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檯球傳奇:印度的電視轉播應該向中國學習
2019年09月16日16:07

  不少桌球球員都在抱怨當今職業巡迴賽賽事之多、賽程之密,但印度名將潘卡吉·阿德瓦尼很是喜歡,他將參加IBSF旗下的世界比利錦標賽、6紅球及團體桌球世錦賽,還要去墨爾本參加長局製的比利賽事以及IBSF桌球世錦賽。

  這些都是比較重要的賽事,但遺憾的是無一會在印度進行轉播,不過對於從1996年開始就混打比利和桌球的阿德瓦尼而言,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在近20年間贏下21個世界冠軍及無數榮譽後,34歲的印度人仍在期待更好的未來……

  你認為自己已經立起里程碑了嗎?

  “我很想這麼認為,在開啟職業生涯時從未想過能贏這麼多冠軍,但我記得第一次接受採訪時,他們問我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回答說:‘商人。’因為我當時沒想過以檯球為事業,過後我還開玩笑地說想成為世界冠軍。生活在不斷變化,而我走到今天這一步。我很幸運能有各方的支持,當年接受採訪時我連球檯都是勉強夠到,大家都喜歡逗我,但我做到了用實力說話。”

  檯球運動似乎從未吸引過太多的眼球或是大投資……

  “有 一個專門的運動聯盟就能改變玩法,現在有羽毛球、板球和卡巴迪聯賽,也有乒乓球、排球這樣被當作不入流的項目,但這樣的聯盟能幫助推廣這項運動,聯盟需要 拿出一個方案,比如像板球這種運動要是改進自身採用耗時更短的玩法就好了,要知道人們的注意力越來越少,我們需要有個把比賽打造得快速、乾脆又兼具娛樂 性、戲劇性的聯盟。”

  贏了這麼多榮譽後,你是否感到筋疲力盡或是覺得已經為國家做了足夠多的事?

  “顯然作為運動員我們會為自己考慮,所有參與個人項目的運動員都會這麼想:‘OK我如果贏了冠軍就有權獲得獎勵,或是理應得到這麼多的認可或獎勵。’但最近我一直想辦法回饋這項運動,我們在討論體育的平等,也需要瞭解奧項和非奧項目之間的差別,的確我們在非奧項目上的政策存在差異,這是該自我審查的。參加的若不是奧運項目,當局的支持和鼓勵就會少很多,但我和其他人一樣在努力工作,努力為國家贏得獎牌。”

  “這個項目不是奧項,這不是球員的錯。世界機構和聯合會可以去遊說,沒進奧運就是沒進,我們還有世錦賽,還有每年固定舉辦的賽事,我認為我們還是要平等地鼓勵所有運動項目,無論是否屬於奧運會和亞運會項目。”

  你如何看待檯球運動不屬於奧項?

  “這顯然是令人失望的,不過目前還未對我產生太大影響。作為運動員,你只需要在最高規格的舞台打出最好的表現,那個大舞台也可以是亞運會,邦聯運動會。每場比賽都有獨特的意義。的確,檯球被排除亞運會項目的確令人失望,但從1998年至2010年間都在,2014年南韓亞運會才取消,甚至連國際象棋都取消了。”

  “同樣,只要通過遊說,檯球本可以一樣進入2010年英聯邦運動會的。我們需要為檯球而戰,偏見難以避免,但它能給我們帶來獎牌,那為什麼不努力一下呢?”

  那比利和桌球有何有趣之處,值得被遊說呢?

  “這 在印度是個有挑戰性的任務,因為印度人喜歡看有身體接觸的,人們喜歡到現場一起歡呼製造聲音,而桌球考驗精準度,需要人保持安靜,但如果我們有強大的聯 盟,可以製造一種允許一點點噪音和歡呼而不影響比賽的氛圍,還能在電視轉播上著手,做出像中國和英國那樣好的電視轉播,那我們能有很高的經濟效益。”

  印度在檯球運動上能和其他國家學到些什麼?

  “一方面必定是要培養教練和後備人才,我們才有自己的比賽,有選拔賽、全國錦標賽還有一些國際賽事,但我們卻沒有一個像樣的組織結構來培養女子球員和青少年球員。還有球員本身,還需要製定訓練計劃和發展計劃來規劃他們。”

  “沒有合理的系統,就算一個球員能得到家裡的支持、也能自我激勵進入一個好的球會或是團體,但他們來到比賽賽場終究比不過像中國那樣系統訓練出來的球員。”

  21冠在手,你下一步目標是什麼?

  “在生活中學無止境,我很喜歡學習新事物,在生活中這樣,比賽中也是這樣,我想要更瞭解這項運動,我不相信完美,但我追求卓越,只有不斷努力才能接近所謂的完美。”

  你著眼於什麼記錄嗎?

  “沒有,我已經不在乎那些數字和統計數據了,沒錯,當你參加比賽時的確會被這些數字驚到,但這不是我參賽的原因,而是因為我熱愛它,我喜歡競爭,喜歡競爭的過程。最重要的是我每天睜眼起床能期待些什麼,我的工作給我帶來極大的滿足感。”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