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小黑”蹭哪吒熱度?別濫用飯圈撕扯那一套
2019年09月16日15:56

原標題:“羅小黑”蹭哪吒熱度?別濫用飯圈撕扯那一套

年初以為今年是“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的人,現在恍然大悟:敢情今年是“中國動漫電影元年”?

獨霸暑期檔的《哪吒之魔童降世》還在院線繼續,九月又上映了國漫電影《羅小黑戰記》,目前票房也破了兩億元且口碑甚高。

《羅小黑戰記》劇照。

看過《羅小黑戰記》劇集的都知道這是著名的“有生之年”:泡麵番的時長,賣得一手好萌,八年才更新了28集。看完28集進影院,簡直顛覆:沒有小白、沒有阿根、沒有比丟、沒有皇受的羅小黑前傳,構築出了充滿想像與情感的人妖世界。並且,這個世界里還有來救(搞)人(笑)的哪吒!

脫下肚兜穿上“NAZA”潮服的哪吒,自嘲“去掉小揪揪沒辨識度”的哪吒,戲份不多但搶眼,傲嬌地帶來密集笑點。

魔童哪吒(左)和羅小黑裡的哪吒NAZA(右)。

可是,在羅小黑裡現身的哪吒,也隨之迎來了“蹭熱度”的非議,被認為是蹭《哪吒之魔童降世》里哪吒的熱度。

什麼叫“蹭熱度”?這是網絡運營推廣愛用的招兒,短平快操作立竿見影。可一部精心製作的動漫電影是慢工出細活,也沒法臨時加塞一個不相幹的人物。《羅小黑戰記》的主創木頭委屈地表示,劇本四年前就給對方看過,誰能想到小哪吒今夏會爆紅?他已經儘量避嫌,終極預告都剔除了哪吒鏡頭。況且,哪吒和大聖一樣,不獨屬於哪一家。

這樣的解釋有用嗎?對於瞭解國漫的人來說不成問題,可如今網絡能容得下“巧合”?《羅小黑戰記》電影尚未開映,已經有營銷號挑事,唯恐天下不亂:“《羅小黑戰記》定檔,《哪吒》最佳國漫稱號不保,國漫圈炸了”。更關鍵的是,國產動漫也有了飯圈,《哪吒之魔童降世》磕出了“藕丙CP”“餅渣CP”以及各家唯飯。飯圈思路下,“紙片人”(指出現在平面/螢屏/銀幕上的二次元角色)撕來撕去眼花繚亂。

偶像是二次元的角色,可掐架還是三次元的人。飯圈的日常逃不脫狹隘的“陰謀論”與“被害妄想”,“虐虐更固粉”,都可直接對照霍弗的《狂熱分子:群眾運動聖經》。

國產動漫剛獲得些傲人成就,難道就要陷入“撕X”的境地?這又不是流量間battle你死我亡的,就那麼見不得你好我好大家好?

國產動畫的同人圖中,經常能看到經典角色齊聚一堂,如圖羅小黑坐在《白蛇:緣起》的小白腿上,圖中還有大聖、敖丙和魔童哪吒等角色。

愛動漫的我,最初關注過好多網上走紅的國漫形象:刀刀、悠嘻猴、小破孩、胖兔子粥粥、阿狸、兔斯基、蘑菇點點、招財童子……相比之下,羅小黑還晚些年出道。這些年輕的卡通形象出自不同的公司或個人,早期通過表情包、flash動畫流傳,動漫人之間還有聯誼聚會。猶記汶川大地震發生後,國漫圈的創作團體與個人,紛紛第一時間製作宣傳畫,集體貢獻力量,那是國漫史上眾誌成城的一刻。

星星之火,團結起來一起壯大,那才是漫畫家們構築的和諧共存世界的現世理想吧。

□指間沙(專欄作家)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危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