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Q》:這部動物電影,可不只是賣萌和煽情
2019年09月19日16:17

原標題:《小Q》:這部動物電影,可不只是賣萌和煽情

《小Q》海報

9月20日公映的電影《小Q》從日本小說家秋原良平和石黑謙吾的小說《再見了,可魯》改編而來,應該說改編得比較成功,並沒有太多改編電影“消化不良”的毛病。電影導演羅永昌過去主要擔任剪輯師,是杜琪峰的老搭檔,參與製作了銀河映像的多部作品如《文雀》、《槍火》、《黑社會》、《黑社會2:以和為貴》等,很難想像也能拍出《小Q》這樣溫情脈脈的家庭題材和動物題材電影。這或許要歸功於影片的編劇陳淑賢:陳淑賢過去寫出過不少成功的家庭題材劇,其中最出名的便是劉德華、葉德嫻雙雙捧得香港金像獎影帝影后的《桃姐》。

《小Q》沒有什麼驚心動魄、感天動地、刻意煽情的情節,但靜水流深,娓娓道來導盲犬小Q與主人李寶庭(任達華飾演)相依相伴的一生,足以觸動觀眾內心情感深處,並讓觀眾感懷於這一人一狗對彼此的誠摯情感。

《小Q》劇照,電影原本7月就要上映

電影海報和宣傳物料上反複強調的宣傳語“愛與忠誠”,是從動物的視角出發。然而影片也同樣探討了殘障人士的自我救贖、自我振作議題。任達華飾演的糕點師李寶庭,並不是生來視障,而是人到中年後因疾病而逐漸喪失視力。影片在前半段劇情里,細緻入微地刻畫了李寶庭的心路曆程。從拒絕承認失明的事實,視旁人的好心相助為施捨同情和憐憫,排斥和粗暴對待導盲犬,到坦然接受身體生理上的既成改變,以寬容心態和自我及他人達成和解,更成為寵溺汪星人的“鏟屎官”。

《小Q》呈現給觀眾的不是網絡段子式的大型“真香”現場,而借助於細節進行了充分的鋪墊。觀眾能充分達成對李寶庭原有心態的理解,併發自內心地為其心態的轉變而高興。說到底,動物電影要打動人心,靠的從來不只是呈現動物行為本身。要麼將動物“擬人化”,要麼借動物與人的互動,以動物反襯人心,反思人心。

《小Q》劇照

《小Q》繼承的是香港影視作品里描述人情世相、絮絮叨叨但知暖知寒的傳統。這一傳統曾經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的電影如《父子情》(1981,方育平導演)里得以彰顯,隨著武俠電影、警匪電影、功夫電影、喜劇電影等類型片的賣埠,逐漸退縮到了TVB電視劇如《義不容情》(1989)等所佔據的小螢幕領域。溫情電影近年來小有複興,但能被觀眾記住,並引起廣泛討論的,大約只有2010年的《歲月神偷》,以及2012年的《桃姐》。巧的是,《小Q》的主演任達華,正好也是《歲月神偷》里羅先生的飾演者。任達華憑羅先生一角,贏得了從影生涯第一座香港金像獎影帝桂冠。《小Q》在表演難度上不可與《歲月神偷》同日而語,但任達華的表演同樣用心。

扮演盲人,絕不是普通觀眾想像中的翻白眼、無神瞪眼,又或者是從頭到尾閉眼那麼簡單。任達華已經64歲了,歲月增添了演員臉上的皺紋,也增添了演員的閱曆。大巧若拙,任達華演出了角色前期的焦躁感,也演出了角色後期的恬淡平和。散文里有小品文這一類文體,《小Q》是電影里的小品文。好的小品文和好的小品文電影正如好的茗茶,要細品才能嚐出韻味。任達華演出了這份韻味。

《小Q》劇照

電影講述導盲犬的一生。小Q最後垂垂老矣,在李寶庭的陪伴下安靜離世。換作擅長煽情的導演,勢必將這一段死別拍得悲天慟地。導演羅永昌則拍得極克製,僅以曲筆帶過。在無可避免的死亡面前,與其哀哀慼慼,不如灑脫告別。影片片尾以紀錄短片的形式,邀請若干導盲犬的主人出鏡,娓娓道來各自和導盲犬的相伴經曆。

在龐大的寵物市場里,貓狗一直是最主要的寵物類別。然而大眾對導盲犬這一特殊工作犬種,普遍知之甚少。就國內現狀來講,一隻可以勝任導盲工作的犬隻培訓費用不菲,約需10萬元之數。在有關組織和機構的支持下,所有導盲犬都是以無償的形式匹配給視障人士使用。但考慮到國內龐大的視障人士群體,能得到導盲犬幫助的人士,始終還是極少一部分。影片在吸引觀眾為片中人狗情緣一掬熱淚的同時,如能喚起大眾對盲人群體以及導盲犬慈善事業的關注,也總算是善事一樁。

《小Q》劇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