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無數主播當場落淚,滿分神作《去月球》是如何講故事的?
2019年09月20日15:10

  《去月球》這款遊戲是一款像素風劇情向的RPG遊戲,榮獲《年度最佳遊戲獎》。Steam《年度最佳遊戲提名》。《年度最佳獨立遊戲》。《最佳劇情獎》。《最佳音樂獎》。GameSpot《年度最佳故事獎》等多個大獎的提名,《去月球》一款簡單的像素風遊戲,卻打敗了《Catherine》《Portal2》等多個大廠遊戲,他到底有怎樣的魅力,甚至讓無數主播當場落淚,我懷著好奇的想法,進入了這款遊戲。(強烈建議搜索《去月球》的音樂聽一聽,真的很好聽)

  年老的人總是充滿著各式各樣的回憶,人們往往都會有一種“我這輩子不後悔,沒有遺憾,我這輩子活的很精彩!”的思維,但是實際上所有人都會去感歎,如果換一種方式,自己的人生也許會有更多可能,也許換一份工作,換一個自己愛的人,換一種決定,人生或許會是不一樣的結局。

  而在遊戲故事中,就有這樣的一個設定,西格蒙德公司有一向神奇的業務能力,可以實現這些即將離世老人的願望。當然,他只是單純改變記憶而已,也就是自己騙自己,用修改記憶的方法來實現他們最後的願望,舊的記憶會被覆蓋,所以只適合這類人群,而在這些臨終老人的思維里,人生確實被改變了。西格蒙德公司的兩位博士伊娃和沃茨來到一位老人的家中,路上還不小心撞死了一直鬆鼠(這隻鬆鼠是伏筆)。此次到來必然是為了完成這位老人的臨終願望——————去月球!

  聽起來非常荒唐的願望,卻在西格蒙德公司的業務下變的可能。老人名為約翰,妻子兩年前就已經去世了,家中只有保姆和保姆的兩個孩子在照顧約翰。而當兩位博士問起保姆為什麼約翰想去月球的時候,保姆說,她也並不知道約翰為什麼提出這麼奇怪的願望,約翰並不怎麼說話。此時約翰正在安靜的躺在病床上,處於深度昏迷狀態,保姆說約翰時間不多了,希望盡快開始。趁著伊娃在準備儀器的過程,沃茨在房間中尋找線索,他翻開了一個陳舊的地下室,保姆的孩子說這個地下室約翰從來不許別人進來。而當沃茨打開地下室的時候,看到了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場景,地下室的地上放滿著各種顏色的紙兔子,還有一隻非常引人注意的毛絨的鴨嘴獸玩偶。而保姆的孩子說,房子後面有處建築,裡面的場景與地下室的場景非常像,於是就從房子裡出來,發現後面有座燈塔,而這座房子竟然在懸崖邊上,而燈塔的頂樓也一樣充滿了各種顏色的紙兔子,讓人非常難理解這是怎麼回事,這時儀器已經準備就緒,沃茨回到房子準備進入約翰的記憶。

  為了完成約翰意識里去月球的心願,伊娃和沃茨必須進入約翰的記憶不斷探索是什麼時候什麼樣的事情,促使約翰有了想去月球的心願,並加以修改,而遊戲中比較有趣的方式就這樣開始了,這段進入記憶不斷探索的方法,並不是從約翰小的時候開始的,而是從約翰最近的記憶一步步倒退回小的時候的。舉例說明一下,假設我今天必須要買一束玫瑰花,為什麼呢?一段探索,原來昨天情人節,我忘了日子了,我需要送給一個女孩子,為什麼要送給一個女孩子呢?一段探索,因為我曾經暗戀過她。。。。。。。。。等等類似這樣的敘述方法,這樣的優點就是你會不斷的去探索,希望知道真相,《去月球》便很好的利用了這點。那麼首先伊娃和沃茨來到了約翰一年前的一段記憶,在燈塔前,約翰撐著傘與鴨嘴獸一起悼唸著自己的妻子。伊娃從墓碑中發現,約翰的妻子名叫River。

  接著他們跳躍到了更早一點的時候,這個時候約翰和River還沒有住在背靠燈塔的房子裡,River躺在病床上,地上全是紙兔子,床上放著那隻鴨嘴獸,約翰不理解為什麼River要把醫療費用來造一座房子,也就是後來住在燈塔旁邊的那座房子,只是為了一個陪著一個叫安雅的東西,(這裏提示一下,安雅並非是個人,而是指的那座燈塔,River給起的名字)River很固執,堅持約翰一定要完成她的夢想,這樣她才沒有遺憾,才會幸福。並且River拿出自己折的紙兔子給約翰看,希望約翰可以想起什麼,可是約翰實在想不起什麼,River很傷心,約翰為了安撫River,就給她彈了一首自己寫的曲子,《去月球》。

  之後沃茨與伊娃繼續跳躍,這時約翰正在和鄰居訴說自己的苦衷,River執意要把自己的醫藥費用用來造房子的事,約翰非常不理解,為什麼房子會比生命還重要,和鄰居吐槽覺得River肯定是瘋了。之後約翰與鄰居朋友交談中我們找到了線索,River瘋狂摺紙兔子的怪異舉動是從病症後期開始的,具體什麼病,目前還沒有提,只知道是晚期,River日複一日的折著紙兔子,給約翰看,並用深邃的眼神看著約翰,彷彿希望從約翰眼中看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一樣,每次約翰看到River這樣看著自己的時候,總是有一種虧欠的感覺。

  之後繼續跳躍,來到了River病情還不是太嚴重的時候。River看到燈塔被廢棄,非常傷心,因為這座燈塔可以說是River與約翰婚禮的見證者,約翰說到,他們生活還算富裕,如果沒什麼事的話可以在這裏蓋一座房子。River欣喜若狂緊緊的抱住了約翰。

  之後來到了他們婚後的某一天,約翰向River坦白,當初追她的原因,這裏並沒有直接表明是什麼原因,估計是比較渣男的原因,River非常傷心,不過約翰說,後來是真的愛上她了。

  時間繼續倒流,婚禮之後的一天,River問約翰結婚和戀愛有什麼不同,約翰也說不上來,就是覺得不同,可能多了一份責任吧。之後倆人便在燈塔偏偏起舞,度過了一個難忘的夜晚。

  之後沃茨與伊娃回到了他們的婚禮,婚禮舉辦在燈塔下,比較值得注意的一點是約翰的母親並不是叫他約翰,而是叫他Joey,而約翰解釋,那是他祖父的名字作為他的小名(伏筆)。

  繼續往前跳躍,來到了一家醫院,這時約翰與River是戀人關係,這個時候River被診斷出有亞斯伯格症,亞斯伯格症查閱資料,是一種高於自閉症的精神疾病,最主要的就是溝通障礙,無法與人正常交流,並且執念於同一件事,這種疾病會讓人變得異常的孤僻,也就是說遊戲中的劇情里River唯一可以真實溝通的對象,只有約翰一個人。

  之後跳躍到了電影院里,約翰正在電影院看電影,看到一半就失落的走了出來,看起來是被放鴿子了。結果River居然也從電影院里走了出來,約翰很驚訝的問她,你既然來了,為什麼不和我坐一起看電影。River卻說,那有什麼關係,我們坐在同一個空間里,看同一場電影,這不就夠了嘛?從這裏我們可以看的出來,患有亞斯伯格症的River行為非常異常,正常人根本無法理解,甚至會因此遠離,而約翰似乎並沒有嫌棄River,依然很想和她做朋友。

  之後我們跳躍到了更早的時候,那是約翰和River還不熟悉,River坐在樓梯上看書,身邊一直鴨嘴獸玩偶,約翰想過來搭訕,但是又不好意思,於是被好朋友推了過去,就隨口問了一句,你在幹什麼,River說,自己在研究國家一共剩下多少燈塔。沃茨非常好奇,為什麼一個高中的女孩子會一直對燈塔如此感興趣,這隻能從記憶一步一步的去尋找。

  以前的同學大家都不知道River患有亞斯伯格症,只覺得River很孤僻,不和人說話,被視為異類怪胎,融入不了正常人的圈子,所有人都避而遠之。而且還一直帶著一直醜萌的鴨嘴獸玩偶,這一切都被約翰看在眼裡,但是約翰卻覺得如果追到這麼異類的River,會顯得自己非常的酷,他的朋友卻說到,他可以去染個頭髮,沒必要去傷害River並說他是個渣男。伊娃也在旁邊看不下去,很想去罵這個傷害River的混蛋,可是沒辦法,顧僱主是上帝。

  最後一次跳躍,約翰小的時候,卻發現了一個記憶鴻溝,出現了記憶斷層,無法去查找後面的記憶,不過沒關係,現在的記憶已經足夠用來修改約翰的意識。沃茨在約翰的各個記憶轉折點里不斷暗示約翰要成為宇航員去月球,可是約翰卻一臉懵逼,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去月球。那麼整段記憶中為什麼約翰要去月球,依然沒有線索,唯一的方法就是來到約翰小時候的記憶,但是目前一籌莫展,沃茨與伊娃之後回歸現實想辦法。正在這時,接到了上司打來的電話,發現原來約翰小的時候因不明原因服用了一種叫β的記憶消除藥劑,所以才會出現記憶斷裂。沃茨需要喚醒這段丟失的記憶,需要強烈的感官刺激,所有刺激中,味覺是最能喚醒記憶的感官,沃茨回憶到,所有記憶中,他都聞到了一股路斃動物的屍臭味道,於是伊娃就用上了之前他們撞死的那隻鬆鼠,並囑咐保姆,當他們進入鴻溝後,釋放一些味道出來。

  果然,伊娃和沃茨成功進入斷裂的回憶,在回憶中看到了很多個約翰,並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就在這時,一個悲劇發生了,約翰在踢球的時候,他的母親倒車沒注意,撞到的約翰。難道是因為這件事,約翰被撞失憶了嘛?就在伊娃糾結的時候,更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又出現了一個約翰來到母親面前,質問母親,為什麼撞死Joey。是的,正是婚禮上,母親稱呼約翰為Joey的那個Joey。原來這才是真相,原來約翰有個雙胞胎弟弟,名字叫Joey,被母親失手撞死之後,為了不讓約翰想起來,便用了β藥劑,清除了約翰的記憶。不過母親也因此出現幻覺,時常稱呼約翰為Joey。可是就算是這樣,依然不清楚為什麼約翰想去月球,一切的一切,都在Joey生前與約翰參加的一場嘉年華的記憶中說起,遊戲中神作的體現,便從這段記憶中串聯了起來。

  約翰兄弟與母親在嘉年華中閑逛,中途約翰離開,來到了一處燈塔下,發現了一個看星星的絕佳場所,而這場所便是之後River與約翰結婚造房子的那個懸崖上,River給燈塔取名為安雅。正在看星星的時候,一個小女孩突然出現,正是River,她對約翰不好意思的說,你把我的位置占了。而約翰回答,沒關係啊,我們可以一起看星星。之後倆人便認識了,River問約翰,你看天上星星和月亮是不是特別像隻兔子,並且River說,她一直以為天上的星星是燈塔,他們雖然相隔甚遠,非常孤獨,但是他們依然散發著耀眼的光芒,指引人們,相互訴說著,我是存在的。River說,她一定會和其中一座成為朋友。可以看的出來,River亞斯伯格症的表現,而約翰卻沒有在意。River很好奇,約翰的包里是什麼,約翰拿出來,是一隻醜萌的鴨嘴獸,是約翰在嘉年華贏來的。這時候約翰母親叫約翰該走了,約翰便順手把鴨嘴獸送給了River。River問我們還會再在這裏見面嗎?約翰回答到,一定會。River說如果你沒來了呢?約翰深邃的回答到“那我們一定會在月亮上相見的!”

  後來發生的事情便串聯起來了,因為母親失手撞死了兄弟,約翰服用了β記憶清除藥劑,忘記了River以及和她的約定,River一次次的摺紙兔子,一直抱著鴨嘴獸玩偶,並用深邃的眼神看著約翰,期待他想起來什麼,都是希望約翰可以回憶起這段記憶,約翰當然不會記得,所以約翰才無法理解只是一座燈塔,為什麼比生命還重要,對於亞斯伯格症患者的River無法用直接語言告訴約翰曾經的記憶,只能用一些小動作來嚐試讓約翰想起來,無奈約翰最後都沒有想起這段記憶。

  此時約翰的心跳不穩定了,伊娃說必須盡快完成約翰去月球的心願,伊娃知道為什麼一直暗示約翰的意識做宇航員去月球無法完成,是因為約翰不會拋下River,伊娃認為,兄弟只有一個,老婆可以再找,所以擅作主張讓約翰沒有追到River,約翰的母親也沒有失手撞死Joey。沃茨指責伊娃這麼做沒有意義,沒有了River去了月球又有什麼意義,伊娃說到我們的職責就是完成僱主的遺願,說完便修改了約翰的記憶。

  約翰的記憶中不再有River,但是卻多了兄弟的陪伴,約翰看起來很開心。之後約翰竟然真的成為了一名宇航員,非常的順利,而這段記憶也永久的覆蓋了約翰曾經的記憶-------River。

  正當一切沃茲與伊娃欣然接受新記憶的時候,整個遊戲迎來了最高潮。

  這時River突然出現在宇航局,以新手宇航員的身份來到了約翰的面前。沃茲實在不明白為什麼River還能出現在這裏,約翰已經沒有和River在一起的記憶了,為什麼River還會出現。沒想到在人生的另一個時刻,約翰與River再一次相遇,雖然約翰修改了追求River的記憶,但是作為亞斯伯格症的River卻執念於小的時候“那我們一定會再月亮上想見的!”的這一句話,為了與約翰相見,一路成為了宇航員,只為了去月球去見一個人。最後火箭發射,River和約翰就這樣一起飛出了地球,去往了月球,按照之前約定的,他們真的在月亮上想見了。

  在這段漫長的旅程當中,約翰的心臟緩緩顫抖,直至停止,淚點就在此崩潰掉,一切伴隨著那段《去月球》的鋼琴曲結束了。

  亞斯伯格症與一般自閉症有所不同的是,他們不能和正常人一樣,和別人分享自己的情感,異常偏執某個事物,比如遊戲中的River,與約翰看星星,月球相見成為了她最重要的記憶,她認為星星和燈塔一樣孤獨,卻可以為每個人引路,燈塔安雅對於River來說不僅僅是婚禮的見證者,還是她最重要的朋友,所以才會堅持房子建造在安雅旁邊,甚至比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整個劇情中,最感人的便是,River最執著的那句約翰許下的去月球的諾言,雖然約翰因為服用β藥劑忘記了這個約定,可River卻沒有忘記,一路追隨到月球,完成那段諾言,無論記憶是否被修改,River都在努力的希望約翰可以回憶起那段記憶,直到人生的最後River都沒有放棄過,最後直到約翰即將離開人世的時候,有一個聲音一直告訴著約翰,要去月球見一個人,見誰,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個人非常的重要,至於為什麼要去月球,他並不清楚,只知道這是一個必須要遵守的諾言。從前半段,我一直都覺得,是約翰陪伴了River的一生,給了她俗而不凡的一生,可看到最後才恍然大悟,並不是約翰陪伴的River的一生,而是River努力守護著約翰的一生。

  玩完遊戲的時候,我陷入了沉思,開始思索著,愛情。親情和人生。實際自己也是個孤僻的人,渴望著與人交流,所以非常理解River的感受。遊戲中最大的亮點就是用倒敘方式,層層剝離,抓住玩家的內心去探索真相。簡單的像素風,卻因感人的故事和優美的音樂,將代入感逐漸放大,使其成為了遊戲史上一款不可磨滅的神作,他雖然玩法簡單,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戰鬥,卻依然有著無比震撼的力量。遊戲中西格蒙德公司發明的修改彌留之際老人的記憶來完成他無憾心願的設定也頗為精彩,給了我們更多沉思的可能,我們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的在內心深處覺得自己的人生不夠完美。覺得會有更多的可能性,可就算修改了一段你曾經的決定,最終會不會還是她/他在你身邊守護你呢?這是值得我們不斷沉思的話題。

  《去月球》是由自由鳥加拿大工作室製作的獨立遊戲,製作人高瞰從小堅持夢想,家人對他的支持和信任,遠赴加拿大深造,卻也因為家人工作原因使得他性格異常孤僻,他曾把自己關在屋子裡的密閉空間去玩遊戲,也曾在孤獨的空間中創作鋼琴曲,久而久之他開始幻想很多情節,希望他在彈音樂的時候,隔壁會有一個人聽見,他所創作的所有遊戲都帶有孤獨的色彩,卻因為他的遊戲讓他認識了更多的人,玩家。合作夥伴等等朋友,對於他來說,《去月球》成為了他與外界溝通的橋樑,他享受著可以與外界交流的感覺,他用十年時間完成了他的心願,並且在中央四《華人世界》欄目組演奏自創的《去月球》的曲子演奏給觀眾去聽,成為了他小小的願望。他的成功不僅僅因為遊戲品質的優質,也因為他的執著,對於遊戲的熱愛,通過遊戲作品與外界溝通的渴望,還有家人的支持,讓他一步步的成為了滿分神作的獨立遊戲創作者。

  我相信小的時候我們總會聽到一個聲音,就是網癮,或者覺得遊戲是一種寄生蟲,又或者覺得國人無法做出好的作品,等類似的話語。我們渴望看到遊戲改變世界,改變陳舊思想的作品出現,《去月球》便是一款改變了所有人對國人遊戲,甚至改變世界的一款作品。

  來源:遊資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