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的一半︱在非洲野外如何與猛獸共處
2019年09月22日08:56

原標題:地球的一半︱在非洲野外如何與猛獸共處

我八歲那年在電視上看了一部叫做《森林大帝》的動畫片,它講述了一隻小獅子在爸爸被偷獵者射殺後,經曆重重磨難最終成長為獅子王的故事。從那以後,我開始瞭解並喜歡上了獅子,幾乎每週都會做關於它們和非洲的夢,有時候甚至會夢到自己去非洲大草原加入一個獅群,與它們共同一起自由生活。

2004年,我第一次走進非洲,在肯尼亞馬賽馬拉第一次看到野生的獅子。

2011年,我正式辭去在國內的工作,隻身一人到非洲肯尼亞,希望能夠拯救獅子不要滅絕。那時在非洲除了政府以外,還有很多學校、研究機構、公益組織在做野保事業,有當地的,也有很多來自於歐美,但沒有一個組織來自於中國,也沒有一個人來自中國。我最初來非洲希望加入一個野保組織,但很多人對中國人的印象好像就是來做生意的,來買象牙的,很少有人相信會有中國人來非洲做野保工作。

所以我最初的野保之路走得很艱難。

為了與野生獅子生活在一起,後來我就去了馬賽馬拉,在那裡與野保巡邏隊為伍,此後又進入奧肯耶保護區,開始我熱切嚮往的野外的生活。在奧肯耶,我們的使命是保護野生動物的自然棲息地,通過社區野保新模式讓當地社區持續受益來有效解決盜獵、人獸衝突、棲息地喪失的問題。

野外工作和生活的經曆讓我累積了很多如何與野生動物相處的經驗。

這些年,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也會把非洲作為一個新的旅行目的地。肯尼亞可能是非洲國家中吸引中國遊客最多的國家之一。每年7月,來自坦桑尼亞塞倫蓋蒂的近200萬角馬、斑馬和各種羚羊會遷徙到肯尼亞的馬賽馬拉,尋找新的水源和青草,然後10月份又會回到坦桑尼亞,這種生命的旅程曆經萬年,周而複始。這是地球上現存最大規模的野生動物大遷徙,號稱世界八大自然奇觀之一。

不過,很多中國遊客並不瞭解如何在野外與野生動物相處。

前些年就有一個中國遊客在納瓦沙被河馬攻擊致死,據說她是步行接近帶著幼崽的河馬造成的不幸。還有一些遊客喜歡喂食野生動物,比如猴子和狒狒,這種行為會產生很大的問題,一是讓野生動物產生依賴人類生活的習性;二、是容易讓野生動物染上人類的疾病。在肯尼亞很多國家公園有很多狒狒,由於遊客經常喂食,膽子越來越大,敢於主動接近人類,特別是成年雄狒狒,體重可以達到40公斤,4個犬齒長達3.5釐米,它們有時候居然敢於穿進只有婦女和兒童的車輛搶奪食物。如果被狒狒咬傷或抓傷,那麼後果是非常嚴重的。在遊客沒有喂食的地方,狒狒就很怕人。

在非洲野外,絕大部分野生動物都會怕人,除了異常狀況以外,很少有動物會在沒有受到威脅的情況下主動攻擊人類。通過我這些年在保護區的工作經驗,我發現只要人類與野生動物保持安全距離,不隨意的去喂食、威脅、騷擾和傷害它們,不要隨意下車,我們就完全能夠和野生動物保持一個和諧共生的關係。

先說河馬,大型食草動物,成年河馬體重平均1.5噸,最重的可達3噸,相當於21個成年男人的體重。它們看似肥胖笨重,奔跑速度卻能到達40公里/小時(約11米/每秒),即使是飛人博爾特(他創造的9秒58百米世界紀錄)也不是對手。

馬賽馬拉有一條馬拉河,這是馬賽馬拉和塞倫蓋蒂的生命之河,裡面住著很多河馬和鱷魚,我經常去馬拉河邊步行巡邏,與它們當然就會有很多“對峙”的機會。

河馬白天在水裡泡著或在岸邊躺著,晚上就會上岸進食吃草,一天的進食量在40公斤左右。河馬的嘴巴很大,咬合力驚人,甚至可以把鱷魚攔腰咬斷。

馬拉河岸邊有很多河馬踩踏出來的步道,所以在岸邊行走需要特別小心,不要輕易走進灌木叢,那裡視野不好,如果有河馬隱藏在灌木叢里就危險了。一旦進入灌木叢,就需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有時候有的河馬也會白天待在岸上。如果所有的河馬都在水裡或岸邊曬太陽,那麼在岸上行走就不會有什麼危險,基本上安全距離在30米左右。

我在馬拉河邊、塔萊克河邊、奧蘇普凱河邊都測試過,如果超過30米的距離,河馬就會感到威脅,有很大的可能性向我發動攻擊。有一次,我在奧蘇普凱河中遊對岸遇見一隻河馬,河寬僅有10米,我從車上走下來慢慢接近河馬,一開始河馬在吃草,我越走越近,距離20米的時候,它開始停止吃草,昂著頭盯著我。當我再接近2米的時候,它就準備向我衝鋒了。我是依仗於河流的阻隔,才敢於接近河馬20米的距離。

星巴在奧蘇普凱河與河馬隔岸相望 本文所有圖片均為星巴提供

遇見上岸吃草的河馬往往是最危險的時候,特別是當你站在河馬與它平時棲息的河流湖泊中間的時候,河馬的攻擊性會非常強,因為你阻斷了河馬回家的道路。此外,在陸地上遇見帶著幼崽的河馬也會非常危險。

當然,人類與河馬完全可以和諧共處,只要我們與它們保持安全距離,在車上10米,在陸地上50米,在河岸邊30米,就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鱷魚喜歡生活在大河裡面,奧肯耶的小河流容不下鱷魚。我與鱷魚的“對峙”基本上發生在馬拉河和塔萊克河兩岸。

那裡的鱷魚叫尼羅鱷, 成年鱷魚平均體重是250-600公斤。鱷魚在水裡的游泳速度很快,可以達到8米/秒,從水裡向岸上的動物發動攻擊的瞬間速度可以達到10米/秒。它們幾乎都在水裡和岸邊生活,很少爬到岸上,很少會離開河岸太遠。如果我需要在岸邊行走,通常都會提前判斷岸邊離河水的高度至少有2米,我從來都不會直接走到水邊讓鱷魚發揮它的優勢。

有一次,我在馬拉河邊行走,發現一隻約3米長的鱷魚在河邊浮著休息,於是我慢慢走近它,離它直線距離約5米遠的地方蹲下,鱷魚沒有什麼反應。當我慢慢再向它靠近約1米距離的時候,它好像感覺到了威脅,慢慢就遊開了。我的判斷是鱷魚的自我保護意識還是很強的,招惹人類似乎不是什麼聰明的選擇。和鱷魚相處的安全距離保持在20米左右足以,所以千萬不要走到河邊。

星巴在馬拉河邊走進鱷魚

我常駐的地方叫奧肯耶,位於馬賽馬拉北部,有3條河流經過奧肯耶,都是南北流向。我們的野保營地就位於當地奧拉爾萊姆尼河與仙卡萊拉溪流的交彙處以北,是一片高大黃皮金合歡樹生長茂密的森林。那裡棲息著各種野生動物,常駐居民有花豹、斑鬣狗、黑背胡狼、狒狒、猴子、叢猴、水羚、林羚、黑斑羚、瞪羚、斑馬、野牛、長頸鹿、跳兔、野兔等等。既然這裏生活著很多食草動物,當然這裏也是獅群理想的領地,所以就經常會有獅子來“訪問”我們的營地。

獅子是我最喜歡的動物,當然也是我最關注的對象。能夠每天聽到獅吼聲,看到它們,跟它們待在一起融入獅群,是我最開心的時刻。

我的帳篷四周沒有任何圍欄,野生動物可以自由靠近我的帳篷,6年來,獅子走進我帳篷最近的距離大概有10米遠,大象晚上會路過我的帳篷,最近的距離也僅有咫尺之遙。

獅子靠近我的家,我很開心,但是如果是大象來了,我就會很擔心。因為我擔心大像一不小心就把我的帳篷給踩了。我經常在夜間被大象的呼吸聲和折斷樹枝的聲音給驚醒,之後就難以入眠。

當大象夜晚在帳篷附近出現的時候,你千萬不要發出任何聲音,一定要保持安靜。更不要用手電筒照射它們,以免激怒它們。

我們營地和帳篷周圍都會掛著夜燈,其實目的就是嚇阻大象靠近,但還是經常會有大象無懼燈光的“到訪”我們的營地。成年公象的平均體重在5至6噸之間,母象也有3噸重,它們可以輕而易舉的把車輛給推翻踩扁,要攻擊一個帳篷,對大象而言更輕而易舉了。

平日裡我在草原上巡邏,在平原地區還好,一旦進入森林和高大灌木叢的地域,我會非常小心,以免近距離撞見象群。儘管如此,我還是被大象攻擊過很多次,當然因此也總結了很多經驗。

與大象的安全距離在車上是20米,需要關閉引擎,保持安靜,這樣就不會有什麼危險。大像有時候會主動靠近車輛,如果沒有什麼惡意並意圖攻擊的舉動(如:扇耳朵,甩頭、發出尖叫聲)。繼續保持安靜就會相安無事,如果發現有攻擊的動作,這時我就需要隨時啟動汽車快速離開,有時候引擎的聲音也會起到嚇阻大象的作用。

如果在步行時遇見大象,安全距離是100米,儘量找到下風處的位置,以免大象聞到人類的氣味,然後慢慢遠離大象,特別是遇到獨處的公象或者是帶著小象的母象。大象雖然體型碩大,但奔跑速度卻一點不慢,最高可以達到7米/秒,而且它們耐力很好,可以長時間奔跑。所以在野外千萬不要試圖和大象比賽跑步。

與大象和河馬這樣的食草動物相比,獅子顯然要友好許多。這跟我們傳統印象中對猛獸的認知有很大的出入。我長期跟獅子在一起,很多獅子都是從小看著它們長大,我和獅子的關係當然非一般人可比。

星巴與雄獅薩塔拉夫婦在一起

在保護區,我每天巡邏兩次,有些獅子會主動走到我的車邊用各種方式跟我“打招呼”,有的會在車旁休息睡覺,翻身打滾,有的小獅子會圍著巡邏車和我“捉迷藏”。它們就在後面跟著我,我停下車,它們也會站在原地,然後眼睛看著其它地方,似乎是在說:“我沒有跟著你”。

在保護區內開車巡邏,車時速通常只有15公里,慢速開車是對野生動物的一種保護,減少對野生動物的打擾。保護區的路面屬於原生態草原路面,低速行駛也是對保護區草原的一種保護。

有一次,我在奧拉爾萊姆尼河的東岸的奧萊拉提奧平原巡邏,一隻3歲左右的雄獅看到我靠近,就主動從旁邊的灌木叢裡面走出來,在我這邊上休息。

小雄獅走出灌木叢靠近星巴

有時候獅子會經常訪問我們營地,或者在營地附近生活,有獅子在附近,大象就不會來營地,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獅子是我們的守護者。

獅子總體上來說還是比較怕人的,在馬賽馬拉,獅子在300米以外見到步行的馬賽人就會落荒而逃。如果你在野外步行遇見獅子,不要驚慌,面對獅子慢慢後退,不要讓它們感覺你在威脅它們。在逃離的時候千萬不要轉身逃跑,因為如果你轉身逃跑會激發獅子追逐獵物的本能,這反而會導致你被獅子攻擊喪命。所以一定要慢慢的面向獅子慢慢後退,遠離獅子。

在非洲野外,除了異常狀況以外,很少有動物會在沒有受到威脅的情況下主動攻擊人類。很多人認為食肉動物對人類的攻擊性最強,其實這是一種誤解。對人類威脅最大的是食草動物,如大象、河馬、野牛。

通過我這些年在保護區工作經驗我發現,只要人類與野生動物保持安全距離,不隨意的去喂食、威脅、騷擾和傷害野生動物,我們就完全能夠野生動物保持一個和諧共生的關係。

地球是一個大的生態系統,每個物種在系統中都會發揮重要作用,生物多樣性的好壞是生態系統是否健康的重要標尺。保護野生動物的棲息地,讓野生動物能夠自由安全的生存,也就是保護我們人類自己賴以生存的生態環境。

歡迎更多來非洲旅行的遊客加入我們的野保行動,以下是我的建議:

不要給野生動物喂食;

不要騷擾野生動物;

不要隨意丟棄垃圾;

不要隨意下車;

不要坐在車頂上;

與獅子、獵豹、花豹等猛獸保持25米以上的距離;

不要駛離主幹道去碾壓草原;

在馬拉河邊觀看動物渡河務必與岸邊保持200米的距離;

不要撿拾和留存任何野生動物的骨頭;

不要購買和運輸象牙、犀牛角等任何野生動物製品。

我相信,保護野生動物,你也可以貢獻你的力量。(作者星巴為守望自然野生動物保護髮展研究中心創始人兼首席科學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