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發支出猛如虎研發團隊耀如星 曠視科技到底虧沒虧?
2019年09月25日20:08

  中國AI群雄譜 | IPO風雲

  來源:市值風雲

  一、前言

  8月25日,人工智能獨角獸,曠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曠視科技”)正式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

  此消息一出,不僅是資本市場,科技圈也炸了鍋,連風雲君周圍一些技術宅、程序猿朋友們都在談論這事兒。

  作為一名常年在百樂門聽科技圈和金融圈資深人士胡吹海侃的代客泊車小弟,如此熱門的話題,風雲君豈能不好好暢聊一番?

  二、炙手可熱的AI獨角獸

  要說當下的科技圈什麼最火,那無疑是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以下簡稱AI)了。

  尤其是在阿爾法狗(AlphaGo)接連擊敗韓國圍棋九段棋手李世石、世界排名第一的中國圍棋九段棋手柯潔之後,AI這一概念更是火得不行。

  但是,要知道,下圍棋只是人工智能最初級的應用。

  實際上,AI已發展了60多年了,中間曆經風風雨雨、幾次大起大落。(可詳細參考風雲君另一篇文章《海天瑞聲:雷軍間接持股,客戶含BAT,但核心技術明顯不足 | 科創板風雲》)

  如今隨著算力、算法、大數據技術的突破,AI得以再次迎來黃金髮展期。

  普華永道發佈的報告顯示,到2030年,AI技術的應用將帶動全球GDP增長14%,約15.7萬億美元,AI將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主要引擎。

  各國都已意識到AI的重要性,紛紛出台政策推動AI技術的進步。AI已上升到國家級戰略。

  2016年,美國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OSTP)發佈了《為人工智能的未來做好準備》、《國家人工智能研究和發展戰略計劃》等報告,全面搭建了人工智能戰略實施框架。

  而我國在2017年發佈的《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則確立了“三步走”目標,到2030年,中國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將超過1萬億元,帶動相關產業規模超過10萬億元。

  在今年的3月,中國教育部還專門將人工智能專業納入高校本科專業“大家庭”,足見其重視程度。

  除了政策層面,有很多公司、很多行業、很多技術都開始整合人工智能技術。

  總而言之,AI不僅是目前最大的科技風口,也是未來數十年科技發展的趨勢。

  這個領域的參與者,既有像Alphabet、亞馬遜、騰訊這樣的科技巨頭,又有不斷冒起,備受矚目的新興獨角獸,曠視科技就屬於後者。

  曠視科技和另外三家:依圖科技、商湯科技、雲從科技,並稱為中國四大計算機視覺獨角獸。(計算機視覺,Computer Vision,以下簡稱CV,是一種通用性AI技術,可以細分為圖像識別、人臉識別和視頻識別等)

  四大CV獨角獸的成立時間集中在2011年至2015年,其中曠視科技成立時間最早,而最晚的雲從科技成立距今不過4年。

  IDC發佈的《中國人工智能軟件及應用(2018下半年)跟蹤》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計算機視覺應用市場達7.5億美元,其中安防是最大的應用場景。

  其次是金融業的人臉識別身份驗證、財務票據識別,醫療行業的影像診斷,零售業的商品識別等。

  從市場格局角度,四大CV獨角獸共佔據市場份額的62%。

  其中商湯科技佔據首位,曠視科技緊隨其後,排名第二,依圖科技、雲從科技分列第三、四位。

  作為世界最早一批,用深度學習技術實現人臉識別產品商用化的人工智能企業,曠視科技已攬獲多項AI技術評測冠軍。

  早在2017年,公司的人臉識別系統“Face++”就被《麻省理工科技評論》評為全球十大前沿科技。

  計算機視覺和模式識別大會(Conference on Computer Vision and Pattern Recognition,以下簡稱CVPR)是國際最頂級的CV領域的會議之一。

  由於CVPR業界的知名度非常高,且極為權威,因此每年都會吸引諸多的企業學術界團體和個人向其投遞論文。

  論文的投遞與收錄自然是展現企業研究實力的一項“硬指標”。

  2018年的CVPR,曠視科技有1篇spotlight論文及7篇poster論文被主會收錄。

  公司還參與了AVA和WAD挑戰賽,擊敗Alphabet、英偉達等巨頭,斬獲時空行為定位和實例視頻分割雙項冠軍。

  2019年,全球知名創投研究機構CB Insights將曠視科技列入“世界人工智能初創公司100強”。

  曠視科技已是當下最炙手可熱的AI獨角獸之一。

  三、精英創業:“姚班”的天才少年團

  如果想從曠視科技身上,喝點“草根逆襲”之類的雞湯,恐怕會讓大家失望了。

  因為曠視科技從一出生,就被打上精英創業的烙印。

  其創始團隊平均年齡只有31歲,也就是傳說中的“比你聰明還比你努力”的天才少年團。

  他們分別為印奇、唐文斌和楊沐,清一色“姚班”出身。

  這個“姚班”就是大名鼎鼎的清華大學計算機科學實驗班的簡稱,由世界著名計算機科學家、唯一一位華人圖靈獎獲得者,姚期智院士創辦。

  計算機科學是清華大學的王牌專業,而“姚班”則是王牌中的王牌。

  “姚班”2019年面向全國預計只招收25人。

  “姚班”的篩選標準不僅是一個高考分數,還包括奧賽招生、自主招生、校內二次招生、專業選拔等層層考核。

  能上清華的已經屬於學霸,能考入“姚班”,更是“超級學霸”或者計算機領域的天才人物。

  先說說中國科技圈兒的男神,曠視科技聯合創始人兼CEO印奇,

  印奇,1988年出生安徽蕪湖,從小學開始就一路開掛。

  2003年以蕪湖市中考“裸分狀元”,考入蕪湖市一中省理科實驗班。

  高中時代,印奇拿過蕪湖市科技活動一等獎、全省青少年科技創新比賽三等獎。

  還擔任班上籃球隊長、校辯論隊的主力。

  堪稱現實版的肖奈(《微微一笑很傾城》主人公,校草+技術大牛+籃球高手)。

  2006年高中沒畢業,印奇就通過了清華大學自主招生,並以680多分的高分順利地進入了“姚班”。

  大學二年級印奇開始在微軟亞洲研究院從事AI方面的研究,2011年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攻讀計算機博士學位。

  後在讀博期間輟學,與“姚班”同學唐文斌、楊沐聯合創辦曠視科技。

  關於印奇還有個小插曲。

  自清華畢業之後,印奇曾赴香港中文大學深造一段時間,當時師從中國CV界泰鬥湯曉鷗教授。

  而湯曉鷗正是曠視科技的老對手,商湯科技的創始人兼董事長。

  這對師徒分庭抗禮,一直競爭到今天。

  與印奇一樣,唐文斌與楊沐都是信息領域的大神級人物。

  曠視科技的CTO唐文斌,高中直接保送到清華“姚班”。

  在校期間,曾是清華大學計算機系科協主席,並擔任清華信息學奧林匹克的總教練長達7年之久。

  唐文斌拿過國際信息學奧林匹克競賽金牌(楊沐也拿過)、ACM/ICPC國際大學生程序設計競賽世界總決賽第六名(亞洲第一名)。

  如此亮瞎眼的履曆,真應了那句老話:自古英雄出少年。風雲君只想送給他們一個大大的“服”字。

  其實在AI領域,大部分團隊的技術背景都比較強,尤其是頭部公司。

  可能隨便拿出一個CTO或者技術帶頭人的簡曆,就可以嚇哭很多人。

  下圖就是Pony.ai的聯合創始人兼CTO樓天城的技術背景,這還只是部分。

  四、身旁的馬校長:亦師、亦友、亦股東

  根據招股書的披露,阿里系是曠視科技最大的股東,持股29.41%,其中螞蟻金服持股15.08%,淘寶中國持股14.33% 。

  印奇、唐文斌和楊沐三位創始人分別持股8.21%、5.9%、2.72%。

  但由於曠視科技是AB股製度,也就是同股不同權,三位創始人持有的A股擁有10倍於B股的投票權。

  曠視科技與阿里的緣分,應該是始於2014年,當年螞蟻金服首次投資曠視科技。

  技術派創業者往往對技術過於執念,缺乏商業思維。

  印奇為了彌補自身的短板,系統化學習企業管理,遂到杭州拜師馬雲。

  隨後,印奇便成了湖畔大學首批學員,而馬雲正好是首任校長。

  印奇曾公開表示自己是馬雲的粉絲,風雲君不知道印奇從馬雲那兒學到什麼,只知道曠視科技也大概在這段時間,確立了To B的戰略方向。

  再之後,曠視科技便與阿里巴巴結成了戰略夥伴關係,展開了多方面的業務合作。

  比如為支付寶提供了刷臉技術支持、為天貓超市提供智能物流解決方案、為芝麻信用提供了身份驗證方案等等。

  在2015年的德國漢諾威博覽會上,馬雲爸爸更是親自為曠視科技打call:在開幕式上,馬雲親自向德國總理默克爾演示了如何通過刷臉的方式購買郵票。

  這個刷臉技術就是螞蟻金服和曠視科技合作開發的。

  當馬雲的臉龐出現在大屏幕的時候,觀眾一片喧嘩,曠視科技自此名聲大噪,蜚聲海內外。

  有了支付寶海量的應用場景,曠視科技迎來了業務的突破性進展。

  值得一提的是,馬雲並沒有把寶全押在曠視科技一家企業身上。

  阿里巴巴在商湯科技C輪融資之後,就擁有了後者重要股東席位,還通過雲鋒基金入股了依圖科技。

  至此,中國四大CV獨角獸,四分之三都被阿里系投資過。

  五、細分市場地位

  曠視科技把可商業化的CV市場分為三個垂直領域:消費類電子(主要是智能手機)、城市管理、供應鏈。

  智能手機目前會在兩個地方用到CV技術,一個是設備解鎖,另一個是計算攝影(Computational Photography)。

  根據灼識諮詢的報告,曠視科技佔據了70%以上國產安卓手機設備解鎖的市場份額。

  另外,CV技術也可用於智能設備線上的身份認證。

  2018年,曠視科技是國內線上身份認證領域的頭號玩家,市占率為61%。

  再看城市管理,也就是安防領域。

  2018年,曠視科技在這個領域的市占率為7.4%,排名第三。

  而前兩位均不是純粹的AI企業,雖然曠視科技沒有披露,但風雲君推測應該是安防行業的傳統巨頭:海康威視(002415.SZ)和大華股份(002236.SZ)。

  這兩家公司有自己的算法團隊,也在做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和CV。

  海康威視和大華股份本來就是安防行業的佼佼者,也有客戶基礎,切入做“安防+AI”,有先天優勢。

  最後是供應鏈。

  供應鏈主要分為智慧零售和智慧物流,前者可以運用CV分析商店數據,進而優化存貨管理。後者就是用機器人取代傳統人力,自動搬運貨物。

  供應鏈垂直領域的CV應用尚處在早期階段。

  六、正面硬剛:新興AI企業VS傳統安防巨頭

  雖然從產品端看,曠視科技為客戶提供的是一整套解決方案,既包括軟件,也包括硬件設備,但軟件依然是曠視科技產品矩陣的核心,因為軟件是算法的載體。

  作為一家面向技術層面的AI企業,算法直接決定了曠視科技的競爭力。

  曠視科技的算法以深度學習為主,核心技術是其自主研發的Brain++。

  Brain++是一個底層的算法框架,曠視科技利用這個框架可以在更短的時間內開發出新的算法組合,從而構建一條更加自動化的算法生產線。

  公司開發出了算法,然後將其搭載到平台或者是應用軟件上,最後與硬件設備捆綁,就形成了一套解決方案。

  依照前文的三個細分市場,曠視科技的收入主要分為三塊:個人物聯網、城市物聯網、供應鏈物聯網。

  截至2019年6月30日,城市物聯網貢獻了73%的收入,其次是個人物聯網(22%)。

  1、城市物聯網

  城市物聯網主要指安防領域。

  傳統的安防是一個以攝像頭為主的純硬件業務,隨著AI技術的推廣,安防設備開始內置具備複雜算法的軟件,呈現出越來越智能化的趨勢。

  這就給了AI企業進入安防行業,賦能傳統安防設備的機會。

  曠視科技銷售的產品有平台軟件、應用軟件和硬件設備。

  硬件設備有MegEye系列的攝像頭。

  還有MegBox系列的邊緣服務器。

  安防是一個典型的To G(To Government)行業,政府機構是最大消費者和最終買單者。

  但曠視科技的下遊客戶不是以政府機構為主,而是第三方系統集成商。

  系統集成商按照單個項目合同,採購曠視科技的服務,再由這些集成商為政府機構提供服務。

  曠視科技賣的要是軟件,就以授權方式收費,要是硬件設備,就以銷量收費。兩者也可以結合起來。具體怎麼收,會在合同中約定。

  截至2019年6月30日,來自前五大客戶的營收占總營收的34%。

  其中,第一大客戶是安防領域的系統集成商,占比13%。第二大客戶也是安防領域的系統集成商。

  無論從收入貢獻,還是客戶結構角度,安防市場對曠視科技至關重要。

  但正如前文所說,曠視科技的競爭壓力不小。

  不僅要面對同樣進入安防領域的商湯科技、雲從科技、依圖科技,還要面對傳統安防巨頭海康威視和大華股份。

  尤其是市占率排名第一的海康威視,這個市值接近3千億的中國安防龍頭。

  海康威視把自己定位為智能物聯網解決方案和大數據服務提供商。

  而曠視科技的定位是人工智能+物聯網。兩者的目標非常接近。

  根據2018年的財報,海康威視正在以安防視頻為基礎,將AI技術推廣到消費級品牌螢石、無人機、移動機器人等新興業務。

  旗下的AI Cloud 平台也已落地。

  像曠視科技、商湯科技這樣的純AI企業,即便在算法、人臉識別技術上領先。

  但安防系統作為一個整體解決方案,不是算法強,就可以搞定的,需要供應鏈、渠道、硬件製造等諸多領域的配合。

  而海康威視的渠道優勢尤其明顯,銷售渠道已經下沉到縣一級的層面。

  風雲君在招標網輸入“海康威視”的關鍵字,就出現了多達17000多條的中標公告。

  (網址:http://www.bidchance.com/)

  而曠視科技只有55條中標公告。

  另外,海康威視的業務範圍更廣,有更多的應用場景,從官網上看,產品線非常多,這也有利於海康威視發展AI技術。

  早在2006年,海康威視就組建了自己的算法團隊。

  海康威視首席專家、研究院院長為浦世亮,法國國家科學研究院(CNRS)博士,浙江大學理學博士。

  在2016年的ImageNet大規模圖像識別挑戰賽(ILSVRC)中,浦世亮帶領團隊成功拿下場景分類項目的冠軍。

  目前而言,海康威視肯定不甘於只做一家硬件設備商。

  一方面是傳統安防巨頭試水AI,一方面是新興AI企業入場安防領域。兩者的正面硬剛已無法避免。

  那麼問題來了。

  到底是掌握著渠道優勢的傳統巨頭繼續稱霸,還是新興AI企業成功逆襲,抑或是大家共存、一起瓜分安防市場?

  這個就留給大家自行判斷吧。

  2、個人物聯網

  曠視科技的個人物聯網可分為SaaS服務和個人設備兩個板塊。

  SaaS服務收入來自曠視科技的Face++和Face ID平台。前者是基於雲端的CV開放平台,後者是雲端身份認證系統。

  Face++提供的功能有五種:人臉識別、人體識別、人像處理、文字識別、圖像識別。

  我們所熟知的美顏相機,就需要用到Face++。

  (圖片來自網絡)

  由於Face++是開放平台,因此第三方企業均可免費試用部分功能,但如果想要更高級的功能,需要升級為付費套餐。

  Face++的收費方式以按量計費為主,包時、授權計費為輔。

  Face ID 是在Face++的基礎上集合多種功能的一套完整成熟的身份認證系統。

  簡單說,Face ID 要做的就兩件事。

  首先判斷:你是不是你,其次判斷:你是不是真的你。

  整套流程包括:數據收集、活體檢測與人臉對比、反饋結果。

  像APP開戶認證、直播認證等都是Face ID的應用場景。

  Face ID一般按調用量計費,API調用即時扣費,使用多少,支付多少。

  對一般的客戶,曠視科技會要求他們預付一筆款,而對大客戶則不需要預付,反而有三個月的信用期。

  採用曠視科技SaaS服務的客戶有金融科技公司、打車軟件、其他APP開發商等。

  鑒於曠視科技與阿里系的關係,最大的SaaS客戶有可能就是金融科技巨頭螞蟻金服。

  關於這一點,曠視科技在招股書中也有暗示。

  個人物聯網另一個板塊是個人設備,個人設備又可分為計算攝影和設備解鎖。

  曠視科技提供的計算攝影方案包括夜景攝影、美顏四件套、實時骨骼柔性追蹤。

  計算攝影的美顏功能與Face++提供的美顏功能有點類似。兩者的區別是,前者不需要手機用戶下載一些美顏APP,直接用手機自帶的相機就可以實現美顏。

  而Face++美顏功能的實現,需要搭載在第三方美顏APP上。

  除了為智能手機廠商提供計算攝影,曠視科技還以軟件工具包的形式,提供設備解鎖服務方案。

  小米、OPPO、vivo都是曠視科技的合作夥伴。

  曠視科技是支付寶的禦用技術提供方。

  而刷臉支付技術也屬於設備解鎖的範疇。

  個人設備業務的下遊客戶包括智能手機廠商和移動APP開發商(主要是支付寶)。

  曠視科技可以按照合同約定收取固定的授權費,在有效期內客戶(比如支付寶)可無限量使用服務,也可以按照手機實際的出貨量收取專利費。

  至此,個人物聯網就大致分析完了,從中我們可以得知,個人終端用戶才是個人物聯網的使用者,但曠視科技並沒有向個人收費,而是向B端機構客戶收費。

  3、小結

  由於供應鏈物聯網占比過小,風雲君就不詳述了。

  2016-2018年,城市物聯網、個人物聯網的客戶數量都在快速增長。

  營收方面也在快速增長,2017、2018年的營收增速均在300%以上。

  毛利率也從2016年的31%提升到2018年的65%。估計是因為基數小以及規模效應。

  拆分來看,SaaS和個人設備的毛利率最高,城市和供應鏈物聯網的毛利率比較低。

  原因是城市和供應鏈物聯網含有比較多的硬件業務。

  截至2019年上半年,曠視科技最大的成本是硬件設備,占營業成本的77%。

  其實在2016年時候,還是數據源成本占大頭。只是隨著安防業務的擴張,硬件成本逐漸成了主要成本。

  開發算法,一般需要用到標註過的數據,也就是“喂數據”。

  曠視科技可以自己招人標註數據,也可以向第三方數據資源商採購。

  風雲君之前寫過《海天瑞聲:雷軍間接持股,客戶含BAT,但核心技術明顯不足 | 科創板風雲》,裡面的海天瑞聲就是專門做音頻數據標註的。

  曠視科技目前有405名數據標註員,占員工人數的17%。

  七、飆漲的應收賬款

  2016-2018年,應收賬款不僅在絕對值上從0.24億元增加到10.9億元,占營收比例也從35%增加到77%。

  應收賬款和票據周轉天數從79天增加到2019年上半年的171天。

  每年應收賬款的壞賬損失也在增加,不過占營收的比例不算大。

  超過一半的應收賬款賬齡在90天以內。

  這些應收賬款多是來自城市物聯網的集成商以及政府機構。

  隨著曠視科技業務的擴張,存貨也大幅增加。

  存貨以硬件和零部件為主。

  存貨周轉天數從2016年的33天增加到今年上半年的69天。

  曠視科技解釋說,這是應對快速增長的市場需求而備貨所致。

  八、為什麼沒有預收款項?

  2018年,其他應付款項、已收押金及應計費用達到4.28億元。

  風雲君發現,在具體明細中,並沒有預收款項,也就是已收押金(Deposits Received)這一科目。

  按道理,曠視科技採用軟件授權,就會有預收款項,但奇怪的是,從2016年開始,負債表裡就沒有預收。

  九、曠視科技的對外投資

  近幾年,曠視科技的資本支出增加很快,尤其是物業、廠房和設備這一塊。

  2018年的資本支出變動較大。

  直接導致當年的固定資產(物業、廠房及設備)變動較大。

  這主要系當年購買了大量的電腦設備和土地使用權。

  這裏要提一點,曠視科技並沒有把土地使用權當作無形資產,而是算在固定資產里(物業、廠房及設備)。

  曠視科技流動類的可供出售金融資產就是理財產品,2019年上半年為2.9億元。

  非流動類的可供出售金融資產有兩個。

  一個是中國大陸境內的一傢俬營公司的、含有有優先權的普通股。一個是作為有限合夥人,投資未上市的私募基金。

  由於上市母公司的報表裡,沒有非流動類的可供出售金融資產。因此,這兩個資產應該是曠視科技的子公司所投資。

  除了可供出售的金融資產,還有對聯營企業的投資。報告期末,曠視科技對聯營企業的投資達到4.34億元。

  對聯營企業的價值有兩種計量方式,一種是我們熟知的權益法,還有一種是按公允價值法。

  之所以採用公允價值計量,主要系曠視科技持有的某些聯營企業股份不是一般的普通股。

  而是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或者是附有優先權的普通股。

  這種類型的股份沒有普通股的權益,相當於混合型金融工具,但曠視科技仍對被投企業的經營有一定的影響。因此,根據IFRS 9的規則,要用公允價值法對其進行計量。

  曠視科技比較重要的聯營公司有很多。

  風雲君就簡單講講兩家:杭州銳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銳穎科技”)和深圳市鯨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鯨倉科技”)。

  銳穎科技於2017年才成立,主營業務是製造與銷售安防領域的硬件設備。

  這家公司應該是曠視科技的下遊,屬於城市物聯網里的系統集成商,自己主做硬件,算法軟件就向曠視科技採購。

  鯨倉科技是國內智能倉儲行業的知名創業公司,除了曠視科技,百度、雲峰基金、金沙江都是它的投資方。

  其設備主要應用在倉儲、分揀、配送等倉庫管理環節上,可大幅降低物流成本,使商品存儲與流通更高效。

  如揀貨、搬運機器人等。

  為了使這些硬件設備更加智能化,鯨倉科技會向曠視科技採購算法軟件。

  十、曠視科技到底虧沒虧?

  對於一家新經濟獨角獸,投資人最關心的除了增長,就是虧損情況。

  那曠視科技到底虧沒虧呢?

  風雲君說:虧了,但沒虧多少。

  要是照搬財報上的數據,今年上半年曠視科技就巨虧52億。

  其實,這都是金融負債的公允價值變動惹的禍:今年上半年,計入損益的金融負債的公允價值變動就高達-51億元,對當期的虧損“貢獻”了絕對的大頭。

  所謂的金融負債,實際上就是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以及衍生金融工具。

  具體到曠視科技,則主要指優先股。

  2016-2019年6月30日,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的公允價值從11億暴漲到179億。

  雖然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帶有“股”字,但在會計準則中,它是一項負債科目,負債增加,自然會對淨利潤產生負面影響。

  像小米、美團之類的新經濟公司,在融資的時候,都會以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作為主要的融資方式。

  曠視科技的數輪融資中,也發行了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

  這類優先股相當於附帶了普通股認購權(warrant)的債券。

  投資者行權時,按約定的轉股價格將優先股轉換為普通股(“可轉換”);不行權時,企業到期按約定利率贖回優先股並支付利息(“可贖回”)。

  曠視科技的優先股,賬麵價值不斷增加,有兩方面的原因。

  其一是融資新發行的優先股,其二是曠視科技的估值不斷提升。

  不過,這種增加所導致的虧損,只是名義上的報表虧損,是非現金科目的調整,沒有現金流出,不能反映真實的業務情況。

  更為重要的是,曠視科技在招股書中已經說明,優先股將於IPO之後自動轉為普通股。

  隨著轉股的實施,優先股就會整體從負債轉入權益,曠視科技自然就不會“虧損”如此之多。

  如果不計優先股的影響,那麼2018年只虧損3.1億,比之前的數據要好看多了。

  不過,曠視科技依然在虧損,而且虧損擴大的趨勢依然沒有變。

  這就牽扯到第二大“虧損”來源了。

  十一、研發支出猛如虎,研發團隊耀如星

  曠視科技的毛利率在2018年超過60%,也不算低,在沒有計入優先股的情況下,為什麼還會越做越虧呢?

  答案就是:研發支出。

  要形容曠視科技的研發支出,那隻能用“恐怖”來形容。

  雖然由於規模效應,這幾年的研發費用率在降低,但依然保持在40%以上。

  這是個什麼水平?

  根據Bloomberg彙編的數據,2018年全球研發投入前十名中,亞馬遜、Alphabet、三星分別以288、214、167億美元的絕對值位居前三名。

  華為以153億美元的研發支出,排名第四,是前10名中唯一一家中國企業。

  要是看研發費用率,超過10%的只有Alphabet(16%)、華為(14%)、微軟(13%)。

  曠視科技的研發費用率(40%)甩了這些科技巨頭不止一條街,是典型的技術創業style,跟大部分上市公司完全不是一個調調。

  研發支出的資本化也很少,2018、2019年上半年,分別只有780萬、3900萬。

  不過,我們也需要注意,研發支出的大頭往往是技術員工工資。

  比如,曠視科技的技術員工薪酬就占了研發支出60%以上。

  由於技術員工也不一定從事研發活動,到底哪些可以算到研發支出里,哪些可以算到銷售費用里或者營業成本里,完全由公司自己界定,這就存在一定的可調節空間。

  與誇張的研發支出遙相呼應的,是群星閃耀、陣容豪華的研發團隊。

  曠視科技設有五大獨立研究院,遍佈北、上、南京、成都、美國西雅圖。

  研發團隊非常年輕,幾乎都是計算機科學領域的青年才俊。

  現有的成員在IOI、NOI等國際權威編程比賽中,獲得共計40枚金牌,是名副其實的“金牌”團隊。

  曠視科技有兩位技術帶頭人:孫劍博士和王玨博士。

  孫劍,曠視科技首席科學家,AI界的知名學者,前微軟亞洲研究院首席研究員。

  他在CVPR、ICCV、ECCV等頂級學術會議及期刊發表學術論文100餘篇,兩次獲得CVPR最佳論文獎(2009、2016),擁有超過40項美國或國際專利。

  論文已被Google Scholar引用8萬多次(截止2019年9月)。

  孫劍是當今世界公認的Deep Learning和CV領域最權威的科學家之一,拿過數十項世界級獎項。

  年僅33歲就獲得了麻省理工頒發的“全球35歲以下傑出青年創新者”獎。

  有意思的是,創始人印奇大二到微軟實習,指導老師就是孫劍。

  王玨博士,曠視科技美國研究院負責人(MEGVII Research US),前Adobe首席科學家。

  曾同時在計算機視覺、計算機圖形學、人機交互三大領域最高級別會議和期刊發表65篇學術論文,手握64項美國專利。

  曠視科技還請來了四位學術泰鬥和行業大佬,出任公司的技術與戰略顧問委員,相當於外部智囊團,專門為研發人員提供技術指導。

  首席顧問為姚期智院士,其他三位委員分別為:鄭南寧院士、李開複、張宏江。

  曠視科技研發團隊共有1432人,占員工總數的61%,其中38%的研發人員擁有碩士及以上學位。

  風雲君估算了一下,曠視科技研發人員的平均年薪為43萬元,遠超公司整體平均的26萬元。

  曠視科技目前擁有登記註冊的中國專利311項,還有25項海外專利。

  其中的250項,全部都與AI相關。

  先進的算法,對曠視科技保持市場領先地位至關重要,因此對研發的投入,公司自然是“毫不手軟”。

  如此大手筆的研發投入,再加上應收賬款的飆漲,經營性現金流每年都是淨流出就不足為奇了。

  十二、變現、變現、變現,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在風雲君看來,一篇優秀的學術論文只解決了部分問題,作為一家企業,即使是技術驅動型的,最重要的還是盈利,而不是搞學術。

  但問題是,眼下很多AI技術在落地過程中還有大量的細節難關需要攻克,無法做到規模化的行業應用。

  這裡面就存在三種情況:

第一,有了技術,但沒有使用場景;

第二,有了使用場景,但市場需求不夠大;

第三,市場需求很大,但不知道怎麼盈利,商業模式不清晰。

  另外,曠視科技至少面臨三類競爭對手,當中任何一個都不是好對付的。

  首先是安防領域的海康威視、大華股份等,其次是其他AI獨角獸,最後就是那些財大氣粗的科技巨頭,如華為、阿里等。

  阿里系不是曠視科技的戰略投資者和最大股東嗎?這能成為曠視科技的護城河嗎?

  從業務角度,阿里系的確幫了曠視科技很多忙。

  尤其是旗下的芝麻信用和支付寶,為曠視科技的人臉識別技術,提供了規模化的市場需求。

  在招股書中,曠視科技披露了一份與芝麻信用續簽的合作協議。

  內容是,每次客戶使用芝麻信用上的身份認證功能,曠視科技就能獲得0.85元的收入。

  但裡面有一點需要注意,芝麻信用只對“部分企業客戶”提供曠視科技的技術。

  也就是說,即便是大股東,也沒給獨家合作。

  更為重要的是,阿里系還投資了其他AI獨角獸(商湯科技、依圖科技),向來聰明的馬雲老師,應該也不會在曠視科技這一顆樹上吊死。

  更何況,阿里雲的ET大腦,也在做AI,其中就包括人臉/圖像識別。

  阿里系與曠視科技之間的合作關係,長期來看比較微妙。

  因此,我們不能把阿里的入股,當作是對曠視科技的重大利好。打鐵還需自身硬,我們更應該關注曠視科技自身的實力。

  至於曠視科技目前該給多少估值,就不在風雲君的能力範圍之內了。

  十三、長期至上

  創始人印奇在致投資者的公開信中,明確表示公司將堅守三大原則:

1、星辰大海、永不言棄;

2、專注核心競爭力(深度學習);

3、穩健開展商業化。

  三個原則可以用一句話概括:公司發展重心依然在技術研發端,對盈利變現不著急。

  從財務角度,曠視科技只要削減每年的研發支出,其實是能夠實現盈利的。

  由此,風雲君聯想到,亞馬遜在1997年上市前夕,創始人貝索斯曾在致股東的一封信中寫道:“長期至上”。

  兩者之間,是不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