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木》可能沒有那麼美好 但絕對很“特別”
2020年01月22日17:19

  從公佈到發售,質疑和批評的聲音就一直伴隨著《莎木3》,有人說它固步自封,有人說它無聊到連“雲”一眼都覺得多餘。我們可以理解這樣的現象——對於當今的時代而言,《莎木3》的諸多設計都顯得陳舊而落伍,極其緩慢的遊戲節奏更是和這個時代的主流背道而馳。

  但有趣的是,在這些批評和質疑聲的另一面,我們又看到了一群玩家、毫不吝嗇的為這款遊戲傾注著自己的愛——《莎木3》首次公佈時,E3現場山呼海嘯般的歡呼甚至不輸當時剛剛亮相的《Final Fantasy7重製版》;在Kickstarter開啟眾籌後,《莎木3》更是短短一個小時就拿下了100萬美元的成績,創下了健力士世界紀錄;許多老玩家在聽到《莎木》悠揚的主旋律響起時就已經泣不成聲……

  粉絲們用照片牆來感謝《莎木》的“複生”

  不難看出,《莎木》在粉絲的心中,的確佔據著非常重要的地位,以至於18年的分別都沒能消減粉絲們對它的熱情。那麼究竟是怎樣的情懷,才能讓這個系列如此深入人心呢?

  “失敗的傑作”

  上世紀90年代,鈴木裕打造的格鬥遊戲《VR戰士》讓SEGA在街機平台賺的盆滿缽滿,於是雙方一拍即合,決定藉著原作的熱度打造一款《VR戰士》RPG,《莎木》就應運而生了。

  為了讓《莎木》也能取得像《VR戰士》那樣的成功,併成為日後主機大戰中的致勝籌碼,SEGA不惜投入巨額開發成本。有的說法稱SEGA為《莎木》投入了70億日元,也有的說法是1億5000萬美元,具體的數字我們已無從考據,不過可以得知的是,DC主機和《莎木》雙雙失利,直接導致了SEGA連續4年的財政赤字,迫使其退出了遊戲機硬件市場。也正因此,《莎木》彷彿與SEGA的失敗捆綁在了一起,鈴木裕再未受到過重用,他對《莎木》的龐大構思僅僅呈現了冰川一角,就跟著DC一起沉入了深淵。

  比起《莎木》,DC顯然要為SEGA跌下神壇承擔更大的責任

  不過把SEGA的失敗歸咎於《莎木》,顯然也是有失偏頗的。儘管沒能取得商業上的成功,可《莎木》在玩家群體中的口碑十分良好,屬於叫好不叫座的典型。而且《莎木》諸多超前的理念和設計,都對遊戲行業未來的發展有著不可磨滅的貢獻。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就已經出現了一些可以稱得上“開放世界”類型的作品,不過要說哪部作品真正定義了“開放世界”,毫無疑問正是《莎木》——你可以自由出入虛擬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感受這個世界動態的時間和天氣;也可以擺脫主線的束縛,隨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有NPC都保持著獨特的生活習慣、大街小巷的事物統統可以互動……你或許會想,這不就是當今很多“開放世界”遊戲都具備的基礎元素嗎?沒錯,正是《莎木》首次將這些元素囊括到一起,告訴了業界,原來“開放世界”該是這般模樣。

  20年前,《莎木》真正定義了“開放世界”

  鈴木裕和《莎木》的另一大貢獻,就是提出了QTE(Quick Time Event)的概念。這一玩法如今已經被廣泛應用到各種類型的遊戲。可當玩家們盯著屏幕彈出的提示、瘋狂敲擊按鍵的時候,又有多少人能夠想到作為QTE鼻祖的《莎木》呢?

  QTE的概念也是由《莎木》最早確定下來的

  “打磨至極致”

  不論是從玩法、設定還是遊戲本身的遊玩節奏而言,《莎木3》都非常還原20年前的前作。遊戲發售後,有很多人批評《莎木3》落後於時代,不過也有很多對本作能夠重現系列魅力的不吝讚美。

  這個魅力並不是什麼獨有的技術或創新的玩法,而是《莎木》的世界本身——一個將細節打磨至極致、真實而又豐富多彩的世界,也是《莎木》的粉絲們至今仍對其充滿熱情的原因。

  在當今諸多開放世界遊戲中,NPC具有一定的智能,並能夠根據玩家的行動進行回饋,已經不再是什麼新鮮事,不過大多數時候這些NPC依然都很機械化,我們很難在他們身上感受到太多情感。

  雖然現今的開放世界遊戲都有著形形色色的NPC,但大多數都是非常機械化的行為模式

  然而鈴木裕讓《莎木》中的NPC們都“活”了過來——在多數RPG中,我們反複與同一個NPC對話的結果,就是他們會重複一句話打發你走、或是乾脆拒絕對話。而《莎木》中並非如此,你始終會覺得NPC們還有100個話題等著你來聊——小到家長裡短、大到文化曆史,他們總能樂此不疲的向你分享著自己的興趣見聞。更有趣的是,當世界的動態出現變化,例如某個村民被惡霸抓走、或是男女主角一同出行時,幾乎每一位NPC的聊天內容都會因此而發生變化。

  有位大嬸每次見面都企圖撮合涼和莎花成為情侶

  由於《莎木3》有多達400餘位NPC,而且是全對話配音,你可以想像一下這背後的工作量要有多大。事實上我們很難做到隔一段時間就跑去和每一位NPC聊天,因此有大量的對話是我們自始至終都聽不到的,但是對於鈴木裕來說,這些東西必須要有,因為這對塑造世界的真實感來說,是不可或缺的。

  在追求真實感上,鈴木裕已經達到了一種偏執。遊戲中我們幾乎可以打開所有的抽屜櫃子,然而其中大部分都只是裝了毫無用途的物件,可鈴木裕把它們通通都做了出來,理由也很簡單:現實世界就是如此!

  幾乎每一個抽屜、櫃門都能打開

  有些玩家會覺得這樣的設定很無聊,但也有些玩家樂忠於翻遍每一處角落,尋找著不同尋常的新奇物件,同時聽著主角芭月涼呆萌的吐槽,細細地品味著其中的樂趣。鈴木裕在訪談中曾提到,“正是因為有了這些毫無意義的事情,遊戲才顯得真實。”至於玩家們能不能從這些真實中收穫樂趣,恐怕要因人而異了。

  此外,鈴木裕對遊戲中鄉鎮的刻畫,也足夠深入人心。當你走在鳥舞或白鹿村(《莎木3》的主舞台)的街市中時,能夠看到諸多充滿了中國文化氣息的商舖,他們販售的商品也都五花八門——有各式各樣的小吃店,有堆滿了佛像的宗教用品店,也有風格各異的服裝店等等。我們可以在多達70幾家的店舖中任意挑選自己喜好的商品——即便有些只是和紀念品一樣,對冒險毫無用途。有時我們去店舖中詢問有關任務的線索時,“黑心”商人還會擺出一副“不買勿問”的態度,可以說是非常真實了。

  細節豐富的商店街

  “遊戲中的遊戲”

  每次說起《莎木》,都很難不提到那些形形色色的小遊戲——和沉迷於打牌的獵魔人、沉迷於賽鳥的光之戰士一樣,芭月涼也常常把為父報仇的事兒拋在腦後,跑到街機廳、賭場去耍上兩把。不過你要說芭月涼不務正業,那可能還真有些冤枉他了,事實上遠赴異國他鄉的芭月涼沒什麼積蓄,他必須找到能夠填飽肚子的方法。可打工效率又慢,那麼搏一搏或許真的就有“摩托”了。

  這些豐富的小遊戲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莎木》一直以來被人詬病的“遊戲性”缺失。尤其是對於喜歡街機的玩家來說,你可能真的會和芭月涼一起沉迷在街機廳中,徹底忘記替父尋仇這麼一回事。

  《莎木》的特色——在遊戲中玩經典街機

  而在《莎木3》中,鈴木裕也很巧妙的將各種小遊戲同主線故事聯繫到了一起,讓我們在體驗故事之餘也能去感受下這些別樣的樂趣。比如當我們因為沒錢而卡主線時,就可以跑去港口開叉車運貨賺錢(致敬《莎木1》的經典橋段),有時倉庫里會刷出可搬運的街機,當我們把街機運回去後,隔日再去遊戲廳就能夠看到這些新街機已經被擺上了檯面。這些玩家行為能夠影響到世界動態的小細節,也使遊戲十分有沉浸感。

  在《莎木3》中,我們又可以繼續開叉車運貨了

  “牽絆”

  無數粉絲身陷於《莎木》的故事不能自拔,但這並不意味它有多麼精彩。事實上《莎木》的故事很單純,也沒有太多的伏筆或轉折,不過鈴木裕對角色個性的把控和人物關係的處理都十分細膩,使得我們會不由自主的愛上《莎木》的角色們,從而沉浸於故事中。

  在《莎木3》中,當芭月涼結束了一天的忙碌回去休息時,總是會和女主角莎花先聊上幾句再睡覺。於是兩個人的交流就從最開始比較淺薄的相互瞭解、逐漸深入到探討對方的過去,後來二人還經常一起玩猜拳遊戲,可愛的莎花會趁機取笑芭月涼。從其中的點點滴滴,我們都能夠感受到角色情感的不斷升溫,你會越來越期待二人的後續發展,也會愈發有繼續玩下去的動力。

  當涼聽說莎花準備的晚飯是胡蘿蔔時的表情……

  《莎木3》依然保留了“打電話”的系統,允許玩家們和前作的主角們通電話,雖然已不必手動按鍵撥號,但是情懷的份量卻絲毫沒有縮水——即使身處異地,芭月涼和朋友們還是互相牽掛著彼此。哪怕是沒有玩過前作的玩家,在這個環節也可以通過他們的對話感受到角色之間微妙的情感關係;而芭月涼僅僅是和朋友們輕描淡寫地敘述著過去發生的故事,就足以令老玩家的回憶和眼淚一併噴湧而出。

  相信仍然有很多老玩家還牽掛著前作的主角們

  或許芭月涼到底最終會用怎樣的方式替父報仇,對於粉絲來說已經無所謂了,只要還能再次看到芭月涼和莎花、和朋友們一同踏上冒險的旅途,就是對粉絲最大的慰藉。

  “真實”與“遊戲性”

  鈴木裕在訪談時曾自嘲道,“如今世界上估計沒有比這(指《莎木3》)更無聊的遊戲了。”不過似乎是意識到不應該這樣說自己的遊戲後,他改口稱《莎木》依然是最“單純”的遊戲。

  那麼《莎木》真的無聊嗎?如果單純從遊戲性上來說,你追求一款遊戲擁有多樣的玩法、或是出色的戰鬥系統、亦或是波瀾起伏的劇情,那麼《莎木》對你來說可能的確有些無聊。但是如果你肯耐下心來,融入到《莎木》的世界,細細品味那些獨到的設計,那麼你也能夠領會它的美麗之處。

  莎木的世界雖然不大,但是細節非常豐富

  在20年前就有很多玩家稱《莎木》過於追逐真實導致了遊戲性的缺失,但這意味著“真實”成為了遊戲的缺陷嗎?我們無法斷定,因為“擬真性”和“遊戲性”對於不同的玩家群體來說,有著不同的意義——對於《CS》的玩家來說,高度的競技性保證了它的“遊戲性”;而對於《Armed Assault》的玩家來說,“擬真性”可能才是最重要的部分——口味的差異才導致了玩家們選擇的差異。所以當我們開口批評一款遊戲前,或許更該思考一下:究竟是遊戲質量不過關、還是人各有所好罷了。

  在我看來,《莎木》並沒有那麼無聊,因為我專注於角色之間的細膩情感,不停地發掘著鈴木裕藏在這個世界中的奇妙彩蛋,同時我也期待著芭月涼這個“鋼鐵直男”,能夠和溫柔又堅強的莎花,一起走向更奇幻、也更溫暖的未來。

  粉絲們依然珍愛著這款“過時”的老遊戲

  目前《莎木3》的首個DLC已經推出,有興趣的玩家可以嚐試一下本作。Epic商城的遊戲本體和季票現在都有著7折折扣,還可以疊加使用之前假日大促的10美金優惠券(如果還沒使用的話)。

  它或許並不是一款適合所有人的遊戲,卻足夠獨特而細膩。

  結語:

  這就是《莎木》,20年的光陰已經讓它看上去陳舊、過時。然而喜歡著《莎木》的玩家們,卻依然把它緊緊的攥在手中——即使“遊戲性”上無法讓多數人滿意,可《莎木》所獨有的那份對真實的執著、對細節的極致打磨、以及對人物的細膩刻畫,都是其他作品所無法復刻的。

  來源:遊民星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