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MLF利率下行概率不大 降低LPR或需降準配合
2019年09月28日10:37

  MLF利率下行概率不大,降低LPR或需降準配合!LPR四方面波及銀行,專家支招應對策略

  來源:券商中國

  “LPR改革近期才實施,但它推進速度比較快。而且LPR還要納入宏觀審慎評估,促進各個商業銀行利用LPR定價。也就是說,LPR對商業銀行影響會越來越深。”近日,興業研究宏觀分析師郭於瑋解讀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新機製及對銀行影響時向記者表示。

  郭於瑋認為,LPR下行與存款利率剛性,可能給商業銀行帶來息差收窄壓力。目前我國商業銀行淨息差在過往曆史中處於較低的水平,降低LPR,目前看MLF利率下行的概率不大,可能還需要通過進一步降準來降低銀行資金成本。

  除了息差影響外,LPR對商業銀行影響還體現在負債端、存量貸款定價等方面。郭於瑋認為,在應對上,銀行可以對負債結構進行調整、精細化信貸管理。同時可以通過參與利率互換、為企業客戶提供利率避險服務、發行浮息債等方式應對利率並軌。長期看,實現利率並軌需要通過存款品種創新等方式實現。

  LPR新機製對銀行產生四大影響

  今年8月,央行決定改革完善LPR形成機製,新的LPR是在MLF利率基礎上由商業銀行加點形成。郭於瑋認為,新LPR形成機製在保障政策利率傳導的基礎上,給予商業銀行自主調節的空間,會具體考慮資金成本、最優客戶風險溢價、貸款需求等因素。

  新LPR出現的時間短、推進速度較快,而且LPR還將宏觀審慎評估納入其中,郭於瑋認為,這些會促進各個商業銀行利用LPR定價,因此LPR對商業銀行影響會越來越深。

  LPR對銀行的影響,首先是息差收窄壓力。郭於瑋表示,從存貸款兩端看,目前LPR的下降趨勢會使得銀行貸款端利率往下,而存款端基準利率預計仍會保留較長時間,具有一定剛性。“因此,這會帶來息差收窄壓力。加上廣義貨幣M2增速處於曆史較低水平,這意味著商業銀行吸收存款有一定難度,息差就更會面臨挑戰。”

  其次,LPR影響還可能體現在銀行負債成本上。因為貸款利率的下行或促使其在負債端做出一定的調整。郭於瑋稱,如果未來LPR有下行趨勢,銀行會主動調整,去降低成本較高的負債,比如結構性存款。

  第三個影響體現在存量貸款的定價。現在LPR主要是應用在新發放貸款中,老貸款依然按照以前貸款基準利率執行,這意味著存量貸款變成了固息貸款。雖然存量貸款固息化短期看似乎沒有問題,但是拉長看,銀行的負債成本將隨著存款增長情況、市場利率變動而變化,商業銀行息差的波動可能加大,特別是在利率上升期,會產生一定風險。我國貸款中的中長期貸款占比較高,存量貸款固息化帶來潛在風險更大。“所以需要加快存量貸款利率換錨,預防風險。”郭於瑋說。

  第四個影響涉及銀行負債端穩定問題。郭於瑋認為,現在LPR解決的是貸款端的利率並軌,但存款端利率仍是雙軌。在貨幣市場利率提高時銀行囿於存款利率上浮“玻璃頂”的存在無法將存款利率上調至合意水平,導致存款搬家。同時,跨市場套利行為增加了商業銀行吸收存款的難度,提高了銀行負債端的成本。如果存款利率並軌,將有助於提高銀行負債端的穩定性。

  銀行如何應對利率並軌?

  面對這些可能存在的風險,銀行如何應對也受到市場的關注。

  郭於瑋認為,應對LPR可能帶來的息差收窄的挑戰,銀行可以對負債結構進行調整、精細化信貸管理。同時,銀行可以通過參與利率互換(IRS)、為企業客戶提供利率避險服務、發行浮息債等方式應對利率並軌。

  “2018年12月末金融機構貸款餘額136萬億,利率互換名義本金總額只有21.3萬億,而且這21.3萬億之中,很多是做流動性管理和投債券做利率套保的。”郭於瑋說,從國際上看,發放貸款銀行和借錢企業廣泛參與到利率互換的市場中,利率互換才能夠給商業銀行起到管理利率風險的作用,預計未來長期限IRS會迎來發展空間。

  同時,商業銀行除了自己做IRS之外,還可以給客戶提供利率避險服務,豐富銀行業務模式,起到支持實體經濟的作用。LPR利率每個月公佈,貸款利率波動會加大,企業貸款避險的需求會上升。在海外市場,企業客戶是利率互換非常重要的參與者。

  另外一個管理利率風險的辦法是發浮息債。郭於瑋表示,與固息債相比,浮息債在管理利率風險等方面有優勢。長期來看,利率並軌將使貸款利率與債券利率更為緊密地聯動起來,為浮息債的發行方與投資方真正起到管理利率風險的作用。

  “利率並軌包括存款利率並軌和貸款利率並軌,目前存款並軌還沒有實現。大家通常認為存款利率變動比較緩慢的,那麼它能不能真的跟貨幣市場利率密切聯動起來?”郭於瑋表示,答案是肯定的。存款利率並軌的實現,一方面是等待央行進一步放鬆存款利率,讓銀行可以更靈活地調整存款利率;另一方面需要做存款品種的創新,以此來逐漸實現存款利率市場化。

  銀行息差壓降空間不大,如何降低LPR?

  郭於瑋表示,從目前的淨息差水平看,目前銀行的淨息差僅比2017年的曆史低位高十幾個BP,仍處在曆史較低的水平,並且與美國銀行業的淨息差相比更薄,進一步壓降的空間不大。如果息差壓降,可能會影響到商業銀行資本充足率,對銀行體系整體穩健性有一定的影響。

  在銀行息差壓降空間不大的情況下,郭於瑋認為,未來降低LPR和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或者是把MLF利率往下調,或者需要通過降準把商業銀行資金成本降下來。

  郭於瑋表示,從MLF利率上看,是否調整主要取決於三個因素:GDP增速是否低於或等於目標,貨幣數量(M2、社融)增速是否低於目標,CPI增速是否持續低於2.5%。

  曆史經驗顯示當這3個條件同時滿足時,利率才會降低。從目前看,GDP增速仍在目標區間內,貨幣數量增速沒有偏低,物價在豬肉價格影響下也有了上行壓力,因此短期內MLF利率降低的概率並不大。

  “這種情況下,LPR要下降,如果麻辣粉(MLF)利率不太能動的話,只有靠降準了。”郭於瑋分析,未來可能要以降準置換MLF,來引導LPR往下走。

  為什麼要降準置換MLF?郭於瑋表示,現在一年期MLF利率為3.3%,高於股份行一年期NCD(同業存單)發行利率20、30個BP,也就是說,國有行、股份行從市場上借錢比向央行借錢還便宜。這種情況下,如果不通過降準釋放便宜資金,而單純通過MLF投放增量資金的話,會造成銀行間利率上升壓力。

  目前,央行每月20日公佈一次LPR。9月20日最新發佈的1年期LPR為4.20%,比上月降低5個基點,5年期以上LPR為4.85%,與上月一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