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競爭力最強自由貿易區的國際分工地位和特徵
2019年09月23日20:52

原標題:國際競爭力最強自由貿易區的國際分工地位和特徵

什麼是自由貿易區

作為一種十分古老的貿易促進政策工具,自由貿易區(free trade zones)通常設立在港口或港口附近,承擔特殊的經濟功能,有時候也被稱為自由區、對外貿易區、自由貿易港區(如中國台灣省),自由貿易港甚至自由港。可見,自由貿易區沒有嚴格統一的定義。以下來源及其定義在我國得到比較廣泛引用。

其一是世界銀行(2008)。自由港是一種廣義的特殊經濟區(SEZs),適合所有類型的經濟活動,包括旅遊和零售銷售,允許現場居住,並提供更廣泛的激勵和福利。

其二是美國《對外貿易區法案》。對外貿易區是一個劃界隔離區域,位於進口港或毗連進口港處,任何外國或國內商品,除法律禁止或由管理局規定為有害公共利益、健康或安全外,均可不受美國海關法的限製而進入對外貿易區。

其三是我國台灣地區代表學者。自由貿易港區指“在機場與港口鄰接區域,免除關稅之非關稅區,並且適用與一般區域不同的通關程序與製度的區域”(白種實,2001)。自由貿易港區是指在某些主要港口和周圍區域設定的封閉地帶,實行區別於其他地區的貿易和投資便利化政策而建立的經濟特區(劉重,2007)。兩種定義在文字表述上略有差異,本質上是相同的。

其四是我國大陸代表學者。自由港是指用一定方式與本國國土隔開的、不受海關手續和關稅約束的區域(鄒俊善,1992)。自由貿易港區是指在港口及其後方劃定的特定區域,設立封閉式物理圍網,在保證國家安全的前提下,免於實現慣常的貿易監管,區內商品通常不涉及國家稅收,區內貨物儲存、加工、流通等活動不受常規限製,實行行政監管最小化的管理體製,以及金融、貿易、投資、外彙高度自由的政策(黃有方,2017)。

從功能上看,自由貿易區不同於我國的自由貿易試驗區。前者是“境內關外”的特殊經濟功能區域,深度參與國際市場;後者肩負著為我國“全面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探索新途徑、積累新經驗的重要使命”。

國際競爭力最強自由貿易區的國際分工地位

自由貿易區包括保稅區、保稅倉庫、出口加工區、工業開發區等多種類型,其中開放度最高、競爭力最強的類型的是自由貿易港或自由港。在古希臘時代,腓尼基人將其殖民地蒂爾和迦太基兩地劃為特殊區域,凡是前往這兩個城市的外國商人都可以獲得平安通行的官方承諾。這便是自由貿易港的雛形。1228年,法國王國在南部的馬賽港港區內劃出一片特定區域,開闢為自由貿易區,規定外國貨物可以不被徵收任何稅,自由出入這一區域。1547年西班牙王國利沃諾自由港誕生,這標誌著世界首個自由港正式獲得命名。

17世紀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前,自由港模式在擁有港口的西歐國家很是盛行,德國的漢堡和不萊梅、法國的敦克爾克、丹麥的哥本哈根、荷蘭鹿特丹和阿姆斯特丹等紛紛被設立為自由港。伴隨著歐洲殖民的擴張,這一政策工具又被殖民者擴散到許多發展中地區,出現了直布羅陀、丹吉爾、巴拿馬科隆、吉布提、新加坡、中國香港和澳門等自由港。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一些發展中國家在取消原殖民性質自由港的同時,也主動借鑒其製度安排,創設了多種形式的自由貿易區,例如保稅倉庫、保稅港區、出口加工區、單一工廠等,它們的功能定位不同因而開放度不一。2006年全球共有3500多個處於運行中的自由貿易區,分別散佈在135個國家中,大約創造了6600萬個直接就業崗位和5000億美元全球直接貿易增加值(Rishi Sunak,2016)。

隨著國際貿易快速增長和國際分工模式的演變,一些自由貿易區獲準大幅度提升其開放度,在以貨物貿易和中轉為傳統功能基礎上,逐漸發展成為或者使所在地成為全球/區域範圍的國際貿易中心、國際航運中心、國際貨物集散中心、國際商品交易中心、國際金融中心、全球創新中心、跨國公司總部中心或者戰略性產業集聚基地等。從其開放度和性質看,這些自由貿易區即自由貿易港。借助於自由貿易港,這些國家/地區的經濟成功地融入大部分全球供應鏈,在全球價值鏈佔據了關鍵的分工地位,甚至實現了振興製造業的初始設立目標。新加坡和杜拜等地的多個自由貿易區分別成功地晉陞為具有特殊經濟功能的國際中心。美國紐約-新澤西港49號對外貿易區、愛爾蘭香農空港機場自由貿易區、巴西馬瑙斯自由區和台灣自由貿易港等則發展成戰略性產業集聚基地,對國家/地區經濟發展、就業和產業振興做出巨大貢獻。

國際競爭力最強自由貿易區的特徵

國際競爭力最強自由貿易區主要是分佈在新加坡、杜拜、香港等地的自由貿易港,這些自由港經濟高度開放和自由,呈現出一些共同特徵。

1.地處地理位置優越的港口或港口附近

自由貿易港大多毗鄰自然條件優良的海港或者空港,例如新加坡、杜拜、中國香港、愛爾蘭香農自由區、中國台灣的7個自由貿易港區等。歐洲是自由貿易港的起源地,曆史上湧現出鹿特丹、漢堡港、倫敦港等許多知名的自由港,其中一些由於歐洲經濟一體化而退化。隨著“英國脫歐”最後期限不斷逼近,英國政府已經成立自由港諮詢小組,英國國際貿易大臣利茲.特拉斯宣佈首批新的自由港將“推動經濟增長,確保英國各地的城鎮從英國退歐貿易機會中受益”。

如今,自由貿易港依託的港口形態多樣化,傳統上是海港和空港,也可以是內河港(如巴西馬瑙斯自貿區和智利依基克自貿區等),或者內陸港。美國和瑞士在許多海港、內陸和內河都設立了自由貿易港。

2.一般是地理面積小的產業集聚區

國際競爭力最強自由貿易港通常面積較小,並在設立之初即從宏觀層面獲得明確的產業規劃,重點發展特定產業,逐漸產業集聚,最終帶動全國或地區經濟發展。杜拜國際金融中心(DIFC)成立於2004年9月,占地僅1.1平方公里。目前,DIFC共有掛牌企業將近1000家,其中一半是金融類企業。DIFC由此成為中東和北非最重要的現代化伊斯蘭金融中心,是杜拜經濟的重要支柱,2016年GDP貢獻達到12%。裕廊自由貿易港是新加坡最早設立的自由貿易港,如今已發展為世界三大石化基地之一,規模僅次於荷蘭鹿特丹和美國休斯頓。美國知名度最高、面積最大的對外貿易區是紐約-新澤西港49號,占地15.8平方公里,但其內部又被不同企業申請設立為多個單一工廠分區。

3.營商環境自由且成本低

國際高標準自由貿易港多數被譽為“世界上最易開公司”的地方,滿足《京都公約》(1999)定義的三個基本要求,即“境內關外”(即“一國的部分領土,在這部分領土內運入的任何貨物就其進口稅和其他各稅而言,被認為在海關以外,免於實施慣常的海關監管製度”)、最少文件要求和被國家立法覆蓋。為此,自由港區免於常規海關監管;獲得專門立法,或被部分免予適用國內法律,其管理者甚至擁有立法權;除了必要的衛生和國土安全及移民機構,港區不設其他政府部門。港區不以稅收為設立動機,並向使用者提供多種稅負優惠和便利化措施。

4.經濟全面開放

國際競爭力最強自由貿易港都具備“自由貿易、自由投資、自由金融和自由運輸”四大功能,遵循貿易自由化(如7天24小時快速通關、零關稅,極少數商品除外)、投資自由化、金融自由化(如融資便利化、利率市場化)、沒有外彙管製(如彙率市場化、不限製外國資本進出和利潤彙回等)、簡易國際僱員簽證。與新加坡、杜拜和香港等地不同,美國對外貿易區自誕生之初就肩負振興本國工業和拉動國內就業的重任,因此禁止國際僱員。商品可以在某個自由貿易港內和不同自由貿易港之間自由移動、改裝、加工、銷售甚至無限期存放,只有當貨物等從自由貿易港轉移到國內消費時才面臨常規監管、繳納關稅和其他國內稅等問題。

5.極簡的治理結構

國際高標準自由貿易港的政府治理結構一般是四層級: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管理機構-經營者。在美國和杜拜的一些自由貿易港,經營者也是管理者,政府治理結構只有三級: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經營者。各層級的權責邊界清晰,中央政府負責審批設立,設立專門的管理機構。在新加坡,專門管理機構是新加坡海事和港口管理局或者民航局,美國往往是當地港務局。管理機構既負責戰略引導和規劃,提供完善的法律框架與貿易投資激勵措施,協助推廣和招商引資等,也承擔監管職責。地方政府保障基礎設施,通常都會提供稅費便利。經營管理者可以是公共或私人企業,具有高度自主權,向使用者提供有償服務。

6.嚴格事後監管和二線監管

為了應對由於寬鬆環境下潛在不法活動的挑戰,如走私、洗錢和毒品運送等,國際高標準自由貿易港一般被物理圍網和封閉管理,並嚴格事後監管和二線監管,對違法者施加能產生強大震懾效應的處罰,通常不允許常住居民。

(本文得到國家社科基金項目(17BGJ025)和2019年上海市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課題智庫專項後期(2019TFB008)資助,作者文娟為上海對外經貿大學自由貿易港戰略研究院副院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