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內 誰才有資格做下一個深圳?
2019年09月19日17:29

  原標題:廣東省內,誰才有資格做下一個深圳?

  來源:DT財經

  “南下打工”重新變得有意義了,這是我們在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發佈半年後開始意識到的趨勢。

  一些粉絲在後台留言,想要南下見證和參與大灣區的發展,希望能對廣東的非一線城市有更多瞭解。這背後,是更多人想在一線城市之外挖掘更多機會。早在5年前,就有網友在知乎提問“珠海這座城市怎麼樣”,問題描述為“北京待膩歪了,本人做手機的”。

  DT君將這類關心細化為一個問題:除了廣州和深圳,大灣區哪座城市最值得關注?

  在《2019中國青年理想城》報告中,大灣區還有四座城市青和力排名靠前,代表對年輕人有更強的吸引力,它們分別是東莞、佛山、中山和珠海,正好位於珠江口東西兩岸。

  於是,DT君將這四座城市納入評選範圍,從經濟實力、產業發展、區位交通、就業機會和城市軟實力等幾個方面對它們進行了拆解PK。

  一、經濟實力

  城市間最直接的較量就是經濟實力。

  如果只看傳統經濟實力指標GDP的高低,佛山這些年一直穩坐廣東省第三把交椅,東莞緊隨其後,中山和珠海基本維持在第6-10名。

  具體數字比排名更能展現這幾座城市的經濟體量差距。2018年,佛山GDP達到了9935.88億元,這個數字是東莞的1.2倍、中山的2.7倍、珠海的3.4倍。

  但我們也注意到,從2011年開始,佛山的經濟增速(GDP實際增長率)就逐漸落於下風。2018年,東莞和珠海的經濟增速分別達到9.19%和8.95%,而佛山僅為5.72%。

  倘若大家都繼續保持這個速度穩定增長,再過6年,東莞就會取代佛山第3城的位置。

  不過,“穩定”這個詞並不適用於廣東的城市們。

  在過去二十年中,這幾座城市的經濟增長速度排位就經曆了好幾輪起伏。

  2005年之前,東莞和中山經濟增速遠超佛山。但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中,過於依賴外貿出口的東莞受到衝擊開始減速,佛山靠著滿足內需的製造業順勢超車。接下來幾年東莞壯士斷腕,集中力量產業轉型,2013年其GDP增速重新超過佛山,2016年超過廣州,2018年更是超過深圳位列廣東省第一。

  對於想押注未來的年輕人,城市的想像空間可能比現在的GDP數字更重要。

  二、產業發展

  產業發展幾乎就是組成想像空間的基石,這幾座城市目前各有什麼特色呢?

  在國務院印發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里,佛山、東莞、珠海和中山都是大灣區重要節點城市,也都肩負了產業轉型升級的重任:

  “以珠海、佛山為龍頭建設珠江西岸先進裝備製造產業帶;以深圳、東莞為核心在珠江東岸打造具有全球影響力和競爭力的電子信息等世界級先進製造業產業集群。”

  簡單來說,它們未來都還是要重點發展製造業,只是製造的方向有所不同。我們仔細查看了產業統計數據和企業資料,試著歸納了下它們的特徵。

  佛山目前是從建造到裝修全鏈條“承包你的家”。碧桂園和美的這兩個中國500強企業分別代表了建房子和家電,另外還有大家熟悉的瓷磚、漆、照明、衛浴、傢俱等品牌,覆蓋了家的方方面面。

  東莞也有紙業、服裝等傳統製造,但主打特色是手機生產的一條龍服務,電子信息製造產業相當紮實,除了是OPPO和vivo的發源地,在2018年搬來了華為終端公司,還具備龐大的集成電路、電子元件器件生產力。

  2015年,東莞市手機產量為2.36億台,占全國(18.19億台)的13%;2018年,這個比例上升至20%。

  珠海和中山的產業就比較豐富了。除了我們熟悉的掌握核心科技的格力,珠海還有做地產的華髮、新能源的銀隆、保健行業的湯臣倍健、生物科技的溢多利等。中山也在新能源、電器、照明、電子、食品、百貨等方面擁有一些大企業。

  至於未來轉型的發展潛力,我們還對比了各個城市龍頭企業和創業公司的數量。

  光從代表企業數量看,珠海從龍頭到創業能級都處於領先,也就是說這裏既有行業領先的帶頭人,也有蓬勃的創新力量。

  東莞的頭部企業相較而言並沒有那麼強,這可能是曾經作為“世界工廠“的遺留問題,生產力旺盛但自主品牌還不夠多。但它同樣擁有比較多的創業公司,代表相關產業的活力。

  佛山有最多的新經濟上市公司,創業公司數量比珠海和東莞更少一些,創新氛圍一定程度上相對稀薄。

  三、交通與區位

  在城市發展未來的較量中,交通和區位被放在很重要的位置,這是人和物流動與聚集的基礎,也就是城市發展的保障。

  光從交通的樞紐度來看,這幾個城市都有些強勢點。

  珠海雖然在鐵路網絡中發揮一般,但擁有港口和航空的優勢。除了有港珠澳大橋這樣的大灣區“脊樑”和華南沿海主樞紐港珠海港,珠海金灣機場2018年吞吐量已經超過千萬。相比之下,佛山軍民兩用的機場吞吐量只是珠海的零頭,東莞和中山索性就沒有機場。

  東莞則在鐵路網絡中有最強的輻射力,通過鐵路連通了182座城市,遠超過佛山的96座、中山的53座和珠海的46座。在春節期間,東莞和佛山都有超過400趟車次經過,代表相當可觀的人口流動。

  更關鍵的還有地理位置,東莞處在廣州和深圳中間,佛山緊挨著廣州,不管是產業發展還是人才溢出,多少能與這兩座一線城市共享一些資源。

  (圖片來源:廣東省地理信息公共服務平台)

  “廣佛同城化”的建設讓“工作在廣州,生活在佛山”變得十分普遍。2010年開通的廣佛地鐵在地圖上蜿蜒出了一個“廠字”,從廣州的海珠區一直通到佛山順德區,每天有35萬人次乘坐這趟地鐵(截至2018年7月)。

  東莞一直以來也被看作是深圳“後花園”——雖然最近我們也看到不少宣傳表示它不甘於此。東莞承接的除了深圳調整溢出的製造業,還有因為高成本而溢出的人。2018年10月,深圳市國資委直屬企業人才安居集團,就跑到隔壁東莞拍下了一塊3.9萬平方米的商住地,用來修深圳人才安置房。

  綜合比較下來,很難斷言誰就是大灣區第二大的“資源咖”。但有趣的是,幾座城市都表示出了要成為更大樞紐的決心。

  比如說,東莞要顯著提升“在全國及區域的樞紐地位及輻射能力”,還規劃將濱海灣新區打造為“粵港澳大灣區重要的交通樞紐”,在這裡實現東莞地鐵2號線、深圳地鐵20號線、廣州地鐵22號線和深茂鐵路的彙集。

  珠江西岸的爭奪就更激烈了。佛山想建設“大灣區西部樞紐城市”,珠海也想建設“珠江口西岸交通樞紐城市”,前者爭取到了珠三角新幹線機場的落戶,後者也將迎來廣東地鐵18號線的直達。

  僅看定位宣言,東莞的野心顯然更大一些。

  四、就業機會

  在比較完這些關於城市發展的宏大角度後,我們把鏡頭拉回到個人生活層面,先看哪個城市能提供更合適的工作。

  在由大公司就業、應屆生畢業就業和前沿行業就業組成的就業友好度評價中,東莞是廣東省除廣深之外得分最高的城市,也就是說,能提供最豐富的就業機會。

  東莞的大公司(員工人數在1000人以上的公司)招聘青睞度崗位在幾個城市中最高,所有崗位中前沿行業的占比數字甚至排到了全國第十,其中電子技術/半導體/集成電路占比極高,這與我們前面對於東莞產業的分析相一致。

  還有其他來源的數據也佐證了東莞的就業豐富。脈脈發佈的《2019年高校畢業生就業趨勢報告》中,東莞在畢業生熱門去向城市中排到了第6位,僅次於北上深廣杭。

  佛山在就業上比東莞稍弱一些,其在貿易/進出口、互聯網/電子商務等行業的崗位占比更高。

  珠海和中山跟前面兩座城市則還有不小的差距,不管是大公司的招聘崗位還是為應屆生提供的就業機會,都少去很多。不過,這兩座城市醫藥/生物工程相關崗位的占比都明顯更高。珠海的6家新經濟上市公司中,就有一半是醫療健康行業,其中包括潤都製藥等知名製藥公司。

  我們還順手比較了下幾個城市的收入水平。從招聘薪資來看,珠海的平均水平是幾座城市中最高的,比東莞高出10%。

  不過,它的房價同樣高企,2018年的二手房成交均價達到23459元/㎡,比東莞高27%。於是在珠海橫琴某科技公司擔任管理崗的周女士寫下的“珠海工資低,房價高,交通堵”,成為脈脈“珠海是一座怎樣的城市?”問題下第二高讚的答案。

  五、城市軟實力

  當然,對於人們的生活來說,工作雖然重要但並不是全部。所以,我們有必要重點來比較一下各個城市的軟實力發展,這既包括城市生活服務相關的公共建設和商業設施,還包括由市民和各種活動共同營造的城市氛圍。

  這裏我們引用了“青和力發展指數”,通過對多源數據的復合計算來評價城市對年輕人的吸引力,其中就有對城市生活和氛圍的相關指標。

  很明顯,東莞仍舊是最為突出的。其居住便利度遠遠超過其他幾個城市,排名全國第9,在便民購物方面更是排在全國第1位,代表著能提供足夠便捷的生活。而自我成長氛圍、生活新鮮感和文化娛樂活力三個指標同樣領先, “學習並快樂著”的人生理念在東莞身上盡顯無餘。

  佛山也有特別的優勢項,在通過品牌與購物中心營造城市商業活力方面稍勝一籌,截至2019年5月,佛山已開業3萬㎡以上購物中心有80座。如果考慮到其人口與城市面積,這是個可觀的數字。我們計算了上述購物中心建築面積與城市建成區面積的比值,佛山排名全國第1,是最容易逛到購物中心的城市。

  我們還注意到,佛山和東莞在城市氛圍相關指標上走向挺相似,也就是說它們的氣質多少有些“雷同”,都在“上進”和“休閑”上同時表現出熱情。

  與東莞和佛山相比,珠海的亮點似乎主要剩下環境友好這一項,倒也符合許多人給它貼上的宜居和養老標籤。而中山就顯得不是很能打了,在各項軟實力指標的表現中都比較低調。

  六、結論

  比較完上述幾點,我們認為,目前東莞是除了廣深之外最值得關注的城市。

  一方面它在經濟發展層面保持著最快的增速,產業發展有創新潛力,也在持續發揮靠近一線的區位優勢;另一方面,它能提供足夠多的工作機會和並不高的生活成本,在“開放”、“創新”、“包容”的市場文化基礎上,還兼顧了各種軟實力的建設,令新來者有長久留下去的理由。

  另一個獲得更多注意的城市是珠海,它在硬實力的PK中表現很出色,早年的佈局遠見爭取了很好的交通樞紐資源,經濟與產業發展也有聲有色。但在包括生活成本、便利度、氛圍等城市軟實力上的弱項,讓它還不足以打動更多的年輕人。

  佛山可能是與珠海互補的另一面,它在商業和文化方面都充滿活力。對於年輕人來說,這座城市也能提供一個較為舒適、便利和上進的環境。只是,要爭奪更多的人才和釋放更大的城市發展潛力,可能還需要在實現製造業轉型升級的過程中有更明顯的創新,同時提供更具含金量的工作機會。

  當然,如果廣州有了更強大的爆發,佛山也會因此受益。

  中山可能更像是弱化版的佛山,在城市硬髮展與軟實力上都還有所積累,但在新一輪的灣區競爭中,它顯然需要提供更多的想像空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