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材靠自己 生態小農眼裡的“綠色月餅”原來這個味兒
2019年09月13日11:28

原標題:食材靠自己 生態小農眼裡的“綠色月餅”原來這個味兒

不用香精,不用添加劑,經過乾枝木材烤製而成竟能吃出純粹的餡料香味

新京報訊(記者 田傑雄)綠色健康的月餅該是什麼味道?對於這個問題,似乎每個生態小農心裡都有一條幾近相同的準則——杜絕香精,製作過程不使用添加劑。若是“親自操刀”,這些小農們還必定用上自家原料,可要是細分起來,生態小農們對於心頭最滿意的月餅定義還是會有所不同。有人注重儀式感,說做月餅是需要和家人一起完成,共同分享勞動成果的食物。有人通過這味道追憶往昔,說只要兒時的味道,即使身處異地,也能千里共嬋娟。

月餅當是自家做

湖北人徐亮從未和家人一起親手做過月餅,但身在北京,徐亮和北京有機農夫市集的同事及農友,卻一起做了四年月餅。小農們全部從事生態種植,做起月餅來,食材用的講究,大到餡料麵粉,小到砂糖油料,全部來自於全國各地農友們未施化肥農藥的有機種植。

徐亮和農友們做的月餅。受訪者供圖

徐亮說,因為油糖用得少,月餅嚐起來確實不如市面上的月餅口感細膩,皮和餡也易碎些,賞味期限也比工業化生產的月餅要短,甚至每次做出來的味道也有細微差別。但這些看似是缺點的特質,在徐亮看來也是“綠色月餅”獨有的特點,每次動手的體驗也更有趣味。

徐亮說,想要吃上稱心的綠色月餅,除了材料流程講究,還需和家人或是熟悉的朋友同事一起動手完成,“一起做出的月餅該是最有分享意義的”。

“三仁”月餅也好吃

沒有北有機市集的徐亮和她同事們那麼“神通廣大”,山東菏澤的生態小農彭月麗自己做的月餅食材則全部來自於自家位於菏澤西南角的家庭農場。三年前,擁有碩士學曆的彭月麗在工作一段時間後成為了返鄉青年,帶著家裡的四位老人,和兩個年輕人,成立了“黃河故道咱家農場”,一起耕種著未使用化肥、農藥、除草劑的30畝地。

彭月麗家的農場。受訪者供圖

返鄉後的第一個中秋是彭月麗和家人一起在農場過的。因為在市面上再難尋得記憶里兒時五仁月餅的純粹味道,一家人決定自己動手試試看。

彭月麗回憶起那時的“五仁月餅”實在太“名不副實”——五仁月餅所用的食材里,只有花生和兩種芝麻是家裡現成的,全部的餡料也只有“三仁”。在自家製作月餅的過程里,工業化生產過程中會添加的防腐劑、添加劑也完全被摒棄,彭月麗沒想到,只是將從模具里卸下的月餅放入“接地氣”的地鍋土窯中,經過乾枝木材烤製而成竟真的能吃出小時候純粹的餡料香味,“現在想想可能是市面上月餅里使用越來越頻繁的香精掩蓋住了食物本身的味道,等一切刪繁就簡,反而能吃出和小時候一樣的月餅味兒。”

跨越了大半個中國

也就這麼做了一年中秋,月餅的香味兒就“飄到”了自家親戚朋友的鼻尖,成了此後每年中秋彭月麗家裡的“保留項目”。寄送朋友時,彭月麗直接選用了宣紙紅芯包裹,圖的還是記憶里傳統月餅的簡單古樸。這就是生態小農眼裡的“綠色月餅”嗎?

彭月麗說自己不清楚所謂的“綠色月餅”應該是什麼概念,“但在我看來,用我親手種植的食材,和熟悉的方法,讓家人朋友嚐到食物本身的香氣,這就應該是我心裡的好月餅了。”

彭月麗家手工製作的月餅。受訪者供圖

今年的中秋,彭月麗沒在家,因為相關工作的原因,過節前一天她已經趕往了海南。家裡的那些月餅,也隨著她飛過了大半個中國,被她拿去和海南的農友分享。因為有它們,這個中秋,即使身在異鄉,彭月麗的味蕾上也縈繞著熟悉的“團圓味”,“十五晚上吃月餅看月亮,這回是真的與家人千里共嬋娟了。”彭月麗說。

新京報記者 田傑雄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盧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