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年!華爾街終於迎來新的資管規模之王
2019年09月20日19:49

  來源:Wind 萬礦

  香港萬得通訊社報導,據媒體統計數據,截止到8月31日,追蹤美國股市指數的資產達到4.27萬億美元,而當日主動型基金的資產管理規模只有4.25萬億美元,宣告華爾街金融變革的新篇章。

  近10年,美國指數型共同基金和ETF基金淨流入資產1.36萬億美元,大約有1.32萬億美元從成本較高的主動型基金流出。

  先鋒基金創始人Jack Bogle 都是指數基金的最早的擁護者,股神巴菲特又用10年百萬賭約向市場證明,指數基金不僅收費少,收益並不比主動型管理基金差,甚至要好的多。

  根據美國投資公司協會(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數據顯示,指數基金占美國整個股票市場的14%,2010年這這一比例為7%。經濟學家評估稱,指數基金的交易量約占美國股票市場總交易量的5%。

  指數基金用了43年才走到今天的位置

  對於“老派”的主動型基金來說,並沒有準備好將華爾街之王的位置交出去,他們通過費用改革、更依靠數據科學決策,甚至用包括添加指數基金到投資組合等方式試圖保住自己的市場地位。

  Allianz Global Investors 首席執行官Andreas Utermann說:“我對指數基金的關注,就像網球界Roger Federer 關注(宿敵)Novak Djokovic 那樣,這對我們業務有幫助。”

  事實上,指數基金和主動型基金的競爭早在40多年前就開始了。1976年,先鋒基金創始人Jack Bogle 普通投資者設立的第一隻指數型共同基金,他的想法是讓普通投資者以最低成本,參與到資本市場中來。但最初遭到華爾街的蔑視。

  上個世紀90年代,主動型基金的另一個挑戰出現了,即ETF面世,可以投資在交易所上市的任何股票和債券。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越來越多的投資者選擇指數基金,因為他們認為主動型基金在危機期間沒有很好的保護他們的資產。在長達10多年的美股牛市中,主動型基金在跑贏指數這件事情上,變得更加力不從心,又讓更多的資金流入指數基金。

  據標普公司統計,截止到2018年底的近10年里,大約有80%的主動型股票基金沒有跑贏標普1500綜合指數。

  指數基金公司:“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貝萊德,先鋒集團和道富銀行是指數基金崛起的最大受益者,約占80%的指數基金市場份額。2018年,貝萊德和先鋒集團的日均總資金淨流入為10億美元。道富銀行標普500指數ETF信託近一年交易量最大的證券之一。

  伴隨指數基金規模壯大,爭議也多了起來。但是指數基金巨頭則認為,這是在散佈恐慌。

  先鋒基金的總裁Tim Buckley 曾表示:“當人們說,指數基金規模越來越大時,我們需要清晰的定義什麼才稱得上規模過大。現在的指數基金規模顯然還不夠大,還是有很多人願意選擇收費很高的主動型基金。”

  同時,隨著資金規模擴大,這些實力雄厚的指數基金公司也面臨著新的質疑,比如對公司經營層面的影響。數據顯示,三家指數基金巨頭目前持有20%的標普500 市值。2017年,大型指數基金公司在股東投票權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推動石油巨頭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rp.)解釋氣候變化影響的規則。

  SEC 專員Robert Jackson 表示:”被動投資的興起引發了21世紀公司治理的挑戰,它可以讓少數掌握巨大的社會資金,對公司選舉結果產生影響。”

  其他人則質疑,指數基金是否具備監管所有投資公司的能力。

  為公司股東提供建議ICR 公司負責人Lyndon Park說:“他們推動了真正的治理改善,但考慮到他們投資的領域很大,他們的管理團隊無法跟蹤每一家公司和行業的具體問題。”

  道富銀行全球顧問主管Lynn Blake 表示,指數基金公司對目標公司有選擇性,並使用技術來擴大其12人管理團隊的影響力。她說:“我們將堅守崗位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希望與董事和董事會密切合作,以便他們理解我們的觀點。”

  對指數基金不斷壯大的另一個擔心是,對股市造成的連鎖反應。一些研究表明,當公司股票價格加入主要指數時,股價回顯而易見的得到提振。而且隨著資金進出指數ETF,某些公司股價短期波動較大,特別是在指數中占較大權重、交易量較小的股票。

  對於這一點,經營指數基金公司表示,指數基金對市場大範圍影響的擔憂太過了。因為市場上有成百上千種指數產品,它們並不都是同步交易的。此外,指數基金的買入和賣出反映了投資者情緒的真實變化,無論使用哪種基金,股價都應該做出反應。

  儘管市場對指數基金的四大擔憂,都被指數基金公司否定了,但被譽為“指數基金之父”的Jack Bogle 卻認為,擔憂是有道理的。

  已故的Jack Bogle 在2018年11月發表文章稱,第一隻指數共同基金的誕生毋庸置疑是現代金融史上最成功的創新——尤其是對投資者而言。然而,我們現在需要問問自己:如果指數基金變得過分成功會發生什麼?(參見《巴菲特心中的英雄去世,他最後的忠告是2019年要格外謹慎》)

  以下是Jack Bogle文章節選:

  第一隻指數共同基金的誕生毋庸置疑是現代金融史上最成功的創新——尤其是對投資者而言。然而,我們現在需要問問自己:如果指數基金變得過分成功會發生什麼?

  成立於1975年12月31日的“第一指數投資信託”,也就是現在廣為人知的“先鋒500指數基金”(Vanguard 500 Index Fund),專門追蹤標普500指數的收益表現。該基金是我於1974年設立的綜合資產管理公司先鋒集團(The Vanguard Group)發行的第一個產品。

  該基金於1976年八月的首次公開募集可能算得上是華爾街史上最失敗的一次。儘管有華爾街四大零售交易商的助力,該基金的首次公開募集金額還是遠遠低於其原定2.5億美元的預期目標。其初始資產僅為1130萬美元——比我們當初預設目標少了整整95%。

  當時基金為獲得來自投資者的關注度(以及資金)所作出的努力是巨大的。我們這個簡單追蹤一個寬基市場指數的創新策略幾乎遭到了整個華爾街的排斥和不看好,他們稱這個策略為“Bogle 的愚蠢念頭”。

  當時基金行業最大的巨頭富達投資(Fidelity)的公司負責人曾經不屑一顧地宣稱:“我不會相信大眾投資者僅僅滿足於獲得指數的平均回報。投資遊戲的目標就是成為最強者。”在將近十年之後,第二個標普 500指數基金才於1984年由富國銀行(Wells Fargo)發行成立。在那段時間里,領航指數基金也僅僅每年吸引平均1600萬美元的淨申購。

  回到2018年,42年的時間內指數基金行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現在,股票型指數基金總資產為4.6萬億美元,而指數基金總資產規模已超越6萬億美元。其中大約70%的資產跟蹤最初領航指數基金跟蹤的寬基市場指數。

  誠然,美國的指數共同基金已經增長到了巨大的規模。其市值份額從2002年占整個美國股票市場市值的4.5%翻倍到到2009年的9%,而到2018年,又再次翻番超過股票市場市值的17%。而這樣的市場滲透率的統計還不足以體現指數共同基金經理的影響力——因為他們還能提供主動型基金管理,其管理資產超過美國上市公司市值的35%。

  如果之前的發展趨勢能夠持續下去,少數機構投資者巨頭將會在未來掌握每一家大型美國公司的投票權。如今的公共政策絕不能忽視這種日漸嚴重的壟斷趨勢,並且應該好好思考這對於資本市場、公司治理等方面可能帶來的影響。這些都將在未來成為重大的問題。

  三家共同基金管理公司壟斷了指數基金市場:其中先鋒集團占比為51%,貝萊德(BlackRock)為21%,道富環球(State Street Global)為9%。它們管理的指數基金總資產合計占全市場指數基金的81%。如此壟斷存在的主要原因是指數基金領域能吸引的寡頭新來者寥寥。

  這是為什麼呢?

  部分原因是因為該領域有兩道很高的進入壁壘:如今新來者很難複製指數基金巨頭享受的領先優勢;並且指數基金收取的各類費用(管理費)已經非常低廉了,甚至可以歸零。假如富達於2018年提供的兩種零費率基金變成了指數基金領域的新“價格標準”,那麼其他公司創立新指數基金的熱情會進一步減退。因此我們不能指望通過新競爭者的加入來緩解如今的壟斷現象。

  大部分的行業內人士都預計未來十年指數基金管理的資產占全美國股市市值比例會繼續增長。

  看起來該占比跨越50%的這道門檻只是時間的問題。如果某一天,該領域的三巨頭管理的資產可能會占到30%甚至更多的美國股市市值,它們能更加有效地控製整個市場。我不相信如此的壟斷會對國家帶來多少好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