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博士的腦洞|螃蟹和豬何不食之,深刻瞭解一下
2019年09月17日18:58

原標題:Z博士的腦洞|螃蟹和豬何不食之,深刻瞭解一下

這個時節,最“紅”的食品類代表“人物”,可能非螃蟹和豬莫屬。

螃蟹“紅”,是因為好不容易一年到頭的,終於到了它的時令季節,所謂“秋風起、蟹腳癢”,又到了吃大閘蟹的好時節。

而豬“紅”,則屬於並不算多見的情形,儘管進入秋冬季,豬肉消費應該從淡季進入旺季而價格略有提升,但當下的豬肉價格漲幅,確實多了一些。

月餅券、螃蟹券套利中的“客戶A”

中秋佳節剛剛過去。中秋是中國人的傳統節日,一般大家會一起賞月,同時吃月餅、食用螃蟹。和月餅售賣一樣,當前最為流行的螃蟹售賣方式是發售螃蟹券。每年大概從7月起,螃蟹券開始發售。

無論是月餅券還是螃蟹券,人們首先總是難以繞過一個新的老話題,就是“套利”。

幾年前,曾經有人把月餅券的流向做了一個推演,發現其中有非常大的“套利”漏洞。簡單來說,假設月餅廠商印了一張票麵價值200元的月餅券,以160元的價格賣給經銷商,經銷商以180元一張賣給客戶A,客戶A將月餅券餽贈給B,B以100元的價格轉賣給黃牛,月餅廠商最後又以110元一張的價格向黃牛回購。

這樣一來,即使沒有任何月餅生產,廠商也能賺取50元,經銷商賺取20元,B賺了100元,黃牛賺了10元。當然,其實所有“套利”的源頭是客戶A,其真正花費180元,做了人情。

這使大家不禁也擔心起“螃蟹券”來,會不會不斷興旺的螃蟹券銷售也是同樣情況呢?

其實,這種情況本身既值得擔憂又不值得擔憂。

值得擔憂的是,如果月餅券出現特別大量和普遍的不兌現而套利現象,說明消費需求並不高,而其中,所謂“客戶A”這個最終“出款人”的角色就值得琢磨。過去一段時間,擔當這個角色的很多都是公務、國有部門單位,其對市場需求感溫度不敏感,而且所花費的可能都是“三公經費”,因此產生浪費現象較為嚴重的“月餅券套利”情形。

不值得擔憂的就是,在“八項規定”和“嚴查三公經費”後,此種問題得到了較好的解決。如果是私人花費一兩百元送個節日禮物,餽贈對象也並非什麼尋租關係,則是市場真實需求。

尊重真實需求的監管市場

當然,令人憂慮的事情也還是有。

從市場看,月餅和螃蟹的消費均相當旺盛,而螃蟹在近些年更是突飛猛進。《2018大閘蟹中國市場消費報告》顯示,從2016年開始,大閘蟹銷售額呈現出翻倍增長的態勢,2018年的大閘蟹銷售額同比增長超過140%。

可是,背後是不是蘊藏著許多商業和消費“陷阱”呢?比如說,用這種食品券、購物卡的模式,意味著蟹還沒開捕,券已經在賣,企業拿了大筆預收款,加上以“佳節餽贈”為包裝,中間利潤可能會更高。進一步說,先付錢後提貨,真提貨時是否方便、會不會貨不對板缺斤少兩?不好說。或者售後有問題應該找誰、怎麼解決?不知道。甚至有些公司本身可能就是“皮包公司”,拿了預付款溜之大吉,怎麼辦?不清楚。

因此,也有人說,所謂螃蟹券,背後可以說是高暴利、高毛利及整個利益鏈組織的合成,應該取締才好。

有沒有道理呢?有一定的道理又沒有什麼道理。

有一定的道理在於,這個市場如此之大,卻缺乏有效率的監管,確實隱藏了許多混亂因素,對消費者不太友好,長此以往,會打擊市場的積極性。

說其沒有道理在於,問題是很多,但是一個個梳理,都有“歸處”。如果是涉及送禮給利益相關方,那該由紀檢監察部門管理;如果是涉及食品安全問題,應該由食品安全檢查部門管理;企業是不是有正當資質,是工商管理部門的管理範疇;會不會完全就是詐騙,有經偵部門等進行管理。總之,互聯網不應該是法外之地。很多問題不是在線上才有,或者即使取消所有券、卡,上述問題也都仍然存在。

我們不但看到近些年螃蟹需求大增,月餅市場也在經過調整後保持了較穩定的增長,可見,市場需求真實存在,這就是老百姓的生活。如果市場亂象也存在,應該要做的是更細緻的給市場問題找根源、找對策,而不是遏製需求一棒子打死。

環保里的“客戶A”

這和豬有什麼關係呢?

關係就在於,在面對一個市場和其中亂象的時候,怎麼能夠有效治理?

誠如對於豬養殖的環保限令,其實並沒有什麼方向上的問題。而且,無論是對豬養殖、或者工業汙染、服務業亂排放等的環保治理,都是不僅理所應該、甚至是早就應該的事。

而且,我們還要問,為什麼這些亂象進行了這麼多年,就一直屢禁不絕、愈演愈烈呢?

關於豬,可能已經講了太多。不妨另外舉一個例子,也是環保限產和去落後產能裡面的“大戶”——地條鋼。

“地條鋼”,指的是以廢舊鋼鐵為原材料,用工頻、中頻感應電爐冶煉的劣質、低質螺紋鋼、線材及不合格不鏽鋼產品。我們能夠看到,各地發生的橋樑垮塌、樓房倒塌等重大惡性事故,相當部分與建築用材的質量低劣有關。因此地條鋼屬於違法違規生產,2000年1月,國家經貿委出台了《關於清理整頓小鋼鐵廠的意見》,2002年起,地條鋼更是成為國家要求淘汰和嚴厲打擊的對象。

而從去年的報導看,地條鋼整治依然作為當下鋼鐵行業供給側改革工作推進過程中的重點工作在推進。

十八年!雷霆震怒、雷厲風行、雷同一律,就是不能完全擺脫地條鋼。

說起來,地條鋼企業往往採取了種種“隱蔽”工作,不容易被查到。但其實也必須說,地條鋼製作快、利潤高,其雖說相對正規鋼廠設備簡單、規模小,但總體而言,其設備和生產、運輸規模就不可能太小,不可能長期“神不知鬼不覺”的在一個城市里運營。也就是說,在多層“套利”中,必然有一個能夠幫其“兜底”的客戶A。而且,這個客戶A,一定有公共管理背景,才能支撐起整個非法套利流程。實際上,不論是出於稅收、就業等地方利益考慮,還是有個人利益在內,地方政府的“綠燈”就是地條鋼肆意妄為的重要因素。

“一刀切”的視角

所以,取締“地條鋼”也像整頓月餅市場一樣,各環節的套利人員都有違法違規之處,但要清理市場,最重要的是把在中間其最重要支撐作用的“客戶A”給管住,讓其不能濫用公共資源和權力。

對地方政府加大督查力度,沒有問題。

但是新問題由此出現了,誠如豬養殖產生了一些“一刀切”,工業上的“一刀切”也不在少數。有的地方不但潑洗澡水連孩子一起扔掉了,連帶洗澡盆、沐浴露、一切跟洗澡有關的東西統統都扔光光。我們看對山東的批評中,有些家用的老灶也被封條封上了,大概就屬此列。

這也就和前面說到的螃蟹券一樣,有人呼籲,既然這種券、卡有很多弊端,乾脆把它們全都禁絕了。

禁絕的受益者是誰?企業肯定是最大輸家;消費者貌似就不會受騙了,但他們的消費需求是真實的,遏製需求不能使他們受益;只有部分管理者,他們不需要再面對紛繁蕪雜的市場管理,而“一勞永逸”了。

這裡面,當然有“惰政”的問題、有科學管理不到位的問題等等。但我們今天聚焦另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們會發現,基層管理人員對於“激勵”機製的敏感性其實是相當強的。

當他處於“客戶A”的位置,他就會想方設法把這個“產業鏈”帶動支持起來,當他被置於“鏈外”,他就傾向於把整個“鏈條”“幹掉”,免掉“麻煩”。他的參與度和視角,決定了一線企業和市場的生態及成敗。

因此,除開個人尋租等不法問題,我們是不是應該好好看看當前的央地關係和政策執行系統中,當宏觀政策的方向、方針沒有錯,而基層一線幹部也覺得很委屈的時候,是不是應該從人性化的角度來看看系統化科學決策應該怎麼完成?

正確的激勵機製需要深刻的瞭解

如同月餅券或螃蟹券的經濟流動過程,我們可能需要地方政府的視角是參與性的,當其“置身事外”,則更可能在“疏離感”中選擇對自己最“正確”的“簡單粗暴”方式,即“全沒有”就是沒有錯;與此同時,我們又需要地方管理是抽離式的,否則他們就很難在利益和法規之間權衡出正確來,但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進行更細緻化的法治化管理,讓不同問題“歸化”不同部門處理,而且都公開公正。

而反觀現在一些地方,是不是存在對下一級的激勵機製的扭曲?比如過度讓管理部門人員“置身事外”,不與地方經濟“有關係”,同時由於對一些目標的短期追求,導致鼓勵用行政而非法治的方法達到目的。結果,不但引發過度執行帶來的執行困難,也發生了削弱經濟的“負反應”,同時,由於行政之手越過法治之手,而地方與地方經濟的關係就像是月餅和螃蟹的需求一樣真實存在而難以根除,還可能出現,一旦極其嚴厲的督查過後,反而種種“不良生態鏈”迅速蓬勃的局面。地條鋼就是一例。

激勵機製是個很有趣的系統。其最有趣之處在於,你要設立一個有效、高效的激勵系統,首先要對激勵對象的需求有深刻的瞭解。甲之大閘蟹可能是乙之地條鋼。

從去年到今年,有很多關於基層幹部的報導和分析,他們既是各種“簡單粗暴”“一刀切”的“急先鋒”,又是“事多活累受埋怨多”的“受氣包”。是的,他們可能也確實存在管理思路、認識、素質等不到位的問題,但是,如果有些錯誤和問題是普遍存在的話,上一級管理者是不是也應該考慮一下,自身所設計、使用的考核、激勵機製是不是得當?

更重要的是,如果有些考核、激勵機製不是很得當,是不是應該考慮一下,有些上一級管理者的最重要問題,並不是出在寫不出好的考核材料、設計不出漂亮的激勵方案,而是在於對於基層生態的不瞭解,對於幹部、企業、民眾、市場可能都缺乏足夠的、深刻的瞭解。

後記

秋天來了,螃蟹券很快就要變成螃蟹了。但螃蟹不能解豬之困。過去我們說,不能“何不食肉糜”,現在我們也不能“何不食河蟹”。

一個政策從決策到執行,要經過很多層級,對這個系統尤其是終端的需求有最深的瞭解,是最重要的、也是最必要的。

(作者萬喆為經濟學家,澎湃新聞特約評論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