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私募夢想創業營第五場B組答辯:如何搭建組織體系
2019年09月24日11:49

  新浪財經訊 9月20日,由東方證券與新浪財經聯合主辦的2019第二屆“東方證券杯”私募夢想創業營第五場圓桌答辯在深圳成功舉辦。在B組圓桌答辯中,月度優秀機構上海相變投資、上海森旭資產、西藏合眾易晟、上海循遠資產、廣東奶酪投資五家機構參與答辯;廣州基岩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副總裁郭阿祿、深圳市時代伯樂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合夥人黎曉龍作為專業評委參與提問、打分與點評。

B組答辯評委:廣州基岩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副總裁 郭阿祿
B組答辯評委:廣州基岩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副總裁 郭阿祿

  通過3分鍾機構簡介、標準化問答、開放性問答、機構間問答四個環節,各機構暢談公司發展曆程以及公司運作風格,充分展示了公司的企業文化以及對市場的獨特見解。

B組評委:深圳市時代伯樂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合夥人 黎曉龍
B組評委:深圳市時代伯樂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合夥人 黎曉龍

  以下為答辯精編:

  主持人:下面請各家機構進行機構簡介。

  相變投資:相變投資是一家以宏觀量化對衝為特點的機構,首創了宏觀中性策略概念,這個策略最大的特點在於它的配置不是基於股票市場,而是基於目前國內所有的市場,包括國債、期貨。策略最大的特色是在接近10年的時間里,結合相變投資自身特有的宏觀中性引擎,追求相對收益,而不是絕對收益。

  森旭資產:我們團隊本身都是申萬宏源證券的研究員和銷售,後來一起創辦公司,所以我們的投資策略是基於基本面研究。在投資過程中最大回撤是12%,但只是一瞬間的數據,通常在市場下跌時回撤只有5%左右。當發現一些產業鏈明確機會時,我們會增加風險頭寸,所以在指數下跌時我們的數據比較平穩,指數上漲時可以跟隨指數上漲。然而,跟隨指數上漲不是指數化配置的結果,而是因為我們以相對比較集中的倉位去攻擊。

森旭資產總經理向禹辰
森旭資產總經理向禹辰

  合眾易晟:合眾易晟是2014年9月成立,2015年3月和6月分別發了兩隻基金,2016年5月發了一隻基金,到目前為止總共發了6只基金,所有基金產品均取得了較好的收益且體現出了低回撤性。2014年成立私募基金後,我們的目標就是想未來規模做到上百億元,但我們發現如果繼續按照擇時、波段操作,不太能實現我們的規模目標。所以2015年,通過招聘培養組建研究團隊,主要目的是打造我們的核心投研能力,為後面規模擴張和長遠發展奠定基礎。

  私募公司成立後,前幾年沒有任何要從基金運作中掙錢的想法,我們的所有收入都儘可能投入到研發當中。因此最近幾年,每年出去調研的企業數量都有四五百家。目前我們在基金上面的操作理念主要是尋找優秀的上市公司,在估值較低時持有它。

  奶酪投資:奶酪投資是2015年成立,2016年發了第一隻產品,到現在共有10只產品,並且所有產品到現在為止都是年化收益率20%多。投資策略是偏價值投資。價值投資方面我們具有幾個特點:一是以實業視角做價值投資,我們可以以企業管理的角度去觀察、接觸上市公司的管理團隊,或實地調研;二是奶酪投資是一個強風控的公司,在體系化管理中會把風控放在第一位。

  循遠資產:循遠資產成立於2015年,循價值投資之道和絕對收益之道。我本人在公募基金年金養老金從業很久,2010年開始管理大型的央企年金養老金,都是有絕對收益的要求。這麼多年來,我們已經把自己的投資絕對收益邏輯框架建立起來。2015年創業時,也秉承著這樣的理念,希望能把這套思路運用到私募資金管理上。公司2015年10月發行了第一隻產品,一直運行到現在。我們現在已經有6只基金,所有的基金在任何一年都是正收益,年化復合收益率大概是15%到20%之間。

循遠資產基金經理 王雪峰
循遠資產基金經理 王雪峰

  郭阿祿:請大家介紹一下在投研團隊方面的情況。

  相變投資:為什麼做宏觀量化對衝?這跟我們的團隊組成息息相關。首先介紹一下我的個人經曆,我在國家發改委做計量經濟做了4年,在發改委期間主要是研究全球貨幣市場,更多的是研究FDI和進出口貿易。當時我便已經把量子力學模型用在了宏觀狀態變量里,用來發現不同的宏觀動態變量對不同資產或不同領域的影響。這是我們整個模型的初始。後來我們從恒生電子招來一隻30人團隊,負責平台架構建設。我們的運算必須要寫到機器的底層,和硬件、軟件結合,現在整個平台是跟這一套算法結合起來的。

相變投資總經理 李明
相變投資總經理 李明

  森旭資產:我是2010年入行申萬研究所,2011年到2013年連續三年新財富前三,14年入職財通基金任研究總監並兼任專戶投資經理。我的研究理論是以基本面研究為抓手的產業鏈研究體系,投資理念以絕對收益策略為主。產業鏈投資如果每年想獲得20%-30%的收益率,那麼就跟隨大到不能錯過的行業。蘋果的崛起、新能源車的大發展,高科技領悟的進口替代,都是我們認為不容錯過的大趨勢。我們會將所有的研究力量就會放到我們認為有景氣的行業中,精耕細作,把公司研究清楚。

  合眾易晟:合眾易晟所有人都是草根出身,沒有券商和基金公司的從業背景。我們公司的研究團隊目前有9個人,是一批對股票癡迷的人。投研團隊在2015年、2016年走了彎路,那時我們比較看好新三板,業績做得一般。直到2016年年底、2017年年初,才又開始回到主板研究上面,後來慢慢地找到了方向。現在我們的團隊也在不斷轉變,深入研究產業基本面,從長遠來看企業發展狀況。

  奶酪投資:我們團隊有一些實業背景,所以在企業管理上,包括投資團隊的管理,相對會比較體系化。公司創始人沒有在大型機構任職過,沒有在公募、券商工作過,但是他的家庭背景是在實業方面做得比較成功。他作為家庭實業的第二代傳承人,沒有直接做實業,而是轉到了投資,因而我們在企業經營管理層面的體會和心得比較多,也有一定優勢。

奶酪投資副總經理 劉振宇
奶酪投資副總經理 劉振宇

  循遠資產:公司2015年成立時基本只有我一個人,後續又陸續從高校中招聘了一些應屆生。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有5名研究員,是我從畢業生培養出來的。應該說這兩年我們的投資效果是因為這些研究員成長得比較快帶來的。我們後續還會繼續延續這樣的思路,繼續壯大我們的投研團隊,不斷地增加在投研方面的投入。

  黎曉龍:請大家講講自己的短板和風險暴露的情況。

  森旭資產:今年我發現我們最大的問題是不夠專注。我們認為投資方法論如果再做到極致一點,可能投資的效果會更好。我們現在的方法論是一年會發現兩到三個比較有潛力的產業鏈景氣的公司,然後進行平均佈局,直到產業鏈出現一些數據或一些我們認為能夠讓市場驗證到產業鏈信號時,我們才會加倉。但實際上這種損耗很大,在這個過程中一些行業擾動也對我們的投資會產生比較大的困擾。

  相變投資:對於我們的宏觀量化策略來說,最大的問題還是受限於現在國內市場,特別是股票市場。因為融券做空需要兩大因素,第一是成本,第二是票源,這給我們造成了極大困擾。

  還有人才的問題。這個行業人才的培養週期特別長,不僅僅要學會用經濟學或金融學的理論分析價值模型、估值模型等定價模型,同時還要熟練運用物理學工具。即便我們招了金融工程專業畢業生,我們也要從底層培養,相當於他要再上一個研究生,從底層培養他數學和物理的基礎能力。我們很多人是從研究生二年級招過來實習,從實習到畢業之後,再到我們這裏工作一年,才能成為我們的合夥人。我們公司只有合夥人理念,沒有員工理念。所有人都要成為合夥人,跟我們有相同的誌向。

  合眾易晟:我們公司的問題也是我們未來要努力的方向。第一是我們沒有使用任何的金融衍生品工具,所有的衍生品都沒有做。未來我們會去學習股指期貨對衝,用來應對未來的系統性風險。第二是我們目前還在嚐試如何與券商研究所進行合作,因為我們還沒有緊密合作的券商研究所,所以在投研方面完全是靠自己研究,進展比較慢,希望未來尋找一些研究所合作。第三是我們的辦公地點在成都,未來我們有可能會選擇遷往深圳或者上海,調研和溝通會方便很多。

合眾易晟副總經理 虞利洪
合眾易晟副總經理 虞利洪

  奶酪投資:我們公司的產品,在資產配置角度來看,擇時性做得很少。我們從2016年到現在,基本上都是維持7—8成的倉位水平,市場不好時,我們會對持倉板塊之間的結構進行微調,但是很少做大的擇時。更多還是在行業和個股方面的研究,所以在這樣的倉位水平下,若出現如去年一樣大的回調,我們大概率情況下會比別人回調小一些,但不太能脫離市場的大背景而去有一個逆市表現,這是我們產品的不足之處。

  循遠資產:我有5年的研究員經驗和8年的投資經驗,基本上是一個技術派,不太懂企業經營,也不太懂市場推廣營銷,這是公司現在最大的痛點。之前,我們的產品幾乎全部都是靠直銷、持有人相互推薦、親戚朋友推薦,代銷只有一個渠道,比較薄弱。現在已經不是一個“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時代,在眾多私募中如何脫穎而出,這是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

  現在我們在投研方面的投入是非常大,這些研究員也面臨著未來的職位陞遷、薪酬增長和自己的財務規劃,這對公司規模發展也提出了更多的挑戰和要求,也是我後續應該重點解決的問題。

  黎曉龍:公司在組織體系搭建方面做得如何?

  森旭資產:我們2015年創業,正好是牛市結束之後做私募,基本上都是自有資本。因為要“過冬”,過早去做人員擴張可能適得其反,股東的壓力會非常大。我們看好未來的中國資本市場發展和私募行業的發展。所以在今年開始陸續增加了投研部門和銷售部門的人員配置。合規風控等部門人員我們一直都配,因為做公司合規是最重要的事情。

B組答辯現場
B組答辯現場

  相變投資:我們是2015年成立的,成立時剛好是最糟糕的時候。第一隻產品發在2015年7月底,雖然有壞的開局,但好在有一個相對好的結果,一年以後最大回撤是3%,有15%的收益。

  我的團隊多年來的策略就只有一個——穩健型、配置型、全天候型,從平台的搭建和人才的選擇都是從這個策略來延展。還有便是合夥人機製,作為我們的合夥人,在這裏的每一分辛勞都能獲得看得見的回報。所以我力推合夥人機製,只要入職並滿足一年考核期,就可以拿到期權。

  奶酪投資:我們投研7個人,市場3個人,還有後台、品牌的人員。做投資,研究能力很重要,同時市場和品牌也非常重要,這是兩個融合在一起的因素。

  我們對體系化相對比較重視。任何一個人來到公司都是自己來培養,但任何一個人離開對我們的投資組合都沒有太大的影響,因為我們是把大家的集體智慧凝聚在一個框架內,然後再發揮某一個基金經理的能動性,這是我們的投資體系。另外,我們的管理體系也是一樣,整個市場團隊的管理也有專門的管理軟件,包括財務、品牌方面,我們的管理都是比較精細化的。

  循遠資產:我們現在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架構,之前在市場方面沒有過多佈局,今年在市場部門增加了一人。公司現在人數不多,大部分還是投研人員。市場、運營、交易、風控都各設置了一名人員。我希望在未來幾年也能達到10名甚至以上的研究員。當我們的規模擴張到一定程度時,希望能夠築巢引鳳,引入跟我們理念相同的優秀基金經理加盟,這是我在投研方面的考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