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三大關鍵詞解讀UFC藥檢新規
2019年11月28日15:36

  檢測和阻止——當2015年UFC首次與美國反興奮劑機構(USADA)合作並推出反興奮劑政策時,這兩個關鍵詞就是該計劃的兩個核心目標。

  藥檢政策

  USADA修訂了UFC的藥檢政策

  這 個計劃對兩種人產生影響:一種是寄希望於通過服用顯著提升運動能力的藥物來“作弊”的人,這個政策的出台很容易將這些人的作弊想法扼殺在搖籃中;第二種是 對禁藥深惡痛絕的人,這個政策中的相關條款可以幫助運動員在日常的訓練和生活中完全避免那些違禁物質。因為一旦被查出服用禁藥,運動員不但會面臨兩年(或 者以上)的禁賽,還會永遠被戴上“騙子”的標籤,聲譽受損。

  五年來,該政策的出台受到了絕大多數UFC選手的擁護。嚴格的藥檢流程和重磅的懲罰機製“抓住”了不少藥罐子,同時也淘汰了一批因天賦不足而無法在賽場上生存的選手。

  但 是漸漸地,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爭議性事件,一些堅稱自己沒有服用任何藥物的選手開始被複雜的藥物檢測系統定性為“作弊”,從理論上來講,“檢測失誤”的可能 性並不大,這些選手的身體里確實被發現了微量的違禁物質。因此想要自證清白的選手就不得不走上申訴、聽證會、取證調查等等一系列冗長而又繁瑣的流程,職業 生涯陷入停擺的狀態。

  UFC 244迪亞茲VS馬斯維達爾

  2019 年11月3日的UFC244,又出現了一起備受關注的興奮劑檢測事件,領銜頭條主賽的內特·迪亞茲在賽前檢測中出現了“陽性”結果。幸運的是,最終迪亞茲 證明了自己是由於服用了“純天然”有機維生素的補劑導致測試出現異常,因此,UFC 244最終得以順利進行,迪亞茲也沒有被懲罰。

  這一事件,加快了USADA對現有的UFC反興奮劑政策進行修訂的進程。2019年11月26日,UFC正式宣佈對現行的反興奮劑政策做出了調整,其中有三大關鍵詞值得關注。

  濃度水平

  新政策對選手的藥檢結果做出了人性化界定

  新修訂的條款中,USADA針對八種特定物質以及每種物質的濃度水平做出了詳細的規定。條款中規定:如果一名選手對這八種物質中的一種檢測呈陽性,而且含量低於一定的濃度水平,USADA將把它們標記為非典型發現,而不會定義為禁藥違規。

  符合這一特定條件的選手不會受到處罰,雖然圍繞著他們還將進行一系列額外的測試和監控,但最起碼選手可以繼續自己的職業生涯,而不是像以前那樣在數週甚至數個月裡只能在賽場之外等待判決。但如果USADA最終認定選手為故意作弊,那麼該選手將難逃處罰。

  修改條款中規定可以被標記為非典型發現的物質以及濃度水平如下:

  氯米芬:0.1 ng /ml

  脫氫氯甲基睾酮長期代謝物(M3):0.1 ng / ml

  氫氯噻嗪及代謝物,托拉塞米:20 ng /ml

  選擇性雄激素受體調節劑(SARM):0.1 ng / ml

  GW-1516代謝物:0.1 ng / ml

  表群勃龍:0.2 ng / ml

  折侖諾:1 ng / mL

  齊帕特羅:1 ng / mL

  另外,另一種叫做“去甲烏藥堿”的藥物已經被列為比賽中禁止使用的物質,但沒有被列為比賽之外禁止使用的藥物。

  從 這份名單中,我們發現了幾種熟悉的物質,並很容易聯想到了此前出現的一系列著名選手的藥檢事件:比如在UFC輕重量級冠軍喬恩·鍾斯身上多次被發現的 M3(口服“特力補”)代謝物是“脈衝效應”的結果;內特·迪亞茲被查出體內含有微量SARMs是因為服用補劑導致。UFC之所以最終允許這兩位選手參 賽,是因為這兩種物質在他們身體中的含量是非常輕微的,在上述閾值以內。

  喬恩·鍾斯也曾數次出現藥檢問題

  USADA 的首席執行官泰加特表示,對興奮劑檢測規則的修訂,不是僅僅因為UFC的案例,還通過一些其他項目的檢測,比如奧運會選手的檢測來修改某些藥物的檢測閾 值。“一方面,實驗室技術在不斷進步,我們可以追蹤到多年前根本無法發現的微量物質殘留, 比如SARMs等。但是,我們無法確保選手在醫療、飲食、攝入補劑的過程中完全避免一些藥物的“汙染”。無論是藥物,肉類,還是各種復合維生素等等膳食補 充劑。它們在市場上被認為是安全的,但是在我們的實驗室中,就很有可能呈“陽性”。

  “從我們的觀點來看,把個別的低水平的陽性結果當作故意作弊是不公平的。因此,我們所做的就是盡我們所能地去界定,去說明這一點,我們真的希望今後會出現更加公平和公正的方案。”泰加特說。

  補劑認證

  運動補劑被“汙染”成為眾矢之的

  UFC 興奮劑政策的另一個變化涉及到第三方機構對運動補劑的認證。泰加特說:“早在2000年奧運會時我們就意識到,補品補劑的使用在競技體育中已經根深蒂固。 我們正在盡最大努力影響運動員的行為,希望他們可以慎重使用補劑,並以健康和安全的方式來補充,這樣就不會導致藥檢陽性。”

  2019 年早些時候,USADA宣佈了國家科學基金會(NSF)體育認證項目,該項目專門指定了某些產品,以幫助那些希望使用補充劑的運動員降低風險。雖然這仍然 不是一個百分之百可靠的系統,但運動員在使用NSF認證產品時承擔的風險要小得多,因為它們已經接受了第三方測試。

  接下來,UFC將要求旗下選手只能使用少數幾家機構批準的補充劑。這五家機構如下:

  (1) NSF Certified For Sport

  (2) Kolner Liste (Cologne List)

  (3) Informed Sport Trusted by Sport

  (4) HASTA (Human and Supplement Testing Australia)

  (5) BSCG (Banned Substance Control Group)

  此外,UFC還將與補充劑製造商Thorne合作,通過UFC性能研究所為UFC運動員提供經過認證的補劑。UFC的運動營養師開發了個性化的營養方案,UFC運動員可以獲得安全和高質量的營養補充劑來滿足他們獨特的需求。

  賽場純淨是運動得以發展的關鍵

  UFC 負責運動員健康及表現的高級副總裁傑夫·諾維茨基表示:“製定一個公平的反興奮劑計劃,並提供正當的程序保護,這是一個強大而全面的計劃不可或缺的一部 分。結合我們的環境中汙染的普遍性以及檢測靈敏性的提高,反興奮劑實驗室給出了一個明確的濃度水平,來確保我們懲罰的是故意作弊的騙子而不是忠實擁護反興 奮劑政策的運動員。”

  靜脈注射

  前UFC雛量級冠軍迪拉肖因興奮劑問題被剝奪頭銜

  新 政策還對運動員的靜脈注射這一問題進行了嚴格的規定。UFC將禁止選手在比賽前後進行超過100毫升的靜脈輸液/注射,除非這些輸液/注射在醫學上是合理 和必要的,並且並由執業醫師進行管理。修改這一規則的目的是為運動員提供他們所需要的醫療護理,同時確保他們不能在短時間內大量脫水減重然後通過靜脈補水 以獲得不公平的體重優勢。

  以上所有這些規則的修訂,都是UFC以及USADA已經認識到的非常必要的改變。無論時代如何發展,科技如何進步,發現並阻止那些作弊的運動選手是體育組織和反興奮劑機構永恒不變的職責。

  到目前為止,一些運動員因為藥檢問題已經失去了幾個月,甚至幾年的職業生涯,希望UFC和USADA推出的這些新政可以讓女生A運動的競技環境更加公平公正,讓更多忠誠於反興奮劑政策的運動員在訓練館里揮汗如雨的同時,放心使用安全的運動補劑,遠離藥檢陽性的誤會和尷尬。

  拳擊與格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