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悠了全世界都沒騙來鄧肯!紅衣主教氣的罵人
2020年02月11日08:26

  鄧肯和普波域治的“師徒情”早已在NBA傳為佳話,這也讓1997年馬刺選中鄧肯更多了些傳奇色彩,以至於本季勇士戰績沉淪時,業界還反復舊事重提。但姑且不論2020年新秀成色如何,僅從1997年選秀前一則小故事就可明白,要想在選秀中做出正確的選擇,除了一雙慧眼,有時也得“扛得住忽悠”。

  臨近1997年選秀,奧爾巴赫決定故技重施。他利用自己在媒體圈的人脈關係,大肆吹捧來自猶他大學的白人新秀凱斯-範霍恩,稱他為“拉利-布特的接班人”、“白人的新希望”,將愛徒布特曾獨享的稱號一股腦兒加諸其上。

  奧爾巴赫明白:既然做戲,就要把戲做足。他親自走到前台,對媒體侃侃而談:“我會簽下凱斯,在我見過的球員中,這個白人小夥兒甚至比拉利還要出色。”

  熟悉“紅衣主教”的人們會看穿這不過是他慣用的伎倆:他一定是看上了另一位新秀,人們猜得沒錯。自從鄧肯決定在NCAA打滿4年開始,各隊都卯足了勁,要為1997年狀元簽爭個頭破血流。據說,1996-97賽季擺爛的球隊多達15支,NBA官方的球探報告也讓各隊高層眼紅:

  “我們已無需再去教他什麼了,他已是完成品,不但是最棒的新秀,還肯定會成為超巨,他的統治力甚至會達到歷史級別。”

  奧爾巴赫自然不能掉隊。看到塞爾特人僅獲得探花簽,他就又動了心思,於是出現了本文開頭的那一幕。奧爾巴赫這麼做是有成功先例的。1980年選秀,他正是以同樣的辦法忽悠前2順位球隊放棄馬克海爾(區別在於那次不是吹捧,而是貶低),同時賺得帕里什,開啟了綠軍80年代的輝煌。

  但時代不同了,奧爾巴赫此次遇到了真正的對手,那就是身為馬刺操盤手的普波域治。在賽季中大衛-羅賓遜報銷後,馬刺破罐破摔打出20勝62負,並奇蹟般摘得狀元簽。1997年5月18日,選秀抽籤結果公佈當晚,激動到難以自抑的普波域治帶著妻子艾琳去下館子。後來他回憶稱:“當時我有種衝動,想站起來告訴所有人發生了什麼,就好像我們知曉了其他人都不知曉的秘密。我真想讓大家都知道我們多幸運。”

  這樣的普波域治會被“洗腦”?別做夢了。據悉,在和普波域治通完電話後,奧爾巴赫憤怒地大吼:“Bullsh*t,只有波士頓才最適合那個呆子,我沒見過比他更像比爾-羅素的了。”在孤注一擲提出打包3號簽和6號簽交易狀元簽,卻又被普波域治“微笑拒絕”後,縱橫NBA江湖40年的“紅衣主教”也只能頓了頓手杖,落寞地轉身離去。

  如果不算選秀後意外猝死的蘭-拜亞斯,1997年選秀的較量,是奧爾巴赫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失手。

  有趣的是,奧爾巴赫的“忽悠”沒說動普波域治,卻讓手握榜眼簽的76人心神蕩漾,在第2順位“截胡”範霍恩,綠軍則在第3順位選中比盧普斯。

  其實,1997年選秀不乏璞玉,麥基迪在第9順位中選,次輪還蹦出了“武聖”史提芬-積遜,且日後成為活塞奪冠功臣的比盧普斯在綠軍連新秀賽季都沒打滿就被甩賣。之所以素來慧眼如炬的奧爾巴赫會接連無視他們,或許只能感慨鄧肯光芒太耀眼,以至於他的身後一片漆黑吧。(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