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80後鼓手回到家鄉 在田間“種”一支鼓隊
2019年09月24日18:57

原標題:台灣80後鼓手回到家鄉 在田間“種”一支鼓隊

  【同期】張呈遠

  你可以回鄉,可是你要先找到你,你為什麼在這裏?你從哪裡來?你要去哪裡,這很重要。

  【解說】在台灣雲林縣的一片田野中常常能聽到鼓樂的聲響,或清脆、或渾厚、或氣勢磅礴,這鼓聲從綠色稻田中央一棟頗具現代感的建築中傳出。這個院落名叫幻木町,是太日樂集樂團的“大本營”。

  樂團團長張呈遠1980年出生於台灣雲林縣,大學期間開始學習各類鼓樂。大學畢業後,考進高雄市立國樂團當演奏員,活躍於中國音樂、世界打擊樂,尤以音色變化豐富的手鼓演奏著稱,舞台演奏臨場感染力濃烈,被當地媒體美譽為“擊樂達人”與”傑出擊樂演奏家”。

  但是,跟團工作了五年後,張呈遠發覺當下的生活跟他初學音樂時憧憬的生活不太一樣。

  【同期】張呈遠

  在職業樂團太即時,而且人跟人的溫暖,我覺得沒有那麼得緊湊,因為大家都是厲害的演奏家,所以大家自己都有自己的事業,所以當你可能八點九點準時上班,然後十二點準時下班的時候砰的瞬間人就都消失了這樣子。然後之後我就想說我到底該做些什麼樣的事情!

  【解說】迷茫期里,出生於湖南長沙的當代古典音樂作曲家、指揮家譚盾的作品《地圖》給了張呈遠回鄉的勇氣。

  【同期】張呈遠

  當初我看了一部蠻特殊的影片叫做地圖,就譚盾大師他做的一個影片。我看那個影片我很感動,他首演一定要在他們的部落演出,所以所有的演奏家們都要跟他跋山涉水背著樂器,大提琴、小提琴、低音鼓的,然後去他們的村莊。你看平常我們要去觀光要跑到山寨去都很睏難的,何況是一個樂團,燈光音響什麼都移到那個地方去,這一幕其實超震撼我的。所以那時候我其實地圖在我心裡面,我覺得算是冒出一個芽,我想了很久,所以我就決定回來。

  【解說】張呈遠評價自己是“有勇無謀”,因為他當初是裸辭,在沒有找到新工作的情況下回到家鄉。回鄉半年,他都在幫著母親的餐廳端盤子。一邊端盤子,一邊組建樂團,就這樣,他開始了自己的雲林在地樂團人生。

  回到原點從零開始,召集團員、租借練習室、一個一個募捐樂器,從幫其它樂團搬設備,到幫忙伴奏,再到辦第一場創團音樂會,張呈遠和他的樂團用了五年時間。

  【同期】張呈遠

  對於一個樂團而言,通常是創團那年辦創團音樂會,不會有人過了四年五年才辦創團音樂會那是很誇張的事情,可是我跟觀眾解釋說我為什麼這條路其實很短,可是我我每天都可以經過文化中心,可是我覺得我的樂團因為都走不太到,可是我走了五年我終於走到這邊了。

  【解說】不僅人回到了故鄉雲林,張呈遠的作品也充滿了故鄉的元素。他的第一個作品是四個套曲“雷水火風”,分別把家鄉急促的雨、河流、廟宇文化還有常見的風飛沙作為主題通過鼓樂的方式呈現出來。除了自然,雲林的曆史故事人物也成為了張呈遠音樂的主角。

  【同期】張呈遠

  我發覺到我可以用音樂幫雲林記錄故事,記錄曆史,然後讓別人不知道曆史跟故事,我可以透過音樂讓大家來理解,所以八百萬神我寫的就是古坑這一塊,因為我從小在那邊長大,所以那個地方當我最一個最基本的發想是最好的,所以我寫的第一首就是鐵虎,那鐵虎就是抗日我們台灣的抗日英雄。

  【解說】原本只是想做給當地人的音樂,鼓聲卻越傳越遠。不只是當地人,越來越多的外地人也特意來到雲林觀看演出。

  【同期】張呈遠

  當你的藝術成分有價值存在的時候來看你的真的就不只是當地人,雖然我的本意是做給當地人看來做留存。今年是我覺得我做演出讓我覺得最嚇到的一個,我今年有好多我那個廳大概900多個人可以進去看,然後我在一個月前就完售了。進到那個音樂廳看演出的人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人士外縣市,從台中、台北、高雄來看,是我不認識的。

  【解說】儘管排練場地還有貸款需要償還,但張呈遠和他的樂團成員們卻並不急於營銷自己。他們更希望保持初心,用鼓傳遞溫暖。

  【同期】張呈遠

  其實我覺得保持在初心好重要,讓更多人看見我們去各地巡演,當然是每一個團隊都希望做的事情,可是我並沒有想要說因為這樣子這個樂團就可以變得怎麼樣,我希望大家不要忘記了太日樂集為什麼叫太日,就是鼓像太陽一樣,然後我拿著鼓棒打出它,就像散發熱力一樣,我希望它打出來是有溫暖有溫度的,讓人家可以感受溫度。

  曹夢雅 楊程晨 雲林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