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格拉沙家族貪婪侵蝕曼聯 如今紅魔只認錢
2019年10月12日14:15

誰之過
誰之過

  今季英超8輪比賽之後,曼聯僅僅在積分榜上排名第12位,而且只比降班區高出兩分。對於曼聯這樣一傢俱樂部來說,這樣的開局顯然無法令球迷們滿意,教練蘇斯克查也處在非常大的壓力之下。費格遜爵士退休以來,曼聯看起來正在逐漸失去昔日的光環,《泰晤士報》首席足球記者馬修-沙迪(Matthew Syed)認為,格拉沙家族的貪婪已經侵蝕了曼聯球員。。。。。。

  幾年前,兩位社會心理學家馬克-萊珀(MarkLepper)以及大衛-格瑞尼(David Greene)花費一些時間觀察孩子們在課堂上的自由活動,他們注意到一些孩子對於繪畫非常感興趣。這些孩子會找機會畫畫,並且會自發要求得到蠟筆和紙張。

  然後,實驗者將孩子們分成了兩組,一組孩子被出示了漂亮的證書,上面印著他們的名字,這些孩子被問及他們是否會希望將證書作為他們的獎勵;另外一組孩子沒有得到任何承諾,但依然對畫畫興致盎然。

  兩週之後,心理學家重返課堂再次觀察孩子們的自由活動。沒有得到任何獎勵的孩子繼續尋找蠟筆和紙張,他們的行為和往常沒有什麼不同。相反,那些得到漂亮證書的孩子所處的小組對於畫畫的興趣明顯降低。正如作家丹尼爾-平克(Daniel Pink)所指出的那樣:「他們的動力看起來受到了非常大的影響。」

  蘇斯克查的曼聯目前僅比降班區高出兩分

  這是為什麼呢?幾十年來對於成年人的研究也顯示了同樣的結果,那就是提供額外的獎勵可能會使某項活動變成「交易性的」。當畫畫被定位為一種達到目的的手段(獲得證書)時,這腐蝕了孩子們為了自己畫畫的慾望,你很難再找出孩子們希望畫畫和創作的深層原因。正如一位心理學家所說的那樣:「人們之所以獎勵另外一個人是希望他更有動力,但這樣做的話,他們內在的行為動機可能會在無意中被破壞。」

  和很多人一樣,曼聯最近一段時間的平庸讓我感到困惑。人們對此給出了很多解釋,這其中包括了糟糕的轉會運作以及戰術上的缺陷。曼聯如此大幅度的倒退肯定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但我在想的是另外一個原因:如今的曼聯是否變成了一家「交易型」的球會,球員們來到這裡並不是因為他們熱愛足球或者欣賞球會的理念,而是想要得到「額外的回報」。

  2005年格拉沙家族入主曼聯的時候,他們明確表態一切都是為了錢。收購曼聯的過程中,他們背負了很多債務,為了籌集資金,他們發行了大量股票,揮霍著曼聯這家英格蘭「老字號」的品牌。他們寫出了一份洋洋灑灑,充滿自得心理的招股說明書,在裡面大談特談如何從球迷身上獲得經濟收入。曼聯球會副主席活禾特是實現這一願景的最佳人選,他是一位著眼於杠杆交易、商業化以及官方合作夥伴的「推銷員」,無論對方是關於麵條、油漆還是航運的品牌,他都來者不拒。最近,曼聯公佈的財務數據表明球會上財年獲得了6.27億鎊的收入。

  曼聯副主席活禾特負責球會的在商業方面的運作

  費格遜爵士執教曼聯的時候,「交易型」機製根本沒有存在的理由,球員們也不會接觸到這樣的機製。蘇格蘭教頭對於曼聯球會的理念有著不同的詮釋,這是一種基於進攻精神並和球迷有著強烈聯繫的理念,也許最為重要的是,球會和球迷之間共享了同樣的歷史。我記得在和大衛碧咸以及其他「92班」成員交流的時候,他們總是在不經意間談到1958年的慕尼黑空難,以及之後球會在廢墟上進行重建的故事。

  當然,大衛碧咸這些球員在曼聯的薪水很高,但這並不是他們在球會身上傾注心血的主要原因。他們想要為這家偉大的球會踢球,無論是內在還是外在,他們都不缺乏動力。正如大衛碧咸所說的那樣:「感覺我們就像是書寫一個偉大故事的最新篇章。」史高斯則說道:「對於我來說,曼聯不僅僅是一傢俱樂部。」

  你能想像有人這麼說如今的曼聯嗎?2013年費格遜爵士離開之後,曼聯球會在理念上出現了真空。當一名德高望重的人物離開之後,這樣的事情在很多組織都可能發生,這就是為什麼敲定繼任者的計劃是如此困難。然而,這種情況發生在曼聯身上變得更加複雜,因為曼聯球會在理念上的真空被格拉沙家族的願景所填補。

  費格遜爵士麾下的曼聯有著不同的文化

  這種「交易型」的機製對於球員和球會工作人員真的產生影響了嗎?這會影響球員們的訓練和主教練的管理嗎?我的直覺是他們肯定會受到影響。從董事會到訓練場,這種影響力的滲透機製可能會非常複雜,但卻是真實存在的。費格遜爵士這樣的人充當了「萬里長城」,阻止了球員受到管理層的不良影響。如今,格拉沙家族關於原始利潤的追求掩蓋了年輕球員希望踢球並創造歷史的深層原因。

  看看如今的曼聯,你能夠找到願意和球會同呼吸共命運的球員嗎?你能夠看到球員身披曼聯波衫充滿自豪感嗎?或者,你看到球員們的展示出的動力就知道他們的僱主是誰?效力曼聯期間,山齊士賺得盆滿缽溢,普巴看起來更在意的是漲薪而不是獎盃。誰能夠責怪他們呢?這不就是曼聯如今的樣子嗎?

  我並不是說追逐金錢不好,我只是想說當金錢成為唯一和終極的目標時,它所形成的球會文化會非常危險。曾經的曼聯是一家追逐榮譽的球會,金錢和獎盃是這個過程中形成的副產品。現在的曼聯只是純粹追逐金錢,而榮譽在這個過程中顯然處在缺席狀態。

  有媒體報導稱普巴想要在曼聯獲得60萬鎊的週薪

  在某個時刻,曼聯肯定會迎來一個轉折點。無精打采的表現、糟糕的戰績以及未能獲得重大賽事的資格最終會反饋到球會的財務報表中。品牌永遠不會因為球會過去的輝煌而和他們簽下贊助合約。在這個關頭,格拉沙家族會感到興致索然,隨著曼聯步入黑暗之中,他們會帶著活禾特離開。也許,到了那個時候曼聯才有機會重塑自己的文化。

  之後格拉沙家族會怎麼做呢?讓我們沉溺於一些幻想,假設他們會將注意力集中於AllBlacks(新西蘭國家橄欖球隊)。因為,以活禾特的手段,他會讓這支球隊背負債務,然後利用新的公司來擴大財務回報率。只需一點點金融手段,也許他就可以讓球員的薪水翻番。這將創造一個漂亮的資產負債表,但這不會危及讓All Blacks成為一支偉大球隊的品質嗎?在領導人癡迷於金錢的情況下,一個建立在榮譽、自豪感和分享共同歷史的球會會陷入掙扎之中。

  一個毋庸置疑的事實是,曼聯已經發現自己深陷泥沼之中。也許,球迷們最為擔心的是格拉沙家族和活禾特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不斷挖掘球會的商業價值。

  (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