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浚嘉:演員真正讓人羨慕的是可以表達
2019年09月30日04:11

原標題:洪浚嘉:演員真正讓人羨慕的是可以表達

  也許你對洪浚嘉的名字不熟悉,但還記得《破冰行動》中的鍾偉嗎?一個跟在趙嘉良身後的配角,被洪浚嘉演繹得讓人過目不忘。在內地的香港演員很多,但在內地接受表演科班教育的香港學生並不多,90後男孩洪浚嘉就是其中一位,他2015年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

  洪浚嘉出生於香港,父母都是福建人,後來到香港做生意。他每年過年都要隨父母回福建老家,“20多年沒在香港過過年”。福建人有濃重的鄉土情,他在學校說的是英語和粵語,但在家,父母要求洪浚嘉必須說閩南語。

  他從小是個文藝積極分子,高中赴英國求學,大學在伯恩茅斯大學學電影製作,唸到大二,洪浚嘉的演員夢還是沒有磨滅,決定報考內地的專業院校。原本父母期待洪浚嘉念商科,將來子承父業,可偏偏年輕的他想當演員。

  2011年,洪浚嘉成為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的一名新生,與他同班還有周冬雨、古力娜紮等。學表演,洪浚嘉下了苦功夫,一大難題就是普通話。眼前的他,普通話標準,很難想像在剛入學時,他說著一口標準的“港普”。

  “我的台詞課老師非常好,讓我一個香港人當課代表,那時候我都不知道什麼是課代表。每天早晨,我們一起練晨功,我一開口說繞口令,一個年級的同學笑成一片。一開始我以為老師整我,但現在真的很感激他……”就這樣,洪浚嘉買了小學教材,從“bpmf”開始學拚音。

  大學期間,洪浚嘉代表北京電影學院參加教育部組織的“慶祝香港回歸20週年·我的內地求學故事”徵文,並獲得二等獎。

  畢業後,洪浚嘉的藝術生涯並不順利,那會兒市場上流行的是“小鮮肉”,線條略顯淩厲的他一度無戲可演。父親還悄悄“托”母親問洪浚嘉:“你在北京那麼久,怎麼沒看見有什麼劇?”

  洪浚嘉要強,畢業後沒向家裡要過錢。沒戲演時,他幹過很多兼職:攝影師,網站設計,演過話劇,拍過廣告,還做過跟組演員——3個月待在劇組,缺啥角色就演啥,往往上午是大臣下午是家丁晚上是車伕,“很便宜”。

  出演《破冰行動》是偶然的機會,劇組需要一個粵語和普通話都不錯,又是科班出身的年輕演員,洪浚嘉入選了。“自己買機票去廣州試戲,拍了好幾天后才簽合同。”洪浚嘉說,“我喜歡跟著老戲骨演戲,錢不要緊。老師說,學藝術要‘眼高手低’,眼光要高目標要高,慢慢從小角色開始演。沒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

  在9月6日全國上映的電影《樵夫·廖俊波》中,洪浚嘉飾演一名年輕記者羅閩昊。正是通過他的探訪,還原了因公殉職的“感動中國2017年度人物”廖俊波生前的故事。為了演好這個角色,洪浚嘉特地申請去閩北日報社實習,跟著記者出去採訪,揣摩記者的工作狀態。

  在電影籌備期間,導演帶著主創們深入廖俊波生活、工作過的城鎮鄉村,拜訪其家人、同事甚至僅與廖俊波有過交集的普通市民。當時,廖俊波剛剛犧牲不久,一個老太太拉著劇組的人,邊講邊哭,一開始大家以為她是廖俊波的家人,後來才知是普通群眾。附近的人知道這裏在拍講廖書記的電影,紛紛送吃送喝,劇組經常能吃到“免費午餐”。

  “你就能知道廖書記在當地人民心中是怎樣的地位。電影只是藝術化了他,並沒有美化他。剛開始拍這部戲,只覺得是工作,越到後來,就有一種使命感。”洪浚嘉說,“很多朋友覺得意外,我怎麼會去拍這樣一部聽上去‘土土’的戲。其實他們沒有看到,看了之後我不信不感動。”

  《樵夫·廖俊波》上映後,父親拉著母親特地去電影院看,一邊看一邊挑毛病,“跟那些老戲骨比還差很多”,但一有兒子的鏡頭,他就悄悄用手機拍下來。“我在電影路演時特地感謝了我的父母,我爸不善於表達,但我看到他眼眶里有淚水。”洪浚嘉說。

  洪浚嘉說:“這個時代娛樂的東西有很多,是不是也需要傳遞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也許一開始沒人關注,但總要有人去做,慢慢來。演員這個行業,真正讓人羨慕的不是能得到名利,而是我們可以去表達。”

  因為《破冰行動》而知名度逐漸提升,一度有不少戲來邀約,請他繼續演“鍾偉”。洪浚嘉看完劇本,拒絕了,又“待業”數月。這個月,他將去青島拍攝檢察題材電視劇《人民的正義》,吳剛、許亞軍、侯勇等《人民的名義》主演將在這部劇中回歸。

  洪浚嘉身邊很多港澳台僑的朋友,大多在畢業後選擇回本地工作。“我對這樣的規劃並無任何的異議與不解之處,但是當前中國乃至世界的趨勢,似乎都在佐證著,留下來,融入這裏,會是一個對自己未來更明智的抉擇。遠行的遊子終將歸家,與其在外漂泊流浪,何妨回頭看看這個早已大不一樣的‘家’呢?”洪浚嘉說。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蔣肖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9月30日 08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