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美國和沙特對伊朗陷入戰和兩難
2019年09月20日14:42

原標題:外媒:美國和沙特對伊朗陷入戰和兩難

參考消息網9月20日報導 外媒稱,沙特石油設施9月14日遭襲之後僅僅18個小時,特朗普政府就斷然將其歸罪於伊朗。儘管沙特方面怒不可遏,然而,特朗普近日表示,除了與伊朗進行戰爭,還存在許多其他選項。美國和沙特正在強調保持謹慎的必要性。

伊朗被指“幕後黑手”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9月18日報導,沙特說,它認為伊朗應對破壞沙特石油設施的襲擊負責,這是它首次直接表明德黑蘭牽涉其中,但並未明確指責伊朗發動了襲擊。

沙特國防部發言人圖爾基·馬勒基上校9月18日在利雅得對記者說,伊朗或其代理人從沙特以北某處利用無人機和巡航導彈發動了襲擊。他說,沙特是根據巡航導彈來襲方向以及導彈能飛行的最大距離來作出判斷的。他說,在兩處襲擊地點發現的武器殘骸也可以追溯至伊朗。他說,沙特仍在努力確定發射地點,沒有明確指出襲擊是伊朗發動的。他也沒有說明沙特將如何應對伊朗。

報導稱,展示這些武器殘骸的做法表明,沙特正試圖提出可信的證據,證明伊朗是襲擊的幕後黑手,同時也給外交留有空間。

另據德國新聞電視頻道網站9月18日報導,沙特和美國都認為,伊朗是沙特石油設施遭襲的幕後黑手。

美國總統特朗普9月18日宣佈,他要“進一步加強”對伊朗的製裁。特朗普在推特上說,他已告訴財政部長姆努欽落實這項工作。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9月18日在沙特港口城市吉達與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會談時就襲擊事件作出回應。他譴責襲擊是“戰爭行為”。他說:“這是伊朗的一次襲擊。”

又據美聯社9月19日報導,伊朗外長紮里夫9月19日警告說,對伊朗發動的任何襲擊都將導致“全面戰爭”。

紮里夫的這番言論似乎是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作出的回應。蓬佩奧在訪問沙特時曾說,對沙特石油設施的襲擊是“戰爭行為”。

當被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問及美國或沙特(若對伊朗)發動襲擊會帶來什麼後果時,紮里夫說,那將是一場“全面戰爭”。

又據德新社9月19日報導,伊朗外長紮里夫強烈譴責美國將對伊朗實施新製裁。他9月19日發推特稱:“(新製裁)是經濟恐怖主義,是非法且不人道的。”

此外,據“今日俄羅斯”電視台網站9月18日報導,俄羅斯軍事分析家穆拉霍夫斯基說,對沙特石油設施的攻擊可能使用了伊朗製造的導彈,這並不是什麼重大新聞。他說:“這並不能證明德黑蘭與襲擊有任何關係,以及襲擊源自伊朗領土。”

他說:“伊朗向也門的胡塞組織提供武器和軍事裝備並不是什麼秘密,而巡航導彈完全可能在這些武器當中。”這樣的導彈操作起來並“不困難”,胡塞組織並不需要伊朗專家的幫助。

英國前議員、英國國防學院高級研究員馬修·戈登-班克斯說,沙特報告所說的內容基本上就是“這些武器很可能是由伊朗提供的,而(英國和)其他國家以完全相同的方式向沙特提供了其在對也門的四年戰爭中所使用的武器”。

各方力避開戰選項

據路透社9月18日報導,美國總統特朗普9月18日說,除了與伊朗進行戰爭,還存在許多其他選項。他說:“有許多選項。有終極選項,還有很多烈度沒那麼大的選項。我們將拭目以待。我所說的終極選項意味著進入——戰爭。”總統選擇了一種謹慎的調門。

報導稱,有關伊朗應對襲擊負責的證據,可能會迫使利雅得和華盛頓作出報復。不過,兩國正在強調保持謹慎的必要性。

特朗普先前曾表示他不希望戰爭,並將與海灣和歐洲國家進行協調。

沙特駐英國大使哈立德·本·班達爾親王則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正在努力避免作出過分倉促的反應,因為我們最不需要的就是地區出現更多衝突”。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說,海灣地區的重大對抗將對地區乃至全球產生“毀滅性後果”。

法國表示,它希望在作出反應前先確定事實。

另據“今日俄羅斯”電視台網站9月18日報導,儘管沙特方面怒不可遏,但海灣地區的熱戰並非德黑蘭或利雅得所願。美國及其盟友也都知道,伊朗要比也門難對付得多。

前五角大樓官員邁克爾·馬盧夫說,伊朗已明確警告美國和沙特,任何軍事行動都將遭到猛烈回擊,美國在該地區的基地以及沙特和盟友阿聯酋的石油基礎設施都將成為打擊目標。

他說:“因此,如果爆發戰爭,沒有人會毫髮無損,這是現在人們最不希望看到的。因為你可以發動戰爭,但你如何結束戰爭呢?”

德黑蘭大學教授穆罕默德·馬蘭迪說:“沙特無法經受住與伊朗的戰爭,阿聯酋也一樣。”

馬蘭迪還指出,沙特已經在也門展示了它的全部軍事力量。沙特從2015年開始介入也門戰爭以圖征服胡塞組織,但沒有取得多大成功。

馬盧夫也提及,沙特軍隊及其盟友已經證明了他們“戰鬥力極差”。他說:“我認為他們不得不讓這件事就這麼過去算了,因為如果不這樣做,將會引發軍事回應。我認為美國置身事外是明智的。”

“今日俄羅斯”電視台網站9月18日另一篇報導稱,沙特希望盟國相信是德黑蘭發動了對其石油設施的攻擊。儘管如此,美國總統特朗普不大可能批準對伊朗發動戰爭。

報導稱,利雅得“傾向於指望美國為其代勞苦差事”,意即對伊朗進行報復性打擊。不過,沙特不大可能達到目的,因為特朗普知道,“對伊朗的打擊可能在整個海灣地區和國際上造成毀滅性後果”。

俄前空軍副總司令艾捷奇·比熱夫說,伊朗是一個“強大的、自給自足的國家,擁有遼闊的領土和有戰鬥力的軍隊”,而這意味著在2020年大選之前華盛頓不會採取貿然動作。比熱夫補充說,“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選民大多數不希望戰爭”。

美中東戰略露短板

據美聯社9月18日報導,美國總統特朗普當天說,應該給伊朗總統和外長髮簽證,以便他們出席下週的聯合國大會。

特朗普說:“如果由我來決定,我會讓他們來。如果他們願意來,我肯定不會不讓他們來。”

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通訊社早些時候報導說,總統魯哈尼和外交部長紮里夫因一直未獲美國簽證,可能無法赴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

另據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9月18日報導,白宮正在推動建立一個國際聯盟對伊朗施加壓力,以此作為對沙特石油設施遇襲的回應。這一做法與特朗普總統避免軍事幹預的立場一致,但也反映出特朗普可採用的報復手段有限。

沙特石油設施9月14日遭襲之後僅僅18個小時,特朗普政府就斷然將其歸罪於伊朗。一天后,特朗普宣佈,美國已經“子彈上膛”,準備作出反應。

但特朗普的堅定反應附帶一些限定詞——美國情報機構還需要核實,他不知道利雅得方面知道些什麼,也不知道沙特官員想如何應對。此後,美國著重與盟友和其他國家收集證據來證明伊朗是此次襲擊的幕後主使,並表示要加強對伊朗的製裁。

報導稱,根據對美國官員及其他知情人士的採訪,假如對伊朗進行打擊,那很可能會由沙特牽頭實施,不會由美國親自出面。

美國政府所能採取的行動也有限。特朗普有可能受製於不願開戰的國會。而對於蓬佩奧用來指責德黑蘭的情報,一些外國盟友持懷疑態度。

此外,據美國世界政治評論網站9月18日報導,對沙特的襲擊事件和華盛頓的反應具有啟發性,因為它們暴露了美國目前在中東和其他地區的根本缺陷。

報導表示,首先,華盛頓一直在誇大伊朗對美國利益和中東力量均衡構成的威脅。

其次,華盛頓越來越依賴經濟製裁作為美國外交的備用工具。由於美元在全球經濟中的霸權地位,當採取對伊朗那樣廣泛的製裁時,美國的製裁就變得無法與戰爭行為區分開來了。

第三,華盛頓對此次襲擊事件的反應表明,美國的安全保障在其盟友和夥伴當中造成了道德風險。特朗普在推特上的最初評論似乎是要把美國應當作出何種反應的決定推給沙特人。到目前為止,沙特人在追究襲擊事件的責任以及對襲擊做出反應方面一直比較謹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