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綱:利率處於適度水平 貨幣政策“以我為主”
2019年09月25日07:23

  易綱回應貨幣政策、數字貨幣、支持民營小微、處置風險等問題 利率處於適度水平 貨幣政策“以我為主”

  來源:金融時報 本報記者 李國輝

  9月24日,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活動新聞中心首場新聞發佈會上,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就貨幣政策、數字貨幣、支持民營小微、處置風險等近期熱點問題回答了中外記者的提問。

  易綱表示,目前中國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中國在宏觀經濟政策,特別是財政政策、貨幣政策上,應對下行壓力的空間還是比較大的。以貨幣政策為例,目前的利率處於適度水平,法定存款準備金率的水平也為今後的宏觀政策調整留有充足的空間。

  “但是,我們並不急於像其他一些國家央行那樣,有一些比較大的降息和量化寬鬆的政策。中國的貨幣政策還是要保持穩健取向、保持定力。”易綱說,“大家都擔心如果真的出現經濟下行,主要發達國家的貨幣政策工具用完了,比如他們已經接近零利率、甚至實行負利率政策,我們應該珍惜正常的貨幣政策的空間,使得我們能夠在這個正常的貨幣政策的空間中儘量長地延續正常的貨幣政策,這樣對整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和老百姓的福祉是有利的。”

  貨幣政策堅持穩健取向

  近期歐洲央行重啟了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美聯儲也啟動年內第二次降息,全球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趨於寬鬆。在此背景下,中國貨幣政策的取向是什麼?

  易綱指出,中國是一個大型的經濟體,貨幣政策主要是服務國內經濟,所以決定貨幣政策主要是“以我為主”,考慮國內的經濟形勢和物價走勢來進行預調和微調。中國的經濟目前在合理區間,物價方面也處於比較溫和的區間。在轉型升級中遇到一些結構性的問題,主要是通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來解決。

  綜合分析中國國內形勢和國際背景,易綱強調,中國的貨幣政策應當保持定力,堅持穩健的取向。既要穩當前,也就是說要加強逆週期調節,保持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長速度與名義GDP的增長速度大體上相當,堅決不搞“大水漫灌”。同時,也要注意保持杠杆率的穩定,使得整個社會的債務水平處於可持續的水平。還要考慮到長遠,加大結構調整的力度,下大力氣疏通貨幣政策的傳導機製,以改革的方式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觀察全球包括美、歐、日等發達國家的貨幣政策和發展中國家的貨幣政策在未來幾年的取向,我有這樣一個判斷:再過幾年,如果哪個國家,特別是哪個主要經濟體還保持正常的貨幣政策,那麼這樣的經濟體應當是全球經濟的亮點,也應該是市場所羨慕的地方。”易綱說。

  央行數字貨幣發行沒有時間表

  數字貨幣方面,易綱介紹,人民銀行從2014年開始研究數字貨幣,把央行數字貨幣和電子支付工具結合起來,所以叫做數字貨幣和電子支付的一攬子計劃,目前取得了積極進展。將來,數字貨幣和電子支付的目標是替代一部分流通中現金(M0),也就是說替代一部分現金。央行數字貨幣將來的框架是中央銀行和商業銀行雙層運行體系,不改變現在的貨幣投放路徑和體系,這樣能充分調動市場的積極性。

  數字貨幣技術路線方面,易綱表示,會堅持中心化管理,在研發工作上不預設技術路線,可以在市場上公平競爭選優,既可以考慮區塊鏈技術,也可採取在現有的電子支付基礎上演變出來的新技術,充分調動市場的積極性和創造性,也設立了和市場機構激勵相容的機製。

  至於央行數字貨幣發行的時間表,易綱表示,現在沒有時間表,還有一系列的研究、測試、試點、評估和風險防範工作要做。特別是數字貨幣跨境使用方面,還有反洗錢、反恐融資、反避稅天堂和“知道你的客戶”等一系列監管要求。

  “三支箭”取得較好效果

  解決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方面,去年以來,央行提出的“三支箭”思路(即銀行貸款、市場發債、股權融資)取得了較好效果。易綱表示,人民銀行會同有關部門發揮“幾家抬”合力,央行、財政、監管、地方、金融機構的積極性都調動了起來,宏觀政策上降準、定向降準、再貸款、再貼現等貨幣政策工具引導金融機構給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貸款,收到了比較好的效果。

  今年民營企業的貸款增長較快,支持民企發債也收到了比較明顯的效果。民企債券融資支持工具支持66家民營企業發債488億元,同時撬動了幾千億元的民企發債,有金融機構、地方政府也仿照這種辦法,用融資工具支持的方式分擔風險,使得民營企業債券的發行不僅僅能夠發得出去,而且在發行利率上有所降低。

  到今年8月末,普惠金融小微貸款餘額是11萬億元,增長23%,增長的幅度比去年年末高8個百分點。目前有2500多萬戶民營小微經營主體得到了貸款。這有力地支持了就業、創業和整個經濟的平穩運行。

  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的融資成本方面,易綱表示,今年觀察下來,綜合融資成本有明顯下降。下一步,人民銀行將會同有關部門,繼續把這“三支箭”用得更好。

  化解風險堅持市場化法治化

  今年5月,人民銀行和銀保監會嚴格依法接管了包商銀行。易綱指出,接管後,500多萬名儲戶、20多萬名理財產品的投資者,還有絕大多數對公業務的存款者都得到了完全的保障。整個處置目前是平穩的,銀行照常營業,井井有條,存取款非常自由。另外,錦州銀行引進了新的戰略投資者,對錦州銀行按照市場化方式來化解風險。

  “一些縣域的農村信用社、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也在積極地增資擴股,把他們的經營模式轉到為當地社區服務。前些年,有些銀行盲目擴張,做跨區、跨省同業業務,使得他們服務的焦點跑到區外、跑到一些風險高的項目上了。”易綱表示,主張在化解風險的過程中,要求中小金融機構聚焦為實體經濟服務、聚焦為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服務,轉向當地,使業務可持續,風險也可以得到化解。

  針對目前出現的風險,易綱強調,總體原則是要用市場化、法治化的方法來嚴格依法化解。市場化、法治化意味著機構要負責任、股東要負責,責任是清晰的。同時,大的債權人要有風險識別的能力,地方政府也要負起責任,監管部門和人民銀行也要各負其責化解風險。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特別注重保護普通存款人的權益,特別注重保護普通理財人的權益。

  “從目前進行的這一段時間來看,整體風險在收斂,大家信心在增強,整個銀行間同業的風險溢價在逐步收斂。”易綱指出,按照這個思路來化解,可以讓風險逐步收斂。在整個銀行業的發展史中,這段化解過程會在今後銀行發展方向、股東責任、服務當地、服務實體經濟、服務小微企業等方面都樹立典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