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公開美烏總統通話記錄 烏總統遭遇“外交車禍”
2019年09月26日16:12

  原標題:美國公開美烏總統通話記錄,烏總統澤連斯基遭遇“外交車禍”

  美國白宮當地時間9月25日一早發佈了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今年7月的通話記錄,證實特朗普曾敦促澤連斯基調查美國前副總統喬•拜登,由此引發了一系列風波。

  除了特朗普面臨民主黨發起的彈劾調查,新上任不久的烏克蘭總統也被質疑在通話時表現不妥,或將損害烏克蘭與歐洲以及美國民主黨的關係。

  路透社直言通話記錄的公佈,對澤連斯基而言簡直是一場“外交車禍”。

  澤連斯基和特朗普說了啥?

  根據白宮25日發佈的版本,當澤連斯基詢問特朗普關於美國對烏克蘭的軍事支持時,特朗普提到:“儘管如此,我希望你能幫我們一個忙”,並繼續暗示澤倫斯基政府調查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和他的兒子亨特·拜登。拜登目前是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候選人提名的領跑者,也是特朗普的潛在對手。

  亨特·拜登2014年4月受聘烏克蘭天然氣企業貝里斯馬控股公司。當時正值烏克蘭政權交替,親近俄羅斯的烏克蘭前總統維克托·亞努科維奇下野,獲得美國支持、親西方的彼得羅·波羅申科接任。

  美聯社報導稱,亨特的僱主是亞努科維奇政治盟友;亨特入職貝里斯馬公司兩年後,拜登施壓烏克蘭政府解職烏克蘭總檢察長。

  特朗普先前聲稱,時任烏克蘭總檢察長正牽頭調查貝里斯馬公司和亨特,拜登的做法以“保護兒子”為動機。不過,美聯社稱,沒有證據支持特朗普的這一指認。

  特朗普在7月份的通話中對澤連斯基說:“拜登兒子的傳聞很多,有說拜登叫停了(烏克蘭對其子的)起訴,很多人都想知道這一點,如果你(指烏克蘭總統)可以與司法部長一起做些事的話,那會不錯。”

  特朗普在電話中還說:“拜登吹牛說他停止了起訴,所以如果你可以調查的話……這聽起來太可怕了。”

  澤連斯基則回應說,他有意將拜登的事情交由新的檢察官調查。“他(她)將專門調查您提到的公司情況,此案的調查實際上是重塑誠實,我們將對此進行處理,繼續進行調查。”

  此外,澤連斯基在通話中不乏對美國總統的應和、吹捧。特朗普稱,美國對烏克蘭的支持更大,而歐洲國家特別是德國應該要做得更多:“德國幾乎完全沒有幫忙。只是嘴上說說。我認為你真的應該去問問他們。。。。。。當我跟默克爾談話時,她談到烏克蘭,但她什麼也沒做。”

  澤連斯基當即同意了特朗普的說法,並表示美國總統的批評是“1000%絕對正確”。澤連斯基表示,已經要求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執行對俄羅斯的製裁上做更多努力。

  澤連斯基稱:“他們沒有執行製裁,沒有為烏克蘭發揮應有的作用。”他甚至說,儘管歐盟在邏輯上應是烏克蘭最強大的夥伴,但實際上美國才是。

  特朗普和澤連斯基都同意對方所說,前美國駐烏克蘭大使瑪麗•約萬諾維奇(Marie Yovanovitch)是一個“糟糕的大使”。

  澤連斯基可能會得罪很多人

  路透社26日報導稱,公佈的通話記錄對烏克蘭領導人而言是一場“外交車禍”。澤連斯基對特朗普的評價與回應可能會激怒美國民主黨人,而基輔顯然需要華盛頓兩黨的共同支持;與此同時,澤連斯基對法國和德國的批評則讓烏克蘭與歐洲的關係面臨風險。

  一些烏克蘭內部的聲音認為,澤連斯基在通話中的表現已經對國家造成損害。“與歐洲領導人,特別是默克爾的關係無疑將惡化,”彭塔(Penta)智庫專家弗洛迪米爾·費森科(Volodymyr Fesenko)對路透社說,“澤連斯基在電話中沒有直接批評,但是語境和調門讓他聽起來似乎在向特朗普抱怨默克爾。”

  據美聯社和美國《華盛頓郵報》25日報導,就在錄音文本公佈後不久,特朗普在紐約按計劃會見了澤連斯基。兩人都在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這是兩人7月25日進行電話通話後的首次會面。

  澤連斯基會面時說,自己並不想捲入美國大選中,但也表示“沒有人敦促我(調查拜登)”。特朗普附和道,“換句話說,沒有(施加)壓力。”

  《商業內幕》稱,此次會面有一些“尷尬”和“戲劇性”。《今日美國》則稱,特朗普發言時,澤連斯基顯得不舒服,眼神望向遠方。

  《衛報》25日報導稱,在與特朗普相遇的下午,烏克蘭總統發現自己成為了一場政治風波的主要見證人。澤倫斯基自身的不適感十分強烈,一方面,他的政府與最重要的軍事支持者美國的關係受到威脅;另一方面,他在7月通話中不斷誇獎特朗普並願意接受美國總統對烏克蘭一項國內調查的指導,讓他看起來像個“馬屁精”。

  據路透社報導,澤連斯基在當地時間25日對烏克蘭媒體表示:“我個人認為,有時不應發佈獨立國家領導人間的此類通話內容,我認為他們(美方)只會發表他們一側的談話內容。”

  報導稱,一些烏克蘭人士擔心特朗普“通話門”將對美烏關係造成損害,因為這可能會影響美國未來的軍事援助計劃。

  烏克蘭前總統波羅申科派系議員瑪麗亞•愛奧諾娃(Maria Ionova)表示:“對於烏克蘭來說,它有一個巨大的危險,那就是發現自己處於與俄羅斯同樣的境地(干預美國大選)…因為美國是烏克蘭在軍事領域的戰略合作夥伴,在推進改革方面也是如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