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由懷念高比遭嘲諷想到的…
2020年01月29日18:13

  昨兒不知從哪兒蹦出這麼一張把高比與院士強行捆綁的圖,又帶起節奏了。

  有節奏自然就有反節奏,正面一波,反面一波,還不是美滋滋。這大抵就是如今一些自媒體的生存之道。沒話題咋辦?簡單,先拋出個傻×至極的觀點,然後迅速佔據製高點予以反駁,進而引發群體共鳴。

  大凡智力正常的人該知道,懷念高比與關係肺炎疫情一點兒都不矛盾,高比是公眾偶像,是籃球世界里的圖騰,他的意外去世連央視都予以報導,表示哀悼,影響力可見一斑。

  而院士則是英雄,八十高齡前往疫區調研,隨後掛帥引領全局對疫情進行分析,帶領全國人民抗擊疫情。本質上來講,高比意外去世與院士抗擊疫情這壓根就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兒的事,非得扯到一起,非蠢即壞。

  站在智商製高點拉一波嘲諷,展示廉價的智商優越感當然是最簡單粗暴且最有效果的,但今兒的盒飯無意如此,而是想對這個問題進行一些的探討。說到底,中國就是個充滿魔幻的國家,處處充滿二元對立的不真實感。

  例如高比事件,高比意外墜機令人悲傷不已,為此許多球迷表達痛心疾首情緒的同時,也希望能為老大最後做點什麼,於是大量高比死忠都默默的以高比名義,向武漢捐款,數字無論大小,都是份熾熱的心意;

  但與此同時,也有人趁機瘋狂掃貨,囤積高比系列球鞋,轉手掛出數倍的價格,還得意洋洋的炫耀“願者上鉤,這波起碼賺個十幾萬”;

  甚至還不乏喪心病狂,毫無道德底線的寫手炮製這種聳人聽聞的假新聞,只為博眼球。這可比當年什麼“卡辛斯暗殺居里”之類的無厘頭無底線的多的多的多。

  例如武漢封城,絕大多數武漢人默默的把自己關在家裡。難受嗎?當然難受,聚會聚餐看電影逛街統統取消,連出行都變得不易。只是大多數武漢人面對疫情,呈現出的是責任與克製。

  沒圖沒真相?有武漢當地up主特意佩戴齊整進行實拍。鏡頭下的街道井然有序,超市物價相對平穩,除空空蕩蕩真看不到多少行人外,沒有哄搶也不混亂。而這,也是全國各地最近幾天的現狀。

  但與此同時,也不乏極少數武漢人胡攪蠻纏,嗑退燒藥有意隱瞞體溫的有之,確診後逃逸不知所蹤的有之。更有行為惡劣者,在進行診斷時居然撕開醫生面罩吐口水。

  這就是中國目前的現狀,絕大多數國民樸實且單純,具備最基本的是非觀,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但與此同時,也有這麼一小撮群體,套用魯迅的話就是:“我向來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中國人。”不必百度,這話與湖人總冠軍不同,周先生真說過。而在樸實且單純的國民群體里,還能親眼目睹更深層次的二元對立。

  因此你會看到這樣的場景,平日裡90後乃至00後人均精力十足,熬夜打遊戲刷劇壓根不在話下。頂著黑眼圈邊打哈欠邊賭咒“再也不熬夜了”,結果翌日淩晨床頭又亮著燈;

  但與此同時也會看到這樣的場景,當疫情逐步蔓延時,年輕人紛紛佩戴口罩做好防護措施的同時,還絞盡腦汁想出各種方式,勸告長輩警惕注意。編段子的有之,軟磨硬泡的有之,還不乏父親手癢前往棋牌室打麻將,子女當機立斷撥110大義滅親。

  因此你會看到這樣的場景,廣大醫務工作者平日裡抱怨收入低任務重三班倒,口口聲聲放話“孩子要敢學醫連夜打斷狗腿”,尤其經歷同行時不時遇襲乃至遇刺後,不少醫生都尋思著效仿黃飛鴻,學武防身;

  但與此同時也會同樣會看到這樣的場景,當武漢乃至整個湖北的醫療系統超飽和運轉無以為繼尋求全國援助時。各地醫生與護士們,默默地在請戰書上摁下一個個手印。他們當然知道,奔赴前線意味著未知,甚至危險。卻仍義無反顧。這其中最讓人淚目的,莫過於一位普普通通的小護士,在與上級的微信對話中她這樣說道。

  “因為我和其他的護士不一樣,我是汶川人呀。”

  因此你會看到這樣的場景,平時里籃孩與飯圈互相鄙夷,籃孩大罵飯圈,舔偶像如癡如醉,舔的臉都不要了,這些娘炮究竟有什麼好?飯圈一聲冷笑,曬圖嘲笑籃孩個個是跪族,對著一個個黑人球員連哭帶嚎,全無節操;

  但與此同時也會看到這樣的場景,當得知疫情十萬火急時,飯圈依靠驚人的行動力組織起來,以偶像的名義為湖北捐款捐物,以ikun為例,4天前便籌集多達5700餘件醫療防護物資。眾所周知的是,飯圈又何止ikun一家?

  至於籃孩,也別以為他們袖手旁觀什麼都沒幹,猜猜支付寶、紅十字會與各類慈善組織的籌款中,籃孩們占到多少比例?

  大可以通過以上種種,總結出絕大多數國人的特性:普普通通,不好也不壞,平日裡會有這樣的優點或缺點。而當遇到災難時,會表現的團結一致,他們中的一部分或許易被煽動,但只需點撥便能明事理,懂對錯。又何必把他們拉出來打靶?至於那一小撮惡意滿滿的傻×,無視或舉報便是。

  嘮叨完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