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偷課”四年輔導視障孫子 網友讚:最美奶奶
2019年09月28日18:45

  原標題:奶奶“偷課”四年輔導視障孫子,網友點讚稱其為最美奶奶

  因為孫子視力幾乎為零、學習吃力,她為了能在課後輔導孫子,就到孫子班級蹭課。時至如今,劉瑞俠已堅持“偷課”4年。

  新京報訊(記者 劉名洋 實習生 郭懿萌)9月27日,一段老太太“偷聽”上課的視頻引發關注,有超過600萬人次觀看。視頻的主角是70歲的劉瑞俠,她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因為孫子視力幾乎為零、學習吃力,她為了能在課後輔導孫子,就到孫子班級蹭課。時至如今,劉瑞俠已堅持“偷課”4年。

劉瑞俠輔導孫子功課。受訪者供圖
劉瑞俠輔導孫子功課。受訪者供圖

  帶孫子住200元出租屋求學

  熱傳的視頻顯示,多名學生在一間教室內上課,一位老人趴在教室外的窗戶上,聽著老師講課。視頻介紹,因為孫子視力有障礙,為了能課後更好地輔導孫子功課,老人常到教室旁聽課程。

  新京報記者聯繫到這位老人劉瑞俠。她說,在孫子鑫鑫一歲時發現他視力異常。帶著他到南京、北京、上海多地看病才得知,由於出生時缺氧導致小腦萎縮壓迫眼部神經,這致使他的視力幾乎為零。

  鑫鑫6歲時,劉瑞俠看到別人的孩子都上學了,可她家所在的安徽蕭縣的學校沒有盲人班,好不容易打聽到一家盲人學校,人家卻只招收12歲及其以上的孩子。“12歲太晚了。”劉瑞俠說,她覺得不能讓孫子等那麼久,就帶著孫子四處奔走、找學校。

  有很多親戚勸她不要費事了,但劉瑞俠覺得,孩子慢慢地長大,至少要認識自己名字。2016年年初,她打聽到徐州有特殊教育學校可以接收盲童,就立即帶著孩子去報名。

  劉瑞俠和孫子在學校附近租房住,一個月200元租金,出租屋裡只有2張床,1個衣櫃,1個桌子和1個小廚房。劉瑞俠說,因為鑫鑫父母帶著女兒在外打工,他們祖孫倆主要靠鑫鑫爺爺做保安每月掙的2000元收入維持生活。

  但再節約,劉瑞俠也要每天給鑫鑫做一個雞蛋吃。“鑫鑫很懂事,有時候我給他買了水果,他就拿給我‘奶奶吃奶奶吃’。” 劉瑞俠說。

劉瑞俠與孫子合影照片。受訪者供圖
劉瑞俠與孫子合影照片。受訪者供圖

  課後輔導四年見證孫兒變化

  因鑫鑫手腳協調不好,上廁所無法自理,劉瑞俠決定陪著鑫鑫一起去上學。鑫鑫讀一年級時,劉瑞俠就在隔壁的閱覽室里,透過中間的玻璃盯著黑板記錄。她文化程度不高,只上過掃盲夜校認識幾個字,也不認識盲文,但想著“一定不能讓孩子落下課”,她就照著黑板和別家父母的筆記逐字逐句抄。

  在學校工作了多年的教師常燕向新京報記者回憶,由於視力幾乎為零,剛到學校時的鑫鑫,上手工課連1個珠子都串不上。一年級時,因為跟不上教學進度,她曾多次看到鑫鑫和奶奶在教室里哭。

  常燕說,鑫鑫是個很有上進心的孩子,基本每天都是最後一個離開教室。“剛開始,鑫鑫的自理能力比較差,吃飯慢,沒辦法自己系扣子、脫褲子。現在他做手工串珠子很快,回家還會主動幫奶奶做一些家務。”

  常燕說,有時鑫鑫在教室里上課,劉瑞俠會在教室後面主動幫班級里的孩子縫補衣物。現在鑫鑫基本能自理,劉瑞俠也不用經常到學校陪讀,但仍然在下課回家後輔導孫子。

  劉瑞俠說,她一點一點看著鑫鑫的改變,這讓她覺得充實、幸福。鑫鑫之前曾學了一年多跳繩,但一直學不會。有一天,鑫鑫突然喊:“奶奶奶奶,我會跳繩了!”然後在她面前一下子跳了二十多個。“我原本以為他一輩子都學不會跳繩了,那天我真的特別驕傲!”除了跳繩,鑫鑫告訴新京報記者,他還學會了騎自行車。

  最近,劉瑞俠看班里有個孩子有一個助視器,可以把字放大。她目前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攢錢,給孫子買個助視器。“為了他,我不惜一切代價。”

  新京報記者 劉名洋 實習生 郭懿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