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深圳先行示範區的發展目標探析:如何理解全球標杆城市
2019年12月04日11:39

原標題:智庫|深圳先行示範區的發展目標探析:如何理解全球標杆城市

譚剛 深圳市委黨校副校長

我要講的內容是關於先行示範區的目標,重點是圍繞中央先行示範區《意見》中的內容展開。《意見》中提出的三個階段發展目標,大概是212個字,分別提到了2025年、2035年和本世紀中葉的發展目標。

一、關於深圳先行示範區的第一個目標,《意見》明確提出來到2025年要建成現代化國際化創新型城市。

首先這一發展目標與深圳建市和建特區以來所形成的發展追求、所取得的巨大成就高度吻合,可以說體現了中央對曆屆深圳市委市政府所提出的目標完全認可、高度肯定。根據本人對1990年以來深圳市曆次黨代會所提出的目標梳理,基本上都涉及到三個主題詞:一是國際性,最早叫國際性,後來演變成國際化,二是創新型,三是現代化的內容。尤其是2015年5月第六次黨代會上所講到的深圳發展目標提法,跟《意見》中央對深圳的發展目標要求完全一致,都是叫“現代化國際化創新型城市”。由此可見,中央對深圳過去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是高度認可的,對深圳市所提出的總體發展路線是高度肯定的。

第二,中央不但高度認同深圳的發展目標,而且還提出了更高要求。為什麼說要求更高?大致分析有兩個判斷依據。

一是《意見》開宗明義提出“深圳已經成為充滿魅力、動力、活力和創新力的國際化創新型城市”,這是中央對深圳40年發展取得的巨大成績的充分肯定,而對七年後深圳的發展目標是在國際化、創新型這兩個主題詞的基礎上加上了現代化一詞。

可以說“現代化”是無所不包的,涉及到經濟、社會、民生、生態等各個方面。從這個角度來看,從現在的國際化創新型城市演變到七年以後的現代化國際化創新型城市,所提出的發展內容毫無疑問明顯擴展。

二是從第一階段發展目標的相關指標來看,第一階段未來七年的階段性目標寫得較為具體,相對而言第二階段2035年、第三階段到本世紀中葉寫得相對簡要一些。

具體來看,

第一階段所提出的目標涉及五個方面,其中有四個方面都是對標國際最先、國際最優、國際最高、國際最強。經濟實力和發展質量要進入到全球城市前列,研發強度和產業創新能力要進入世界一流,公共服務水平要進入到國際先進水平,生態環境質量要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可見這四個指標毫無疑問是從國際上最領先的要求提出來的。

第五個指標是關於文化軟實力,沒有像前述四個指標那樣是對標國際最先進、世界最領先,而是用了“大幅提升”這幾個字來表達。為什麼不用對標的方式,而是用大幅提升的方式?我理解有兩個方面:過去大家說深圳是文化沙漠,現在沒有人再如此提,因為深圳的文化事業取得快速發展,文化軟實力有了很大的提升,未來還需要更大提升,這是一個原因;另外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現在中央提出要堅定“四個自信”,其中就包括文化自信。在堅定文化自信的前提下,不能去否定我們的文化、去對標其他文化進行發展,為此採用了大幅提升文化軟實力的表述。

第三,再進一步分析,《意見》提出的第一階段發展目標不但是高度認可、更高要求,而且還表現為更高的任務,任務更重,責任更大。這裏只簡單選用一個指標加以說明。中國社科院和聯合國人居署前不久在聯合國大會期間發佈2019年全球城市競爭力報告,這個報告是基於全世界50萬人以上的1007個城市進行排序分析研究,深圳的經濟競爭力高居1007個城市的第四名,在中國上榜的城市中深圳排在第一,深圳的很多指標毫無疑問跟國內其他城市相比明顯領先,包括我們前面分析要求更高時提到的研發投入、產業創新能力等,可以說已經進入到世界比較領先的地方。

但是要看到深圳即使在這一領先的指標上仍然有所不足,深圳的研發成果轉化為產品、產業的能力較強,但是在基礎研究、應用基礎研究有所不足,特別是在大學、國家實驗室、重大科學裝備等方面有所不足,這是需要我們看到的。同樣在這個榜單上可以看到,深圳的城市等級只能為B級,如果說A級城市叫一線城市,B級城市毫無疑問只能算二線城市。

最近中國社科院這個團隊在寧波又發了最新榜單,深圳的城市等級評為C+等級,表明深圳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另外還是在這個榜單上,深圳的可持續競爭力排名第48名,同樣表明從對標國際一流、世界領先和國際先進水平來看,深圳的差距還是是比較大。

第四,深圳承擔的功能和要發揮的作用更大。對此可以從《意見》中提到的“三個有利於”來做分析。第一是有利於形成改革開放的新格局,第二是有利於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和一國兩製事業的新實踐,第三是有利於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建設的新路徑。除此之外,深圳的“兩個重要窗口”作用也進一步提升,這裏就不展開分析了。

二、接下來分析第二階段深圳先行示範區的發展目標。我剛才提到它沒有像第一階段寫的那麼具體,但是它又比第三階段寫的豐富一點,文字多一點。從《意見》中提到的第二階段發展目標來看,我把它分成兩個部分,一是在國內方面深圳要承擔的功能、要發揮的作用,可概括為高質量發展典範和現代化強國範例;二是在國際上深圳要發揮的功能、要發揮的作用,可概括為綜合經濟實力世界領先、全球創新創業創意之都。

對這個部分的內容,我有以下幾個認識。

第一,從時間節點來看,毫無疑問對深圳提出的要求顯著增強。十九大報告提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以後分兩步走,即2035年基本實現現代化,本世紀中葉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相比之下,

《意見》要求深圳到2035年成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城市範例,對深圳整整提前了15年。從這個角度來看,深圳作為先行示範區的特點得到了更好體現。

第二,從深圳在第二階段所要扮演的國內目標和任務來看,包含了高質量發展典範、現代化強國城市範例兩個內容,同樣任務艱巨,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工作。我認為重點有如下四項工作:

一是為全國轉化發展動力提供深圳樣板。結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及《關於支援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兩個文件,深圳的國家戰略定位不但顯著提升,而且在大灣區建設中能夠發揮的作用也明顯增強,特別是在創新驅動方面,要以深圳為主陣地建設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中要發揮好關鍵作用。

二是為全國優化經濟結構提供深圳案例。主要是在全過程創新生態鏈建設中增強深圳的優勢、彌補自身發展的不足,通過強鏈、優鏈、補鏈、延鏈等方式,探索出優化經濟結構的生動案例。

三是為全國轉換發展方式探索深圳經驗。如何在不改變行政空間的前提之下,通過轉變發展方式來尋找新的更大發展,這是深圳作為先行示範區應該承擔的重要功能。具體路徑包括國土空間改造(如以提高土地使用效率為導向的老舊工業區改造、城中村改造等)、區域合作、深汕合作區飛地模式等內容。

四是為全國高質量發展和現代化建設提供深圳經驗。前面我們提到深圳40年發展成就明顯、經驗也很多,其中最重要的還是較為成功地處理了市場與政府的關係這一重大問題。2017年林毅夫和張維迎關於產業政策的激烈爭論,涉及到政府和企業的邊界怎麼劃定的問題,可以說深圳比較好地進行了一些探索,形成了林毅夫教授講到的有效市場+有為政府的做法。具體的工作包括:以要素配置為重點深化經濟體製改革、以前海合作區和自貿片區為重點加快構建開放型經濟體製等等。

從第二階段的國際目標來看,包括綜合經濟實力世界領先、全球創新創業創意之都兩個方面。這裏稍對後者進行分析。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中對深圳提出的目標是全球創新創意之都,而到了先行示範區《意見》則增加了“創業”兩個字,變為“全球創新創業創意之都”。在經濟下行的背景下,深圳如果能夠把創新、創意所取得的成果轉化為創業,這個意義是非常重要的。

三、關於先行示範區的第三個目標——全球標杆城市。什麼叫全球標杠城市?我理解應當包括三個條件:一是在全球城市體系中處於最高級、最頂層,二要具備一些基本條件、達到硬的要求,例如成為全球戰略性資源集聚配置中心、全球戰略通道和戰略性產業控製中樞、跨國公司總部優先彙聚地等等,三是能夠代表所在國家參與全球城市競爭與治理,具備較大話語權和軟實力,這個很重要。從這個角度來看,目前全球城市正在進行迭代,從1.0到2.0,能夠被稱為全球標杆城市的,目前大家認為可能也就三個城市,紐約、倫敦、東京。顯然,全球標杠城市的遠期目標對深圳既是偉大使命,更是巨大考驗。

四、通過對《意見》中提出的三個階段發展目標的簡要分析,可以得到如下三點啟示:

第一,深圳的國家戰略地位明顯上升。通過比較分析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和深圳先行示範區《意見》,可以明顯看到深圳在國家戰略中的地位顯著提升。

第二,深圳在粵港澳大灣區中的核心引擎功能顯著增強。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存在三個增長極或者說三個極點,其中“深圳+香港”去年的經濟總量超過4.8萬億,遠遠超過“廣州+佛山”、“珠海+澳門”兩個極點,《意見》對深圳提出了更高發展要求以及與此相匹配的支援性政策,如前面提到的以深圳為主陣地建設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深圳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中發揮關鍵作用,這都表明深圳應當在大灣區進一步增強核心引擎功能、更好地發揮核心引擎作用。

第三,關於深圳戰略定位的提升路徑問題。《意見》出台後社會上一些人認為是不是要用深圳來取代香港,我們說這個看法是錯誤的,有三個理由:

一是深圳市謀劃先行示範區早在2017年以來特別是去年下半年重點推動,現在《意見》在8月份出台可以說是水到渠成。

二是如果說深圳以往的發展成就並不是通過取代其他城市來形成自身的發展,那麼先行示範區賦予深圳的重大發展目標特別是國家戰略定位的提升也不是要取代其他城市的方式來取得新的發展。事實上深圳建設先行示範區還有利於支援香港的發展,這就是《意見》提到的三個有利於中的第二個有利於,即有利於更好實施粵港澳大灣區戰略和豐富一國兩製事業發展新實踐。

三是深圳建設先行示範區的根本路徑,就是要通過《意見》所提出的“五個率先”來實現。

//本文系深圳市委黨校副校長譚剛在11月20日由深圳市社會科學聯合會主辦,馬洪基金會承辦的“深圳建設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高端學術研討會”上的演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