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ab陳家強:香港金融科技氛圍漸濃
2019年09月20日16:11

  新浪財經訊 香港金融科技正在逐步發展,WeLab董事局主席、前香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在接受新浪財經專訪時稱,香港的金融科技發展依賴競爭來改變市場,而且整體氛圍越來越濃,而香港監管政策非常清晰,對於行業發展非常有利,同時,他也期待未來大灣區將推出金融界的互聯互通,進一步提升大灣區在全球的競爭力。

  儘管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但只有700萬人口,過去對於金融科技的很多創意及想法都較難落地,陳家強稱,由於香港監管層對於金融科技的鼓勵非常大,通過改變監管模式,實施沙盒試驗,來讓更多的金融企業瞭解科技應用,進一步科技在金融業的落地。

  陳家強稱,香港金融的發展,一直有一個非常正確的思維——通過競爭來改變市場,2016年9月,香港金管局提出金融科技監管沙盒計劃,開放銀行及科技公司參與金融科技項目的試行。沙盒計劃讓銀行和科技公司可以隨時根據用戶意見對產品進行修改,加快推出產品速度及減低開發成本。第二代沙盒計劃更是讓金融科技企業可以不用通過銀行,直接同金管局溝通。

  在陳家強看來,沙盒計劃也讓許多金融科技公司更有機會被監管部門看到並信任。虛擬銀行牌照的發放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香港金管局讓虛擬銀行得以進入市場,加大市場競爭,幫助傳統銀行改革。

  對於虛擬銀行勝過傳統銀行的地方,陳家強認為,這主要還是看虛擬銀行有否真正解決每個客戶的痛點。虛擬銀行利用科技,為每一個客戶提供個性化的定製服務,幫助他們進行更多的財務控製,同時科技也讓整體的運營成本變低。

  陳家強稱,從WeLab的發展來說,科技、風險管理元素就在集團的DNA里,如何利用科技提高每個客戶的金融體驗是至關重要的一環,集團目前已經拿到虛擬銀行牌照,可以為客戶提供更多更全面的金融服務,更個性化的產品。

  作為互聯互通的建設者之一,陳家強也對大灣區的發展也有一定期待。他認為,在大灣區內的金融開放,將進一步提升大灣區在全球的競爭力,如果大灣區最終能在金融領域實現互聯互通,在合適的監管手段下,可以進一步服務消費者及中小企,而香港也可以在其中發揮很大的作用。

  陳家強強調,金融科技最能清楚表明錢的去向,最能滿足監管方面的要求。目前WeLab在大灣區有20%的客戶群,希望未來隨著大灣區發展,加上政策指路,到時候WeLab能在大灣區金融互聯互通背景下提供更多樣化服務。

  以下為採訪原文:

  新浪財經:您此前在政府和學校工作,為什麼現在會從事金融科技,來到WeLab呢?

  陳家強:在政府工作時候就主導發展金融科技。當時就覺得金融科技在內地應用很厲害,去外國調研時大家也都在談,過去幾年曾參與金融科技政策製定,個人對金融科技很有興趣。

  當了多年政府官員,我想下一步做什麼好,還沒有到退休這個心態,所以我決定要從事金融科技,就看到香港WeLab這家科創企業。因為政府政策鼓勵創業,之前就也看到香港初創企業很多人才很優秀。WeLab里很多銀行、投行或IT人才。我進WeLab時它完成了B+輪融資,也正是要申請虛擬銀行牌照,我是被這個機會吸引,希望去一個公司大搞金融科技,金融科技有銀行這個載體能發展得更好。

  新浪財經:從您加入以來,香港金融科技發展到什麼程度?

  陳家強:發展蠻快的,虛擬銀行算是金管局推動的一個重要政策。2017年10月,為推動香港智慧銀行發展,(金管局總裁)陳德霖提出7項推廣金融科技政策。其中一個是虛擬銀行,其他還有轉數快,讓銀行推出數碼服務等。所以,政府支持,監管機構金管局、證監會、保監局都非常支持,都希望用監管手段讓虛擬銀行進來加大市場競爭。新的參與者進來,推動銀行改革。香港這個通過競爭來改變市場是很正確的思維。其它地方可能就沒這麼大勇氣,很怕競爭,有競爭畢竟會對本土業界有重大沖擊。

  所以我覺得香港的金融科技發展,現在政策是有的。因為有政策,人才又很多。很多國際人才來香港,整個氣氛都很濃,比如你看科學園,數碼港,不同金融科技協會,和一年比一年規模更大的Hong Kong Fintech Week,所以現在就是看怎麼去應用。

  新浪財經:兩年前看的話金融科技應用比較難,現在您看香港這個應用落地能力到了什麼程度?

  陳家強:香港首先一個特點是,它是個小市場。第二,它也是個金融方面較普及的一個市場。已經有相當成熟的銀行業、金融業做事方法。所以金融科技在香港發展,解決的問題第一個是,怎麼把金融科技好處真正帶給客戶。

  相比內地,香港市場比較小,如果你是個科技公司,你有好的主意和想法,可能很難落地和推廣,可能marketing cost很貴,相比起來,內地大市場更容易吸引客戶。所以需要監管方面的政策,因為監管部門可以改變市場配置,監管部門鼓勵科技,這個事情就快很多。香港這幾年通過監管局有不同沙盒實驗,讓監管部門瞭解科技怎麼運用。如果他們覺得這個科技比較放心,推出來就比較容易。所以我覺得最近香港金融科技發展落地比較快,原因有監管部門的配合。

  新浪財經:虛擬銀行已經拿到牌照,接下來在應用上會怎麼做,對香港金融科技有何促進作用?

  陳家強:從WeLab發展過程來說,它的基因就是科技和風險管理,始終要思考如何用科技提高顧客金融體驗。過去在沒有銀行牌照時,在香港是第一家做純線上貸款業務的(“WeLend”品牌),我們在內地有不同業務,C端主要是助貸(“我來貸”品牌)和融資租賃(“淘新機”品牌)業務,B端是金融科技輸出(“天冕大數據實驗室”品牌),把定製化信貸技術解決方案、風險技術解決方案、獲客及營銷解決方案以及實時大數據處理平台輸出給合作夥伴,我們是完全用科技來看這個業務。

  我們在印尼也與當地最大的多元化集團之一Astra聯合成立了合資公司AWDA,通過C端產品(“maucash”品牌)和B端服務運作。從整個生意來看,是用金融科技來提高體驗。

  銀行牌照容許我們提供更全面的服務。每一個顧客,銀行是它生活很密切一端,跟以前做信貸不同的是,現在我們多考慮每一個顧客生活需要什麼,銀行能給他提供的服務會是什麼,例如支付、儲蓄、投資等。這些東西都要針對每個不同的人做個性化設計。

  所以,第一,要明白我們客戶是誰,給他多做一些服務和資訊。我們要全面從個人金融去想這個銀行服務。第二,WeLab是個科技公司,我們相信用科技能給客人最好體驗,用科技增加他對自己財務的控製。每個人都希望做好財務計劃,存更多錢。這些事情傳統銀行不是做的不好,它們是並沒在科技方面給每個客人有個性化服務。我們是給每一個人提供從貸款到全面的金融服務。

  新浪財經:香港也有不少投資的互聯網券商但做得並不成功,這個重點在哪?怎麼去抓住客戶?

  陳家強:券商算是提供一個買賣平台,提供股票價錢。對很多消費者來說,他不懂。你給他再多信息也好,他不懂怎麼去買賣股票,風險怎麼樣去控製。所以很多年輕人來說有點怕,對很多人來說,投資是很難的一件事。所以我們現在也是希望從怎麼去給他們提供資訊和工具,到幫助他們怎麼去做一個更好的理財服務。

  新浪財經:現在一些傳統銀行也會追上來,這對虛擬銀行會有什麼挑戰?

  陳家強:挑戰當然是新銀行要怎麼去爭取客戶信任。我覺得還是要回到,虛擬銀行提供的服務是不是解決他們的痛點和問題。我們的虛擬銀行比較瞭解一些客戶,通過我們與客戶的互動,給他們提供他們一些需求的東西。科技是我們最核心的一個競爭力,因為有好的科技,所以能提供更好的產品。

  新浪財經:從監管的角度來說,虛擬銀行會有什麼挑戰嗎?

  陳家強:香港的監管政策很清晰,這是香港的一個好處。為什麼要發牌照給虛擬銀行,因為金管局覺得要推動金融科技。為什麼虛擬銀行和銀行的各種政策是一樣的,因為金管局說你是銀行就是銀行。

  對我來說監管政策很清晰、一致,這是好處,不是壞處,這樣子大家對我們虛擬銀行信心更大。比如說最簡單,香港存款保證50萬對我們也是適用的。

  新浪財經:香港的虛擬銀行業務與國內的業務怎麼實現一個聯動?

  陳家強:目前虛擬銀行業務就是服務香港居民,因為我們是普惠金融,還是香港市場為主。以後政策會不會改變,也不知道。當然香港金融界很多人希望大灣區政策落實,希望香港金融服務者可以為大灣區提供服務。如果大灣區要做大,某種程度上互聯互通是應該的,到時希望虛擬銀行會發揮作用。但目前是沒有實際的導流和互動。

  當然我們做虛擬銀行,有好的經驗希望可以去不同地方,是放眼世界、也放眼內地、“一帶一路”,以整個亞太區為主體。

  新浪財經:你希望未來大灣區能做成什麼樣?能否展望一下?

  陳家強:個人觀點上,我覺得要做好大灣區,做一些金融方面的開放是必須的,這其實是提升整個大灣區全球方面的競爭力。因為要把大灣區作為一個宜居城市,要提高整個服務,金融方面也有需求,包括大灣區小企業怎麼去融資。小企業融資很難,個人去做一個金融服務也會有點難度。所以大灣區整體發展要提升發展金融方面的能力,尤其是服務中小企業。因為大企業一般已經有很多的渠道。

  另外一點,很多人說,監管問題、製度問題怎麼解決。你不開放,你就永遠不用想這個問題了。當時我們說滬港通怎麼去開放,就是利用香港和內地互聯互通。將來如果有個跨境服務,要提供能金融服務,同時又要做到監管政策的落實,最好的還是金融科技。因為金融科技能讓你看到錢怎麼走,監管方面的需求能滿足。(新浪財經 徐雯 羅琦 發自香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