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森·傑特:這裏有一些老男人的故事
2020年01月31日13:28

  序

  NBA的故事仍在繼續,這條長河永遠不會乾涸,而它在每個時間段,所哺育的人們,也不盡相同。Jason Kidd曾在The Players Tribune發佈了《Stories from 19 Seasons》一文,文中講述了他的NBA故事,以及他所學習到的點點滴滴。

  夥計,我這裏有個關於德克·奴域斯基的故事,我想你需要聽聽。在過去的幾個月裡,很多人都過來問我,問我被選入名人堂的感覺怎麼樣。正是因為名人堂,這是因為那些如潮水般湧回的籃球記憶,讓我回憶起了今天我要講述的這個故事。老實說,我很難將所有同籃球的故事都同你們講述清楚。。。一言難盡夥計。。。就像演講通常只有五分鐘一樣,而用這五分鐘對我的職業生涯進行展望近乎是不可能的。但我想,在現在,我已經找到了一個關鍵詞了。

  那個演員,奇雲·貝肯。是的,夥計,我沒開玩笑。有時我覺得我是籃球界的奇雲·貝肯。我的意思是,當我回顧我的職業生涯時,就像我在看一些風格迥異的電影,而我更不敢相信我能在其中扮演不同的角色。我很幸運能在這個不可思議的時刻來到NBA——我看到了佐敦時代的終結,也趕上了OK組合大殺四方的年代;我見證了勒邦的崛起,也看到了金洲勇士隊改變遊戲規則的奇蹟。當然,我在這些所有的時刻中,所扮演的角色都不同。但它們都讓我受益匪淺。

  故事開始了

  從孩提時代開始,我就一直告訴自己要不斷學習——作為一個鳳凰城的新人,我是史葛·布魯克斯的後備。幾年後,史提芬·拿殊成了我的後備;當我在網隊打球的時候,這兩個人都是我需要防守的球員。。。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總是崇拜加里·佩頓。他是奧克蘭家鄉的傳奇人物。這太瘋狂了。。。在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在他曾經打球的那個公園里練習投籃,接下來我知道的就是,我要在聯盟里防守他。。。但他卻在我耳邊說垃圾話,哈哈,他想讓我感到害怕。是的,這些人都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塑造了我的職業生涯。

  好吧,讓我們來說說關於德克·奴域斯基的故事,你準備好了嗎?2008年,我回到了達拉斯,回到了那個最初選擇了我的球隊。毫無疑問,那是屬於德克·奴域斯基的球隊。那時我已經進入了我職業生涯中的第15個賽季,在這個過程中我學到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要不斷尋求別人的建議與指導——以此不斷學習,並且改進自己的缺點。回到達拉斯的那個賽季,我想提高我的外線投籃。你知道的,德克是個三分機器。在一天練習之前,我早早地去找他。‘德克,夥計,教教我吧。你投籃的秘訣是什麼?’

  旅程不斷

  德克是個低調的人,對吧?但那隻是人們的想法。聽著,你看不出有一個瘋子和一個天才一同住在這個德國人的身體里,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他。。。‘神童’,是的,是這個詞,這就是德克。在我提出問題後,德克給我上了一節非常詳細的、覆蓋到方方面面的投籃課,他很像我當時的一個籃球老師,那個身高近2米,留著寸頭的老師。我發誓,德克的建議,是我一生中聽到的最荒唐的建議。這在當時對我來說毫無意義,但對德克來說卻意義非凡。現在,你必須要明白一些事情——聯盟中的大多數NBA球員都很樂意接受別人的指導,但我們中的大多數人都不擅長為別人指導、講述、再或是傳授一些事情。但是德克就是德克,他就像在等我問一樣,從一個細節開始,一個細節接著一個細節——手指像這樣分開、注意你的手臂、像這樣攤開你的腳、像這樣拿起球。。。我們沉浸在其中。突然,他表情嚴肅地說:‘投籃的關鍵是,你必須穩定呼吸。’我認真聆聽,並告訴他:‘好的,德克,明白了。’

  ‘沒有,你沒有明白。通過你的眼睛,用你的眼睛呼吸。’眼睛?通過眼睛呼吸?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們不停地投籃,德克只是衝我搖了搖頭。也許他在耍我?但到了今天,就像你猜到的那樣,那天成為了我最難忘的一天。說真的,我想告訴你很多關於德克的事——他總是泡在健身房與訓練場;他對待籃球就像對待一門科學一樣虔誠與嚴謹;他一直很謙虛;他是一個偉大的隊友。。。但你要知道,夥計,在球場上,德克可是個不折不扣的殺手。說實話,他這樣的人設我一直都覺得很有趣。但說到底,我最懷念的還是和我所欽佩的隊友們在一起的這些經歷。

  老兵不死

  幾個賽季後,我與德克一同拿到了冠軍。2011年的那支小牛隊,像一顆釘子一樣堅韌。我們有傑森·泰利、泰臣·贊特拿、佩賈、馬里昂還有白賴仁·卡迪納。我們有很多老兵,我喜歡那支小牛隊,因為我們很努力,並且我們隊內氛圍很融洽。那個賽季沒人認為我們能贏得冠軍。熱火隊有勒邦、韋迪、保殊——那是三巨頭的第一年。但我們是那樣的一支球隊,你知道,這就是問題所在,對吧?儘管他們擁有世界上所有的天賦球員,但是他們還需要一個賽季的時間才能真正開始他們的統治。德克和我以及一幫老兵一同拿到了戒指。這種感覺很不錯。我認為我們之所以贏得了那場系列賽,是因為我們知道什麼是逆境,我們知道什麼是團隊合作。或許,德克便是用他的那雙會呼吸的眼睛打敗了他們吧。但無論如何,他是無法阻擋的。

  我的新秀賽季,加里·佩頓讓我認識到了在NBA聯盟打球,究竟意味著什麼。加里是奧克蘭人,比我大幾歲。當加里嶄露頭角時,每個人都在談論他,每個人都認識他的父親艾爾。我遇到加里時,他正在俄勒岡州立大學打球。他穿著最時尚的鞋子和運動服搖搖晃晃的走進來。即使在那個時候,他也會喋喋不休。他一看見我,就一定要跟我說話,他總會給我一些建議或鼓勵。我剛到NBA的時候,我們第一次交鋒是在西雅圖,那是我的新秀賽季。我們不是真正的朋友,即便他很久以前就認識我了。

  那些回憶

  我在比賽中和他對位,我記得那時我火力全開——有一回合,他打算強突得分,我直接給了他一個封籃。這感覺很好,太爽了。我轉身對著加里大喊:‘把那個狗娘養的弄出去!’但。。。我一開口就知道這是個錯誤,因為這不是我的風格。接下來加里得到了11分。。。當他進攻時,他一直保持著沉默。我們的助理教練在後備席上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搖了搖頭,好像他在說,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賽後,加里向我走來,頭歪在一邊,露出燦爛的微笑。他說:‘我們是朋友了,對嗎?’

  今天,我不知道他是否還記得那場比賽,但我會永遠感激我從中得到的東西。我花了幾年時間,使我在比賽中得以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緒。從那以後我就沒怎麼說過垃圾話,這是一些人的強項,比如加里,但不是我的強項。這是真的,你知道,即使在NBA的水平上,籃球首先也是一場腦力比賽。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在一些很棒的NBA球隊打過球,就好像那是一系列的客串演出。每一個我停下來的地方,每一個和我一起玩的傢伙,我都試著從他們的比賽方式中吸取一些東西並把它添加到我的能力之中。我認為籃球的成功在於成為球場上最好的組織者,我想讓籃球比賽對我的隊友來說簡單而有趣。感謝你們,感謝名人堂,感謝我的教練,感謝所有做著球迷看不到的事情的工作人員,感謝我的隊友,感謝我在籃球生涯中遇到的每一個人。這個榮譽使我受寵若驚。最重要的是,我知道我很幸運。沒有這麼多人,我不可能做到。

  本文圖片來源於:

  @The Players Tribune

  終於,我賣掉了收藏多年的老鞋

  你的壓歲錢還剩多少?

  寫給高比·白賴仁特的一封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