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曾經的鋒線新星!如今恐因車禍重傷退役了
2020年01月21日15:24

柏桑斯
柏桑斯
柏桑斯
柏桑斯

  一個月前的一次採訪中,早已在亞特蘭大淪為球隊邊緣人的贊特拿-柏桑斯談及了他對未來職業生涯的一些展望。

  那次同媒體的普通交流柏桑斯卻傾訴了很多,他幾乎以一個初入聯盟的新人姿態向外界重新介紹自己。他的身材,他的定位,他能打的位置,他對於球隊的意義,他相較於同身高選手的優勢……方方面面,詳盡充實。甚至,他還強調自己時刻自律為比賽做足了準備。

  在合同即將到期的節點如此表態,不免令外界諷刺柏桑斯對新合同急不可耐,何況事實上也很少有人真的在意一個快要打不上球的過氣球員的內心自白。冗長說辭中令人留有印象的,大概只有柏桑斯在臨近採訪結束時的一句感慨:

  “我非常想上場打球,但這不是我能控制的。”

  柏桑斯的確無法控制自己命運的走向,也沒有任何人可以確保充滿希望的明天比突如其來的意外更先到來。一個月後,當32歲的柏桑斯在病床上睜開雙眼,從醫生口中他得到了最絕望的回答——他可能永遠無法再上場打球了。

  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帶給了柏桑斯多重嚴重的、永久性的傷害,包括但不局限於創傷性腦損傷、椎間盤突出以及唇裂。肇事司機醉酒駕車是引發事故的原因,這點更令柏桑斯無法接受,他委託律師對肇事司機提起酒駕指控,試圖讓對方得到應有的懲罰。

  但無論後續如何操作,噩耗已無可更改,被意外擊倒的柏桑斯站在了永遠退出這片戰場的邊緣。也許只有此時才會有更多的人願意翻閱他近年來寥寥無幾的球場新聞,送去一定程度的掛念,也會在他表達內容的字裡行間意識到原來這個男人是真的想打球。

  贊特拿-柏桑斯當然渴望重新站在賽場上,這背後的原因絕不僅僅只是為了錢。如果不是真的熱愛,出身金融世家的他大可以像他祖父一樣在被紐約人選中後拒絕報導,而前往報酬更好的金融公司;他也可以同他父親一樣斷然放棄去歐洲打球的機會,選擇到銀行上班。

  如果不是真的熱愛,又有誰會放棄已經擁有的優渥、穩定和體面,去選擇在汗如雨下的狼狽面貌下日複一日與不同的男人較量,在未知里同傷病、意外搏殺?

  不知何時起,人們對於柏桑斯的評價漸漸從“又帥又能打”轉變成“錢得了,怕甚事”,當同貝拉-索恩、阿瑞安妮-賽萊斯特、托妮-伽姆等眾多女星的交往替代了賽場表現,當球場上的激戰轉為海邊的對抗,柏桑斯從曾經勵志的二輪秀淪為了最大笑料。

  可柏桑斯不只是被傷病拉扯的偏離理想的花花公子,事實上很少有人可以逃出傷病的摧殘。在遺憾中與柏桑斯揮手作別,我們有必要拋開偏見,去找尋相對完整的他。

  2011年的選秀大會,贊特拿-柏桑斯在38順位被一支早已跌入未知世界的球隊選中。這支傷害球迷感情的球隊多數人避而不談,但對於柏桑斯卻是時刻願意重溫的美好記憶。或許是上帝早早的眷顧,柏桑斯有別於絕大多數二輪秀起步的艱辛,他僅用六場比賽便取代了蔡司-巴丁格坐穩正選。

  你不會忘記在同開拓者係列賽里,柏桑斯整個系列賽砍下18.2分6.5籃板3.7助攻,並在第六場最後時刻命中關鍵補籃,幾乎成為將比分拖入TieBreak的英雄。在人生的高峰處,柏桑斯第一次被“意外”重擊,0.9秒後,他因追防不及親眼見證列拿特在自己面前投中了那記載入歷史的絕殺三分。

  “我本可以防的更好一點”,這般淪為背景後的自責所帶來的痛感比球隊任何人遭遇的都更加直觀。

  你也不會忘記他的單場神蹟,面對灰熊,上半場僅得4分的柏桑斯下半場火力全開,他以90.9%的三分命中率一人命中十記三分,下半場獨得30分,砍下生涯最高的34分。

  你或許更不會忘記,2013-14賽季季後賽面對雷霆,柏桑斯場均可以得到19.3分6.8籃板2.3助攻,常規賽出場時間高達37.6分鐘的他季後賽更是傾其所有,出場時間上漲至41.7分鐘。

  整個賽季,柏桑斯奔跑距離與一向勤勉的占美-畢拿並列聯盟榜首。成長經歷對一個人性格有重要的影響,自幼因相貌被家人嫌棄的童年鍛造了畢拿的堅韌,但童年幸福的柏桑斯的態度完全源於強大內心。彼時一句帕帥的背後,是對詮釋拚搏精神的他最大的敬意。

  在經歷了幸福的三個賽季之後,柏桑斯站在了人生的拐點處。3年4500萬美元他飛向達拉斯,卻悄然踏入命運分割線的另一側。

  右膝扭傷、半月板撕裂……兩年達拉斯時期傷病不斷找到柏桑斯,他的出勤率逐年走低,競技狀態也開始下滑,然而他還是在2016年夏天跳出了合同,選擇成為一名自由球員。

  那年夏天,歷史進程下工資帽的暴漲讓很多急於贏在當下的球隊矇蔽了雙眼,賭贏了的柏桑斯意外的成為了幸運兒。4年9480萬美元,孟菲斯灰熊簽下柏桑斯做出了隊史最爛的一筆簽約。

  而球場上柏桑斯的噩夢還在延續,在效力34場後,他因左膝半月板撕裂賽季報銷。三年來第三次大手術,身心俱疲。

  前路一片混沌,灰熊卻依舊強裝鎮定無條件相信柏桑斯未來光明,只是嘴上的表達永遠沒有身體的反應更加誠實,當後來灰熊不顧一切也要送走柏桑斯只為換來所羅門-希爾和邁爾斯-普林利這樣兩個同樣溢價卻金額稍小的合同,你便會明白曾經這筆簽約多麼令他們後悔。

  在傷病不斷的摧殘下,一生都在同意外和傷病抗爭的柏桑斯賽場表現寥寥,連引以為傲的顏值也有一定程度下跌。三年灰熊時光,除了他今天交了哪個女友,明天睡醒枕邊又是何人諸如此類的花邊外,他留給外界的只有殘存的記憶碎片。

  只有媒體不會忘記這個具有爭議的落魄男人,時常拎他出來鞭笞一番。在被交易至阿特蘭大鷹後,美國媒體上傳了一張拉利-布特和贊特拿-柏桑斯的工資對比圖。時代更迭下的巨變太過真實,布特輝煌職業生涯的全部工資僅為2400萬美元,甚至不如此時柏桑斯一年領到的2500萬美元。

  柏桑斯對嘲諷習以為常,他無意反駁只是積極地期待新賽季:“過去三個賽季對我而言非常沮喪,但我還可以做到很多。當我健康的時候,我仍然是這個聯盟一名出色高效的球員。”

  三十而立,輾轉漂泊,被人看輕,充滿動力,這似乎滿足了所有自我救贖故事的鋪墊,不啻一個小人物對命運最後的反擊。但柏桑斯最終沒有得到向外界證明恢復健康的他還會再一次驚豔聯盟,在為鷹隊效力五場場均交出2.8分1.4籃板0.6次助攻後,他的職業生涯即將畫上句號。

  再見永遠傷感,離別最是黯然。被無數次諷刺、攻擊之後,細細回想你甚至不知道,柏桑斯到底做錯了什麼?

  手術、複健、訓練、比賽,他不過是循環往複完成對抗傷病的每一步,以更苦的方式面對也許會為柏桑斯博得輿論的好感,但每個人都有選擇生活方式的權利。假如醉酒的司機沒有撞向柏桑斯,這個男人註定將帶著嘲諷邁向已經目力所及的生涯終點,現在他卻因為一次車禍,重新收穫了球迷對他的想念與記憶。

  諷刺嗎?

  但對於贊特拿-柏桑斯而言,眼下的遺憾或許才是更好的結局。

  (薑子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