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足球的貴人曾憲梓逝世 曾為國腳撿球買營養品
2019年09月21日15:51

  原標題:悼念曾憲梓:為國腳撿球、買營養品,他是中國足球的貴人

  澎湃新聞特約撰稿 迪生

  據中新網報導,金利來集團創辦人、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八屆、九屆、十屆委員、中國香港著名企業家曾憲梓博士,因病醫治無效,於2019年9月20日16點28分在梅州逝世,享年85歲。

  曾憲梓博士是白手起家的商界奇才,也是滿腔熱忱的愛國者,他更為中國的體育和足球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

  為國腳撿球,為他們買營養品

  曾憲梓博士出生在廣東梅縣,和前國足主教練曾雪麟是同宗,論輩分是曾雪麟的侄子。

  梅州地區足球曆史悠久,在清朝同治年間的1873年,德國傳教士就將足球等運動傳播到這裏。

  梅州也是有名的客鄉和僑鄉。曾雪麟的父親曾廣源在1920年前往泰國謀生,曾雪麟出生在泰國,八歲時被送回梅縣。曾憲梓的父親和叔父也在泰國做生意。

  在曾憲梓幼年時,父親便去世了,他家境貧寒,要割草砍柴、養雞放牛,一度輟學。

  而依靠土改隊的幫助,他被送到東山中學就讀。1957年,他考上中山大學。曾憲梓先生曾說,

  “是國家把我這個窮孩子培養成一個有知識、有理性的大學生。”

  在成為領帶大王后,曾憲梓很快想到回報家鄉——1977年,他給母校東山中學捐建了一座教學樓。隨後在1979年,曾憲梓和曾雪麟聯繫上了,當時曾雪麟在執教北京隊,“小快靈”的風格就是由他確立。

  對中國體育的事業,尤其是中國足球,曾憲梓出力很大。

  中國隊到中國香港地區比賽時,曾憲梓連訓練都看,甚至屈尊為國腳撿球。中國隊出國打比賽時,他和妻子一起跟隨,並且購買營養品送給國腳。

  1980年12月,在主教練蘇永舜的帶領下,中國隊到中國香港地區參加世界盃預選賽。曾憲梓打電話給曾雪麟,邀請他到港看這幾場比賽。

  當時跟現在很不一樣,曾雪麟不是想去就能去,光有錢還不行,得經過國家體委的批準。曾雪麟找到體委足球處,說經費自己解決了,希望給一個去中國香港的名額。足球處表示,得讓香港足總先發邀請信,還建議多邀請幾個。

  於是曾憲梓找到擔任香港足總會長的霍英東,最後曾雪麟等三人加入了中國足協的觀察團,順利成行。

  在中國香港,曾憲梓宴請了中國隊,給大家鼓勁,此後曾雪麟到泰國探親,也是由他資助。

老帥曾雪麟。
老帥曾雪麟。

  黑色“519”

  1982年,中國隊衝擊世界盃失利,蘇永舜心灰意冷,到加拿大探親後遲遲未歸。而這一年曾雪麟執教的北京隊奪得甲級聯賽冠軍,他成為國足主帥的呼聲很高。

  曾憲梓得知後非常興奮,鼓勵曾雪麟抓住機會:

  “一個梅縣人能當上國家隊主教練,很了不起!如果需要我的幫助,我會盡力而為。”

  1983年4月,曾雪麟正式成為國足主教練。起初國足勢頭很好,他帶隊在印度擊敗阿根廷,奪得尼赫魯杯;1984年又奪得亞洲盃亞軍。但1985年的“519慘案”毀掉了一切(1985年5月19日,國足在北京1比2輸給了中國香港隊,無緣墨西哥世界盃)……

  “519”令曾憲梓非常失望,但他依舊有熱情,希望曾雪麟繼續發揮才幹。

  當年8月,兩人在梅州見面,曾憲梓提出組建金利來足球隊,自己每年出50萬元,參照外國俱樂部的模式,完全交給曾雪麟管理和執教。

  交談時曾憲梓越說越興奮,他知道中國足球的潛力,但曾雪麟卻也深知這件事的瓶頸在哪兒:“到那兒去找球員?他們都是各專業隊的,要不來也挖不走。”

  曾雪麟說他去了廣東隊,想要一些退役的球員,但當時沒有要離隊的。他又去看望受傷的古廣明,也被婉言謝絕了,古廣明說,如果傷癒還能繼續踢,自己想去前聯盟德國踢球。

  超前的職業球隊思維

  曾憲梓和曾雪麟還在繼續努力,但他們和袁偉民的磋商,同樣沒能成功。

  按照《敗軍之將——曾雪麟傳》的記載,曾憲梓向袁偉民提出,想要一些從國家隊退役的球員,並且希望國家體委允許自己組建的職業隊參加甲級比賽。袁偉民的答覆非常客氣,也非常明確:

  “這可能就比較困難了。這樣一搞,我擔心會亂。我支持你辦這個隊,只要地方隊放人,你也可以找去。”

  (編者註:《敗軍之將——曾雪麟傳》這本書編寫時,作者見了幾次曾雪麟夫婦,書中的言論和情節大致準確。)

  而當1994年甲A開幕時,曾憲梓的身體卻出了問題,1995年確診為腎衰竭。而且他事務繁忙,加入了中國香港特區籌備委員會,但他依舊繼續支持中國足球。

  當然,我們也不會忘記曾憲梓先生的巨大貢獻——

  2012年11月,曾憲梓體育場在梅州啟用,目前是中甲廣東華南虎俱樂部的主場。

  正如曾憲梓生前說的那樣:“總之今生今世,要為黨、國家和中國香港,盡最大努力,做到生命最後一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