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頭部遊戲視頻博主“翻車”,這一行涼涼了嗎?
2019年11月01日18:07

  在B站擁有604萬粉絲的遊戲視頻博主敖廠長最近不太順利。

  毫無疑問,他是圈內大V,粉絲數在B站遊戲博主中排行第四,由他製作的視頻集均播放量為304萬,位居全站前列。從任何維度考量,他都是經驗豐富的頭部up主。

  但因為一期有失公正的視頻《中國超強遊戲ip登錄steam》,他收穫了一邊倒的差評。他很快下架視頻並發佈道歉聲明,但針對他的批評在微博和知乎等平台還是持續了數天。

  這場“翻車”無關視頻製作水準,出問題的是立場——他沒有恪守自己曾經珍視的客觀中立。

  視頻中,他對單機遊戲《大聖歸來》窮盡溢美之詞,包括形容該作是“吸取了日式和美式動作遊戲的精華”、“市面上獨一無二的國風動作遊戲”,對缺點卻一筆帶過。事實上,這款遊戲發佈後口碑並不好,steam好評率只有25%,流程冗長,玩法單一、bug較多是來自玩家的主要評價。

  而吃相難看的敖廠長,也折射了整個遊戲視頻行業還有待沉澱的現狀。

  “衛道士”人設崩塌

  敖廠長不是國內最早做遊戲視頻的博主,但他的經曆足夠有代表性。

  這位90後博主在大學畢業後曾經幹過銀行職員,出於個人愛好開始製作遊戲視頻。從2008年開始更新至今的《囧的呼喚》系列是他的代表作,連“敖廠長”這個昵稱也是來自於此——早期《囧的呼喚》中曾出現“成都養雞二廠”的小劇場,敖緣鳳也因此被網友們稱為敖廠長。

  彼時最大的遊戲視頻平台還是土豆、優酷和百度貼吧,敖廠長的崛起也離不開這幾家,早在2013年,當時還以優酷為主陣地的敖廠長,視頻播放量就已經達到了每期20-50萬。

  敖廠長製作的視頻主要包括遊戲雜談、遊戲錄播、電子遊戲史研究等,偶爾也會穿插自己的生活片段,比如被粉絲津津樂道的“敖廠長的哥們兒”,這甚至已經成為遊戲亞文化圈子不可不知的梗。

  “哥們兒”的緣起是,敖廠長在視頻中經常會“委託哥們兒”找到諸如八十年代就已停產的遊戲主機,或者是全球只發售幾十份的絕版遊戲卡帶。但這也只是個梗,有網友考證過,大多視頻中出現的絕版主機和卡帶都出自亞馬遜、ebay或是淘寶,因此有人感慨,敖廠長製作一期視頻的成本不菲。

  “翻車”視頻的上一期,是9月30日更新的第262期《囧的呼喚》,在這期《[敖廠長]2019年超辣眼垃圾遊戲(PS4/STEAM)》中,敖廠長對《魂鬥羅》系列最新作《魂鬥羅RC聯盟》的吐槽。

  這一期視頻的播放量達到332萬,視頻里,敖廠長快意恩仇,對遊戲中的槽點不留情面大加批判,比如,“被廉價感糊了一臉,粗糙的建模,捉急的美工,這款遊戲的畫面整整落後了一個世代。”

  這樣的敖廠長顯然是粉絲喜歡的。

  不留情面地批判為圈錢而生、販賣情懷的爛遊戲,對好遊戲則以鼓勵為主,同時提出可改進之處,這是敖廠長十年來的標籤和人設,也幫助敖廠長收穫里大量玩家粉絲。

  敖廠長並非沒有做過廣告。《楚留香》、《神雕俠侶2》等手遊都讓敖廠長出過“番外篇”(敖廠長一般把廣告向遊戲視頻放在《囧的呼喚》“番外篇”中),粉絲似乎也普遍接受這樣的做法,直到這次,他在番外篇中對口碑糟糕的《大聖歸來》進行尬吹,被粉絲評價“我覺得這次有點嚴重”,罵聲也隨之而至。

  當敖廠長公然背叛自己的信條為口碑不佳的遊戲站台時,之前的標籤和人設就成了反噬自己最有利的武器。曾幾何時,他也因為批評圈錢遊戲受到廠商威脅,繼而獲得遊戲界力挺,而今次“恰爛飯”的敖廠長,顯然已經和當時那個充滿正義的年輕人判若兩人了。

  行業之困

  敖廠長們也有自己的苦衷。

  補貼、直播、廣告,是遊戲視頻博主變現的三駕馬車。然而進入2019年,謀生的不確定性卻大大增加了。

  以視頻方式看遊戲,國內比較早的是出現在世紀之初的電視台,如GTV和遊戲風雲,也是在電視台誕生了中國第一批職業遊戲解說。而民間的遊戲視頻製作興起於何時,已經很難追溯,但可以肯定的是,其中很多受到了外國遊戲視頻作者噴神James 的遊戲評論節目The Angry Video Game Nerd(簡稱AVGN)的影響。

  AVGN的主要內容為試玩點評NES等懷舊主機上體驗很差的遊戲,以吐槽為主。從2004年點評惡魔城系列開始,它影響力漸增,逐漸啟蒙了一大批國內遊戲視頻博主,除了敖廠長,老E、陸夫人等作者的早期視頻里,也能看到噴神James的影子。

  2004年,網絡遊戲因為沉迷問題受到輿論口誅筆伐,當年4月12日,廣電總局就電腦網絡遊戲類節目的問題發出《關於禁止播出電腦網絡遊戲類節目的通知》。

  《通知》指出,各級廣播電視播出機構一律不得開設電腦網絡遊戲類欄目,不得播出電腦網絡遊戲節目。雖然劍指網絡遊戲,但電子遊戲也被混為一談而受到波及,影響直到幾年後才慢慢消除。

  此後,由於中國電競在世界取得良好成績,加上Dota火爆,國內優酷、土豆等視頻網站成立,給國內遊戲視頻博主提供更多發佈平台,這個行業也逐漸回暖,相繼出現了小蒼、加菲鹽、叫獸易小星等遊戲視頻博主。

  然而,囿於行業規模,遊戲視頻博主基本都是遊戲愛好者,兼職做遊戲視頻,收益很少,如女流、敖廠長等頭部博主,都是從學生時代開始,單純因為愛好而入行。

  中國互聯網發展的紅利,讓遊戲視頻博主真正成為一門職業。

  以敖廠長為例,2011年9月22日,《英雄聯盟》國服開服,當時還是小up主的他做了一期《囧的呼喚93期:馬化騰之心,路人皆知》,拿到1000塊推廣費。

  而這還只是開始。

  此後移動互聯網時代來臨,隨著流量大爆炸,作為遊戲博主的收益也水漲船高,2017年以後,敖廠長轉戰B站等平台,有爆料稱,作為B站頭部博主,敖廠長單期廣告收益可以達到89萬,而虎牙、鬥魚等直播平台的少數頭部遊戲主播一年的簽約費用甚至高達數千萬。

  遊戲視頻行業蓬勃發展,一些MCN機構也應運而生,團隊化運營越來越常見。如薇龍文化旗下遊戲博主長期霸榜西瓜視頻遊戲榜,經過培訓的普通博主也可以實現月收入過萬,並與一些電競機構進行合作。此外,電商也成為博主們的收入來源之一。

  不過,馬太效應也在這個行業的發展中逐漸凸顯——大部分中小博主一個月收入不足一千元。

  而受大環境和遊戲市場自身規律影響,這兩年,中國遊戲產業在整體收入上的增幅明顯放緩。2018年,中國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2144.4億元,同比增長僅為5.3%,作為遊戲市場的下遊產業,遊戲視頻行業也正在迎來一輪洗牌。

  補貼方面,各個短視頻平台在經曆了補貼大戰後都慢慢回歸理性。以現金作為優質內容鼓勵手段的平台越來越少,更多平台逐漸從現金獎勵轉為收益加成、流量分配等方式。

  如企鵝號在今年5月下線了已經推出兩年的“獨家”標識,原有的高額補貼政策被取消。有媒體估計,在政策調整之後,自媒體收益補貼將縮水五倍。雖然企鵝號同時也上線TOP計劃用來培育優質內容創作者,但“降薪”的確成了業內的共識。

  正如騰訊互Activision頻商務總監劉碩裴所斷言的那樣,“上半年內容行業上明顯更加務實了……所有人的目標感更明確,不能靠補貼活著了。”

  多數遊戲視頻博主也吃不上直播紅利——雖然同屬遊戲圈,但真正能兼顧遊戲視頻製作和直播的並不少,因為二者都很耗費精力。

  於是,主機遊戲頭部主播,如寅子、女流、董小颯等人都以直播為主戰場,幾乎很少自己創作視頻,反而是有專門的視頻博主通過剪輯他們的精彩片段進行二次傳播。

  遊戲視頻博主,如敖廠長、老番茄、黑鏢客夢迴等人,則專注遊戲視頻,很少直播,或者只進行循環播放作品的“偽直播”。

  像逍遙散人、張大仙這樣既做視頻又直播的“兩棲”博主並不占主流,大部分遊戲視頻博主並不會依靠工作式的直播來掙錢,遊戲主播也很少親自下場做視頻,二者更多把對方作為與粉絲溝通手段的補充。

  因此,對於遊戲視頻博主來說,更為普適的的變現方式仍是廣告。

  所幸,這塊市場正在快速增長。據艾瑞諮詢預測,2019年中國移動端原生廣告市場規模將達到3388.1億元,增速約為64.2%,相比2015年47.8%的增速,廣告需求還在不斷提速。

  同時在社會化營銷投放方面,2018年廣告主對短視頻和直播的投放意向也是2017年的近三倍。遊戲視頻作為垂直分類,面向用戶更加精準,轉化率也更好看,可以說,遊戲視頻博主生存的春天就在廣告,而且,頭部博主的價值在未來也會更為凸顯。

  不過,雖然廣告變現的模式已經被市場證明可行,而且也不缺廣告主,但是橫亙在遊戲博主們面前的還有一道門檻——粉絲。

  達摩克利斯之劍

  如果敖廠長有後悔藥,一定會選擇“恰飯”恰得更好看一點。

  其實總體來說,粉絲們對於廣告的接受度還是很高的。以B站為例,多數用戶看到自己喜歡的up主發了廣告視頻,都會在彈幕里表示接受,甚至會刷屏“讓他恰,讓他恰”。他們也清楚,只有吃飽飯,up主才持續產出優質內容。

  同時,很多up主們也會在廣告視頻中儘量做到言之有物,避免陷入單純的尬誇,有時還會抽獎回饋粉絲,形成良性循環的生態。

  與粉絲維護好關係,是整個生態的根基。

  很多遊戲視頻博主都捨得下本。如王者榮耀頭部主播張大仙,無論之前在鬥魚還是現在在虎牙,他幾乎每天都會在直播間給粉絲抽獎。除了手錶手辦等,獎品里還不乏華為P30這樣的重頭戲。

  除了抽獎,張大仙微博更新頻率也很高,並且經常與粉絲互動打趣,是公認很“寵粉”的主播。他也得到了粉絲的擁護,後來轉會虎牙的過程中,粉絲認為他受到了平台的不公正待遇,還主動去應用商店給鬥魚刷差評,雙方的親密關係可見一斑。

  取得粉絲信任的過程,如同一場馬拉松,期間出現任何意外,都可能導致前功盡棄。

  比如,up主的吃相不能太難看。

  如今很多廣告主也開始放開束縛,允許up主在視頻里提出理性的批評意見。如果up主在“恰飯”時盲目尬吹品質不好的遊戲,就會讓粉絲們感到反感,這也就引出了遊戲視頻行業的隱性門檻——對up的道德要求:即使是為了生存,也要保持基本底線,不卑不亢去掙錢。

  換而言之,不要把觀眾當傻子。

  但敖廠長顯然沒想清楚這層利害關係。

  10月22日,敖廠長在B站更新了事發後的第二條動態,稱自己“不會因為這個視頻得到一分錢”、“我只是按平台合同每個月領固定工資”。這聽起來有點慘,不少粉絲在這條消息的評論區表示了理解。

  然而這個說法很快就遭到了質疑。有知乎網友披露,在相關產業報價單中,敖廠長6月時做一期廣告視頻價格為69萬,到了9月就變成89萬,可謂水漲船高。

  雖然報價的真假還未證實,但從知乎等平台網友的質疑聲中可見,敖廠長的形像已經受到了傷害。

  曾經說過再做兩年就退休的敖廠長在發澄清動態的同時,也把B站的簡介改為了“不退休了,再多作紀唸好的視頻回饋喜歡自己的觀眾。”並在兩天后又更新了一條新視頻。

  而互聯網再次展示了網民們的健忘特質。在道歉+澄清之後,新作品下的罵聲已經小了很多,“廠長加油”的彈幕又開始飄在視頻里。

  雖然敖廠長通過組合拳挽回了部分口碑,但這也給其他遊戲視頻博主們提了個醒:“恰飯”視頻有風險,對廣告主的選擇成為了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從國外博主的經驗來看,這次敖廠長經曆的風波也會很快過去,Youtube上排名第一的遊戲博主PewDiePie的視頻中曾經出現反猶言論,但在道歉後今年八月PewDiePie的粉絲數仍然破億,收入排行榜仍在前列。

  有前人如此,敖廠長“這波穩了”。

  但截至目前,遊戲視頻尚處於生長期,需要沉澱與完善的部分還有很多。在達到真正的“穩”之前,從業者顯然還要做好經受更多“不穩”的心理準備。

  來源:略大參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