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月之夜,南方吳地人們的“走月亮”習俗漸成回憶
2019年09月13日19:24

原標題:圓月之夜,南方吳地人們的“走月亮”習俗漸成回憶

趁著中秋之夜的月光去出去遛彎有據可查,如今這個習俗只留在大家兒時的記憶里了

新京報訊(記者 田傑雄)“月盤是那樣明亮,月光是那樣柔和,是在洱海里淘洗過嗎?走啊走,啊,我和阿媽走月亮。”雲南作家吳然入選小學生語文課本這篇《走月亮》讓人彷彿置身於秋夜月圓之夜的田園畫卷,金色的月光灑滿週身,作者和媽媽走過的是詩意童年真摯的情感。實際上在中國南方,曾經不少地方都有著中秋“走月亮”的習俗,那時江南的風俗更盛,在河水悠悠數不勝數的水鄉,走月亮的新名字叫“走三橋”,在少水少河的旱地,走月亮就成了“走百病”,求的都是在中秋之月沐浴月光後能夠在今後的日子平安順遂。如今呢?這個吳地的習俗隨著光陰遠去了,只留在年輕人兒時的回憶里。

只有在清朝宣統年間的報刊里,才能找到走月亮的景象。受訪者供圖

趁著中秋之夜的月光去出去遛彎可是有據可查的習俗。據清代道光年間記錄節令習俗的著作《清嘉錄》記載,“婦女盛妝出遊,互相往還,或隨喜尼庵,雞聲喔喔,猶婆娑月下,謂之‘走月亮’。”

曾有詩歌寫道,“木犀球壓鬢絲香,兩兩三三姐妹行。行冷不嫌羅袖薄,路遙翻恨繡裙長。”講的是月圓之夜年紀輕輕的女生們三兩成行,節日裡興高采烈的心情早就無暇顧及自己在秋夜裡穿少了衣服,沿街漸行漸遠反而懊惱身上那些花枝招展繡群太長擾亂了步伐。可見人們在“走月亮”的興頭兒上,衣薄華服也就都不叫事兒了。

而到了水鄉吳地,豐富的水系環境,自然造就了橋樑眾多,“走月亮”到了這裏也就成為了“走三橋”,除了中秋,更是“老上海”們曾經元宵時節的保留項目。吳語研究專家錢乃榮老先生曾經在接受採訪時提到,老上海月圓之夜“走三橋”是很有講究的,“大多會選擇走學士橋、長生橋、如意橋,因為這三座橋名稱寄寓——事業、長壽、吉祥,猶如‘福祿壽’三星一般護佑人生。”

而在如今大多數的年輕人看來,無論是走三橋還是走月亮,似乎已無關於過節期間“圖個吉利”,現在已經都成了兒時和家人團聚有關的回憶。

已過而立之年的小陳是吳地江蘇無錫人,現在每到中秋想起的是自己七八歲時,跟著爺爺帶著弟弟妹妹趁著月色去走三橋,無錫的通惠橋、亮壩橋和大洋橋是在小陳腦海里與中秋關係密切的三個關鍵詞。“當時中秋吃完飯,我們跟著爺爺的腳步,去跨過一條又一條的長河大橋。後來爺爺去世了,我還住在無錫,但再沒有去走過三橋。”

新京報記者 田傑雄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何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