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佔據“太空製高點” 這個新成立的美軍司令部打算這麼幹
2019年09月15日00:34

原標題:為佔據“太空製高點” 這個新成立的美軍司令部打算這麼幹

參考消息網9月15日報導 近期,美國國防部正在緊鑼密鼓地推動美軍太空司令部的組建。繼任命約翰·雷蒙德為太空司令部首任司令、原美空軍太空部隊200餘名官兵成為太空司令部首批人員後,美軍高層又密集發佈了對未來美軍太空力量建設,以及太空司令部任務職責的構想。那麼,美軍將如何“摻和”到未來的國際太空事業中呢?且看美軍將領們的說法——

當地時間9日,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約瑟夫·鄧福德在彼得森空軍基地稱,美軍太空司令部的組建,意味著一個新的“衛星時刻”的到來。鄧福德稱,美軍太空力量應該使美國佔據“太空製高點”,以便與俄羅斯、伊朗等“對手”展開對抗。鄧福德認為,相比美蘇1960年代的太空技術競賽,美國在未來太空軍事競爭所下的“賭注”應該更大。

在鄧福德對美國未來太空力量目標進行一番宣示後,美軍太空司令部首任司令雷蒙德隨即提出了具體的發展方向。他說,目前,美軍已經不能假定自己還會“奢侈”地坐擁太空軍事優勢,而必須參與到與其他國家的太空“競爭”中,才能“確保”未來繼續佔據優勢。雷蒙德認為,組建太空司令部只是一個起點,此後該司令部將致力於“大膽地發揮太空作戰能力”。為達成這一目的,美軍太空部隊將“關注”4個重點領域。

美軍太空司令部首任司令約翰·雷蒙德(美國空軍網站)

其一,美軍太空司令部的建設,將針對太空裝備的軍事化運用。雷蒙德為此辯解稱,發展太空進攻能力的目的,在於通過提供“戰爭選項”,來“威懾”可能挑起太空軍事衝突的潛在對手。雷蒙德稱,美軍不想將戰鬥行動延伸到太空領域,但要想遏製衝突,就必須建設強大的太空軍力。

其二,如果前述“威懾”行動失敗,那麼太空司令部就要親身參與到“太空戰”之中。雷蒙德稱,通過在太空中的進攻和防禦行動,美軍將“捍衛”美國及其盟國的太空利益。據美國軍事網站報導稱,太空司令部將新建融合各軍種的太空防禦聯合特遣隊,以及美空軍的太空戰軍種部隊,這些部隊將參與美軍的太空作戰行動。

其三,太空司令部將成為美軍聯合部隊的重要戰鬥元素。美軍太空司令部將承擔美軍太空部隊的一項既有任務,即為美軍及其盟友的常規作戰部隊提供太空信息支援,包括對彈道導彈的預警監控,對地面和海上作戰提供戰場態勢監控,並承擔戰略通信和氣象保障等任務。雷蒙德認為,組建太空司令部能夠更好地整合各軍種的太空信息支援力量。此外,借助這一平台,美軍還可以把太空力量“嵌入”到盟國之中。

鄧福德(左)與雷蒙德(右)參加太空司令部組建儀式(美國國防部網站)

其四,太空司令部將演變成一支“致命”的太空戰部隊。雷蒙德積極宣揚所謂美軍的“太空戰爭文化”,意圖培植美軍太空部隊的“戰士精神”。這一提法雖然貌似空泛,卻體現出美太空部隊正朝向打造一支完全獨立,且以執行作戰任務(而非傳統的支援保障/技術勤務)為主的太空軍發展的具體目標。

雖然美軍自我標榜“不願”爆發太空戰,但美軍高級將領的表態,卻表明美軍已下定決心要奪取太空作戰優勢,也終結了此前10餘年美軍內部推動“太空非軍事化”的聲音。不過,美軍在加快太空部隊獨立建軍、打造太空戰能力方面的野心,在很多方面將遭遇不小的困難。

近期圍繞美軍太空司令部組建傳出的消息雖然非常“熱鬧”,卻均未涉及美軍現有太空力量轉隸整合的具體議題。目前,劃歸前者管理的只有用來組建司令部機關的200餘名官兵,其“老東家”——原美國空軍太空司令部下屬部隊如何分配,美空軍太空司令部將如何改編成未來的軍種太空力量,以及新建的聯合部隊太空軍種司令部(將隸屬於美軍戰略司令部)又該如何從原有的各軍種太空部隊中“挖牆腳”,這一系列棘手問題到底怎樣破解,目前美軍高層仍莫衷一是。尤其是在這次調整中“吃虧”最大的美國空軍(此前美軍太空力量的發展、管理都由美空軍主導),將會在新體製下作何調整,又是否會與太空司令部就資源分配產生齟齬,時下猶難預料。(文/馬騏騑)

來自美軍各軍種太空部隊的官兵參加太空司令部組建儀式(美國國防部網站)

【延伸閱讀】太空滅絕戰!衛星軌道炮打3000噸彈頭

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12月20日發表了題為《揭秘美國冷戰時期的“死星”計劃》的報導,美航天曆史學家斯科特·勞瑟稱,這個代號Have Sting的秘密項目實際是一種部署在太空的巨型電磁軌道炮,尺寸與國際空間站相當,一個長約796.8米的炮身結構,能夠支撐“Have Sting”的電磁加速器、核反應堆、低溫貯罐區以及像馬戲團帳篷般大小的相控陣雷達。 圖為Have Sting太空軌道炮項目方案示意圖。

提起電磁軌道炮,對喜歡科幻作品的軍迷來說可謂是耳熟能詳,其主要是利用軌道電流間相互作用的安培力發射彈丸。軌道炮由兩條平行的長直導軌組成,彈丸放置在導軌間.當兩軌接入電源時,強大的電流從一導軌流入,經彈丸從另一導軌流回時,在兩導軌平面間產生強磁場,磁場與電流相互作用,產生強大的安培力推動彈丸以超高速射出,理論上可達亞光速,且後坐力要小於傳統火炮。其最初由法國人維勒魯伯於1920年發明。圖為電磁軌道炮發射原理示意圖。

軌道越長,軌道炮產生的能量就越大,炮彈飛行的速度就越快。據美媒報導,炮身近800米的Have Sting可以將啤酒罐大小的炮彈加速至每小時5.6萬千米射向地表,威力相對於人造流星撞擊地球,其發射所需的電能由通用電氣公司研發的兆瓦級核反應堆提供。圖為軍迷製作的Have Sting3D模型,需要注意的是該圖並非尺寸對比圖,只是設想將會由航天飛機搭載入軌組裝。

圖為科幻電影《變形金剛2》中出現的美海軍艦載電磁軌道炮。這種軌道炮的功率和威力與Have Sting相比,只能算“戰術級”武器。

儘管Have Sting最終未能付諸實施,但類似設定已多次在科幻電影和遊戲中使用。圖為著名第一人稱射擊遊戲《光環2》中出現的“開羅”軌道防衛站示意圖,可見軌道站的主體就是一門巨型電磁加速炮(MAC)。根據設定,該炮長802米,可將3000噸重的鎢合金彈頭以相當於光速的4%的初速發射出去,威力相當於51.6億噸當量TNT。與之相比,為戰艦提供停靠補給反而成為了軌道站的附屬功能。

其800米的炮身設定與現實美軍曾計劃研發的Have Sting十分相似,但彈丸威力要誇張許多。 圖為《光環2 重置版》中的開羅軌道站,儘管只是局部,通過與周圍護衛艦對比,可見超級MAC炮管的尺寸之大。

圖為《光環 傳奇》動畫中,超級MAC炮發射瞬間,其一發的威力可以擊穿多艘帶有能量護盾的外星戰艦。

實際上,著名空戰射擊遊戲《皇牌空戰5》中出現的SOLG戰略攻擊衛星的原型可能也取自Have Sting項目,但該炮的設計更誇張一些,除巨大的炮身外,還另外伸出4個類似支柱的構造體,內部實際是4個戰略核彈彈艙,可直接利用軌道炮將核彈射向地表。圖為遊戲中玩家使用戰機攔截再入大氣層的SOLG衛星,可見其尺寸之大。

上述幾種太空軌道炮其實是在可預見的未來能夠付諸實現的“超級武器”,相比之下,“死星”的設定就顯得過於玄幻了。根據《星球大戰》的官方設定,“死星”直徑120千米,其大部分內部空間被用於維持其大型超級激光炮和發電機所必需的系統,核心是一個超物質反應堆,內部進行超大規模的聚變反應,恒星燃料瓶排列在其邊緣為聚變反應助燃。圖為《星戰》中”死星“戰鬥空間站的剖面圖。

死星的超級激光炮直接從超物質反應室汲取動力。其多面放大水晶將八條單獨分支激光束的破壞力組合成一道強度堪比恒星核心的能量束,射擊一次就可摧毀一顆行星。現實中,能夠為死星提供動力的能源系統,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恐怕都很難問世。

圖為另一張”死星“空間站的結構圖,紅色部分為大型超級激光炮,可見其與核心是直接相連的。

在《星球大戰 原力覺醒》中登場的“弑星者基地”相當於“死星”的威力升級版,不僅僅能摧毀行星,還能引起恒星迅速變成紅巨星,進而摧毀整個行星系,其供能系統由所在恒星系的恒星獲取能量,將其存儲在基地行星核內的磁場中,然後把那種能量轉換成超高強度的光束通過超空間發射出去,只需一擊就能摧毀另一星系中的多顆星球。

圖為著名即使戰略遊戲《命令與征服3》中的GDI離子炮衛星,威力要遠強於電磁軌道炮,但實現難度要比電磁軌道炮大很多。

《Baldr Sky》系列中的”貢格尼爾“(奧丁神槍)對地光束掃射衛星。

科幻作品中的衛星軌道炮群。

(2015-12-23 09:02: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