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二次降息被批“沒膽識” 美結構性問題難解
2019年09月20日09:01

  原標題:美聯儲二次降息被批“沒膽識”

  本報記者 李司坤 ●甄 翔

  “自7月底做出近10年來的首次降息決定後,美聯儲又實施本年度第二次降息”,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18日報導稱,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於當天舉行的會議上決定再次降息25個基點,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下調至1.75%至2%。美國《華爾街日報》18日稱,美聯儲降息的目的是給美國經濟提供緩衝,以應對被中美貿易戰放大的全球經濟放緩所帶來的影響。

  再次降息25個基點

  美聯社19日報導稱,此次降息基本符合外界預期。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若未來美國經濟表現不佳,美聯儲仍有可能再次降息。同時,美聯儲也需應對中美貿易戰帶來的不確定性、世界經濟增長放緩及美國製造業表現不佳帶來的風險。

  美聯儲週三宣佈降息後,美股尾盤出現反彈,但波動幅度不大,道瓊斯指數、標普500指數收盤微漲,而納斯達克指數收跌0.11%。一段時間以來漲勢強勁的黃金價格波動劇烈,美國短期債券收益率及美元指數則出現上漲。19日開盤後,亞太股市普遍收漲,僅香港恒生指數報跌1.06%。

  作為預防性降息措施,美國今年底前仍有更多減息機會。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傑米·戴蒙表示,此次降息對美國經濟幾乎沒有影響,只靠降低利率並不能消弭貿易戰對全球經濟的威脅。美聯社稱,雖然近來美國就業市場趨於穩固,工資上漲,製造業和建築業等低迷的行業均出現反彈跡象,但因不確定性過大,無人能確定未來利率政策的方向。

  美聯儲內部分歧尤存

  “此次降息再次暴露了美聯儲內部分歧依舊存在。”《華爾街日報》稱,美聯儲官員對此次降息決定以及進一步降息的前景看法不一。在10名具有投票權的聯邦市場公開委員會成員中,有7人投票讚成將基準聯邦基金利率下調至1.75%至2%之間,兩名儲備銀行行長傾向於保持利率穩定,而另一位則傾向於更大幅度地降息50個基點。

  雖然美聯儲降息舉措符合市場預期,但特朗普仍表達出明顯的不滿。特朗普18日在推特上抨擊鮑威爾和美聯儲“沒有膽識、沒有常識、沒有遠見”。特朗普上週曾在推特上呼籲美聯儲將利率降至零甚至負值,稱負利率將為政府的債務節省利息成本。他還特別強調,“歐洲的貿易強國德國正在實行負利率。”

  有分析人士表示,如果美聯儲實行負利率,可能將創造下一次金融危機,因為融資成本變得更低,人們會承擔原本不會承擔的更多風險。《華盛頓郵報》此前稱,考慮到身為房地產開發商的特朗普在酒店和渡假村的未償貸款,如果美聯儲降低利率,特朗普也可以個人每年節省數百萬美元的利息。

  一項調查顯示,有眾多的美企首席財務官預計,美國經濟到2020年大選時將陷入衰退。美國《商業內幕》網站18日援引美國杜克大學發佈的首席財務官全球商業展望報告顯示,美國企業樂觀情緒降至3年來的最低水平,受訪者大多認為美國在2020年大選前可能出現衰退。調查還發現,企業悲觀情緒正在上升,55%的首席財務官第三季度的悲觀情緒高於第二季度。杜克大學福庫商學院金融學教授約翰·格雷厄姆表示:“全球所有地區的商業樂觀情緒都很低,這加劇了美國經濟出現放緩的可能性。”

  美國結構性問題難解

  美聯儲宣佈降息的消息也拉開了“超級星期四”央行議息日的序幕。繼美聯儲降息後,已經有巴西、沙特、約旦、阿聯酋四家央行“跑步”跟進,香港金管局也跟進降息,將基準貸款利率下調25個基點至2.25%

  “此輪降息不可能解決美國經濟面臨的衰退問題”,南開大學經濟學院教授何自力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美國經濟存在嚴重結構性問題,如嚴重的去工業化、經濟高度虛擬化、收入分配兩極分化、貨物貿易赤字規模龐大、政府債台高築等,多種因素交織導致美國經濟持續停滯和衰退。而降息政策屬於反週期措施,對解決結構問題無能為力。”

  他表示,“特朗普挑起對華貿易戰是導致此輪經濟衰退的導火索,只有停止貿易戰,在相互尊重和平等原則下進行談判協商,才能為克服經濟衰退創造有利的環境,才有利於提振美國經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