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生成就全滿貫 “冰上藝術家” 越過煎熬和恐懼
2020年02月10日07:33

羽生結弦
羽生結弦

  短節目發揮出色第19次刷新世界紀錄、自由滑雖有失誤但技術分上碾壓對手,四大洲花滑錦標賽男單的爭奪中,“冰上藝術家”羽生結弦毫無懸念地奪冠。

  這是羽生首次登頂四大洲花滑錦標賽的最高領獎台,在奪得該賽事冠軍後,25歲的他實現了職業生涯國際滑聯大賽全滿貫,成為歷史第一人。他不僅在66年的冬奧歷史上蟬聯冠軍,而且將國際滑聯青年組和成年組所有冠軍全部收入囊中。

  “第一次獲得了四大洲錦標賽的金牌,我很滿意自己的成績。”賽後羽生結弦臉上始終掛著微笑,一掃前半賽季連遭失利的陰霾。

  在賽季中期更換比賽選曲,一枚金牌不僅是對他這一選擇的肯定,更重要的是,羽生結弦在重新換回的《帝國雙璧》選曲中重新找回自我。

  對成績開心,但不滿意比賽表現

  從短節目在《第一敘事》的音樂中以零失誤獲得111.82高分、第19次刷新世界紀錄開始,四大洲花滑錦標賽男單的金牌就註定屬於羽生結弦。

  沒有任何人可以成為橫亙在他和冠軍之間的阻礙,整個比賽的對手只有他自己。

  但在曾經為他蟬聯冬奧金牌的《SEIMEI》音樂中,自由滑比賽中的羽生結弦算不上完美。

  開場勾手四周跳落冰不穩、薩霍夫四周完成兩週、後外點冰四周跳摔倒……闊別兩個賽季重新選用《SEIMEI》,重新編排的曲目依舊有些讓羽生結弦略有不適。

  好在,提升動作難度後,羽生結弦自由滑的技術分佔據極大優勢——領先了大部分選手至少10分。再加上短節目中的完美表現,他最終以總分299.42分,毫無懸念地摘下四大洲花滑錦標賽的金牌。

  獲得這枚金牌後,在包括奧運會、世錦賽、大獎賽總決賽和四大洲錦標賽的國際滑聯主要大賽中,羽生結弦全都斬獲了冠軍,實現全滿貫。

  這樣的榮譽讓羽生結弦非常滿意,“成績使我滿意,但是並沒有很開心於自己的表現。拋開自由滑,短節目發揮得不錯,是短節目的發揮成就了全滿貫,感覺鬆了一口氣。”

  內心沒動力,“帝國雙璧”中找回自我

  羽生結弦這一席話背後承載的壓力也可想而知:賽季前半段連續輸給陳巍、宇野昌磨,自己無法展現出最佳的狀態,內心無比煎熬。

  “找不到花滑的樂趣,雖然也一直在訓練,但是內心完全沒有動力,只覺得訓練太難了。”

  如此掙紮的階段,羽生結弦做出賽季中期更換比賽選曲的決定。時隔兩個賽季後,他再次重新選擇當年平昌冬奧會的奪冠曲目——《第一敘事》和《SEIMEI》,在“帝國雙璧”中,重新找回自己。

  “每個節目都有各自產生的過程,尤其是《SEIMEI》,是我自己選曲、自己參與編曲,並且在訓練的過程中,重新展現出我想要的東西。那是屬於我自己的東西,讓我有特別親切的過程,我開始感覺,我又重新回來了。”

  於他而言,這兩首曲子就像芝士和紅酒,儘管他也曾恐懼,擔心是否重新選擇它們會破壞冰迷心中平昌冬奧的美好回憶。但打破那份恐懼,他注入了新的體會,逐漸變得更加成熟。

  “現在再去滑《SEIMEI》,感覺比之前柔和了一些,之前更有殺氣,一定要佈置結界,想著去進行戰鬥,反抗鬥爭。”

  “短節目我也覺得更加順暢,與音樂結合為一體,所以高質量的動作都銜接得很順暢,心情也覺得很舒暢。這是我在這次比賽中感受到的,我覺得那很重要。”

  如今即便他說自己還未完全找回狀態,但已找回自我、重拾起熱愛花滑的動力,他開始有了新的目標。

  “勾手四周跳還是有點睏難,前外點冰四周這次也沒有做,下一步的訓練會根據身體的狀態,盡快去練習前外點冰四周。”

  也許就在不久即將到來的世錦賽,羽生結弦又會展現出不一樣的自己,“冰上藝術家”值得所有人的期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