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最早科黑編輯悼念高比:江湖最後一個大佬
2020年01月27日14:16

高比
高比

  1月27日,從醒來之時,手機就一直被刷屏:新聞、朋友圈、各種群,全都在說一條新聞,高比因為飛機失事,不幸罹難。

  差點以為自己沒睡醒。

  因為在我的腦海里,從未想過高比會以這種方式離開這個世界。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中文互聯網籃球界最早的一批科黑之一,“黝黑蝸殼”多年,我甚至比一些高比的粉絲都更熟悉他。我也曾多次想過高比的退役生活會是怎樣一番場景,我想過他會成為企業家,會開拓中國市場,我也想過他會入股球隊,成為聯盟的寡頭之一。但是我萬萬沒想到,他會以這種方式一去不回。

  高比,是個獨特的人。

  他不同於艾佛遜、加納特這種街頭出身的球星,所以他沒有一群窮哥們要養,他也不喜歡嘻哈風,他更喜歡穿著深色襪子、筆挺西裝參加脫口秀。

  他也不同於卡達、格蘭希爾這種美國中產出身的球星,所以他不能面對激烈的競爭做到心平氣和,進而順勢轉型,他更喜歡“總有人是要贏的,為什麼不能是我呢?”

  他更不同於史提芬-居里、占士-夏登這種新時代球星,所以他不會按照數據優化自己的打法和出手選擇,他更喜歡單挑、中距離、低位單打。

  高比,是NBA的分水嶺,是舊時代最後的榮光,是美人眼角第一道魚尾紋,是江湖最後一個大佬。

  高比之於NBA,就像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之於荷李活,就像周杰倫之於華語樂壇,就像郭德綱之於相聲,就像耿其昌之於京劇老生。

  在他之前,星河璀璨;在他之後,宇宙寂寥。

  在高比之前,NBA是充滿對抗的,對手與對手之間是不可調和的,米高佐敦和艾沙亞-湯馬士勢成水火,莫寧和拉利-莊臣可以為了意氣之爭放棄總冠軍。

  在高比之後,NBA是一片祥和的,這裏沒有對手,大家場下都是朋友,勒邦能幫他的所有隊友都掙到大合同,杜蘭特能在輸給勇士後立馬投誠。

  然而高比呢?他唯有兩句名言:

  朋友來來去去,但總冠軍旗幟永遠飄揚。

  總是有人要贏的,那為什麼不能是我呢?

  第一句,好像高比不看重朋友;第二句,好像高比最看重自己。

  但是奧當、加素、慈世平、布卡、特雷-楊……他們不會同意。高比看重朋友,但他就像《英雄本色》里的小馬哥一樣,外冷內熱。一個人首先要入他的眼界,能被他視為朋友,之後才會體驗到高比與眾不同的友誼。

  就像我曾寫給高比的詩:

  廿年傲骨換狂名,夜夜燈前聽劍鳴。

  天下誰人堪友我,人間快意是無情。

  久拘公等今且去,難覓替人終不平。

  不恨古人吾不見,八一耿耿照洛城。

  江湖最後一個大佬,總有自己的派頭和排面,雖然時代變得讓他有點格格不入,但他總有底線,他會倔強、頑固地堅守自己的底線,這又怎能不讓人喟然長歎?

  就像高比最後一個賽季,他可以在整個常規賽划水,頻繁在微笑中露出八顆牙、給每個後輩簽名、告訴他們“你百分百像我”。但在最後一戰,他拋開之前的溫柔惇厚,要什麼溫情,要什麼追憶,要什麼熱淚盈眶,要什麼高風亮節,就是要透支體力打出巔峰狀態,就是要渾身顫抖著拿下60分,就是要以一個勝利者的姿態走出場館。

  這合理嗎?這不合理!但這很高比。

  就像今天,高比離開這個世界的方式一樣。

  這合理嗎?這不合理!這太不合理了!

  (咕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