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啟宏:英國為何有前途?
2019年12月05日10:00

自從2016年英國公投決定從歐盟脫離後,不少投資者都對英國的經濟前景感到悲觀。近來隨著脫歐日子逼近,雙方仍未有一套可接受的方案來確保英國能夠有序脫歐,資金亦開始對英鎊和英國相關資產嗤之以鼻,紛紛拋售英鎊,使英鎊處於近30年來的低位。但當資金紛紛「用腳投票」逃離的時候,正是應用股神巴菲特名言的時候:「別人恐懼時我貪婪。」

英國最終在10月31日能否如期有序脫歐,還是要一再拖延,相信本文刊登時已經揭曉。不過,認識筆者的朋友都知道筆者一直是英國的「大好友」,尤其是近一年來,每逢英鎊受到英國脫歐的負面消息影響而大跌的時候,筆者都會撰文建議投資者要趁低吸納英鎊和英國資產,所以即使英國在十月底最終是選擇「硬脫歐」,筆者長遠仍然非常看好英國的發展。

英國作為已開發國家,以名義GDP為量度是世界第五大經濟體,在加入歐盟前已是全球最富裕、經濟最發達和生活水準最高的國家之一,在全球範圍內的經濟、文化、軍事、科技和政治上有顯著影響力。

在經濟上,英國是歐洲最大的軍火、石油產品、電視、電腦和手機製造國,擁有大量的煤、天然氣和石油儲備;即使近年英國經濟在脫歐和環球經濟衰退的陰霾下,仍保持溫和的增長和極低的失業率。另外,倫敦作為全球三大金融中心之一,不論是在歐洲還是放在全球一級城市之中都有著不能取代的地位,同時也是世界數一數二航運和商業服務中心。

根據2018年全球金融中心指數對全球城市的評分,倫敦僅次於紐約排名第二,香港則排名第三,緊隨其後的分別是新加坡和上海;而在歐洲的蘇黎世和法蘭克福在金融中心指數中只能分別排九名和十名,根本並沒有威脅和取代倫敦的能力。所以即使英國脫離歐盟,相信歐洲的金融活動如需要和國際接軌,仍然無可避免要集中在倫敦進行。

在文化上,至今英語仍然是世上最普及的商業語言,以普通法作為基礎的合約法仍然最為全球商業機構所採用。在人才培養方面,英國又有劍橋和牛津大學兩所世界知名的高等學府,政治上亦有大英國協和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影響力,這些因素對於英國放置於未來全球競爭中仍有天然優勢。

很多悲觀派認為英國脫歐後將失去競爭優勢,但他們通常忽略的,是英國本身的優勢其實並不是由歐盟賦予的。或許脫離歐洲會使英國失去歐洲單一市場的好處,但同時亦會因為解除了歐洲單一市場的束縛,可以更進取地與其他經濟體協商貿易協議,更深入的與世界各地進行經貿文化融合,然後更好的發揮英國本來的優勢。用這種角度來看,縱使英國最終離開歐盟,長遠而言亦未必得不償失,筆者認為即使沒有歐盟的扶持,英國放在全球任何一個國家當中,仍然是十分具有競爭力,這樣的國家難道會沒有前途嗎?

李啟宏 「Blackwell Global業務發展及研究部副主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