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還能履行它的隱私承諾嗎?
2020年01月23日10:14

  1月23日消息,路透社昨天發佈的一條新聞擾動了整個互聯網行業:在遭到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抱怨之後,Apple公司決定放棄對iCloud備份進行加密的計劃。

  “之後”一詞耐人尋味,這似乎表明這兩件事情並不是單純的時間先後關係,還存在一定的因果關係。路透社本身並沒有表示,Apple保留解鎖用戶的iCloud備份的功能是因為擔心聯邦調查局施加的壓力,但也沒有否認這種說法。一位知情人士表示,“Apple不想戳那隻熊”,而那隻熊就是聯邦調查局。

  這並不是表示iCloud存在漏洞——這一點眾所周知。如果路透社的報告準確(事實上,我們沒有理由懷疑這份報導的準確性),那麼這條新聞就將成為Apple在保護用戶數據方面的罕見態度轉折。

  此事之所以引起轟動,是因為它所在的更大背景是美國總檢察長指責Apple拒絕幫助聯邦調查局展開調查,而Apple對此堅決否認。但是,在這種否認中還存在一個尷尬的事實,即Apple等於變相承認它會通過iCloud漏洞訪問這些數據。

  在過去的一年中,Apple將自己樹立為隱私保護典範。從Apple自身關於隱私和安全性的表態來看,只要是不夠完美的隱私和安全數據,似乎都會被其視作失敗。但我們應該明白一件事情:並沒有真正完美的隱私和安全數據。

  需要明確的是,Apple確實在限製數據的收集和傳播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在設備上加密方面,它也已經領先於其他科技巨頭。在設備加密和追蹤方面,其他大型科技公司也都應該以Apple為榜樣。

  不過,Google在某些方面似乎做得更好,因為該公司提供了完整的備份加密,就連Google自己也無法在其服務器上訪問新款Android手機的備份信息。

  事實上,數據隱私和加密確實非常複雜。我們希望安全與不安全之間是涇渭分明的非黑即白,但實際上,安全就像一個漸變頻譜。我們每次選擇那些幾乎不可能記住的密碼時都會做出權衡。Apple在選擇保留iCloud備份的解密密鑰時也會做出權衡。

  蒂姆·庫克(Tim Cook)上次直接談及這一問題時表示,Apple為忘記密碼的用戶保留了密鑰。那是一個合法的用例,至於你是否相信這是他們這樣做的主要原因,取決於你對Apple和大型科技公司的總體信任程度。

  順便說一下,這場辯論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當沃爾特·莫斯伯格(Walt Mossberg)在2016年在轉欄中提及“iCloud漏洞”時,技術人員就已經知曉此事,但並沒有多想。早在2016年,這就是一個令人頭疼的問題。現在到了2020年,問題變得更為嚴重,因為Apple過去一年都在努力樹立iPhone的正面形象。

  當Apple在美國最大的消費電子展張貼巨大的廣告牌,吹捧“ iPhone上發生的事情仍會留在iPhone上”時,人們都希望看到它能言行一致。當Apple在5月份投放“與隱私有關”的廣告時,人們希望它能兌現承諾。這個話題的熱度之所以如此之高,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Apple的言論令人發狂。

  這似乎是在指責Apple的虛偽行徑。但其實並非如此。正如前文所屬,數據安全性是一個頻譜,從一開始就很難理解所有事情。更何況,用絕對化的術語來描述也並不符合常規營銷模式。

  下一步會怎樣?我預計Apple會做出許多讓步。但是並不確定會有多長的沉默時間。聯邦調查局和總檢察長肯定會繼續施壓。很難判斷其他大型科技公司是否會像Apple那樣趁機大肆宣傳,但Apple的用戶很有可能對其提出更高的要求。

  完全可以對Apple在iCloud備份上做出的選擇展開理性的討論。針對此事展開公開、細緻的討論肯定是好事,但問題在於,在討論加密問題時,細緻和理性都成了稀缺品。(書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