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個人,十一段關於「AJ11 Bred」的回憶
2019年11月15日10:52

  不知不覺間,又邁入了一年的尾聲,對於各大運動品牌而言,年末絕對是衝擊財報數據、收割一波錢包的重要時機;而對於 Sneakerhead 們來說,各式各樣種類繁多的球鞋著實有些讓人“亂花漸欲迷人眼”,所以,究竟買什麼好?

  買經典的總歸是沒錯的,比如每年年底 Jordan Brand 都會推出的“大魔王”—— Air Jordan 11 Retro 。如果說 2015 年的 Air Jordan 11 “72-10” 讓許多的新玩家入了 Air Jordan 11 的坑,那麼 2016 年的 “Space Jam” 、2018 年的 “Concord” 則讓許多的老玩家大呼了一把過癮——至於這兩年飽受詬病的大漆皮,換個角度想想,複刻總要和上一個版本有所區別吧?

  從 2009 年末的 Air Jordan 11 Retro “Cool Grey” 開始,Jordan Brand 開始固定地在每年末尾複刻一雙 Air Jordan 11,這一 “傳統” 也在今年迎來了第十年的紀念;同時,作為對即將過去的這十年的告別以及謝幕,Jordan Brand 也選擇了在今年複刻這雙最為經典的配色 —— Air Jordan 11 Bred 。

  Air Jordan 11 Bred 或許不是最好看、最好搭的配色,但論及經典程度,絕對無出其右。關於 Michael Jordan 和 Air Jordan 11 的故事,每年年末都會被各大潮流、球鞋媒體科普上一輪,相信大家已經聽膩了,今天我亦不想過多贅述,但有一個專屬於 “Bred” 配色的故事,卻是不得不提的。

  1993 年,Michael 的父親 James Jordan 在自己的車上遭遇了搶劫、並慘遭槍殺,深受打擊的 Michael Jordan 在經歷了喪父之痛後,黯然宣佈從 NBA 退役,轉而加入了 MLB 棒球大聯盟的芝加哥白襪隊——因為在率領公牛拿下了 3 連冠後, Michael Jordan 認為自己在 NBA 已經沒有什麼要證明的了,而他的父親卻一直希望他能夠去打棒球,自己應該去完成父親的遺願。

  Michael 是個偉大的人,但說實話棒球可能並不是他最擅長的運動,況且 Michael 本人內心裡也一直無法割捨對籃球的愛,於是在 1995 年 3 月 18 日,他宣佈了復出,而之後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復出後的第二個賽季,佐敦便率領公牛隊殺入了季後賽,他在季後賽中換上了 Air Jordan 11 Bred 配色,並且最終奪得了該賽季的總冠軍,開啟了公牛隊的第二段傳奇王朝。奪冠後,他並沒有留在場上慶祝,而是回到了更衣室、躺在地上痛哭,用獎盃祭奠父親的在天之靈,當時,他腳上穿的就是這雙 Air Jordan 11 Bred 。

  作為一雙總冠軍配色,Air Jordan 11 Bred 被賦予了巨大的紀念意義,在各種各樣的球鞋排行榜中,Air Jordan 11 Bred 幾乎都被評選為了球鞋史上最經典的球鞋,沒有之一。在 1996 年正式發售後,Air Jordan 11 Bred 先後共經歷了 01 年、 08 年以及 12 年的三次複刻,其中 08 年是與 Air Jordan 12 “Taxi” 以 CDP 套裝的形式捆綁發售的,而距離最近一次的 12 年複刻也已經過去了 7 年之久。

  在這過去的 7 年里,球鞋文化發生了巨大的變革,從一個小眾的文化逐漸成長為了全民的狂歡熱潮。儘管 7 年前的 Jordan Brand 並沒有現在這麼誇張的熱度,但年末登場的 Air Jordan 11 Bred 依舊是鞋頭們爭先恐後排隊搶購的對象之一。

  7 年前並沒有“衝”文化;7 年前也沒有現在的球鞋交易平台;甚至 7 年前的球鞋資訊相對如今來說都匱乏了許多。所以,7 年前的球鞋玩家們都是怎麼買鞋的?他們又是為了什麼而買的這雙 Air Jordan 11 Bred ?7 年後,他們還會再次入手這雙全新複刻的 Air Jordan 11 Bred 嗎?

  帶著這樣的疑惑,我們採訪到了 11 位資深的球鞋玩家,和他們聊了聊各自關於 Air Jordan 11 Bred 之間的故事。

  Ray

  KIKS 新媒體主編

  關鍵詞:微博抽獎

  7 年前的我已經工作了,當時在微博上看到上海萬體館的那家經銷商店舖在做轉發抽獎活動,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我就轉發了並評論了一句,沒想到真的中獎了。這是我當時唯一的一雙 Jordan 正代鞋款,不過命運似乎也很愛開玩笑,42 的鞋對於 42.5 的我來說真的是有些偏小!在硬著頭皮穿了幾次後,我也萬般不捨的把這雙祖老爺的經典戰靴送給了我爸買菜穿。。。。。。

  不過,也正是這雙鞋開啟了我今後瘋狂的買鞋生涯,今年複刻的 Bred 或許不一定會買,但無論如何總會有一雙的。。。(笑)

  阿NEL

  球鞋類作者

  關鍵詞:Fake

  這張圖片里,有雙雙 Bred,一雙是真的,一雙是假的,一雙是 2012 年的買的,然而另一雙,是 2003 年買的。Bred 承載著我這種已經快要變成中年的 80 後的精神支撐點,是我們對著人生的信念,而那個信念當然是佐敦給予的,我們只能透過鞋子來嘗試更接近他。所以當我開始工作了,有了些閑錢,就在 eBay 買了這一雙 Bred,沒想到,它是來自莆田。是的,那時是 2003 年。

  直到了 2012 年 Bred 再次推出的時候(從消費者角度來說我看著 08 CDP 套裝的價錢,很難買得下手),我終於擁有了 Bred,這一次肯定不是高仿了。可是諷刺地是,高仿的 Bred 似乎比正品的 Bred “耐放”,2012 年的 Bred 連“七年之癢”都熬不過就“開口”了(開個玩笑,畢竟正品穿得勤快,高仿在被我發現後一次都沒穿過)。

  而在 2019 年,Jordan Brand 又再次把 Bred 放了出來,不知我們那一代的情懷有沒有成功地衍生到下一代呢?

  Piki

  知名體育博主

  關鍵詞:大爺、大媽

  我剛開始看佐敦那會兒正好是 95-96 賽季,那時電視轉播也不多,一般是看看雜誌,看到佐敦穿著這雙 Air Jordan 11 Bred ,真的很帥。後來到了 2012 年,一開始花 2000 左右買了預售,結果發售後被無良商家鴿子了,最後超過了預算就沒買,後來還是朋友忍痛割愛把收藏出給了我。

  其實那一陣子也是 Jordan Brand 在國內回潮的日子,如今許多知名的鞋販也是在那時候發跡的,包括僱人排隊也是那陣子興起的。後來很多專櫃推出必須身著 Jordan Brand 的單品排隊的規則,有趣的是販子們也加大力度,給雇來的老頭老太穿上 AJ 單品,羽絨服外面套球衣、外套上面套 Pro 、甚至有老爺爺帶 Jordan 護腕,老奶奶手裡抱著一顆 Jordan 籃球,要不是那個時候手機攝影和網絡還沒現在這麼普及,素材絕對更多。

  一方面 Jordan Brand 重新火爆覺得開心,一方面利益後面的人性實在也讓我歎氣。最後說回鞋子本身,現在穿它打球還是可以無縫連接這個時代,這說明了 Jordan Brand 設計的領先性,即使你現在拿給一個不太懂球鞋的人看,他不會覺得這是一雙復古設計的球鞋,這就是 Air Jordan 11 厲害的地方。

  GXF

  虎撲裝備區版主

  關鍵詞:我全都要

  用“我全都要”這個去年從虎撲火起來的梗來形容我這個虎撲的老 JR 絕對沒錯。作為一個從公牛時期看來老玩家,Air Jordan 11 絕對是心中的夢幻單品,黑紅配色更是一種特殊的情節。

  還記得當初我去武漢漢街排隊抽籤的,武漢的玩家都知道,每週六早上的保留節目就是漢街排鞋,幾乎都成為武漢的風景了!可惜最後沒能抽中,1800 問別人收了一雙。

  現在我人在廣東工作,這裏天氣太熱了,因此 Jordan 穿的相對也少了,不過年底的 Air Jordan 11 Bred 還是必入無疑的!

  我叫馬里奧

  球鞋愛好者/潮流影片 Vloger /真善美藝術家

  關鍵詞:Jordan “拯救”了我、硬通貨

  說來也巧,當年我也是在上海萬體館的經銷商店舖抽中的 Air Jordan 11 Bred ,只不過我是抽中的原價購買權,Ray 老師是免費抽中了一雙。

  熟悉我的粉絲都知道我特別喜歡復古跑,但其實我當年同樣收藏了不少的 Jordan 鞋款。我之前的工作是在電視台做節目編導,因為我實在太喜歡球鞋和潮流文化了,所以在去年,我萌生出了做一名全職潮流 Up 主的想法,並且辭去了自己的本職工作。在創業的初期,經濟上的壓力特別的大,作為一個 Up 我要不斷地買入新鞋來拍影片,同時我的年紀也不適合開口問家裡要錢了,於是只能變賣一些自己的收藏。

  說實話,復古跑鞋的圈子還是有些小眾了,基本沒什麼市場,這時候我發現,Jordan 的鞋款就像是勞力士一樣,哪怕是二手的依舊是市場上的“硬通貨”,於是我變賣了許多的 Jordan 鞋款來周轉,其中就包括了這雙 Air Jordan 11 Bred ,雖然事後想想特別後悔,但當時真的沒什麼辦法。

  今年我的收支狀況可以說有了很大的好轉了,也開始慢慢地去買回那些當初被我出掉的收藏,至於這雙馬上要發售的 Air Jordan 11 Bred ,沒什麼好說的,不論是情懷還是對自己的彌補,都是一雙必入的鞋款。

  Aboo

  球衣 Vlogger 、收藏家

  關鍵詞:士林夜市、“她”結婚了

  台灣其實很早就有排隊的文化了,當初我是去士林夜市摩曼頓劍潭 Nike 店排這雙 Air Jordan 11 的,由於那時候台灣已經有很多女生穿 AJ 了,所以帶了一個妹子一起。我記得下午一點就開始排了,五點才開始抽籤,而五點左右士林夜市的小販們都出來擺攤做生意了,於是警察就來把我們排隊的隊伍趕到路兩邊,所以我們可以一邊買雞排、奶茶,一邊排隊抽鞋,真的還蠻難忘的。

  最後我們兩個人只抽中了一雙女碼,就給她了,我是另外在“露天拍賣”加錢買的,原價的 Bred + 75 折的 LeBron X Elite 再加 500 左右的台幣。轉眼之間 7 年就過去了,她在今年結婚了,我卻還在一個人為事業奮鬥,還會有下一個“她”出現,和我一起排 AJ 麼?

  老王

  上海模子

  關鍵詞:Nike 門店

  2012 年的時候,我在一家 Nike 的直營店做店員,那時的發售其實還是蠻太平的,當然時不時地也會有販子叫一大堆外來務工人員來排隊,我記得應該是一個人給 150 塊,如果有身份證會給 200 塊。很多人都以為店員可以隨便留鞋,其實並不是這麼回事,想買沒問題,前提是你也得排隊。

  那時候我是和朋友一起去上海國金 Jordan 店舖排鞋的,有趣的是那時候的 Air Jordan 11 Bred 壓根就不要抽籤,只要排隊就行,反倒是同年發佈的 Nike LeBron X “Cork” 以及 Nike Foamposite One “Galaxy” 反而是要抽取的,我記得銀河噴一家店只有 3 雙,大家都是衝著銀河噴去的。這一年也是 Nike 井噴式的一年,Air Yeezy 2 也是在國內進行了突擊發售,越來越多的玩家開始被吸引到了這個圈子裡。

  最後說說我的這雙 Bred ,有一天店舖突然到了一批補貨,直接上架擺賣,所以那天特別的忙,加班到很晚。最後,正好還剩一雙沒賣完,店長看到我渴望的眼神後,就對我說:老王,加班很辛苦,這雙你要的話就買掉吧。欣然帶回家後一直沒捨得穿,之後人長胖了,腳也變大了,鞋子反倒是穿不下了。。。。。。

  TK_Wings

  B站 / YouTube 不知名博主、球鞋愛好者

  關鍵詞:零下 10 ℃

  94 年生的我其實是看著 LeBron 打球長大的,但依舊很喜歡 Jordan Brand 的鞋款,尤其是到了加拿大留學唸書後,入手球鞋的難度相對國內來說小了許多,因此也會經常去 Foot Locker 等鞋店買鞋。

  還記得多倫多發這雙 Bred 的時候正好是我大一的聖誕節,當時我為了抽中這雙鞋,特意跑到一家很偏的 Foot Locker 和一群老外排隊。不像國內的黃金碼通常在 41 ~ 43 之間,老外的黃金碼數很迷,基本都是 44 碼甚至更大。。。。。。最後,頂著零下 10 ℃ 的天氣站了兩個小時,我才幸運地抽中了一雙自己的碼。拿回家後都捨不得穿,所以至今看起來還是特別的新,今年複刻應該還會再入一雙,穿起來可能不會再那麼心疼了吧~

  Trusty

  寧波‘甬’球鞋收藏店聯合創始人

  關鍵詞:1996 OG

  我是 93 年生人,但並不妨礙我沉迷於 Michael Jordan 無法自拔。很巧的是,Air Jordan 11 和 Bred 恰好都是我最愛的鞋型、配色之一,因此我就把每一次複刻的 Air Jordan 11 Bred 都收入了囊中,甚至包括這雙 1996 年的元年 OG 版本,尋找的過程可謂歷經千辛萬苦。。。。。。

  因為 Michael Jordan ,我愛上了球鞋,並最終選擇了將其作為自己的事業,和朋友一起創辦了寧波本地的第一傢俬人球鞋收藏主題店舖‘甬’。而這雙 1996 年的 Air Jordan 11 Bred 至今仍然放在我的店舖內,是我最愛的一雙鞋之一。

  Catherine

  球鞋電商從業者

  關鍵詞:AJ11 、初戀

  第一次見到 Air Jordan 11 Bred 我記得是 2008 年,我應該還在上高中。那個時候,學校里很流行把校服褲子改成束腳褲,然後搭配各種球鞋,有一次陪同學逛街無意中看到這雙鞋,真的是心動的感覺…要說太多原因真的沒有,就是一見鍾情,但是對於當時的我,它的價格太貴了,所以只是看幾眼,再看幾眼,然後就和它拜拜啦。

  以前一直覺得籃球鞋很笨重,作為女生從來不會想著買,見到它以後,就開始心心唸唸,並且悄悄許願工作賺錢以後,一定要買它。從此開始不由自主的關注球鞋,關注和球鞋有關的信息,包括關注 KIKS 。自己開始賺錢以後,每年聖誕節發售的時候,我收到的聖誕禮物都是 AJ11 ,當然,我送男朋友的禮物也是。於是,家裡出現了一對又一對的傳奇藍、72-10 、大灌籃、等等……我還是比較羨慕我男朋友,因為男款的鞋盒實在太讚了!

  雖然時間過去那麼久,我還是忘不掉那雙買不起的 Bred 11……它就是我的初戀,再多的球鞋都替代不了。今年終於再次複刻了!激動,難以言表!錢包,已經準備好啦!

  Marine

  球鞋碼農、AKA 本文小編

  關鍵詞:初心

  最後,請允許我用小小的私心,把第十一個故事留給我自己。說起來,95 年生的我和Air Jordan 11 其實是同歲,而我第一次自己用生活費購買的 Jordan 鞋款,同樣是 Air Jordan 11 。

  當年還在讀大學的我曾經到一家 Nike 門店做兼職。有次和朋友們吃飯時聊天,朋友和我半開玩笑地說:在 Nike 上班,你需要一雙厲害一點的鞋!我反問了一句:所以應該買哪雙?朋友一本正經的告訴我:當然是 Air Jordan 11 Bred ,最經典的 AJ 。恰好身邊有朋友在出手一雙全新僅試穿的 Air Jordan 11 Bred ,咬咬牙,我便買了下來。

  說實話,在那個全民 “72-10” 的年代,穿著一雙 Air Jordan 11 Bred 走在馬路上真的讓我感覺自己很有“排面”。同時,也正是這雙 Bred ,讓我對 Jordan Brand 產生了更多的情感,也讓我越來越關注球鞋文化,最終進入了這個圈子,成為了一名默默付出的從業者。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當初我購買這雙 Air Jordan 11 Bred 的原因還真是夠膚淺的。。。。。。好在今非昔比,多年過去後 Air Jordan 11 Bred 的確對我有了更深的意義,每每看到、想起這雙鞋,我便會反省自己,同時告誡自己不忘初心——我究竟是為了什麼而購買球鞋的呢?

  看完了這些人和 Air Jordan 11 Bred 的故事,你是否又有些感觸呢?如果你錯過了 7 年前的那次鞋圈盛宴,不要緊,Jordan Brand 已經在今年為我們正式帶來了 Air Jordan 11 Bred 的複刻回歸。原汁原味的大漆皮、OG 的 Swoosh 鞋盒、全新面貌登場的碳板。。。。。。用這雙‘史上最經典的球鞋’作為禮物送給自己,來為這即將過去的十年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呢。

  如果你也對這雙鞋亦有著特殊的情愫的話,

  不妨在評論區中和我們分享出來吧,

  我們將從評論者中抽取一位最精彩留言,

  送出最新複刻的 Air Jordan 11 Bred 一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