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中國男籃改革二十年的球員往事
2019年09月17日09:09

  西班牙奪冠或許是因為意識到入圍奧運會希望渺茫,一週多之前中國隊排位賽的最後一場,現場氣氛顯得格外悲壯。 老隊長易建聯打光了最後一顆子彈,在尼日利亞的肌肉群裡拚下27分。比賽過程中,解說了十幾年籃球的資深媒體人楊毅顯得十分激動:“阿聯太拚了,他不想點燃了三十幾年的奧運火炬熄滅在自己手上。”只可惜,此役周琦早早犯滿離場、郭艾倫5投0中,年輕球員們的低迷還是澆滅了那微弱的火光。而頗為諷刺的是,早年間很多人覺得易建聯擔不起國家隊的重擔,在網絡上編段子諷刺他,沒想到如今易建聯卻成了中國男籃最後的遮羞布。

  易建聯在尼日利亞的肌肉群裡拚下27分

  比賽的最後關頭,易建聯被替換下場,他用毛巾摀住了臉。在後備席後督戰的男籃主席姚明走上前去,安慰了一下這位昔日的戰友、曾經的小弟。幾年前,他和王治郅將中國男籃的未來交付到了易建聯的手上,可如今誰又能從易建聯手裡接過這面旗幟?姚明或許也沒有答案。 而接班人並不是姚主席此刻所需要擔心的唯一問題。此次世界盃是他所引領的中國籃球改革實施後,中國男籃所面對的第一輪世界大賽,結果天時地利都占優的情況下,卻幾乎已經喪失了奧運會資格。如此慘痛的一次失利,難免會使一些人對改革心生疑慮。比賽結束後,便有記者追問姚明“誰應擔責”,姚明神情嚴肅,直接回應了一個“我”字。

  姚明一字回應“誰應擔責”有人質疑姚明的改革,因為改革之後的這次失利,也因為改革把李楠推上了國家隊主帥的位置。雖然這位前國手在球員時期是一位天才選手,但單單就這次大賽的表現來說,他並不是一個合格的主帥。不僅在比賽當中沒能合理地排兵佈陣,甚至在比賽結束後面對媒體的提問,李楠更多時候也是在打官腔,以至於引來了不少球迷的不滿。 有人懷念起多次力挽狂瀾的老大哥王治郅,猜想若是由他在場串聯進攻、防守,中國男籃是不是會是另一番面貌?也有人認為,如果要培養本土國家隊主帥,王治郅才是最合適的人選。不過那天晚上,人們懷念的大郅並沒有露面,退役後除了在八一隊比賽日出現外,這位現任八一主帥顯得格外低調。 懷念王治郅的人,本質上也是在懷念當年那支中國男籃。誰能想到整整11年前,就在西班牙捧杯、周琦出現致命失誤的五棵鬆籃場館里,中國男籃還和本屆冠軍西班牙打得難分伯仲,並靠著全隊的出色發揮殺入了奧運會的八強。那一年,姚明、李楠、易建聯等男籃成員春風得意,可整整11年過去之後,還是這群人,卻在同一個場地裡,成為了中國籃球的失意人。

  但這一切都並不只是巧合。在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看來,當年中國男籃在奧運會賽程上的屢創佳績、在亞洲籃壇的不可一世,正是體製下籃球全力為國服務所結下的果。可與此同時,體製籃球也扼殺了諸多變革的可能、埋下了不少隱患。這些中國男籃的功勳們是當年體製籃球的受益者,因此當亞洲各國不斷崛起、世界籃球的交互越發頻繁時,他們也理所應當地最先感受到浪潮下的陣痛。 好在疼痛之下,延緩了二十年的改革終究開始邁步了。

  李楠:舉國體製下,“黃金一代”的榮光 “這是問我問題嗎?再,再,再說一遍,我沒聽剛才。”輸給尼日利亞後的賽後採訪上,中國男籃主教練李楠明顯心不在焉,不僅沒聽清楚記者的提問,在回答時也有些語無倫次。一週多里持續不斷的高壓,顯然讓這位備受爭議的男籃主帥顯得有些心力憔悴。

  被提問時李楠一臉迷茫 “不知所措”,似乎是李楠此次世界盃執教過程的“主旋律”。通過比賽時放出的暫停畫面可以看出,好多次危急時刻李楠都顯得十分暴躁或者茫然,在和波蘭隊的關鍵比賽里,他甚至問出過“都誰在場上”、“王哲林誰防你”等問題。為此輿論也普遍認為,戰術單一、輪換死板、應變不及時的李楠,是今年中國隊失敗的“罪魁禍首”之一。 在輸給委內瑞拉和尼日利亞的比賽後,比賽現場都紛紛響起了鋪天蓋地的“李楠下課”聲。但關於這次失利,或許就連李楠本人也想不明白的是,他手下這批在CBA里叱吒風雲的球員,為何在國際賽場上連邊線球戰術都執行不好?明明之前他所率領的半支國家隊都能夠在亞洲殺出重圍、問鼎亞運會,可到了世界盃的賽場上,怎麼連空位的球都投不進了? 比賽現場響起“李楠下課”聲昔日的李楠也是叱吒球場的人物,和今日在教練席上的憔悴,判若兩人。 老球迷或許還記得,李楠當年人送外號“小李飛刀”,是中國籃球史上最好的射手之一。在CBA的第一個賽季,他的賽季三分命中率達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59%,而他在職業生涯中累計投入過1095記三分,是CBA歷史上首位投進1000記三分的人。此外,他還曾出任過中國男籃的隊長,並且自1996年起連續參加了4屆奧運會——沒曾想,奧運的紀錄可能斷在他手裡了。 李楠能夠達成這一系列成就,除了他本人擁有較好的天賦、訓練刻苦努力之外,“大環境”也起到了不少助力。從上世紀50年代起,中國男籃就一直在效仿蘇聯的人才培養模式,即“青少年業餘體校-青年隊-省(市)隊-國家隊”的人才輸送鏈條。如果能夠有幸進入到體製內當中,不僅生活有了保障,最主要的是也能得到更多訓練資源的助力。 李楠的職業生涯,就完美貫徹了這條鏈路:1986年,16歲的李楠進入大連市體校;1988年被北京軍區青年隊看中,正式走入體製內;1991年進入國青隊,不久後成功被調入八一男籃並進入國家隊。可以正是“體製籃球”下培養出的優秀籃球運動員的代表。 對於中國這樣的人口、資源大國來說,舉國體育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即能夠集中力量去栽培最好的球員苗子。1994年後的十多年間,是中國男籃最輝煌的時間,屢次打進奧運會、世錦賽八強,稱霸亞洲更是易如反掌。1996年,中國男籃首次闖入奧運八強,正因如此,這支隊伍里包括胡衛東、王治郅、李楠在內的一批球員也被成為“中國的96黃金一代”,而其中不少球員的經曆都和李楠相仿。

  1996年的中國男籃

  除了在國家隊的比賽里大殺四方,這些球員在職業聯賽里也都是統治者。1995年,也就是李楠加入八一男籃後的第二年,CBA聯賽成立,中國籃球職業化的時代正式到來。初期的CBA聯賽有12支球隊參加(隨後幾個賽季有增補),包括八一、空軍、南京軍區、瀋陽軍區等六支軍警隊伍,並一改此前甲A聯賽使用的賽會製賽制,引入了主作客循環製、季後賽等。 當時的軍區籃球隊,基本上都是集全軍區之力去蒐集最優秀的球員,其中球員培養能力突出的八一隊自然在這種模式下更具優勢。除了李楠,彼時隊里還有劉玉棟、張勁鬆等中國籃球的傳奇人物,以及同為新人的天才少年王治郅。正因為實力上的巨大優勢,首個賽季八一男籃以26戰全勝、場均淨勝對手27.3分的成績,毫無懸念地拿到了CBA歷史上的第一座總冠軍,開啟了日後的6連冠。這個賽季里,作為球隊新人的王治郅和李楠出戰了全部26場比賽,前者場均能夠斬獲14.9分、6.9個籃板,後者場均拿下14.5分、三分球命中率達到驚人的59%。

  王治郅和李楠這樣一種實力上的懸殊,雖然證明了體製籃球的優勢,但也暴露出了中國籃球在整體人才儲備等問題上職業化程度不足的問題。而“不夠職業化”,也給CBA的運作帶來了頗大壓力:雖然CBA的運營資金更多是來自各隊的投資人,但是當年卻由籃協(以及之後成立的籃管中心)把握著絕對的話語權,就連球鞋讚助合同都由其一手包辦。產權問題的不夠明晰、“管辦合一”的過於死板,給各球隊本身的運營帶來了不小的壓力和限製。 投資人們不滿的情緒,在CBA成立三年後終於爆發了。1998年11月,籃協召開了CBA聯賽會議,商討球會職業化改革的思路。會議上,時任籃管中心主任信蘭成在做了名為《我國籃球球會的現狀分析及發展思路探討》的報告,提出改革“要在中國籃協領導下”的進行,這話背後的含義不言自明。 這番表述的出現,卻讓參會的幾傢俱樂部的老闆犯起了嘀咕。私下裡,包括上海東方、遼寧獵人、山東永安、廣東宏遠、江蘇南鋼、雙星濟軍和吉林東北虎在內,七傢俱樂部的領導層一直認為,應該建立“球會主導的職業籃球球會聯盟”,像NBA一樣自主管理和運營,共同把CBA的這塊蛋糕做大。 會議結束後不久,七傢俱樂部的老總在上海聯手建立了“職業籃球球會聯盟籌建委員會”(以下簡稱“委員會”),提出了“共存共榮、共同發展、共享成果”的口號,向集“領導權、經營權、管理權”三權於一身的籃管中心以及其背後的中國籃協,發起了公開挑戰。而由於籃協事前並不知曉,也沒有參與委員會的創辦,所以此舉也在當時被扣上了“另立中央”的帽子。 次年2月,委員會召開第二次會議前,籃管中心向各地體委發送過一份傳真文件,稱“不同意召開本次會議”,並要求各地體委做好相關球會的工作。受此影響,最後只有五傢俱樂部派人出席了第二次會議,並且原本預定好的酒店會議室也被挪用,五傢俱樂部的高層只得在酒店天台上召開會議。會議後,五傢俱樂部的老闆很“識趣”地宣佈委員會解散,改革前後只存在了2個多月的時間,並沒有推動實質性的改變。 委員會解散的這個賽季,李楠受到傷病等影響,缺席了一些CBA的比賽,場均只得到11.3分,是其個人職業生涯最低值。但外線明星球員狀態的低迷,絲毫沒有影響八一隊的統治力。當年的總決賽中,八一隊以3-0的大比分橫掃遼寧隊,實現4連冠。 八一隊的強大,彷彿也在向人們訴說著體製的不可撼動。

  王治郅:市場化衝擊中,失意的“挑戰者” 從1994年加盟到2009年退役,李楠在八一隊的十多年里可謂一帆風順,拿了8座CBA冠軍和無數國家隊榮譽。在體製籃球時代,李楠的職業生涯堪稱一個“模板”,是很多人都渴望的——如果不是一次從天而降的機會,這本也應該是他的隊友王治郅的職業生涯。但正是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王治郅成了中國籃球體製最早的球員挑戰者之一,並進而引發了一系列連鎖反應。 由於在國際賽場上有著出色的表現,王治郅在90年代末期陸續收到了多所美國大學的邀約,希望他能夠加盟。到了1999年的選秀大會上,達拉斯小牛隊(現獨行俠隊)更是用第二輪第七順位的選秀權選中了王治郅,給了他登陸NBA的機會,然而出八一隊一開始並沒有放行。

  達拉斯小牛隊在第二輪第七順位選中王治郅擔心競爭力下滑,或許正是其中重要的考量。1998年,CBA的創始球隊之一空軍隊,因為部隊的調整而宣佈解散。隨後部隊開始裁軍,其他軍區體工隊也都陸續被裁掉或轉型,瀋陽軍區隊改換門面成了浙江廣廈隊、濟南軍區隊則轉為青島隊。八一隊成為了當時軍警隊的獨苗,但因為相關改革和國內青訓體系的變化,八一隊在人才儲備和選拔、人員培養上的優勢也在慢慢被消解。 還是在1998-1999賽季,CBA放開了外援限製,採用了四節四外援人次的新規定,各隊都紛紛開始引入強力外援助陣。打從這時候起,外援便逐漸走到了CBA的“中心地帶”,給整個中國籃球行業帶來了很深遠的影響。八一等軍區球隊由於性質特殊,沒法使用外援,這種規則帶來的差異則進一步削減了八一隊們的優勢。 在這股浪潮中,上海東方除了積極引入外援,不到40歲的少帥李秋平還大膽啟用了劉煒等青年選手作為主力,而在眾多新人當中,最為耀眼的莫過於連國家體委都十分重視的大個子姚明。1998-1999賽季,姚明征戰CBA的第二年,便已經能砍下20.9分、12.9個籃板的誇張數據,在CBA中名列前茅。而2001-2002賽季,也正是靠著姚明的神勇發揮,上海隊終於戰勝八一隊奪冠、終結了後者的6連冠。

  姚明助力上海隊奪冠上海能奪冠,除了姚明發揮出色外,也和王治郅離開CBA賽場有關。2001年,經過兩年多的各方協商, 24歲的王治郅終究還是加盟了小牛隊。但因為已經錯過了最佳成長期,而小牛隊另一名與王治郅定位重合的球員奴域斯基已經站穩了腳跟,因此王治郅加盟後並沒有得到太多機會。為此,王治郅2002年時還與新華社記者徐濟成感慨:“兩年前我要是能去NBA,也許我就是今天的奴域斯基。” 而更令人唏噓的是,王治郅沒能在小牛隊站穩腳跟,居然引發了一次大的“雪崩”。2002年4月,王治郅入選了新一屆國家隊,將為國出戰亞運會和世錦賽。可偏偏當年夏天,小牛隊沒有選擇於王治郅續約,希望能得到一份新NBA合同的王治郅,只得借由參加NBA的夏季聯賽來找機會。於是他便向中國籃協表達了不打亞運會、盡力趕上世錦賽的想法,結果遭到了拒絕。 王治郅的美方經紀人不瞭解中國國情,認為只要王治郅“消失一段時間”、在世錦賽前歸隊,就能夠順利解決此事。可沒曾想王治郅的“消失”卻惹怒了中國籃協,而美國媒體又添油加醋地將王治郅描述為對抗體製的“叛逃者”、“挑戰者”,以至於在中國男籃兵敗亞運會、世錦賽沒能出線後,王治郅自然是千夫所指,籃協也順勢發佈公告將王治郅開除出國家隊。

  王治郅與小牛隊隊友一系列風波後,王治郅在國內成了一個敏感人物,不僅央視不再轉播有他的NBA比賽,就連媒體也很少談及他的名字。甚至由於護照過期,王治郅一度滯留在美國而無法回國。直到2004年雅典奧運會時,民間關於希望王治郅歸隊的呼聲才越來越高。 王治郅最終能夠回歸國家隊,離不開一位真正意義上的體製“挑戰者”,李元偉。 2003年6月,李元偉接替信蘭成出任籃管中心主任。上任之後,他多次就王治郅歸隊一事在王治郅與國家隊間斡旋,並最終於2006年將大郅帶了回來。在總結這件事時,他批評了王治郅過於看重個人私利,但同時也罕見地點出了有關部門的錯誤:“沒有能夠採用靈活、有效的方式去解決問題,致使問題一再被擴大化。” 這次罕見的“認錯”,只是李元偉特立獨行的一個縮影。李元偉是北京體育學院球類系籃球專業的碩士,專業背景的優勢自然使他比學田徑的信蘭成,更懂得職業化對籃球發展的重要性。於是剛一上任,李元偉就扔下一句“中國籃球必須打破封閉保守的狀態”,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改革。

  李元偉上任後不久,李元偉就主持發佈了《中國職業籃球改革發展十年規劃》,這一規劃又被稱作是“北極星計劃”。按照計劃,CBA的改革將從2004年開始,分3個階段延續十年之久。計劃一開始,先是要對CBA球隊的產權問題進行明晰;而後要建立籃協和各球會參股的CBA公司,實現管辦分離、通過市場化的方式來運作聯賽;到2015年時要對包括聯賽賽制、比賽強度等多個方面進行革新,向NBA看齊。 李元偉剛上任後的那幾年里,中國籃球確實展現出了不一樣的風貌。CBA聯賽當中,廣東、江蘇等隊伍快速崛起,改變了八一家獨大的局面,同時易建聯、王仕鵬等新人也不斷湧現;中國男籃在陣容不完整的情況下出征雅典奧運會,靠著姚明、李楠等人的拚搏,硬是歷史上第二次殺入奧運會八強。雖然這些表象不一定直接與李元偉有關,但卻令人對改革更加有所期待。 然而,還沒等這顆剛剛升起的“北極星”照亮天空,它就早早隕落了。 2006年,李元偉接到上級通知,為了備戰2008年北京奧運會,聯賽要為集訓讓路。無奈之下,剛剛開始實行的CBA南北分區製度等革新方案被迫停止,2006-2008年兩個賽季的CBA比賽都大幅縮水,幾乎沒有打幾場比賽,整個改革也陷入停滯。

  北京奧運會的中國男籃北京奧運會上,中國男籃派出了最強陣容,並最終靠著易建聯的準絕殺進入了八強。但這也是充滿遺憾的一屆比賽,因為在和當年亞軍西班牙的比賽中,中國隊一度大比分領先,可因為最時刻一次錯誤的換人決定,王治郅被替換下場,導致西班牙隊趁勢追分並最終戰勝了中國隊。若干年後,王治郅曾表示這是他職業生涯里最遺憾的一場比賽,而自那之後,中國籃球和西班牙等豪強的差距再也沒有那麼小過。遺憾的不只有中國男籃,北京奧運會結束後不久,李元偉就因任期已滿而不得不退休,重新回到管理位上的信蘭成大手一揮,宣佈取消CBA辦公室、做集中管理、聯賽要為國家隊讓路。李元偉心心唸唸的CBA公司自然也無疾而終,而王治郅則是在NBA漂泊多年後又回到了八一隊,在2015年、李元偉改革計劃本應該完成的那一年里,選擇退役。 中國籃球職業化的第二次大改革,以王治郅和李元偉的失意而結束了。日後當有媒體再問起改革的過程時,李元偉只是表示:“我盡力了,我5年多作為一把手做了什麼工作你們都看得到……一點時間都沒有浪費,我就問心無愧。至於結果,那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讓歷史去評價吧。”

  姚明:過度比賽後,倒下的“中國長城” 拚盡全力拿下奧運八強,不僅讓李元偉改革夢碎,也加速了“中國長城”姚明的倒下。 和王治郅在NBA的坎坷不同,作為狀元加盟侯斯頓火箭隊的姚明在渡過了剛開始的適應期後便越打越順,不僅僅屢屢入選全明星、最佳陣容,更是成為了休斯頓籃球的新文化符號,被很多人稱之為“中國長城”。但要說到遺憾,除了季後賽戰績不佳外,最主要的還是姚明的傷病。因為身高過高、體重過大,職業生涯里姚明多次遭遇過大傷,缺席了不少比賽。 有諸多傷病史的姚明,本應該在每年的休賽期里好好調養,但因為有了王治郅的前車之鑒,使得2002年他被火箭隊選中後,籃協一度不願放行,直到姚明和籃協簽署了相關協議、保證一定會為國效力後,他才有了登陸NBA的機會。在當時拍攝的紀錄片《姚明年》中有提到,姚明出發前往美國前,有關部門專門開了一次歡送會,會上有領導強調稱,希望姚明“能在異地心繫祖國”,因為“祖國需要你”、“祖國在培養你”。

  紀錄片《姚明年》也因為有了這樣的承諾,姚明在NBA期間,只要國家隊在召喚,無論大小比賽他幾乎都沒有缺席,甚至連斯坦科維奇杯這樣無關痛癢的比賽,他也必定在場。北京奧運會之前,姚明被診斷出左腳骨裂,但為了加速和隊友的磨合,他還是冒著加重傷病的危機打了大量的熱身賽。而也曾有從業者表示,在當時的大環境下,全力為國出戰是姚明所能做出的唯一選擇。 在奧運會後的幾年里,姚明又多次遭遇大傷,最終不得不在當打之年離開球場。雖然姚明自己常說“不後悔帶傷打奧運”,而致使姚明退役的傷勢和奧運會也沒有必然聯繫,但在不少球迷的認知里,錯過了最佳休整期、打了過多的比賽,正是導致姚明早早因傷退役的重要原因。

  姚明受傷姚明的突然退役,讓中國男籃一下子沒了主心骨。雪上加霜的是,2008年奧運會後李楠等曾經的主力也先後退役或者淡出國家隊,中國男籃突然遭遇了斷層危機,各項賽事的成績著實難看:2009年的天津亞錦賽,中國隊在家門口慘敗伊朗;馬尼拉亞錦賽男籃敗給中華台北,無緣2014年世界盃;仁川亞運會上,接連敗給伊朗、日本;倫敦奧運會上,中國男籃更是未嚐一勝…… 國家隊成績下滑,重新上任的信蘭成,自然成了人們攻擊的對象。網友們常常會將他和足管中心的謝亞龍放在一起討論,編了一句“謝天謝地謝亞龍,信神信鬼信蘭成”,嘲諷二人管理效果不好。而在改革被推翻後,李元偉也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直言:“舊計劃否了你(信蘭成)倒是拿出個新的思想來啊,搞了好多調研又出不來。信蘭成幹了14年,就他這個情況能幹14年,我還能說什麼。”

  網友對“謝、信”二人的嘲諷實際上,姚明的倒下並沒有改變信蘭成對於聯賽和國家隊間關係的態度,他在任期間,中國籃球改革的重點始終不在聯賽,而在國家隊。為了能給國家隊培養後備力量,信蘭成再次上任後加快了國家隊的梯隊建設,U16、U18等青少年國家籃球隊得到了發展。國家隊里頗受關注的周琦,就是在2011年的U16國際男籃邀請賽上大放異彩,而為更多人所熟知的。 這種梯隊模式看似能夠補強國家隊的實力,但還是在延用舊的人才培養思路,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球會的人才培養。曾經的舉國製籃球人才培養模式,的確培養出了一大批優秀的國手,可投入和收益之間並不成正比。而隨著全球籃球職業化程度的加深、各國籃球水平的提高,封閉式集訓已經不足以再應對國際籃球的潮流,唯有更多高水平的比賽,才能讓年輕球員得到成長,同時也能豐富中國的籃球人才儲備。 對此,李元偉就始終認為,國家隊的集訓製度本質上並不利於球會的發展:“現在的國家隊集訓製度是極其失敗的……(各級梯隊)把球會全抽空了,打完聯賽後把好苗子都抽光了,那球會剩下的人還怎麼練?”他認為想要培養年輕球員,應該拉長聯賽比賽週期,讓球員們在實戰中得到磨礪。 世界盃中國男籃失利後,資深記者孫保生同樣表示,現如今中國籃球的“問題表現在隊員身上,(但)根源在籃管中心”:“雖然在2009年之前中國男籃兩(三)次獲奧運會第八名、中國女籃名列第四,但這些隊員基本上是所謂的舊體製培養出來的。”一個值得注意的事實就是,如今八一隊的得分王付豪場均得分也只有14.9分,還不及王治郅、李楠第一個賽季的表現,中國籃球新人的培養已經成為了一個難題。

  08年奧運會進入四強的中國女籃球會人才培養跟不上、資源都傾斜給國家隊,於是一些急功近利的球隊就在外援上傾注更了多心血。2007年前後,唐正東等國內球員還可以在CBA得分、籃板數據榜上佔據前列,外援在很多球隊里更多是補充。但2009年後外援扮演的角色卻越發重要,常常得分榜前15的球員全是外援。很多比賽一到了關鍵時刻,各支球隊的球權都握在外援手中,國內球員並得不到太多機會。 姚明是率先意識到這種潛在危機的從業者之一。2009年,姚明成為了他在CBA的母隊上海隊的出資人,獲得了球隊的管理權,隨即便開始按照他在NBA學到的經驗對這支老牌球隊進行改造,包括對球隊陣容進行換血、改革管理運營製度等。而在國內新人球員的培養上,姚明也頗具耐心。

  2013-2014賽季時,由於上海隊上一賽季表現不夠理想,因此按照規定可以多引入一名亞洲外援,不過上海隊卻拒絕了這一利好。上海隊副總經理表示,這是包括姚明在內的諸多高層商議後的結果:“選擇亞洲外援,必然會縮短這個位置上國內球員,尤其是年輕球員的上場時間。這也是與我們始終堅持的鍛鍊年輕球員,長遠發展的目標相矛盾。一支球隊需要穩定的前進,必然需要後備力量的補充。” 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姚明這般魄力,所以上海隊的很多改革對聯賽和整個中國籃球的影響其實相對有限。加之很多改革不是一蹴而就的,前期投入也不是一筆小數目,姚明入主上海隊的前幾個賽季里,上海隊每年虧損多達上千萬,對於沒有其他產業的姚明來說這是一個不小的壓力。而想要扭轉這些局面,從聯賽體製到CBA球隊們心心唸唸多年的“管辦分離”都必須改革,否則很多努力都只是杯水車薪。 姚明可以在賽場上拯救中國籃球,但在賽場下,一切便變得沒那麼容易。

  易建聯:人才斷層下,最後的“遮羞布” 改變還沒發生,中國男籃的危機就加劇了。 2016年7月,王治郅舉辦了退役儀式,當年那批體製下所培養起來的中國籃球“黃金一代”們,就此正式退出歷史的舞台。退役儀式當天,信蘭成、姚明、李楠等人也來到了活動現場,當主持人介紹到姚明、李楠時,現場滿是歡呼聲,可當信蘭成出場的時候,場內卻顯得格外冷寂。 當天活動儀式的高潮,是姚明在儀式上發言時,他對王治郅說:“終於走到了這一天,我相信今天退役的,僅僅是作為運動員的身份。而作為籃球人的理想,一定會把這個理想,作為火炬一樣傳下去……”話到此時,王治郅打斷姚明:“那要把阿聯叫上來!”

  很顯然,在王治郅心中,能夠從他和姚明手中接過中國男籃火炬的人,正是這位和他們一起打拚多年的小弟易建聯。當易建聯走到台上時,王治郅十分莊重地對他表示:“做哥哥的已經盡了最大努力了,現在就看兄弟你的了。”話落,現場爆發出了熱烈的歡呼聲。 而如果時間倒回到五六年前,當人們說起易建聯將要成為中國隊的領袖時,全然不是這般狀態。身為繼王治郅、姚明後第三位進入NBA的中國球員,並且是首輪第六順位的樂透秀,很多球探都認為易建聯擁有比姚明更出色的身體天賦,完全有機會成為姚明之後另一位中國籍的NBA球星。

  選秀時國內媒體覺得易建聯可以和杜蘭特叫板 況且正是因為有了王治郅和姚明兩位老大哥的經曆,因此易建聯的NBA之路其實要順暢許多,享受到了很多前者們不曾擁有的待遇。在易建聯加入NBA時,各方基本上都是一路綠燈,沒有多加限製。而他在NBA找尋新下家、參與各種訓練或者恢復期內,國家隊對於易建聯參加相關集訓、比賽也沒有太過於嚴苛的要求,給了他充足的成長空間。 可結果易建聯非但沒能在NBA打出一片天,在他成為國家隊領袖後的幾年里,有幾場關鍵比賽的發揮都很不理想,沒能帶領中國男籃延續輝煌。“嚼綠箭放輕鬆,正選上場十分鍾;喝蒙牛吃安利,九投一中太空易。”那些年間,網友編撰了各種順口溜、段子來嘲諷易建聯,滿是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但是時過境遷,隨著越來越多老將們的退役,人們才猛然察覺到,即便是“沒那麼出彩”的易建聯,在當今的中國籃壇里也已經是鳳毛麟角,很多年輕球員表現出的狀態直叫球迷們擔心:中國男籃的未來還有希望嗎?很快,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上,中國男籃的表現就給了人們當頭一棒——又一次以全敗戰績排名墊底,而很多新人的表現更是讓人擔憂,周琦還因為拚搶不積極被冠上了“週一板”的稱呼。 本以為里約的失利只是年輕的代價,但三年過去了,中國男籃並沒有表現出更多的成長。周琦的致命失誤後,就有不少網友扒出周琦過往的比賽視頻,稱周琦發球時隨意已經不是頭一次出現了,至於他當年在訓練時期還吃垃圾食品等,更是為人所詬病。而就在世界盃的比賽後,央視新聞也發表評論稱,“周琦,郭艾倫、王哲林不具備與世界強隊掰手腕的實力”。在聯賽中,球員身上的問題同樣嚴重。退役後,王治郅成為了八一隊的主帥,可如今的八一隊早就不是王者之師,反而常年墊底。談及原因時,王治郅頗為憤慨:“訓練時經常有球員在下面打一個叫《王者榮耀》的遊戲,邊打還喊著站好隊形,我就想如果你們在籃球場上能夠這麼用心,我們還會被打的這麼慘?” 悲情、惋惜、憤怒、擔憂,各種情緒的背後所有人都在糾結,易建聯之後誰還能拯救中國籃球?這個問題的答案,繞了一圈後,可能又回到了姚明身上——雖然自打2016年後,中國男籃就開始在最低穀徘徊,但這並不等於中國籃球這幾年里就在原地踏步。 2016年,CBA牽掛了20年的管辦分離方案終於由籃協下發:先是成立聯賽公司,來負責聯賽推廣,待到公司成熟後,再接下聯賽的管理、運營權;當年11月,CBA公司正式成立,姚明被選為CBA公司副董事長;2017年2月,在中國籃球協會第九屆全國代表大會上,姚明當選籃協主席;當年7月,經中國籃協提名,公司董事會表決通過任命姚明為CBA公司董事長。

  姚明當選籃協主席在姚明出任籃協主席後,央視評論員於嘉在紀錄片《築夢者姚明》里談及,姚明作為中國歷史上最年輕的籃協主席,在承受了諸多壓力的同時,還不得不放棄中國人壽的天價代言合同。而當他和姚明聊到這些付出的時候,姚明只是回了一句:“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又一次,姚明擔負起了拯救中國男籃的重擔,只不過這次他的舞台不再是球場,而是變成更為複雜的官場。 按照姚明和CBA公司的規劃,CBA將在未來的5個賽季里針對產權問題、延長聯賽時間、增加比賽場次等進行改革。同時還將大力發展基層籃球、校園籃球,通過打破“體教分離”的壁壘來豐富人才儲備。而這次改革中,很多舉措和“北極星計劃”如出一轍,兜兜轉轉一大圈,中國籃球還是回到了當年李元偉改革的起點。 為了配合聯賽的改革,國家隊的改革製度也在同步進行。深知征招製度不合理性的姚明,上任後不久就改國家隊的征招製度為邀請製度,參加國家隊不再是硬性要求,並且縮短了集訓時間。此外,姚明還首創了雙國家隊製,由李楠、杜峰擔任紅藍兩隊的主教練,率隊征戰不同的比賽,在世界盃這樣的世界大賽前夕才合併。

  央視評論員於嘉談姚明改邀請製承受了巨大壓力但改革也並非時時刻刻都一帆風順,檯面之下常常暗流湧動。 早在聯賽改革開始前期,就有媒體人爆料稱姚明的改革方案曾遭到過多傢俱樂部的反對。究其原因,莫過於延長賽季、改革外援製度等,會觸及一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同時額外的改革成本也會帶來風險,這是一些保守派不願意看到的局面。 雖然聯賽的很多改革最終還是展開了,但在外援問題、工資帽問題、讚助商問題上,還有太多太多的問題需要被解決,而這些統統都將要面對各種阻力。最直接的一個問題就在於,目前國內很多明星球員“保持現狀”就可以拿到上千萬的工資,怎麼樣才能讓他們走出舒適區,將是關係改革上限的難點。 也正因如此,雖然中國男籃在世界盃上兵敗如山倒,可是資深籃球評論員蘇群卻認為這也是一次機會:“無緣奧運是天賜良機!如果今天中國贏了尼日利亞,中國籃球的改革還要延緩至少五年……如果說過去三年你的改革還遇到了這樣那樣的阻力,那老天爺給了你最好的機會,可以把這一切阻力都打碎。” 若是中國男籃真的缺席了東京奧運會,那距離下一次世界盃還有整整四年的時間,而按照CBA公司的既定計劃,那時候CBA的改革已經完成了。改革是不是真的能夠取得姚明理想的效果,甚至說能不能如期、如願完成,現在看來都還只是未知數。可是即便是未知、即便有難點,也不得不去嚐試,因為當中國籃球已經走到這一步後,除了改變再沒有其他的退路。世界盃的比賽結束後,有人問易建聯是否還會繼續為國效力、何時將會選擇退役,雖然易建聯沒有給出一個準確的答覆,但考慮到年齡、傷病等問題,易建聯離開賽程已經不再會是一件遙遠的事情。像當年劉玉棟等人將國家隊交給王治郅、姚明、李楠,幾人又將國家隊交給易建聯時一樣,中國男子籃球國家隊、中國男籃,又走到了一個歷史的岔路口。二十年前、十年前,這些體製下脫穎而出的黃金一代們只需要接過前輩們手中的火炬向前,但如今時代變了、改革來了,他們要做的不僅僅是傳承,更是站在一起、一併努力帶中國男籃走出低穀。在一週多以前,和南韓隊的世界盃排位賽結束後,中國男籃回到更衣室時,姚明與隊員們一一擊掌。此時年輕的中國男籃隊員方碩一直在抱怨裁判的爭議判罰和對手的小動作,而姚明並沒有說別的話,只是連說了三遍:“全靠自己,全靠自己,全靠自己。” 參考資料:《回顧中國籃球職業化23年 姚明把改革拉回正軌》 來源:《新京報》《對話|李元偉:男籃孱弱因領導失職,信蘭成居然能幹14年》 來源:暴風體育《中國男籃作風軟散懶 根源就在當年的籃管中心》作者:孫保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