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部劃定銀行撥備覆蓋率紅線 真實反映資產質量
2019年09月27日01:17

  原標題:財政部劃定銀行撥備覆蓋率紅線 超監管要求兩倍視為有藏利潤傾向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胡 琳

  9月26日,財政部發佈關於《金融企業財務規則(徵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的通知(以下簡稱《徵求意見稿》)。

  財政部在關於《徵求意見稿》的說明中提到,以銀行業金融機構為例,監管部門要求的撥備覆蓋率基本標準為150%,對於超過監管要求2倍以上,應視為存在隱藏利潤的傾向,要對超額計提部分還原成未分配利潤進行分配。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多名專家處獲悉,財政部對商業銀行撥備覆蓋率的要求,一是鼓勵了商業銀行加快不良貸款的核銷;二是有助於更加真實地反映商業銀行資產質量;三是會讓商業銀行利用撥備去調節利潤的空間縮小。

  此外,截至9月26日收盤,銀行板塊個股幾乎都紅盤。其中,漲幅明顯的個股中,寧波銀行、常熟農商行、南京銀行、招商銀行目前撥備覆蓋率都超過300%。

  超額計提需還原成利潤

  為適應金融體製深化改革發展,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加強金融企業財務管理,財政部對《金融企業財務規則》(財政部令第42號)進行修訂,形成了《徵求意見稿》。

  其中,《徵求意見稿》第八章為風險管理。財政部表示,近年來金融企業面臨的經營環境發生了巨大變化,金融企業風險管理的規定還有待進一步完善,如準備金計提政策標準不統一、不明確,銀行業金融機構依據《財政部關於印發〈金融企業準備金計提管理辦法〉的通知》(財金〔2012〕20號)計提準備金,證券業、保險業等沒有統一的準備金政策,準備金應從費用中計提還是從淨利潤中計提,也沒有統一要求。再如,代客理財等表外業務快速發展,但剛性兌付問題使表外業務的風險內生化,並且“過橋”性質業務使風險沿著委託鏈條傳遞等。

  針對上述問題,《徵求意見稿》對風險管理的內容進行了修訂。

  值得注意的是,財政部在《徵求意見稿》第八章風險管理中對金融企業準備金提出要求:金融企業應結合自身財務狀況和風險抵禦能力,對承擔風險和損失的金融工具及時足額提取各項準備金,切實發揮準備金的風險緩衝功能。準備金包括損失準備和一般準備。

  同時,財政部指出,金融企業損失準備計提不足的,原則上不得進行稅後利潤分配,未足額計提的差額部分不得用於發放獎金、增加分紅。金融企業原則上計提損失準備不得超過國家規定最低標準的2倍,超過2倍的部分,年終全部還原成未分配利潤進行分配。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財政部在對《徵求意見稿》說明中明確指出,為真實反映金融企業經營成果,防止金融企業利用準備金調節利潤,對於大幅超提準備金予以規範。以銀行業金融機構為例,監管部門要求的撥備覆蓋率基本標準為150%,對於超過監管要求2倍以上,應視為存在隱藏利潤的傾向,要對超額計提部分還原成未分配利潤進行分配。

  更加真實反映資產質量

  一直以來,監管對於商業銀行撥備覆蓋率指標實行下限管理。

  2012年開始實施的《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管理辦法》要求,商業銀行的撥備覆蓋率基本標準為150%。

  去年,原銀監會印發了《關於調整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的通知》(銀監發[2018]7號),明確將撥備覆蓋率監管要求由150%調整到120%~150%。

  新網銀行首席研究員、中關村互聯網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員、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向記者表示,過去原銀監會對於銀行撥備覆蓋率實行下限管理,不低於150%。去年原銀監會對於商業銀行撥備覆蓋率進行下調,明確將撥備覆蓋率監管要求由150%調整到120%~150%。財政部在《金融企業財務規則(徵求意見稿)》說明中提到,以銀行業金融機構為例,撥備覆蓋率為150%作為基準,對於超過監管要求2倍以上,視為存在隱藏利潤的傾向,這是合理的。因為撥備覆蓋率150%的要求,對於銀行而言是較高的要求,從全球來看,以我們以前的統計結果,撥備覆蓋率中位數大概在70%。撥備覆蓋率150%對於商業銀行實際較高。財政部指出撥備覆蓋率不超過監管要求2倍以上,即300%是合理的,且從商業銀行整體來看總體影響不大。

  此外,董希淼告訴記者,從實際影響來看,財政部將商業銀行撥備覆蓋率的上限設置為監管要求2倍,實際上也是鼓勵商業銀行加快不良貸款的核銷。

  除鼓勵商業銀行加快不良貸款核銷外,財政部對撥備覆蓋率指標的要求也有助於更加真實地反映商業銀行資產質量。

  天風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廖誌明告訴記者,撥備覆蓋率指標的要求會讓商業銀行對於不良認定趨嚴。不良貸款更加嚴格後,撥備覆蓋率會有所下降。

  此外,廖誌明還指出,這一要求會讓商業銀行利用撥備去調節利潤的空間縮小。

  事實上,對於銀行業金融機構而言,撥備計提是商業銀行利潤的“調節器”,銀行減少計提撥備,從而釋放利潤,反之則可以減少利潤。

  “部分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計提力度較大,主要是為其未來的發展增加‘安全墊’。當然,也不排除個別銀行通過增加撥備計提的方式,讓其撥備後利潤總額增速放緩。”董希淼向記者表示。

  “從以往來看,部分銀行會通過撥備計提來平滑業績波動。部分銀行通過加大撥備計提力度,讓撥備覆蓋率達到400%~500%,明顯高於監管要求。從銀行的角度看,這一行為主要是平滑業績波動,在業績好的時候可以增加計提撥備,在業績差的時候可以減少計提,使得銀行整個利潤增速會更加平滑,防止大幅波動。”廖誌明告訴記者。

  多家上市銀行超300%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原銀監會印發了《關於調整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的通知》(銀監發[2018]7號),除對撥備覆蓋率進行下調外,對貸款撥備率也作出監管要求,由2.5%調整到1.5%~2.5%。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撥備覆蓋率這一指標的變化會直接影響到貸款撥備率(也作撥貸比)指標。

  貸款撥備率計算公式:貸款撥備率=貸款損失準備金餘額/貸款餘額×100%=撥備覆蓋率×不良貸款率

  從計算公式不難看出,撥備覆蓋率這一指標的變化會直接影響到貸款撥備率。

  廖誌明認為,財政部對於撥備覆蓋率的要求,可能會導致銀行的撥貸比有所下降。

  那麼,財政部對撥備覆蓋率的要求,是否會導致商業銀行貸款撥備率這一指標不達標呢?董希淼告訴記者,理論上是存在這個情況的。不良貸款率較低的情況下,商業銀行如果撥備計提不足,可能會影響撥貸比指標。但從實際情況看,去年原銀監會下調貸款撥備率監管要求,由2.5%調整到1.5%~2.5%,同時目前大部分商業銀行撥貸比指標均達標。財政部對撥備覆蓋率的要求,對撥貸比指標,影響不大。

  目前,A股上市銀行中部分銀行撥備覆蓋率超過300%,包括寧波銀行、常熟農商行、南京銀行、招商銀行、上海銀行、青島農商行。“對於撥備覆蓋率較高的銀行,接下來可以減少計提撥備,相應利潤會增長更加明顯。”廖誌明告訴記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