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日報:為何這旋律一響起,就讓人淚目?
2019年09月20日08:02

原標題:【藝評】為何這旋律一響起,就讓人淚目?

  這些天,你有沒有慨歎自己眼眶變淺?這些天,你有沒有自嘲“年紀大了看啥都哭”?我承認我有,因為有那麼一首歌,不知音樂從何處響起,但聽到第一個音符,我會下意識地尋聲張望,同時情不自禁地跟著哼唱,哪怕忘了詞。這首歌就是《我和我的祖國》。

  《我和我的祖國》創作於1985年,當時是先有曲,後填的詞,30年來傳唱不衰,今年融合了快閃的輕鬆形式,令經典煥發青春的魅力。 從年初到當下,從清華大學教學樓到漢口火車站,從成都寬窄巷子到北京首都劇場,從上海中共一大會址到珠海港珠澳大橋邊檢站,各種快閃版本的《我和我的祖國》在全國各地接力響起。刷過一個又一個快閃,跟著刷網上留言,被一句重復出現的“高頻句”擊中胸口:為什麼這個旋律一響起,就讓人淚目?

  或許因為,當這旋律響起的時候,我們會想起家鄉,想起很多美好的事物?據說詞作者張藜拿到曲子後,揣在兜里,反複吟唱,一揣就是半年。一次去廣西,在招待所一早起來,推開窗,眼前的美景一下打開了他的靈感——“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無論我走到哪裡都流出一首讚歌,我歌唱每一座高山,我歌唱每一條河,嫋嫋炊煙,小小村落,路上一道轍……我最親愛的祖國,我永遠緊貼著你的心窩。”

  打動人心的永遠是真實反映生活的作品,而真實戳中的正是人內心中最柔軟的地方。

  90歲的歌唱家李光羲曾說,藝術講究三個字:一個是“美”,一個是“明白”。“美”的歌曲,能夠住進聽眾的思想與靈魂中,“明白”則是要讓人知道美在何處。正如有網友這樣留言:不管看哪一個《我和我的祖國》快閃視頻,都會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雖然生活中會經曆小小黑暗,但這首歌充滿真善美的力量,讓人滿血複活,然後開工。

  在成都寬窄巷子,台灣音樂人陳彼得手抱吉他,唱起《我和我的祖國》情深意長。他說:“離開了家鄉70多年了,如今又回到家鄉,你終於可以站在故鄉,有機會和鄉親們一塊同唱,歌唱最親愛的祖國跟故鄉,還有什麼比這個更感動?”

  是啊,當這樣的旋律一響起,我們會發現深藏在心底的熱愛,有什麼比這個更美好、更幸運?

(責編:董曉偉、仝宗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