她不堪重負。何況,還要長期給患精神病的親姐姐買藥和治療,無疑是雪上加霜。

然而,我們面前的石香英卻並沒有被生活的不幸壓垮,面對記者,她頗為豪爽地說:“儘管我身患重大疾病是不幸的,但我又是幸運的。”她說,雖然她一度深陷絕望的泥淖,心情跌倒穀底,但她欣喜地看到了一雙雙伸向自己的援手,看到了一道道攜帶希望的陽光。

原來,就在她查出肺癌、愛人故去、最為疾風淒雨的2015年,她也同樣感受到了來自陌生人的溫暖。來自中央專項彩票公益金的“勵耕計劃”率先資助了她一萬元。

“這份幫助非常及時,關鍵時刻給了我很大的支持,給了我笑對人生的信心與勇氣!我覺得自己就像烈火焚燒過、狂風暴雨肆虐後的小草,帶著對生命的執著,對光明的追求,又頑強地從土裡鑽出來了。”她的話語充滿力量。

如今,靶向藥已被納入醫保,學校也幫她調整了更適合的崗位,就讀香港大學中文系的女兒也畢業留了校,一切都越來越好。在大家的關愛下,石老師的心態也越來越陽光,對待生活更加樂觀。她積極參加各種體育鍛鍊,每天做太極運動,上下班健步走,抽空還參加各種徒步活動。工作上,也繼續綻放光彩,取得了一系列成績。例如她主持的課題《湘西少數民族地區中學生語文學習方法引導研究》被批準為湖南省教育科學研究工作者協會2017年度立項課題;撰寫的《集錦理解詞語之法》獲省級三等獎,《鄉愁課堂教學多種導入和收束法的設計與點評》《“炒現飯”也有味》《玩轉“記憶魔方”》獲縣級一等獎等。

儘管目前還在治療中,靶向藥每天還要吃,但她說:“現在,我已不把這病當回事。”她已走出那段可怕的日子,今後只會笑對人生。

彩票公益金教育助學不止“三個計劃”

石香英是中央專項彩票公益金“勵耕計劃”的受助者。其實,中央專項彩票公益金教育助學不止“勵耕計劃”,還有“潤雨計劃”“滋蕙計劃”。

這三個項目都是經國務院批準,財政部、教育部委託中國教育基金會由中央財政從中央彩票公益金中安排專項資金開展教育助學的項目。

“勵耕計劃”資助對象為公辦小學、初中、普通高中和中職學校家庭經濟特別困難的教師,資助標準為每年每人1萬元;“潤雨計劃”主要資助對象為幼兒教師和普通高校家庭經濟困難的入學新生,資助標準為每年每人1萬元;“滋惠計劃”資助對象為普通高中在校品學兼優的家庭經濟困難的學生,資助標準為每年每人2000元。

據統計,僅2018年,“勵耕計劃”受助教師達3萬人;“潤雨計劃”幼兒教師資助項目資助教師5000人,“潤雨計劃”普通高校家庭經濟困難新生入學資助項目資助學生15.8萬人;“滋蕙計劃”受助學生超過15萬人。

事實上,中央專項彩票公益金支持的教育助學公益項目遠不止“三個計劃”。以2018年為例,根據財政部《2018年彩票公益金籌集分配情況和中央集中彩票公益金安排使用情況公告》,2018年,168.3492億元中央專項彩票公益金支持的16個項目中,未成年人校外教育、教育助學和大學生創新創業、鄉村少年宮、足球公益事業、留守兒童快樂家園均與教育相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